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到主席處要彩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到主席處要彩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龔開河同志差點瞠目結舌了,講道:「怎樣能夠?才40出頭就正部,這個,也太過了一些。 這事,不能夠,還是先回到公安部官復原職。至於後頭的事,那得看他本人的造化了。這個,跟我們沒關係。」

「算了,不說這個了,沒意思。」李嘯峰擺了擺手。

爾後,李老看了龔開河一眼,問道,「總得給葉凡本人一點小補償是不是?這事,畢竟是他本人有犯罪表現。總不能益處全給他的冤家落下了而本人一無所獲。」李嘯峰說道。

「彷彿,也有點道理。本人才是最重要的嘛1龔開河講道。

「不是聽說唐主席辦公室還缺人,讓葉凡去鍛練鍛煉,彷彿也不錯的。

這對於他經后的發展可是很有利的。唐主席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接觸的都是共和國高層面的人物。

像辦公室的擔任人完全無時機接觸到最頂層的人物。這個,年青的時分先打個底子。

漸漸發展,這個,也算是我們對他工作的支持是不是?畢竟,在特勤方面由於他的怪脾氣我們並沒有給他什麼實惠的東西了。

總不能人家次次犯罪都不拿點實惠貨出來,長久以往,而冷了我們王牌的心的。

而且,這事,我們也沒幹涉到國度什麼外交外交的。」李嘯峰又整出另一個理由出來了。

「這個,也不是我龔開河工作的範疇。李老,您就別為難我了。這種大事比提一個副省級幹部更大。

畢竟那個職位是在主席辦公室工作。那外頭的工作人員並不多,全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而且。首先一點一定是要符合主席的心思才行,專門為主席服務嘛!

所以,不是我龔開河不想幫葉凡,這事。不能敲定的。而且,我也沒這本事代唐主席敲定這事。」龔開河講道。

「你老龔就懂得應用他,給點益處都沒有,哼,沒滋味,我走了1李嘯峰氣呼呼的走了。

爾後還轉頭哼道,「你不去講我去講,反正我老李也退休了,不算是a組的正式隊員。講了也不違法不違規的,看他們怎樣樣饒舌。麻木的。作人都這個樣子,活得太累了,沒味兒沒味兒1

老李一邊講著一邊搖著頭。

「呵呵,李老,我可是沒權利阻攔你的建議權。那是您的自在,你愛咋的咋的。這個,我不干涉。而且,這事。你也別跟我講。我沒聽見你講的。」後邊的龔開河同志居然乾笑了一聲。

「你……小龔,你也太陰詐了吧,居然用在我老頭身上了。我知道,你就是光撈益處不給益處的摳門一族。

這苦活,這討臉子的活計還得我這老傢伙出面。我甚至疑心,你小龔同志是不是早算計好了的。就等著我李嘯峰跳進這坑裡了。

到時,葉凡真去了,你小龔同志在關鍵時辰需求他出義務時他又要發臭脾氣時一定會抬出a組什麼來,什麼時分又支持了他的工作什麼什麼的。

弄得跟個真的似的,媽的。我李嘯峰前世是不是欠了a組的什麼,都七老八十了還得操這份閑心。真是操蛋1李嘯峰忍不住罵娘了。

「呵呵,李老,不能這樣講嘛!畢竟,a組是您老的『兒子』嘛!父親為『兒子』撈點益處,天經地義。而且,我們a組興隆了,您老是不是也快活著了。」龔開河那臉皮不是普通的厚,李嘯峰徹底被住了,指著他『你……』了一個字,老傢伙眼一瞪,憤憤然走了。

「李老,你有這個權利埃我小龔,活得才累。哪像你,想罵就罵,想拍桌子就拍桌子。你就是把軍委的桌子給拍爛了,人家也不能拿你這個退休的老頭怎樣滴。我小龔羨慕你啊1看著李老的背影在轉角消逝,龔開河同志不由得嘆了口吻。

爾後幾天,葉老大加班加點在用熊帽菇實驗藥丸。

幸而這次採的熊帽菇數量較多,葉凡發現。這種雞肋的熊帽菇雖說也能配製雷陰九龍丸,但是,配製出的產品成色都較差。

而且,葉老大悲哀的發現。這種藥丸由於檔次太低,最多能助力三段頂階的高手打破到四段。

至於四段頂階的想打破到五段,那是不能夠的。由於,畢竟,熊帽菇質量太差,還達不到那種高稀釋度的層次。

本來以為能給張強李強他們每人都配製一顆,給每位兄弟都提功一個小層次。不過,如今看來,這個方案得全泡湯了。

累得半死,也不過才搞出了三顆藥丸來。而且,成不成葉老大自個兒心裡也沒底。反正,工夫也不等人,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大年過年前第9天,葉凡到了京城。

「今晚帶你們去見一個奧秘長輩,記住,見了他一定要尊崇。你們能不能打破四段,進入a組,那就得看你們的本事了。這個,是長輩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給你們時機的。這事,是一級秘密。你們明白嗎?」鐵占雄慎重交待三個『徒弟』道。

「是徒弟!我們都明白1三個威武徒弟全都抱拳恭敬的答覆道。

當三人見到一臉年青的葉凡時,全都愣神住了。把老鐵交待的關於恭敬的事全給忘到瓜哇國去了。

「發什麼愣,快點,向長輩致禮。」鐵占雄在身後吼了一聲,差點要出巴掌了。

「長輩好1三個徒弟如夢初醒,趕緊見禮。

「呵呵……」葉凡一臉親切擺了擺手,看了三人一眼,說道,「你們的徒弟鐵占雄我還得叫他一聲鐵哥。不過,今早晨也是看鐵哥面子給你們疏浚一下。能不能有所打破,那就得看你們本人了。有些事,光靠藥物也不行,而打破的自動權在你們身上。你們明白沒有?」

「我們明白了1三人齊聲講道。雖說心裡疑惑,但既然鐵徒弟有交待,也不能不恭敬著點了。

突然其中雖說有波折,但總體來講是順利的。由於,有著葉老大這位九段第二個層次高手相助,協助他們打破到四段開源,還是不那麼難的。

「謝謝長輩1三人在林子里拳打腳踢的發泄完后回來,這次不再是抱拳相謝。而是齊刷刷的行了個武林人士最浩蕩的半曲膝禮。由於,三人那是心服口服了。

「什麼,成功啦?」清晨五點鐘,龔開河同志接到鐵占雄電話后,那是高興得從床下馬上蹦了起來。

這老傢伙,那是睡不著了。馬上心急火燎的交待鐵戰雄把三個徒弟帶回a組總部。

由於,科能組的專家要對他們停止片面的測試。假設符合條件,正式指示明天早上八點就可以送到唐主席處了。

經過一整套繁鎖的檢驗,科能組組長吳光寶同志滿面愁容的拿著三個人的有關數據進到了a組會議室。

「怎樣樣?」龔開河的聲響居然有點抖瑟。應該,是興奮倒致的。

「完全符合我們a組入隊正式門檻,而且,唐城,蔡月,葛青三人中唐城底子最好。居然一舉打破到了四段的截流之境。這個兆頭好啊1吳光寶笑眯眯的講道。

「那就好……」龔開河那坐直的身子居然一下子斜靠在了椅子上。神情一下子輕鬆了起來。

這是為什麼?

那是由於三人中唐城這個隊員有些特殊,此人居然是唐浩東的侄兒。但唐城並不是唐林的兒子,而是唐浩東的乾哥哥唐澤喜的兒子。不過,唐浩東跟本人這個乾哥哥關係一向很好。

假設唐城不能打破,那龔開河自然有些尷尬。想不到三人中他的狀況倒是最好的。而且,a組最困難的時分能招出去三滴新穎血液,自然,這才是令人最高興的事。

早上10點,龔開河同志就進了唐主席辦公室。

「看你一臉怒氣,一定有壞事是不是?」唐浩東看了看龔開河,淡淡笑了笑問道。

「當然了。」龔開河難得這般自信的講過話,看了唐主席一眼,說道,「唐城,蔡月,葛青三人剛打破到四段之境。三人中唐城一舉打破到了第二個層次。科能組經過片面檢驗,曾經報告出來了。主席,您看看數據。」

「不用看了,你直接講他們能不能進入就是了。」唐主席也是悄然一愣之後,面上淺淺的掛著愁容。

「完全符合條件,我們總部班子曾經討論經過了,特別來向您請示的。」龔開河一臉恭敬,說道。

「拿來吧1唐主席拿過材料,看都沒看,直接就批了下去。

爾後,放下筆后,唐主席問道:「是小葉同志的功勞吧?」

「嗯,是他。這次為了能搞到他們三個打破的藥材,他們去了一趟越南。其中聽說也是生死重重的。幸而他們都安全回來了。而且,隨手還抓獲了一個大毒梟。搗毀了兩個大霸頭的窩子。也算是為全世界人民除害了。」龔開河說道。

「嗯,好1唐主席點了點頭。看了龔開河一眼,笑道,「其實,跟你講假話吧,在你之前曾經有人來過了。」

「噢1龔開河悄然一愣,說道,「我想,這個人非李老莫屬。估量,一個是來表功的,二個,是不是來討點好東西的?」

「哈哈哈……」唐主席沉悶的笑了,說道,「你個開河啊!居然把我們的老李貶成了菜市場的小販了。不過,倒給你猜中了。」

「不知主席什麼想法,當然,我只是覺得有些獵奇。」龔開河悄然一笑,問道。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