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章再見二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章再見二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鐵部長不是到中央黨校了,所以,我不好意思再去麻煩他了。」古邦委婉的講道。

「噢,的確如此,不過,現在他又回到公安部了。」葉凡點了點頭。

「那人是誰,能盤下如此大的地盤,能在四九城內如此的囂張,肯定有大來頭吧?」這時,正給葉老大揉背的喬大小姐可是生氣了。你要硬碟下紅葉堡,那不是要要抄了我喬圓圓的窩,自然惹她生氣了。喬大小姐可是把紅葉堡看成自己的家了,那能容別人胡來。

「來談判的人姓許,叫許紹東。好像是那邊東發公司的一個項目部經理,不過,具體情況我查不出來。」古邦面有憂s,講道。

「沒事,這事交給我吧。」葉凡口氣中已經微微動怒了。

古邦走了后,葉老大坐正了身子,罵道,「膽子不小嘛1

「你看你,堂堂的九段高手。幾個跳樑小丑給你氣成這樣幹嘛?傷了身子可不好。如果是政府歸划咱們還好商量。s人違法乾的,咱們有什麼可氣的。」喬圓圓溫柔的給他揉著。

「晚上你又不行,講這幹嘛?」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誰說我不行了。」喬圓圓氣得脫口而出。

「嘎嘎嘎……」葉老大突然乾笑了起來,盯得喬圓圓臉兒發燙,早紅了。剛才,自然是葉老大的計謀了。想不到一詐,喬圓圓自個兒l底子了。

「討厭,不理你了。」喬圓圓轉身往房間而去。

「哥們兒過xng福生活去了。」葉老大朝天一聲吼,緊追著喬大小姐身後去了。

不過,當葉老大追到房門時一推門。才發現居然被反鎖了。

「幹嘛圓圓?」葉老大有些鬱悶的朝里喊道,而且,還施展了音爆功發射過去的。因為,這房間是隔音的。如果不用此法,裡頭根本就聽不見。

「你等會兒。」吱,門上觀察洞被喬圓圓打開后聲音傳來了,旋即,又關上了。

「搞什麼搞?」葉老大哼了一聲。

足足五分鐘了還沒開門,葉老大有些煩了。不過,轉爾一起。對了,莫非是要好好打扮一下給老子享受。葉老大頓時心裡火熱火熱的。那股子煩燥被一股子燥動代替了。

這傢伙乾脆轉道另一個房間沖洗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葉老大沖洗完了再推門,這次沒鎖了,一扭就開了。

房間里籠罩著粉紅s的燈光。

一個白s長紗披在身上,是那種非常薄的那種長紗。能隱約的看到裡頭風光的那種。

葉老大這廝頓時一僵,這廝施展開鷹眼看去。頓時,那山峰溝股稜角分明的顯現了出來。

不過,因為上面還罩著一層薄紗,讓人看了又看不全透,更是lio人眼球,再加上粉紅s暗淡的燈光。更加增加了神秘感。

「真像維納斯。」葉老大在心裡暗嘆了一句,輕輕的走了過去。伸出手指頭,輕輕的勾住了喬圓圓的臉蛋下巴。

兩張嘴,幾個月之後。終於又緊緊的湊在了一起。兩人都忘情的向對方索吸著,一wn定丹心。

葉老大那手也沒消停,從后脖頸一直往下滑了下去。沿著后脊背那光滑的曲線到了下邊那yu人的tn部。在tn丘上輕輕的停留著滑動著再往下……

漸漸的,喬圓圓臉漲得能滴血胭了,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哥,可以了。」喬圓圓有些幻夢般的吶吶著。

葉老大也感覺到了芳草叢中的點點l珠……

薄紗像飛巾一般的飄走了,l出了那具能讓天下男人都肯為之殺伐四方的豪興之心。

輕輕的磕開幽門,小葉凡在曲折緊逼而滑潤的幽道中艱難的前進著……

不久。金戈相擊,萬鼓齊鳴。如風雨中的浪潮翻湧。又如直擊長空的兇悍大鳥。在峰浪的顫慄中,在山谷的涌動中。在嘶鳴中,在……

良久……

停息下來。

「你剛才叫得很響亮1葉老大幹笑了一聲,伸手捋了捋正斜躺在自己懷中的人兒那一撮蓬亂的長發。

「瞎說1喬大小姐臉蛋兒羞澀著,不瞞的瞪了某位享用了又要調侃的豬哥一聲。

「沒什麼,你是叫給我聽的,又沒別人聽見。男女兩情相悅,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更何況,咱們家圓圓那歡叫的聲音,很有特s。這個,估計跟你練過功有關係。那聲音,一長一短的,『春天』都快被你叫來了。」葉老大厚著臉皮講道,自然意思是『叫春』

「你還講?」喬大小姐舞起了拳頭,人家也是三段頂階高手,那拳頭也不是蓋滴。

「好了,不講了。」葉凡笑了笑,雙眼在人的身上滑動了起來。喬圓圓趕緊伸手把被子扯來蓋住了滿身風光。

「唉……」葉老大有些失落,不過,那手可沒老實,又伸進了被子里動作了起來。這一點,喬圓圓倒是只能幹瞪眼沒再阻攔。

「你在大學教音樂過得還行吧?應該有人追你吧?」葉凡隨口問道。

「當然,追本姑娘的帥男們可是排成一條長龍了。」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哼道。

「那你看上誰啦,哥哥我自動出讓。」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你……」喬圓圓一怔之後,那眼居然馬上就紅了。

「跟你開玩笑的,何必當真。」葉老大一看,趕緊解釋一下。

「我……我不喜歡聽到這種話,玩笑都不能開。」喬圓圓居抽咽了起來。

「好了好了,以後我不會開了。咱們家圓圓是小葉同志一輩子的唯一老婆。」葉老大陪著笑臉。

「哼!你記住就是了。」喬圓圓哼了一聲,破啼為笑了。

第二天早上。

「你看你,剛給你打的領帶都給弄歪了。」喬圓圓有些嗔怪,一邊為葉老大整理著領帶。一邊講道。

「有老婆大人在,歪了再打就是了。不然,老婆拿來幹嘛滴?」葉老大幹笑了一聲,在喬圓圓臉蛋上來了那麼一下。

「正經點,你今天可是頭天上班,要給領導留一個好印象。」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哼道。

「yes1葉凡行了個標準警察禮,逗得喬圓圓咯咯母雞下蛋樣子笑得特別的燦爛。

在京城,葉凡決定低調作人。

不過,因為他是a組副組長。所以。配車方面當然檔次很高了。不過,a組的領導都不喜歡轎車。全是清一s的粗猛越野車。因為。a組隊員全是豪傑。

葉凡也分到了一輛大切諾基,不過,葉凡要求科能組的那幫老傢伙也給這輛新的特基改裝成了一輛半新舊的車子。

看上去就普通多了,不然。太扎眼人家領導心裡有想法。認為你是貪污份子什麼的不就麻煩了。

再說,對於中辦,葉凡還是很陌生的。裡頭唯一兩個朋友,一個就是中辦副主任張衛清,一個就是狼破天。

不過,狼破天這個中辦警衛局局長是極少見到人的。因為,他負責的是『九常』的安全。其實,真正的警衛工作全是由常務副局長在搞。狼破天根本就是一甩手掌柜。

開著改裝后的大切諾基,葉老大先是把喬圓圓送到了喬家。進到喬家大院后發現喬遠山跟喬橫山哥倆居然都坐在大廳里。

因為還早,才六點多。所以還沒去上班估計是這樣。

「走幾步讓我瞧瞧小子1一見葉凡從門口冒進來,還沒等他打招呼,喬橫山倒搶先開口了。

喬家大院的倆兄弟被京城人稱為大喬和小喬。大喬當然指喬橫山了,此人從來就是粗人慣了,一向的行事風格有點像是梁山中的魯智深同志。軍人風格硬朗嘛!

而小喬喬遠山同志卻是顯得很沉穩,一向都是板著臉孔,倒跟他中組部部長的角s很wn合著了。

葉凡倒也聽話,扯著步子走了幾步。看了喬橫山一眼,笑道:「怎麼樣大伯。還像那碼子事吧?」

「你小子,倒真有長進。有長進1喬橫山磕了磕煙灰,笑道。

「長進,還不夠?」喬遠山卻是就著壺嘴兒喝了口茶,擱下茶壺哼聲道。

「爸,這個,也要有個過程是不是?葉凡才回京,你怎麼一開口就打擊他。人家可是有能力有本事的人,你看,你沒出手,人家不早樣子回京了。而且,多光鮮1喬圓圓不滿的嘟著嘴反駁了老頭子一句。

「女生外向啊,還沒結婚就向著外了。遠山,你可是白養了一個。」喬橫山調侃著笑道。

「對頭對頭1喬圓圓的二哥喬青陽搖頭晃腦著,乾笑道,「大伯,你可能不曉得,我可是被她欺負慣了。動不動就揮拳頭,一個姑娘家,整天這個樣子像話嗎?現在倒好,找了個更會揮拳頭的,咱經后可沒好日子過。」

喬青陽有些yn陽怪氣了,不過,見喬圓圓一揮拳頭,嚇得趕緊不吭聲了。

「我現在半年了都沒活動過了,你還講。以後,還用得著我揮拳頭嗎?」喬圓圓哼道。

「好了,你們都上樓去,我有事跟葉凡講講。」喬遠山說道,喬家兄妹兩噠噠著上樓去了。

「等下你先到組織部去報個道,爾後是由寧志和同志陪你下去。你要注意著點,我知道你有點小本事。

而且,在下邊你也隨便慣了。不過,中辦是什麼地方?是為國家領導服務的地方。

所以,要收起你在下邊的一套習慣。往往一個言行不夠就會得罪某位有份量的領導。」喬遠山講到這裡一臉嚴肅的看了葉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