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章你犯了大忌春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章你犯了大忌春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三章你犯了大忌chn來

「你要學會多聽多看少講話,要琢磨領導的意思。器:無廣告、全文字、更要善於揣摩領導的意思。只有對口了人家才會喜歡你。

不然,你干出的成績再大也沒用,反倒的招人惦記。你在下邊,燕chn來對你下手的事你自己也要吃一塹長一智了。

為什麼燕chn來甘冒著一些不妥而要對你下手。那他肯定是再不能容忍了地。你想通了沒有,你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

不管多大的領導都是人,人都有七情六y。都有自己的喜好,都有mo玻所以,你要注意,低調作人,勤快做事。

而且一定要切記,不要太自作主張,要多向領導請示。比如你在督查室任一把手,那是不是到下邊去處理事你就可以自作主張了。

我想告訴你,那是絕對不行的。一些小事你可以拿拿主意,但涉及面較大的事,你一定要請示分管你們督查室的領導。

不過,講來講去現在又要扯回到燕家身上了。你可能也曉得了。你的頂頭上司就是燕系的陳千和。

此人在中辦也是一老副主任了。你要尊重他,別想著什麼就跟他對頭干。這樣幹下去的後果就是越來越嚴重,你們的關係越僵,那人家領導肯定會變著法mn來敲打你是不是?

雖說他也曉得你是我喬遠山的nv婿,不會對你下重手。但是,時不時給你nng些麻煩來對你的經后影響也是不小的。

要是因為一些麻煩而nng出大事來,那可能毀了你。所以,面對陳千和,你要忍1喬遠山開始教導開始了。

「不能忍也要忍,你要學會忍一切不能忍之事。你忍了,陳千和找不到來事的契機,他自然也會慢慢的偃旗息鼓了。當然,忍並不等於是軟弱,在有些原則xng的事上,你可以理直氣壯。」喬橫山也在一旁補充了幾句。

「我並沒對燕chn來同志做什麼?我一切都是為了工作。有些事,要幹事就得得罪人。如果硬占著茅坑不拉屎,這不是我葉凡的風格。當然,面對陳千和,我會視情況而忍的。只不過,如果他真要挑起戰火,我忍不住時也得反擊了。我畢竟年輕,不如您們倆容量大是不是?」葉凡一臉慎重的講道。

「你沒得罪他怎麼可能,他會下如此的重手?你呀你,還是沒注意到一些細節。

有些事,細節決定成敗。其實,不是叫你不要幹事。至少,在幹事時要處理好各方面關係。

為官者要幹事,但也要學會把幹事跟處理關係平衡起來,這才是為官之道。

不然,即便是你干出了成績,人家領導不認可,你白乾了不說還遭人忌恨。

你在干出成績的同時能讓領導看在眼中並且認可了你,那才是真正的到家了。」喬遠山淡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特別是中辦這個地方,能接觸到頂層領導。只要能讓某位領導認可了你,你一輩子將受用無窮。而且,中辦也不太平。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不是你們年青人講的嗎?我也贊同這個觀點,有人的地方肯定免不得爭鬥。

只是爭鬥的方式方法不同罷了。而且,正常的爭鬥也有利於促進社會的發展是不是?

更何況,中辦這個地方貌似平和,其實,在平和之中卻是蘊藏著可怕的糾葛。

往往一句話就能決定你的走向。因為,中辦是個好地方,是個為領導服務的地方。

當領導的都有自己的喜好。所以,中辦不同口味的同志也會對應某位領導的品味。」

「我會注意的。」葉凡點了點頭。

「打不死的蟑螂1拍地一聲,燕chn來同志手中握著的《孫子兵法》被他當成蒼蠅拍重重的拍在了桌上。

不過,令燕chn來相當氣憤的就是。那麼厚的一本書居然沒拍死一隻小螞蟻。因為,這書被燕chn來同志翻得全翹起來了,蒼蠅躲在彎拱地方,自然拍不死了。

燕老大生氣了,伸出手指頭,死死地壓了下去。直到那隻小螞蟻成了粉末流出小汁他還在觀察著手指頭上那粉末。

「唉,你還是這個樣子。」坐在左側的燕雲副總理看了弟弟一眼,嘆了口氣。

「哥,我不明白,到底是誰幹的。肯定是喬家大院,他們也太囂張了。要論實力,咱們一系並不輸給喬家大院的。

喬遠山是政治局委員,哥你也是。而且,要論份量都差不多。只是工作xng質不同罷了。

這氣我實在咽不下去。我在南福省幹得好好的,怎麼就到了教育部。居然連個常務副部長都沒給我。

扯東扯西的居然hn到一個副部長,括弧享受正部級待遇,這太欺負人了,太欺負人了。」燕chn來差點吼了出來。

「你懂什麼?」燕雲那臉一板,突然yn沉了下來。

「我是不懂,除了喬家大院,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對我如此?」燕chn來憤憤然,講道。

「實話跟你講,你能坐上教育部副部長位置已經算是不錯的結局了。不然,你不懂1燕雲又搖了搖頭。

「難道先前還要把我一捋到底,乾脆到中園海看mn子去。當個保安落得輕閑。」燕chn來還是不明白,他就是想nng明白其中根由。

「小二,我跟你講,這事,幾個月下來了你都這樣子一直燥動中,活在酸味當中,也不行。好吧,今天我就提醒你一下。」燕雲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才講道,「你犯了大忌,大忌知道不知道?」

燕雲的口氣很重地。

「大忌,我自問沒什麼言論,或干出什麼逆天的事吧,怎麼可能犯了什麼『大忌』?」燕chn來那心臟不由得抖了幾抖,著實有些發怵了。

哥哥口中出來的『大忌』估計已經觸碰到了『九常』這樣的共和國頂層人物。

不然,哥哥燕雲是有著份量的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享受的是副國級待遇,離頂層也僅一步之謠。

怎麼好像連他都有些忌憚這個了。當然,這一步之謠何謂於千里。共和國享受和參照副國級待遇的同志並不少,加上退休的同志至少有上百同志。而正國級待遇的就少之又少了,不會超過四隻巴掌數的。

「你還是沒m准中央的『氣候』啊,要學會多從各種渠道『通通氣』才行。

你不『通氣』就堵了這口氣。一堵之下,你犯了大忌自己還不清楚。」燕雲講著,燕chn來自然是聽得雲里霧裡的差點發mng了。

「哥,這個,關於大忌的問題能不能講透些?」燕chn來還是想nng明白這個。

老燕同志講這話時聲音都有些發顫,看來,還是有些心虛了。因為,燕雲嘴裡噴出的『大忌』絕對是真正的大忌。其實,燕chn來已經琢磨到一點邊了。現在這樣,只是想證實一下罷了。

他看了哥哥一眼,又講道,「如果能讓我明白這一點,我以後也會注意著點什麼是不是?不然,糊裡糊塗的得罪人多不好。」

「葉凡到海東市任市長,那是當時的最高首長首肯的。而且,jio待著說葉凡太年輕,要觀察兩年時間讓他琢磨。

所以,葉凡下去不是一直是個『代市長』嗎?一般的代市長在人代會開過後就可以轉正了。

為什麼葉凡在代市長期間開的人代會沒有他轉正的份頭。這個中因由,你在南福省難道就沒有琢磨一下這個?

你呀你,這麼大為違反常規的事都沒引起你的注意。這事,我當初也是不知道的。

也是後來你的事發生了我才琢磨出一點味道來了。你啊,太糊塗了。糊塗啊!

虧得你還是一省之長,這上頭的『氣候』你是一點都沒琢擬說明了什麼,你的眼光還不夠高遠。政治敏感度還是不夠快速。」燕雲一臉嚴肅的講道。

「當時的最高首長不是『鎮』嗎?這個,那以後怎麼辦?估計,他會不會一直關注著這個?那豈不是講今後,我……」燕chn來真是有些擔心了。

如果一直被鎮山河這個退居二線的國家主席關注著,那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如果他不讓你上,那燕chn來估計一輩子就這麼著了。

「不必過於擔心,此一時彼一時了時。你在無意中違背了最高首長的指示,所以,你到教育部任副部長這是你應該受到的懲罰。

不過,懲罰過後這事就了啦。這點小事最高首長哪會一直關注著。更何況,那件事也有原因的。

並不代表當時的最高首長就喜歡葉凡這個人。我想,最高首長如此的做,無非是敲打一下下邊有些做得『過了』的同志一下,比如,這次就是你。

而且,最高首長的xing襟不是你我能比擬的。

這事,一碼歸一碼,你好好工作。過得兩年,等風b平了,我再給你調整一下就是了。

下邊,你還是有機會的。沒準兒一轉道,你再回到下邊,就是省委書記了。

所以,目前來講,干好本職工作。低調作人,勤快工作才是你應該做的事。」燕雲臉上表情倒是輕鬆了一些。

「我明白了。」燕chn來如m塗知路之人又坐直了身子,這貨一時又來了信心。

感謝『遊子2012』『王憬賢』『luozi』『夢幻讀書琅』『華電哥』打賞,狗哥謝啦。明天準備連爆五更,為下個月的保底月票一戰。希望兄弟們能把下個月的保底月票全砸給狗子。這個月更新了一百多章,凡是有全部訂閱狗子官術的兄弟都有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