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十四章集體方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十四章集體方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十四章個人方便

<即使運用了一些非常規手腕,也情有可原是不是?我們不是在幹壞事,而是在查清算想,制止壞事,為老百姓服務。 更何況,你們下手的對象都是跟這事有牽連的『壞人』。」葉老大笑了兩聲,話講得冠冕堂皇的。范剛在肚皮里直想發笑。

心說要不是為了你自個兒頭上帽子,你才不會這般扎勁頭的。當然,另一個方面,連帶著也是為了國度嘛!

「大哥,假設明天早上督查組的同志要上路。你壓著不讓走,這個,可是要找個合理理由才行。不然,師出無名到時你可是要無法向上頭交待。」范剛關切的問道。

「這個容易,明天早餐我是叫餐廳安排的是稀飯加饅頭還有一個雞蛋。這是北方人的早餐,到時,弄些巴豆撒出來,保證一個小時后全拉肚子。自然,就走不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老大,你陰啊1范剛差點叫出聲來。

「為了國度,有時不得不下『陰手』。沒辦法嘛!這叫以毒攻毒。」葉老大不以為恥,淡淡哼道。

「拉得好,大哥,不講了,我去『加班』了。」范剛講著掛了電話。

一個焦慮的夜晚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早餐當時葉老大馬上下令立刻起程往雲風地區而去。不過,車子剛走了一個小時后就來事了。首先是常務副組長於貴發同志急叫著停車要『方便』。

由於車子在路途中並沒有廁所,所以,於貴發同志只好將就著找了一茅草地里湊和著拉了個昏天暗。

<自然,一個小時后就頂不住了,搶先迸發了。

不過,於貴發一拉就拉了十幾分鐘。也許是遭到影響,不久,發改委的鐘勇副司長也跑著找了個離於貴發同志不遠的地方蹲下了。就這樣,陸續有人下車子『方便』開了。

而調查組裡也有幾位女同志,這下子可是苦了她們了。最後真實是憋不住了。趕緊也找到了公路對面的茅草地,還安排了一位剛拉完的同志站崗放哨以免走光了,所以,全都就地處理了。

葉老大當然也裝模著樣的跟著去『湊』了一翻繁華。當然,為了防止餡,這傢伙也是硬著頭皮把稀飯喝了出來。

而且,也喝了兩碗。不過,這傢伙當然事前吃了好幾片『泄利停』。而且,葉凡的身體當然體質好,再加上內息運用得當,自然,這點巴豆對他來講不算什麼了。

「葉主任,我看這樣下去不行了,彷彿是吃壞了肚子。這江原賓館怎樣回事,彷彿還是四星級的。怎樣搞的食物這樣的不幹凈。我們回去找他們算賬,太不象話了。」於貴發著肚子,一臉慘白的罵道。

「是有些奇巧啊葉主任,你看,大家彷彿都受不了啦。假設是一個兩個還可以說是有其它成績是偶然事情。這個,彷彿我們調查組中全體都這個樣子了。那這食物一定有成績。得叫江都省的有關同志好好的查一查江原賓館。」這時,發改委的鐘勇副司長也是略顯憤怒,講道。

「葉主任,這外頭是不是有陰謀?」這時,國務院扶貧辦的崔紅燕副司長有些疑,說道。

「陰謀,相對是陰謀!葉主任,你看,江原賓館作為省城江原很有名望的賓館。檔次也不低,怎樣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就出在我們身上。我看,一定是早上那稀飯饅頭有成績。」這時,調查組一位年青同志差點叫出聲來。

「老於,你說呢?」葉凡若有所思樣子,成心的看了看於貴發同志,問道。<早飯一定有成績,而且,相對是有人乾的。你看葉主任,這次的『三農成績』一定有成績。自然是有人不希望我們到雲風地區了。我看,我們倒是可以首先由江原賓館查起,只需查出是誰幹的,找出幕後策劃者。順藤瓜,沒準兒這條路子比直接下去查更有效果。」於貴發一臉菜,說道。

「鍾司長,你看呢?」葉凡轉頭看了看鐘勇同志一眼,問道。

「這倒不失一條捷徑,我想,即使是我們直接到雲風地區,你看如今我們這個形狀。估量,不去醫院是不行了。

不然,人家把賬本擺桌面上,我們還沒有動手去翻就得跑廁所,這工作效率就不用講了。

就怕這樣一來,反倒把大家都拖圬了。而且,葉主任,這工夫,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要講我說句懊喪話,能在幾天外調出這麼大的事情,那是絕不能夠了。

所以,要查出來,只能走一條不正常的路子。假設能抓到一點『路頭』。沒準兒我們還有一些希望,不然,死路一條。」鍾勇講道。

「對對對,乾脆殺個回馬槍。直接再回到江原賓館。而且,告訴江都省有關人員到場,我們殺他個措手不及,調出現場錄像一看就清楚了。

當時,我們狠狠的甩江都省某些同志一記耳光。而且,我們查到了這方面證據。

到時調查組全體同志住進了醫院,拖延了調查的停止。也有了向下級指導交待的說詞。

不然,即使是我們如今這個狀況下去,相對完不成義務。」崔紅燕也有些急了。

「這樣吧,大家都在車上,來個民主表決怎樣樣?」葉凡提議道。

「我贊同殺回馬槍。」鍾勇首先舉手了。

「我贊同先到醫院治了才行,不然,這種形狀沒辦法展開工作。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本錢都沒了還怎樣樣幹革命?」一個老督查專員講道。

「我贊同,一定要調查,太不象話了地。」於貴發一臉憤憤然講道。

最後,15位同志,根本上都贊同了殺回馬槍。

其實,對於這次下到雲風地區調查,大家都心知肚明。離過年就五六天了,就這幾地利間。

人家聽到風聲后估量早把事抹平得差不多了。那會傻不拉嘰的等著調查組下去查。

幾地利間一定查不出什麼的。到時,張向東委員追糾起來,大家全綁在一條船上,全都得『屎』。

不如借這個理由整出個個人住院來,也好向上頭交待。你張向東總不能著大家不要命去幹事?

「那就回去,我們回到江原賓館后再告訴江都省有關指導到常等拿到一些證據后我們到醫院去冶玻

當然,真實頂不住的同志可以先到醫院去掛瓶吃,能母我一同查證。

的確太不象話了,居然敢對我們全體下手,這是公然蔑視我們督查組。

而且,要是把這肚子的換成了毒,那不得把我們全給『送』了。」葉老大一臉嚴肅的拍了板地。

接著,中巴又開回了江都省省城江原市。而坐在另一輛車上的江紹東副省長,還在江都省督查室主任吳才信兩位同志也不明白調查組為什麼要回去。

當然,調查組同志個人上廁所倒是看見了。不過,葉老大沒明說,只說要回去休息一下。

不過,葉老大自信本人相對沒留下什麼案跡的,在獵豹呆過一段工夫了,這點小手腕都不會還了得。

倒是回到江原賓館全體同志都頂上了,帶病工作。見調查組全體又回來了,江原賓館總經理陳椅明同志滿面熱情的迎了下去。

直到這個時分,葉老大那臉突然一板,對江副省長講道:「剛才督查組全體同志都拉肚子了,同志們疑心早餐有成績。所以,還請江原賓館把早上有關的錄像都調出來,我們要查一查。」

「怎樣會,不能夠!不能夠滴1陳總經理嚇得那臉一白,差點嚷叫出來了。

「我說怎樣回來,剛才在路上調查組的同志全都往山上跑。既然發生了這種嚴重狀況,你們得趕緊到醫院先治療。至於查證的事請同志們放心,我們配合你們一查到底。不管觸及到什麼人,絕不辜息1江紹東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們不走,不查出幕後黑手,我們就在這賓館大廳打點滴了。太不象話,你們江都省想幹什麼?難道還想把督查組全體都給『滅』了不成?」這時,督查室一位年青小夥子憤慨的叫道。

「怎樣講話的,退一邊去。」葉老大成心的臉一板,訓了那小夥子。

「別急,我們馬上查證。」江紹東看了葉凡一眼后,又講道,「既然同志們都要堅持先查證,不如我告訴江原第一醫院的醫生護士到賓館就地治玻各位同志治病重要,我們一邊治病一邊查證。」

「那就這樣辦吧。」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調查組的同志們一眼,說道,「大家抓緊持瓶吃,身體稍好后馬上上路。我們工夫緊義務重,拖不起。」

爾後,江紹東把這狀況向省委作了彙報。

省委書記葛林安同志一聽,馬上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親身帶人趕到了江原賓館慰勞了。

「同志們受苦了,都是我們江都省招待不周。」葛林安同志跟每位同志握過手后,一臉愧疚的講道,「這次調查組同志出事了,一定要一查到底。而且,這次的治療費用,全部由江都省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