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十一章齊家兄弟的尷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十一章齊家兄弟的尷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也沒什麼,我們只是想打聽清楚他們想幹什麼?假設他們查的事真正的觸及了人民群眾的利益,我們還要自動出擊,協助他們把案子查下去。 4∴⑧05給省委督查室的吳才信講一句,叫他全力協助中辦的指導上去調研查巡。給他們提供一切的方便,以查清算想為準。」葛林安講道。

不過,江紹東知道,這個,只是葛書記的行動纏罷了。假設真信了,那還不如真去『撞牆或跳樓』去了。這種把本人往死路上送的事,哪個指導肯真正去調查,那跟搬一堆滴滴味吞了不一樣結果。

「估量,吳才信此刻也正在向京城那們彙報吧。根本就不用我們動嘴,齊省長會不盯著督查室的同志?

假設真查出什麼,估量,跟他沾邊的機率還要大得多。省長是干詳細實事的,葛書記您只是看法形狀肉體層面,人事安排方面指點嘛!人事安排假設有大事發生,無非是些貪官污吏了。假設真要查處這些,何必動用中辦督查室。

他們的份量還太輕了,出動的就是中紀委了。」江紹東拍馬屁道。

「呵呵,講得好,江同志,我看這張嘴是越來越會講話了。什麼時分是不是去進修過?」葛林安心境一下子好了不少。

「哪裡哪裡,在葛書記面前敢言口才,那不是自chu嘴巴?相當年葛書記可是取得過舊事大獎的高人。」江紹東在謙遜之中又不忘拍上一記馬屁。

其實,葛林安也的確獲過此獎。只是,那個,材料全是秘書寫的。而那所謂的大獎也不過是新華社江南分社搞的一次專業活動罷了。

更何況。葛林安遞上的材料取得的是『優秀獎』。這年月,什麼叫『優秀獎』,其實就是『安慰獎』。

也就是見者有份,什麼叫見者有份。意思是只需參加的同志,上頭評出特等一等二等三等后,剩下的全『優秀獎』了。

不然,不給別人『優秀』一下,下次再想舉行這樣的活動,沒人參加了。

由於。上頭的什麼一等二等都給們主辦方內定了。下邊沒關係的同志還參加個屁,白忙活罷了。

更何況,這種活動。大多數主辦方都是以贏利為目的得。要參加行,一切同志都可以參加。

不過,得先叫上幾百乃至上千塊的評審費。書迷群2上幾百份,那也有幾十萬塊。結果就發一張獎狀,一mo錢搞定了。這種可是特級暴利,何樂而不為?

而且,單方都稱心。主辦方撈到了金,而參加者撈到了榮譽。到時評職稱或選拔時拿出去亮一亮。甭管有沒用,有總比沒有的好。榮譽多總比榮譽少的好。

華夏人嘛,從來不嫌多的。

所以,這事,在江紹東嘴裡就成了什麼『舊事大獎』就是一張嘴。怎樣樣講話,那效果可是大不相反了。

葛林安一聽,果真樂了。哈哈大笑著,還親近的拍了拍江紹東肩膀。江同志,自然心裡更是直爽了。

人嘛,都喜歡馬屁!由於,聽馬屁不臭滴!

「不過,這事,有沒探出一點口風來?」齊放雄皺起了眉頭,在電話外頭問吳信才主任來。

「嘴把得太牢了。連明天去什麼地方都沒有漏出一點口風他們上去一定有事,而且是大事。這對我們省,很不利齊省長。」吳信才話語里充滿了擔心。

這事也難怪吳信才他們鬱悶,葉老大在開例行會議時有嚴令。這次下去的15個組員全綁在了一同。

假設這次的事處理不上去,大家全得等著問責。指導問責葉凡。葉凡問責常務副主任於貴發,於貴發問責組員。就這樣一層層推下去。就連發改委和扶貧辦出來的鐘勇跟崔紅燕都沒放過。

反正全綁一塊了。由於跟切身利益掛勾,所以,這次組員們的舉動絕後一致,在保密一塊工作上做得差點塞過國度保密局了。

而中辦那邊沒漏出信息那是由於葉凡動作太快了,下午閉會早晨就上去了。

所以,即使是江都省省委書記葛林安同志這樣的大能人也沒來得及及時的探聽出督查組的動向。

「持續親密關注著,估量明天就能知道他們的走向了。」齊放雄擱下電話后在屋子裡踱起步子來。

足足半個時后,齊放雄又拿起了電話,拔給了本人的親弟弟,也就是南福省省委副書記齊振濤。齊放雄把這邊的事都嘮了一遍上去。

「哥,既然葉凡搞得如此的秘密。那這次的事,我也不好啟齒去問了。他這個組長總不能帶頭違犯紀律是不是?」齊振濤心也提了起來,講道。在這個節骨眼上,齊振濤當然不希望哥哥出什麼事了。那將直接影響到本人的選拔成績。

「振濤,別太殘忍了。該問時就要問,至少,問清楚后我們也有個預備。

這個,自動權掌控在別人手中,對我們是相當不利的。這個時分是關鍵時分了。

我本人都沒什麼事,不過,我是擔心其它人的事會波及到我的頭上。畢竟,我是一省之長。

好多事都跟如今推行的問責制有關係。假設下邊真出了大事,我這個省長跑不掉的。

到時,我本人倒沒啥,反正也快到點了。就是我們齊家的希望全在身上了。

假設因此事波及到就費事了。我倒下了,絕不能倒下。」齊放雄有種悲愴氣出來了。

「哥,本人沒事怕什麼?我們老齊家並不缺錢。齊天跟著葉凡賺了一大筆錢,而且,全是國度開俱證明的合法的支出。我們家也按時徵稅。置信哥絕不會倒在經濟上的。」齊振濤講道。

「這點不用講,就是齊天那邊每年援助給我的二三十萬也夠我花了。是不是想問哥的生活作風成績。

放心。哥也絕不會倒在這個事上。只是,我剛才給講過了。有些事,是下邊發生的大事。

一問責起來,很能夠落我頭上。在活動的關鍵時辰。有人拿這事來攻擊我們老齊家,必將對產生一定的不良影響。

這個節骨眼上,一絲一毫都不能馬虎。往往一點事都能讓淪入萬劫不復之地。

政治是光榮的,但是,政治也是嚴肅和殘酷的。甚至,它的殘酷比戰場上真正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還要來得恐怕。

一件事能滅殺了。一句話也許就能捋了帽子。」齊放雄講道。

「那好吧,我問問,估量是沒有什麼結果。雖葉主任跟我們家齊天是好兄弟,但在準繩成績上,這子比誰都要『臭』。

跟他接觸不多,不知道他的臭脾氣。硬起來時比茅坑裡的臭石頭還要臭得多。

他干過工作的多個地方的指導估量都有同感。他其實是一匹不好駕馭的烈馬。

用得好他是一員幹才,用不好盡給漏捅子要講句實心話。他不是個無故捅簍子的人,根本上都是站在老百姓利益那一頭捅的簍子。

他不缺錢,年青有才能,估量也不缺女人。而且國術一塊也是高手。看看,假設是換作我們這種人像他那種脾氣,估量連個縣長都爬不到。

看看他,如古人家是豁豁有名的中辦督查室主任,唐主席辦公室副主任。

這兩個光環套他這年輕人身上。那隻能用『天賦』才能描畫他了。這明什麼,明他雖然脾氣不怎樣好,但由於是站在為人民服務的基石上的。

所以。還是有指導賞識他的。更重要的緣由應該是他太有才能,指導即使是對他惱火,想拋都拋不了。」齊振濤嗦了一大堆,對葉凡是毀譽參半。

「總得試試吧,雖他的級別沒我們高,但這事還真拽在了他的手上。」齊放雄嘆了口吻。

足足過了半個時,齊振濤才鼓足了勇氣,打通了葉凡電話。問道:「葉主任。能否問一個成績?」

「可以齊叔。」葉凡心裡一動,也猜了個大概。想不到齊振濤如此的正派,以前可是子子叫著的。如今改叫葉主任了。這個,一個稱謂的變化,可是有大『』的。

「算啦。我也不想遮醜了。們到江都省幹什麼?當然,只需提示一點就行了。不方便講的不要講。如要連提示都不行,那都不要講。組織上是有紀律的。」齊振濤很尷尬的講道。

「齊叔,我是這次上齲任人。不光我們一個部門的同志,還有國度發改委以及國務院扶貧工作指導組的同志。

所以,事我不能講。不過,請齊叔放心。我知道齊天的大伯在哪裡任省長。

以前我在麻川縣時他的秘書還照顧過我。有些事,能照顧的我會妥善一些的。

至於提示這個,就不必了。由於,是我下的封口令,我不能帶頭違犯。這是人之為信之本。」葉凡直接的講道。

「是這樣,那好,我不問了。」齊振濤也很乾脆,其實,他曾經從葉凡的一段話里揣摩出東西來了。這個,當然也是葉老大成心漏的。比如,發改委以及國務院扶貧辦。

「大哥,這次督查室上去的組員外頭有國度發改委和國務院扶貧辦的同志。」齊振濤趕緊掛了電話。

「那他們上去的事一定跟扶貧開發有關係了。」齊放雄講道,大腦外頭馬上起來。

「嗯,我想也是。想想,發改委什麼時分給們江都省扶過貧?而且,這事一定非常的大。不然,不能夠捅到地方了。」齊振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