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四章到中組部又打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四章到中組部又打人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br>.「這樣才對嘛!chn來,燕家就靠咱們倆撐著了。首發咱們倆任何一個都不能倒下。

你歲數還不大,還有很高的潛力上升空間。我就不一樣了,這個政治局委員加副總理就是我最後一站了。

到時我一退,你得扛著膀子頂上才行。你是準備要挑大樑的人,如果像現在這個樣子,一點小事都讓你頹廢,暴燥,那哥真懷疑你能否扛起咱們燕家這面大旗了。

你身上的擔子很重,而且,你也是經過一省之長的磨礪的人。政治這潭水,深不可測。

一招不慎,很可能跌入萬劫不復之地。就拿你這次的事來講就是如此了。如果沒有幫撐著,你這一生就如此了。」燕雲語重心長,講道。

「不過,大哥,葉家小兒也太可氣了。我當時在南福省,好歹也是一省之長。他只不過是下邊一個代市長,居然張揚如此。連我的話人家全當放屁!這個,是不是也可以用大忌來講。只是相對的大忌罷了。」燕chn來還略有些不平講道。

「他,呵呵,我倒是見過。」燕雲突然居然淡淡的笑了一笑。

「見過,什麼時候?」燕chn來瞳孔猛地擴大了不少。

「當年這小傢伙,單槍匹馬到jio通部舌戰jio通那幫老傢伙。這小傢伙嘴皮子利索啊,他當時不過是一窮縣縣長。

硬是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讓jio通部那幫老傢伙啞口無言了。小傢伙的確有些能力,不過,小傢伙xng格過於剛硬。過剛易折。

他不折在你手上,相信總有一天會折在其他同志手上。唉……倒是可惜了個人才。」燕雲居然嘆了口氣。好像對葉凡還有點欣賞似的。

「這也叫人才,上不懂領導意思。對下全部胡搞,有時還動拳頭打人動粗,根本就不像一個黨員。一個國家幹部。簡單是給共和國所有官員臉上抹黑,這也叫什麼人才?人家還稱他是暴力市長。」燕chn來冷冷哼道。

「你還是不服啊1燕雲淡淡的看了燕chn來一眼,講道,「其實,人都有兩面xng的。他得罪了你,所以,你只看到了他的負xng一面。

他的能力你完全瞧不見了。作為一個合格的領導,你不能只看負面。要雙面都看。

有能力的同志你需要用他來打天下,當然,對於像葉凡這種。有能力而不聽話的同志只能打天下而不可作為親信。

雖說咱們是現代社會,不是封建社會了。但是,一定的聽話度還是需要的。不然,人才在你手中不好使,反倒壞事了。

所以,你要學會斟酌和選擇才行。像葉凡這種同志,你完全可以用懷柔的手段。

讓他甘心為你打拚,你就小容他幾把缺點讓他為你工作。幹事。至於信任這一塊,你自已掌握了。

為什麼葉凡在南福省時費滿天能容忍他,同樣一個人,這說明了什麼,你想想?」燕雲表情平淡,講道。

「哥是想說費滿天比我能容人?」燕雲有些不甘的問道。

「你說是不是?同樣是對待葉凡。費滿天比你有容人之量。比你有手段讓他甘心為他辦事。

為什麼出手nng他到東貢市的是你而不是費滿天。而且。你也曉得費滿天在睜一隻眼閉一眼只,其實是默許了你的這種做法。

為什麼費滿天不出手,這說明,你的容忍度沒有他高。費滿天會默許你的做法,說明他也對葉凡有意見了。

你們兩個埃最終於耗不住的還是你。說明啊,你還是欠缺了一點火候。

在葉凡的問題上,其實也是你們倆在較量,你輸了。這就是為什麼人家是省委書記,而你只能擔任省長一職的原因吧。」燕雲講道。

燕雲剛走,中辦副主任陳千和到了燕chn來的書房。

「今天那小子頭天上班,肯定有中組部某位領導陪他下去。到時,好好剎剎那傢伙威風。讓他一進中辦就面子掃地。我倒,在京城之地,一個小年青能翻出什麼風lng來?」燕chn來冷冷朝著陳千和哼道。

「我早準備了一頓大餐,夠他啃的。」陳千和淡淡笑道,看了燕chn來一眼,說道,「老燕,別急,等著我給你出氣。在中辦,呵呵,還是我的直接下屬。整他的法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的。不如直接踢他出去不是更好?只有這樣,才更解氣。對於這種囂張的年青人,咱們就要下重手治治。」

「要讓他自己滾蛋更好,到時,面子掃地,領導不信任他了,那就辦成了。」燕chn來哼道。

「也對,自人兒羞澀得呆不下去了灰溜溜離開,那豈不是更快哉了1陳千和也笑了起來。

葉凡到了中組部。

老同學樂一成早就在mn口候著了,一見到葉凡樂滋滋的講道:「老同學,還是你夠份量?」

「啥意思,老樂,我可是不明白你這話來著?」葉凡裝著一臉的糊塗樣子,看了樂一成一眼,問道。

「剛才接到寧部長電話,jio待我你一到就叫你過去一趟。咱們走吧,寧部長還在辦公室。」樂一成笑眯眯的講道,往前跨了一步。

不過,旋即,樂一成馬上停住了腳步,而且,微微的一側身。那意思葉凡自然懂,有讓自己先行的意思了。往往,這是下屬尊重領導的表現。樂一成已經把自己擺在了『下』的位置。

「老樂,我可是不曉得寧部長的辦公室?要是胡lun的撞進了什麼領導辦公室,那不是找chu嗎?」葉凡淡淡一笑,樂一成一聽,一絲感j閃過,知道這是葉凡給面子,於是笑道,「那我就帶頭了。」

「咱倆還分這個幹嘛,謝謝了老樂。」葉凡笑道。

兩人一路走了過去。

「蔡部長好。」正走著,發現前面一個像領導模樣的中年人走來,後邊還跟著幾位拿著文件袋子的同志。樂一成馬上緊走一步,微彎著身子上前打了個招呼。

「嗯1蔡部長看了看樂一成,板著個臉,**應了一聲。這傢伙,那是官威十足。

「蔡部長好。」葉凡也上前也是依葫蘆畫瓢的打了個招呼,但是,在態度方面卻是顯得不卑不亢的。跟樂一成又有天壤之別了。

蔡部長看了葉凡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情。估計,覺得這年青人有些大條了,對於自己這個在中組部都有相當份量的副部長居然連腰都不微彎一下。

於是,蔡副部長淡淡哼道:「那個處室的?」

「蔡部長,他是到組織部來報道的。」樂一成估計也感覺到了什麼,趕緊和稀泥。

「來報道的就這個樣子?」蔡部長淡淡哼道。

「葉凡同志,他是我們部里的蔡永定部長。」樂一成臉一僵,趕緊陪著笑臉為葉凡解釋了一下。

而且,一邊解釋轉過頭來朝著葉凡擠眼球。估計是想叫葉凡放低些身姿。因為,這位蔡部長從來喜歡擺架子。部里的同志全都知曉這一點,總會給足他面子的。

「一點規矩不懂,還來報什麼道?」這時,蔡永定身後一個高瘦個子的中年人冷哼了一聲。

「這位同志,我不明白我錯在什麼地方?我什麼地方不懂規矩了,還請你明示?」葉老大早把『忍』字給丟『瓜窪國』去了。他看了那傢伙一眼,淡淡反問道。

「您看看蔡部長,這小子還嘴硬。見了領導一點不尊重,太不像話了?太不像話了。都這樣子搞下去,得全lun套了。」高瘦男子似乎抓到了一個拍領導馬屁的最佳機會,那是馬上就瞪鼻子上眼教訓起葉凡來了。

「你叫誰小子?」葉凡眼光盯著那男子冷冷哼道。

「我看算啦葉凡。」樂一成一見不行了,趕緊說著,看了蔡部長一眼說道,「蔡部長,他是下邊回來的同志。這個,也是第一次到中組部。有些欠妥的地方還請你原諒。」

「什麼欠妥,根本就是囂張。蔡部長,您看看,這小子還嘴硬。我看,是不是該問清楚點什麼了?不然,不處理也不行了。」高瘦男子可是明擺著威脅來了,似乎要查葉凡的戶口,要對葉凡來個馬上算賬了。

「老樂,你站一邊去。我葉凡自問沒做錯什麼,也沒什麼欠妥的地方?還是哪句話,這位同志,你得向我道歉?」葉凡口氣重了不少。

「道歉,叫我徐言向你道歉,你丫的算個屁?不是個東西,下邊回來還如此囂張?」高瘦臉徐言同志估計跟蔡部長關係很好,居然臉一板,更是嚴厲的教訓起葉凡來了。

其實,徐言的家世在京城也了得。而且,他自己也是中組部一個局的副局長。平時都是眼高於頂的,下去就是那些省部級大員見了他都得熱情著。

想不到葉凡一個小年青居然不賣面子給自己。那當然生氣了,而且,這也是個拍領導馬屁的最佳時機。自然,他批鬥葉凡越狠,蔡部長心裡應該覺得越爽快了。

「徐局長,講話就講話,也沒必要罵人是不是?」樂一成倒也『光棍』了起來,在一旁漏了一句頂了出來。

「你給老子站一邊去,沒錯,站牆壁處不要lun放屁!信不信老子要你樂一成好看。」徐言生氣了,知道樂一成沒什麼背景,馬上氣盛了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