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章現代版的陳世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章現代版的陳世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我哪有那本事。這是上頭綜合各方面充全考慮到的。你想想,咱們a組經過撒哈啦一戰之後是人才凋零,幾達無兵可用的地步。

就是我這警衛局內的中警內衛局也是捉襟見肘。以前還有二個能活動的人馬可以用用,那位領導出國就跟著去了。

現在沒有了。連一個蘿蔔一個坑都填不滿了。打個簡單比方,政治局九常,咱們國家最大的九個頭兒每人配一個正式隊員也得九個是不是?

哪裡去找,咱們a組全班正式人員到現在不過30個。龔老頭不可能安排10個人給我中南海保鏢組的。

最近老子差點被玩死過去。遇上有兩個領導同時出國外事活動,咱就頭疼了。

至少,每位要跟著兩個隊員出去,一下子去了四個,就剩下連我合起來也不過五個了。

可家裡的領導還剩下七個,怎麼分?總不能五馬分屍一個變兩個了。所以,我想,估計龔老頭也充分的考慮到了這一點。

如果叫你直接回京專門保護唐主席,你肯定不肯了。因為,你葉老大也有臭脾氣的,老龔也不敢對你用強滴。

所以,龔老頭施了個手段,轉變了一下方式。你兼著主席辦公室副主任。到時叫你負責主席的安全。

你還能逃啥地方去。龔老頭這是在幹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的事。你不是不肯正式為a組服務嗎?

那他變個法門,你不照樣子為主席服務。那不正是為a組解決了一個大頭疼的問題。

當然,估計也是考慮到這段時間a組缺人,所以才抽調你回來協助。

等以後人員鬆了,你就可以回到地方了。其實,這個,也是一個機會。

鍛煉得幾年,一下到地方,就是一方封疆大吏了。」狼破天講出的話還真有些道理。

「媽的,龔老頭利用我。我成超級保鏢了。老狼。你講的好像還真有些道理了。丫的,好像。我真的有入套的感覺。」葉老大罵了一句,想了想,估計是中了龔老頭這老傢伙的圈套子。

沒準兒中辦督查室也只是個幌子,而唐主席那邊的副主任才是真傢伙。

「絕對的入套了。不信,我跟你打個賭。邱華那老傢伙不是中辦的常務副主任,又兼著主席辦公室主任一職,是你的直接頂頭上司。估計,你一到京,他就會跟你聊主席那邊的任務了。」狼破天說道。

「這老傢伙,我倒他怎麼把超級保鏢的任務砸我頭上。」葉老大冷哼一聲。

狼破天那邊的電話剛擱下。

電話又響了。葉凡曉得,除了關機,估m著今晚上是沒得睡了。因為,朋友太多了。人家聽到風聲來個電話恭喜一下也是正常的人之常情。

「葉老大。你好威風啊1葉凡也懶得看號碼了,知道都是好友來的。所以,一接通,就聽到一道略顯譏諷的女子聲音傳來。

「嘿嘿,是圓圓啊,咱就干工作的命,這個,有啥威風的。您老人家別埋汰俺了。」葉老大趕緊想和稀泥mng混過關。

「還不威風嗎?中辦督查室主任。唐主席辦公室副主任。兩個閃光的職位砸到咱們家老大頭上。是不是現在風光了,威風了。想拋棄糟糠之妻另覓新歡。當現代版的『葉世美』啦?」喬圓圓那話可是連珠炮般轟炸了過來,轉爾講道。「不過,葉老大,我可不是秦香蓮,你,哼1

「咱當不了『葉世美』,當然,你不可能是秦香蓮。咱們是梁山伯與祝英台。一對同命鴛鴦啊1葉老大挪喻道。

「呸,我才不當祝英台。我要好好活著,死了有什麼意思。要死,你自已去。蝴蝶好看,但沒用。」喬圓圓哧一聲被逗笑了。

知道喬大小姐心情好了不少,葉老大笑道:「這段時間的確很忙,前次執行任務去了。所以就沒跟你講,一去就是二個月。其實,在東貢市呆的時間總計不會超過四個月。而且,當初是被貶下去的。我也沒臉跟你講這個,後來你也曉得了這事的。我還有什麼話說。」

「這事,爸也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我跟都他吵過幾次了,他總是講慢慢來。

什麼玉不磨不成器什麼的。你倒好,自已混到京城來了。昨天爸跟我講了這事,我還以為是爸乾的。

不過,爸搖頭說是他沒講這事。而且,爸的打算是讓你在東貢市幹上一年再回京里部委工作。

想不到這麼快有人把你提上來了。而且,擔任的職位還是某些方面的焦點。

就是爸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因為,你的職位太顯目了,也不知他們是什麼意思?」喬圓圓講道。

「焦點,什麼意思?」葉凡問道。

「我也不清楚,你回京後去問爸吧?」喬圓圓說道,想了想問道,「要不,過年到我家來過?」

「不要了,今年過年我回古川。爸媽都老了,叫他們到水州來又呆不慣。這次回去我想勸他們到京城紅葉堡居祝那堡空著也是空著的,就算是給我們守堡了。要不,你也搬過來一起祝反正都『那個』了是不是?」葉凡想都沒想,脫口而去。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呸呸呸!什麼這個那個的。」喬圓圓可是禁不住葉老大這樣顯目的說了,所以,連呸了三下。

「我說錯了嗎?咱們已經訂婚了。再說,這個。有啥錯的。過過xng福生活,是人之常情嘛1葉老大故意裝傻。

「你沒錯葉老大,我喬圓圓錯了。」喬圓圓沒好氣的哼道。

「好了,咱們倆都沒錯。明馱偎盜恕N易『煲侗ぃ你過不過來?」葉凡問道。

「那是我的家,我怎麼不過來。」喬圓圓翹皮的講了一聲要掛電話。

「好!我美麗的女主人,等著哥回來『臨幸』你吧。」葉老大滿臉的猥瑣之態。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喬圓圓哼道。

「不會吧,咱們好久沒有那個了。連這點最低要求都不行?難道還興個禁y什麼的?就是祝賀你老公高升你也得付出是不是?」葉凡乾笑著問道。

「我倒想祝賀你,不過,葉老大同志。你運氣不好。」喬圓圓居然得意的笑了。

「莫非……莫非是……那個啥的大姨媽來了?」葉老大心裡一陣子鬱悶,小聲問道。

「咯咯。你猜中了1喬圓圓咯笑著掛了電話。

「他娘的,什麼世道,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葉老大鬱悶的朝天花板吼了一句。心道,在京城還真沒目標。趙四現在這個樣子不好下手。

不過,葉老大心裡一動,腦子裡浮顯出鳳傾那傾國傾城之貌來。不過,鳳妹子今年估計也應該有23歲了。大學應該畢業了。不過鳳家那座大山也很高,如果真動了這塊香噴噴的『奶鉻』的話弄不好會出事的。因為,這屁股可是不好擦滴。

第二天早上,因為移交的事葉老大晚上就加班安排停當了。

所以。第二天早上凌晨二點半,葉老大悄悄背上背包,開著車子出發了。不過,還是看到了藍存鈞跟王朝的身影在車後向自己揮手。

「再見了兄弟1葉老大默默的念叨了一句。開車狂飆而去。

9點半到了省委。

先是到省委組織部,爾後拜訪了付國雲書記。

「想不到你才來幾個月就要走了。」付國雲臉上掛著微笑招呼葉凡坐在了對面,說道。

「我也沒想到,說句實話,我還真不想離開。東貢市全面建設剛開始,原陽春糖廠新廠房還沒建起來,五龍山景區也才起步,還有盧氏步行街……這一系列的事。我真想看到他們完工的那一天。」葉凡也有些遺憾,講道。

「沒啥。革命工作在什麼地方都是干。這次你能回到京城,很好。今後。將有另一片天地在等著你。人往高處走,水才往低處流的。就是東貢市的建設,你也可以隨時回來看看嘛1付國雲笑道。

「借您吉言吧。」葉凡表示感謝,爾後,看了付國雲一眼,講道,「東貢市方面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原陽春糖廠了。

糖廠恢複發展才起步,有諸多困難擺在現在的藍廠長面前。不過,藍廠長雖說是廠長,參照的享受也是正廳級待遇。

不過,他的管轄範圍只局限於糖廠。而上頭的婆婆太多了。東貢市市委市政府中任何一位同志都是糖廠的婆婆。

而存鈞同志連個市委常委都不是,也沒有進東貢市政府班子。所以,市委市政府的諸多決定都會影響著糖廠的重新倔起。

存鈞同志是個有能力的同志,這幾個月下來,糖廠實際上我這個黨委書只是個甩手掌柜,真正實幹的是他。

現在也初具雛形了。我很不想看到如此大好局面失控。所以,能不能向您提出一個請求?」

「請求,你以前好像講過吧,是不是想讓藍存鈞同志進市委常委會中?」付國雲還記得著這事,說明他有『上心』了。

「嗯,現在的東貢市市委常委也空出了幾個名額。如果存鈞同志能進入常委會兼個副書記,這對於糖廠的發展肯定有利的。您也曉得,婆婆太多會招來許多掣肘。當然,沒有也不行,會造成下邊失控。這個,要有個度。而且,存鈞同志決心很大。不幹出一番成績,不離開東貢。」葉凡乾脆挑明了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