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一十八章要拿就一舉拿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要拿就一舉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魚廳長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一個個都顯露興奮神情來。 由於,王朝跟黃藤的對話彷彿是雲里霧裡的搞得人蒙蒙的。

實踐上,魚廳長等人作為公安中的精英,自然也懂一些江湖術語。對於這方面,刑警們也當然感興味了。

「你也知道,干我們這個行當的不能夠去查對方底細的。那樣子人家根本就不敢來找你談生意了。不過,那人的確是如我剛才所講的那樣。名叫吳東,身份證上是津門水縣人。長相也如我剛才所講的,矮矮瘦瘦的,估量個頭還不到1米6。不過,此人有個特徵。鼻尖上有一小塊紅斑。」

「紅斑有多大,什麼外形的?」王朝眼前一亮,問道。

「黃豆大,外形有點像是一顆微型小草莓。」黃藤講道。

「黃藤,你還是沒講假話埃」這時分,葉老大突然出口了。由於,他剛才用了氣波探測術試探著這傢伙的氣機,發生波動較大。闡明,此人講話不能夠全實。

當然,這種氣波是人的身體溢出的一種很龐大的氣機,普通人根本就感覺不到。

只要葉老大這種高手發揮了特殊的手腕,也就是鷹眼術加氣波術才能探測到的。

「我……我講的全是假話。」黃藤有些心虛了。

「什麼叫廢人,你應該懂的。我們這個行當,假設你沒有了這個,這輩子,呵呵,黃藤,你還拿什麼出去顯擺。當前,你將被這個世界丟棄。你將天天生活在痛苦之中。你以往的名聲,圈子將跟你告別。你好好想想,不要讓我生氣。我相對能做到讓你得到這身本事。」王朝的臉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當然是以廢掉黃藤的武功為由頭去要挾他了。武功這個東東。你被廢了也拿不出什麼證據的。

你總不能上法庭去告王朝廢了你。那法官們還不以為你在講天書。武功在華夏雖說名望相當的高,但大家在電視電影中見到的往往都是一些花把式,用來強身健體能行,真正在格鬥時就成雞肋了。

真正的武功名家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像華夏人人都知道有武當少林,但又有幾個知道這外頭有真正的武功高手。

他們以為腳能踢斷幾塊磚就驚為高手了。實踐上的高手一腳下去,能踢斷條石。

「唉,我真栽了1黃藤此刻是神色幾變之後,那神情極為頹喪。他看了王朝一眼,講道。「其實,我跟吳東曾經是第二次生意了。吳東那身份證當然是假的。

其實,也不能講是假的。由於,身份證是公安局出來的,跟我的那個假的真貨有點像。吳東這個人,一定很有背景。不然,搞身份證那有哪么容易。

兩年前他第一次來找我時我就留意起這個人來。由於,他找我乾的事對我來講並不是特別的難。

只是,給的價錢卻是不低。比如這次下藥,他給的價碼就是10萬塊。我一聽當然就答應了。」黃藤講到這裡魚廳長冷冷的插了一句道,「你當然馬上答應了,一地利間10萬塊,這錢來得比什麼都快。」

「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這事對我來講容易,對普通人來講就是不容易了。

要知道,江原賓館有多少探頭都得搞癱了才行。而且,還要搞癱得很自然,讓人以為是事故並不是人為的。

咱就是做這個行當的高手。」黃藤對魚廳長置疑他的才能很是不滿了。還斜了魚廳長一眼。

葉老大暗暗好笑,心說難怪昨天早上去地方控制室想弄壞探頭時那般輕鬆。原來黃藤這傢伙早下手搞壞了。本人,只是撿了個漏。

「好了,吳東真名什麼?把他的狀況一五一十的講清楚?」魚廳長那臉一板,突然嚴肅了起來。

「那次初次買賣我就對此人獵奇,所以。暗暗的跟蹤了過去。發現此人很小心。轉了好幾個地方,居然又住了好幾個地方。越是這樣我越是來興味了,決議一跟到底。終於發現此人居然是浦海市人。真名其實叫張宏偉,家住在西橋區東門巷子18號。」

「張宏偉是幹什麼的?」葉凡問道。

「浦海市興昌公司跑業務的經理。」黃藤講道。

「我們馬上派人趕往浦海。」魚廳講道。

「行1葉凡點了點頭,想了想講道,「我在那公安局裡還有個冤家,他叫周凱。現任浦海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你們的同志到那邊后先跟他聯絡上,他會配合你們抓擁張宏偉的。」葉凡交待道。魚廳長轉頭沖省刑警總隊長交待后,要求他親身帶人去辦理。

而且,是連夜趕去。由於,快過年了,不要搞得連年都過不了那就不直爽了。

趁著魚廳長交待的時機葉凡上了趟衛生間。直接拔通了周凱電話,說道:「周凱,我是葉凡。你如今什麼方?是不是還安排你呆在浦海市公安局?」

「報告葉組,我如今還呆在這裡。上頭並沒有叫我換地方,我也就不斷呆著了。不過,我家在這裡,呆著還不錯。」周凱說道。周凱也是a組的正式隊員,只不過段位較低,到如今也不過四段開源之階,剛剛及a組的門檻。

浦海市是直轄市,是華夏最大的城市之一。所以,浦海市公安局就至關重要了,a組不得不擠出周凱去安插在外頭。

隨時關注著浦海方面的動向。像燕京公安局等幾個直轄市公安局都有a組的人馬。

「你馬上給我去辦件事……」葉凡把張宏亮的事說一遍。

「敢害葉組,張宏亮是嗎,他死定了。」周凱惡狠狠的罵道。

「別整死他了,你的義務就是查出幕後黑手。估量,張宏亮也只是一跑腿的。

我要一查到底,把背後的同志糾出來。不過,這事,你一定要保密跟慎重些。

那人既然是針對中辦的督查組而來的,那此人的膽子一定不校而且。假設是官面上的人,估量,層次不低。

這種人,表面是官,背後是鬼。要論到耍手腕玩陰方面,我們估量都還不是他對手。

所以,你一定要留意,千萬別打草驚蛇了。要舉動就要一舉拿下,而且,還不能讓別人知曉了。」

「明白!保證完成葉組交待的義務。」周凱答話乾淨拖拉。

「周凱。你如今打破四段第二個層次沒有?」葉凡問道,自然,人家給你跑腿了,也得給粒糖豆是不是?只要這樣,才能讓人家甘心境願的幫你跑腿去。而且是樂意為你跑腿。

「還沒有,唉,都幾年了,就是沒動靜。不管我怎樣賣力,就是沒用。所以,直到如今。我在那邊的軍銜級別也上不去,」周凱有些鬱悶的嘆了口吻。

「嗯,那邊很看重功力等級的。是作為權衡隊員提升的最重要的法碼。比如,你假設有六段身手,一進隊就可以授予上校軍銜。由於,六段就是在a組中也是中層人物了。就你這現狀,想得到選拔和軍銜上升,除非打破功力階位。」葉凡講道。自然是為了給益處打下伏筆了。

「一定的,就是這功力想突而打破不了。唉,這輩子難道就這樣子了,我還年輕啊,怎樣就這麼難?

雖說呆這浦海市公安局正常的選拔我也攤上了,如今三十幾也爬到正處了。

不過。那邊上不去,總是令人舒服著。而且,我也喜歡那邊的工作。這邊,其實只是掛個名頭罷了。」周凱有些丟失。

葉老大知道,這傢伙想求本人而又難以啟齒。畢竟,本人是他的指導。

「喜歡就好好乾,總無時機的。」葉老大成心的漏了一句。

「謝謝指導,只是。葉組,我聽說,那個……」周凱同志難以啟齒埃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怎樣也變得婆婆媽媽的了。」葉凡成心的口吻減輕了不少。

「我想打破,前幾年狼頭兒來浦海有提點過我。就是不知葉組。這個……」周凱終於拋卻了羞怯,講了出來。

「打破,呵呵,是狼頭兒漏給你的吧。算啦,老狼肯漏了,這樣吧,我也正在搜集這方面的藥材預備找那位長輩再幫些忙。不過,暫時還沒找到主味葯。一無時機我會思索的。」葉凡講道。

「謝謝葉組照顧,不過,需求什麼藥材,能不能讓我知道一點也想些辦法?」周凱可是有些急了。

「其實,主葯就是要具有高稀釋性的,營養含量超級豐富的藥材才行。

比如像幾百年的老山參、首烏、太歲都行。不過,這些都算是天材地寶,就是傾a組之力也難以找到。

這種東西,都是可遇而不能強求之物。不過,你漸漸打聽一下。我們國度這麼大,許多陳舊的家族家裡或許有留著這些。」葉凡說道,周凱應著,屁顛著去辦事了。

下午兩點鐘。

「這事還真是奇異,怎樣扯來扯去的居然扯到浦海市去了?按理講最不希望看到我們下去調查的應該是雲風地區的指導們。

他們怎樣能夠在短工夫內轉了個道,居然由浦海市的張宏亮出面雇黃藤來下藥。

這個,也太奇巧了。難道是為了不被發現,特別轉了幾個道而來?不過,感覺又不像。

工夫太倉促了,雲風地區的指導不能夠會做到如此的快速反應。二來,他們也沒如此複雜的手腕吧。」王朝有些疑惑。<』『漂泊者&』『長江之間』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這幾天狗哥要陪老婆孩子們一同到蘇杭這『人世地獄』去轉悠一圈子。所以,更新不用擔心,狗哥會不斷更的。不過,月票兄弟們可別拉下了。假設有蘇杭的冤家請吭一下,狗哥也想來打頓『秋風』,不介意吧!呵呵!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