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十二章今夜多人難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十二章今夜多人難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連爆4更,我要看到軍團的月票力氣?呼籲!

「我馬上查查。 」齊放雄說著就要擱電話,不過,被齊振濤叫住了,說道,「大哥,這事,你最好是問得隱晦一些。而且,不要有太大的動作。不然,督查室的那些人也不是笨蛋,一定會知道這事漏了。到時,葉凡也不好交待。我想,你只需做到心中有數就是了。」

「我明白,放心,不會牽扯出他的。」齊放雄擱下電話后馬上叫秘書去查了有關東西。

「查過了,應該是雲風地區天順縣的事了。由於,雖說國務院扶貧辦也有在我們省其它地方扶貧過,但是跟發改委一同的應該就這一次……」齊放雄把事講了一遍上去。

「那這事,是不是很費事了?」齊振濤問著,也有些擔心了起來。

「一定費事,雖說我並沒有牽扯其中。但是,作為江都省省長,指導責任,監視責任是跑不了啦。這事假設查上去,估量下邊將有一大批官員落馬。而且,由下至少,從天順縣雲風地區再到省里都將遭到波及。」齊放雄嘆了口吻,甜蜜著了。

「難道還有隱情?」齊振濤問道。

「唉,這事,聽說還牽扯著省委某些同志。所以,當初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更何況,當初張向東委員上去時搞的這個扶貧開發處理『三農』的成績有些地方也有些欠妥當。比如,當時開發的承擔的比例方面就有成績。

合計2個多億,發改委跟國務院扶貧辦各出一成。江都省政fu出二成,雲風地區出二成。而國度級貧窮縣天順縣卻是要出四成。這四成可是接近一個億了。

而且規則,兩年內必須把該項目發展起來。兩年內要發展起來,那樹立周期就佔了一年工夫了。那豈不是講天順縣必須在一年內籌到一個億。

江都省比你們南福省的經濟狀況要差得多,在全國是排在20名以外的。江都省的貧窮縣那還真叫貧窮。

二年前天順縣的全縣財政總支出不過三千萬左右。一個七八十萬人口的大縣。就這點錢,省地市下級每年都要貼上一大筆。

天順縣根本就是我們江都省的一個大包袱。這樣的狀況下,按理講你張向東應該把天順縣應該出的四成改成一成,兩年二千萬左右差不多。人家東拼西湊的還能弄出來。

一個億叫人家天順縣的父母官哭也哭不出來。當時在研討這個成績時天順縣指導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向省里申訴了此事。

我們當時也向上去的指導談過這事。不過,由於當時張向東正在興頭上,態度又非常的強硬,再加上工夫倉促。

他根本上就是上去搞面子工程的,哪裡是真正的為民辦實事想處理『三農成績』,或許說他之過急了。反倒給天順縣背上了一個大包袱。

後來申訴無果之後,張向東同志當場就點頭了這事。當然,估量申訴的事都沒到張委員那桌上。應該是陪同他上去的同志不敢把這個遞上去掃了張委員的『興』。

你想想,下邊地縣的指導哪敢跟威名赫赫的張委員再硬扛一下。所以,這啞巴虧就吞了。

只是,估量是也著實為難下邊了。天順縣真實是籌不到這麼多錢。自然,開發工程或項目就搞得有些不三不四了。

這個,越急越。最後。成了一半落子工程。而且,由於當時發改委跟扶貧辦總計下拔了五千萬,而省里思索到天順縣的實踐,本來應該承擔五千萬的,後來我再加了一千萬,下拔了六千萬。

而這筆錢到雲風地區也有些了。雲風地區也是一窮地區。見了這麼大筆錢當然眼紅了。

有些官員也不知道其中的兇猛,自然,按老規矩也提留了一部分了。本來資金就不足,再給提留了一部分上去,就更捉襟見肘了。

搞得下邊的同志更是怨聲載道。越怨越。最後就搞成了這種場面。」齊放雄嘆了口吻。

「雲風地區不是也承擔了五千萬,難道地區沒出錢?」齊振濤有些訝然的問道地。

「出當然出了,先出了一千萬,剩下的四千萬不斷在拖著。一拖就是兩年,到如今估量都沒拔下去。

由於,地區有些同志眼紅,還盯著天順縣的錢。以為那筆錢足夠了,反正搞個差不多的開發樹立出來就是了。

我們體制內有些官員,屁本事沒有一個,不過,欺上瞞下的本事倒是學到家了。

他們以為這樹立項目反正是省縣出大頭,發改委跟扶貧辦只不過出了一點皮,自我以為,這個,只是上頭裝裝樣子,相對沒事地。這貪慾就形成了思想上的麻木,思想上一麻木膽了自然膽子就大起來,下手也狠了起來。

結果,下行下效,天順縣一些跟這項目有關的官員也中飽私囊,能撈一點算一點。

這樣,你伸手他伸手,結果,實踐上到位的資金,我估量還不到一半了。

就這三四千萬哪能搞出二個多億的樹立來。自然,以次充好,下邊私自改了方案,就搞得不三不四了。

我想,這事既然有人捅到了地方,此人,一定是一能人。想紙包住火那是不能夠了。

估量,葉凡帶人一到雲風地區,應該有人暗中捅事了。」齊放雄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才講道,「而且,這事越弄越詭異了。」

「詭異正常,攤子扶不上,只好讓它爛了。也許,並不是你的下屬們不知道這其中的兇猛關係。

關鍵是一個幸運心思在作祟。以為上頭不會關注著這點大事,結果一伸手就收不回來了。

這個就是『賊船實際』了。一輩子你上了一次賊船想下船都難了。而且,上了賊船嘗到甜頭后某些同志也不情願下船了。

這個,人抵抗誘力的堅忍度不一樣。而有的同志應該是被人拉下水或下水的。」齊振濤講道。

「振濤,我講的詭異並不是指這個。」齊放雄否了齊振濤所講的。

「那是什麼?難道還有更詭異的事?」齊振濤問道。

「剛才你跟我講了發改委跟扶貧辦后我正安排人去調查這方面的事時卻是收到一詭異電話。

電話里那人我不清楚是誰,那聲響有些嘶啞,估量是成心裝成這個樣子的。

不過,他居然告訴了我葉凡一行人的組成人員,以及他們上去幹什麼的都講得很詳細。

這個,一定是知曉外部音訊的人成心的捅給我的。振濤,你想想,此人告訴我這樣嚴重的音訊,其目的是為了什麼?」齊放雄講道。

「我們推理一下,此人把如此嚴重的音訊告訴了你。一定是想讓你事前知道詳細狀況后,然後安排下邊跟此事有關係的幹部趕緊去擦屁股捂蓋子了。

這個,有形中相對添加了葉凡一行人上去的調查處理難度。年關將近,葉凡一上任的當天早晨就上去處理這事。

從這看來,一定上頭催得很緊。我想,是不是有人捅到張向東委員那裡了。

張向東以為下邊人沒給他辦壞事,面子工程沒搞起來,所以,發怒了,直著督查室的人馬年關將近也要上去調查。

估量還要懲罰擔任的同志,而葉凡沒辦法,只好上去。他知道你跟我的關係還要上去,闡明他是被無法了。

假設不上去,估量,頭上的帽子都有些成績了。能給他帶來如此壓力的,一定是張向東此等人物了。

而有人把這事捅給了你,那一定是希望葉凡上去后撲了一場空,這事越理越,一時查不出來。到了張向東給的期限后,那葉凡就費事了。」齊振濤分析道。

「此人估量是葉凡的對頭,我想,不光是我這邊有人捅過去。我估量,葛書記那邊,甚至雲風地區,天順縣的相關指導那邊都有人捅過去了。不信的話我馬上了解一下他們的動態就可以了如指掌了。」齊放雄說道,馬上又安排秘書私下了解了一下。

不一會兒來了電話,講道:「下邊果真有動作了,聽說雲風地區和天順縣的有關同志曾經作一團了。連夜召集次要相關責任人閉會,制定攻守同盟,搞『擦屁股』舉動,捂蓋子實際。」

「那葉凡調查的難度可是絕後的高了,這事還真是費事了。憑葉凡跟我們家的關係,我得提示他一下。但是,從大哥的狀況來看,這事還得拖一拖為好。最好是不了了之最好。只是,這樣一來,葉凡估量就收不了場了。」齊振濤曾經處於兩難地步。

「相對不能提示1齊放雄趕緊說道,聲響很粗很嚴肅,停頓了一下才又講道,「振濤,你應該明白個中兇猛。

這事拖得越久,對你我都是壞事。特別是對你,我反正也就剩下二年工夫了,這事真查出來,最多是叫我背個處分,提早退居二線了。而對你就不一樣了,你如今正是『活動』的節骨眼上,假設我出了如此的事,你的事,一定『黃了』。

所以,即使不是為了你本人,就是為了我們老齊家你也不能跟著我倒下了。」

「唉……這樣……」齊振濤甜蜜的嘆了口吻,抓了抓頭髮,一時癱坐在轉椅上連站都不想站了。

同時,江都省省委書記葛林安也沒睡。正召集了四位同志在聊天。

感激『kingjackli』『青春之哥哥』等同志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