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十五章書記省長都冒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十五章書記省長都冒頭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旋即,葛林安一臉嚴肅的把公安廳長魚冬招了過去,交待他馬上展開調查取證工作。

「紹東同志,怎樣不安排在省委招待所?那裡,畢竟是國度正式的招待所,條件也不比這裡差。衛生狀況更是正軌。」葛林安皺著眉頭成心的問道。

「這個,當時我有對葉主任提出這個。只是調查組有本人的思索,所以,最後還是住在了江原賓館。」江紹東成心的看了葉凡一眼,顯得有點冤枉樣子,講道。

「是的,這事是我決議的。謝謝葛書記的好意了,畢竟,調查組也得防止有人說三道四是不是?而且,這次上去,下面有規則。不用地方一分錢。一切東西都調查組自已處理。就是這次治療的費,我們本人出。」葉凡講道。

「呵呵,葉主任還真是小心埃」這時,一個老傢伙在一旁了一句話,彷彿略顯點譏諷口吻。此人是江都省省委副書記李一然。

「不小心不行啊,如今有些同志是無孔不入。你看,我們住在江原賓館居然都出事了。

我看,調查組上去曾經感覺到了要挾。為什麼有要挾,這闡明調查組上去調查的事有些成績。

恐怕是有人不想讓我們下去吧。」鍾勇同志早拉得一臉慘白了,老傢伙非常的生氣,譏諷了幾句后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葉主任,我看得請示下面了,是不是得派些公安人員過去配合我們執行義務。不然,調查組人身安全都沒保障,還怎樣能安心展開調查工作。」

「這個……」葉凡裝著正思索樣子,余光中察看著葛林安,果真,這老傢伙著急了。

由於,這事要是傳到中辦去那還了得。那豈不是講江都省的治安狀況太差,調查組人身安全都無法得到保障。那不是直接就打了葛林安同志的老臉。

「這樣行不行葉主任,這事還沒調查清楚前到底怎樣回事誰也講不清楚。也許只是江原賓館的徒弟不小心倒致的不測事情。也許另有其它什麼緣由。假設調查組真感覺到了什麼要挾。那這事我就交待江都省公安廳的魚廳長派些人過去協助你們。大家放心,他們只在安全一塊配合你們。絕不過問。干涉調查組的任何舉動。」葛林安講道。

「我看行。」葉凡看了大家一眼,點了點頭。

爾後,由葉凡、鍾勇、崔紅燕等人在現場監視,魚廳長抽調了精兵強將停止緊張的查證工作。

而其它同志全開了個房間,這房間成了暫時頭的病床。調查組的同志們全躺床上末尾冶病了。

「到底是誰在添?」葛林安氣得一巴掌拍在了賓館一個貴賓房的茶几上。

「這事,難道是雲風地區或天順縣,或許說跟『三農成績』有牽扯的同志乾的。不然,就說不過去了。」江紹東臉有些不美觀。

「一定是他們乾的,無非是想拖住調查組。博得工夫消滅證據或許串供。這些蠢貨,真要乾的話也不無能這種掩耳盜鈴的蠢事。這樣一來,不是更惹起了調查組的憤怒。到時查起賬來他們的態度那就能決議這件事的嚴重程序。」葛林安也顯得有些衝動,老嘴都有些顫慄。

「我看也最多能拖一地利間,明天掛瓶掛一下吃些,明天一早調查組一定會出發了。而且,形成的影響就不得了的大了。」江紹東說道,看了葛林安一眼,「不過,這樣一來,下邊的同志估量夠忙活的了。」

「忙忙忙!早知昔日,何必當初。這些同志,我看,就是調查組不處理,我葛林安等歇過這等風頭之後也要嚴肅處理他們。

太不象話了,都幹了些什麼?張委員交待的事居然也敢缺斤短量,還要是不頭上帽子,還有沒一點黨的自律觀念,還有沒一點為人民服務的思想?

我看,雲風地區和天順縣,這兩地班子,一定爛了,都得調整……」葛林安越講越衝動,手指頭在茶几上重敲著,發出嗑嗑的聲響。

「嗯,班子一定有成績。這麼大的事都發生了,不換都不行了。張委員一定盯得緊。不換的話會講我們包庇,非換不可。」江紹東也講道。

葛林安交待了一些預先就走了,他前腳剛一走,江都省省長齊放雄同志急匆匆的到了江原賓館。

「對不起葉主任,我剛從京城回來。聽說調查組的同志們都病了,不好意思,這事,一定要嚴查到底。不管觸及到什麼人,一定要嚴肅處理。」齊放雄首先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呵呵,事還沒搞清楚,我們不能先就決議什麼。沒準兒只是一次不測事情。不過,齊省長,我代表督查組謝謝你對督查組工作的支持。」葉凡對齊放雄還是很客氣的,畢竟,齊振濤那邊的香火情還在嘛。

「支持你們的工作,那是我們應該乾的事。」齊放雄講道。

「齊省長,雲風地區和天順縣的『三農成績』如今曾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我們到裡間去,我想聽聽你對這個成績的解釋。」葉凡看了齊放雄一眼,說道。

「那行1齊放雄點了點頭,跟著葉凡進了房間。

「兩年前國務院的張委員上去,還帶有發改委和國務院扶貧辦公室的同志一同上去的。

當時張委員並沒有言明上去做什麼,所以,我就陪他四處逛逛了。不過,張委員一行人逛到天順縣后就選中了那個地方停止『三農』改革的試點。

當時省委省也是大力支持的。上頭上去的調研組經過調研當時制定了詳細完善的規劃以及出資措施。

本來這事我們也關注著,不過,后因由於全省的事太多了。江都省因數延續的爆雨成災,棕縣的爆雨加上洪水夾雜著發生了特大泥石流。

整個村子四百多戶人家的房屋全被摧毀一空。而人也死了六個。江都省片面動員起來,搶救人員,救災片面啟動。

為了重建新村子,省委省也是疲憊不堪。所以,那一段工夫不斷把留意力集中在了泥石流事情上。

所以,這邊天順縣方面倒是很少關注著了。畢竟,草菅人命,他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這才是大事。」齊放雄有些甜蜜的講道。

「齊省長,我想問一下,你說說,天順縣的事有成績嗎?」葉凡盯著齊放雄,問道。

「成績一定是存在的,只是大成績或許小成績罷了。不過,這事,既然你們都上去了,那一定出了大成績。不過,這事,不管觸及到什麼人。省會配合調查組進駐天順縣,片面展開調查。」齊放雄一臉嚴肅的表了態,他看了葉凡一眼,一絲欲言又止樣子。

「齊省長有什麼話請直說,這外頭沒有外人。」葉凡講道,改了口吻。

「唉……其實,我真實是難以啟齒。不過,有些事,我不講的話……這個……」齊放雄一幅優柔寡斷樣子。

「是不是跟齊叔升遷的事有關係?」葉老大其實早就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於是問道。

「你也知道了?」齊放雄倒是感覺有些不測,看了葉凡一眼。

「嗯,這兩天我也不斷在揣摩這個成績。」葉凡點了點頭。

「振濤的事曾經到了關鍵時分,他是你引見給鳳老的。我也不瞞你了,這幾天,我不斷駐紮在京城,要不是發生這件事,我還會持續呆在京城。

沒辦法,振濤的事太重要了。雖說鳳老那邊曾經出手,但有些細枝末節的關節還得我們本人出動才行。

振濤本人不好親身出面,而我倒是可以。而且,這次假設能活動上去,對振濤今後的發展非常的有利。

我曾經快到點了,兩年後我將退了。曾經沒有了發展的空間。而振濤就不一樣了,他比我小了7歲,往年也不過50出頭,還有大把的工夫發展。

我們齊家,也就指望著他了。我這輩子到省長止步,我希望齊家能出個省委書記。那才是真正的一省封疆大帥。

這個,也是我一輩子的遺憾。不管為國還是為民,人的一輩子,總是有本人的追求的。

而齊家就靠振濤來挑了。這邊假設查下去一定會波及到我這個省長。我可以以黨作保,在這外面,我相對是沒事的。

說起來,這個成績,無非是一個貪慾利益成績罷了。而我們齊家本來也有一點根底子。

倒也能過得去,後來齊天弄了幾百萬,所以,每年他都會支持我三十來萬。有這筆錢拿來,我們也足夠了。

所以,在經濟上,我絕沒有什麼成績。不過,這件事上,該負的指導責任我是一定要付的。我想,無外乎落下一個記大過處分。

黨內開除那是不能夠的,再有一個就是提早分開江都省,到地方某閑職部門呆著等退休了。

或玄協,就這幾個選擇。反正我也只剩下二年了,提早不提早對我來講成績不大。

我只是放不下振濤,他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假設被處理了,他一定受影響。

他的對手可是微弱的,而且,對手相當的多。人家拿這事說事,對於他,將是致命的打擊。」齊放雄倒是放下了身姿,跟葉凡拉起了齊家的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