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一十九章大哥,別放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一十九章大哥,別放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就很難揣摩了,不過,我總感覺疑點很大。 彷彿,這事,並不一定是雲風地區的有些指導指使的。你看看,據黃藤交待,他跟張宏亮幾年前就看法了,而且以前還幫他干過一件事。這次算是第二次了。」葉凡講道。

「對啊,假設講誰有如此能量,非江都省的指導才有了。莫非天順縣的事牽痛了省里某個指導的神經,所以,人家坐不住了。能拖則拖,等年一過,他們曾經把證據消滅得差不多了。」王朝講道。

「江都省某些指導干這事有能夠,他們怕被發現,特別轉了幾個彎才到了黃藤這裡。而且,他們也有這個才能辦到這事。不過,還有一種能夠。」葉凡若有所思,想了想問王朝道,「你說說,誰最希望拖死我們?」

「難道是燕春來那老匹夫乾的?」王朝突然神色大變,罵了一句。

「他有這個能夠,這老傢伙在南福省成心的整了我。後來遭了報應,他如今是最倒霉的時分。

而如今見我風光了,兩相一對比,自然心裡發酸發苦了。所以,能看到我倒霉,是他最情願見到的事。

至少,心裡平衡了一些。還有一種能夠,那就是這事是張向東那一伙人乾的。

由於,這老傢伙自從那次梅家事情后覺得丟了臉子,也許,到如今還記掛著。

不然,老傢伙哪會生那麼大氣,直接就想把板子拍我頭上,估量是想一拍子拍死我了。」葉凡冷哼著講道。

「是啊,張向東早不催晚不催的。幹嘛見你一到中辦就舉起了大棒。這老傢伙也相當可疑。假設大哥搞不上去,估量,你在中辦都難以呆下去了。到時灰溜溜的分開那就慘了。估量,還得背個處分離京了。這老傢伙。存心不良啊1王朝罵道。

「不管了,你加緊那邊的查證。不過,這事,我希望能有其它方面的轉機。由於,這事假設查出來,一定會波及齊放雄省長。唉,他可是齊叔的親親的大哥。而且,這事,就怕影響到齊叔最近的競爭。」葉凡嘆了口吻,中間為難。

「假設大哥顧及到了齊家。那大哥本人該怎樣辦?到時,張向東發難要問責你。而燕春來一夥一定會在一旁助威加油的。到時,想踩死你的人可不在多數。我看,還是先保本身了。至於齊家,只能表示遺憾了。」王朝也是盡撓著腦袋,頭髮都差點給這傢伙抓成鳥窩了。

「唉,齊天跟我是兄弟。齊叔也待我不薄,以前在南福省多虧他不斷罩著我。

不然,我能否坐到明天這個地位上都難了。而且,這次他到了最關鍵的時辰。

省長地位的競爭太劇烈了。為了他,估量鳳系人馬都在拚著口吻。他身上擔負著鳳系人馬中心人員的交替。

他是一定要拚著命往前沖的。而我們相對不能拖他的後腿,這樣子做,我葉凡還是人嗎?」葉凡皺緊了眉頭講道。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難道大哥本人讓人處理了才是。這個,相對不行。大哥,這法子行不通。」王朝講道。

「所以,我才希望有轉機。你想。假設查出張宏亮是張向東委員或燕春來一系的人馬乾的,我們不就順藤摸瓜直接就摸到他們門臉上去。到時,我們不要講攻擊他們,只需亮出一些證據,估量,天順縣的事。張向東一定不敢有動作了。」葉凡講道。

「那個跟燕春來也沒關係啊,假設不是張向東乾的是燕春來乾的,張向東還不是照樣子要拿你開刀?」王朝講道。

「呵呵,王朝,你這腦瓜就是轉不過彎來。幸而你在公安一塊工作。假設在政府一塊工作,估量你早被人家坑死了。」葉老大忍不住笑罵道。

「那當然了,我就跟著大哥你了。要不是有你罩著,估量我王朝早被開除分開官面上了。」王朝有些傻乎乎的笑道。其實,王朝並不笨。只不過一時轉不過彎來罷了。

「你想想,燕系的權利也不小的。到時真的我們糾住燕春來不放。這老小子不是得去找他哥燕雲委員了。到時,燕雲一出馬,張向東還不得看他面子。估量。天順縣『三農』的成績人家只能掙隻眼閉隻眼了。到時,我們的危及不是也解除了。」葉凡講道。

「倒是妙計,我倒真希望這張宏亮是張向東或燕春來指使的。倒是一箭雙鵰了,不然,大哥的事就兩難了。左右不是。」王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那天順縣的事大哥一定不能再查了。」

「查,一定要查。像這種坑農的事我們一定要查到底。不然,我良知難安。

不過,得等到齊叔的事塵埃落定之後了。到時,齊放雄即使受了點波及成績也不是很大。

最多背個記過處分了事,而他年齡也大了,提早退居二線也沒什麼了。

至少,齊振濤站起來了。他的潛力比齊放雄大得多。由於,他的年齡優勢在這裡。過才是他最大的資本,是齊家很有希望進軍省委書記一職的人選了。」葉凡說道。

「唉,大哥就是大哥。如今,像你這樣的官可是不多了。這事假設查出來觸及到了齊放雄。

齊放雄嘴裡不講,但心裡一定不是個滋味。人家在省長任上高興退休多好,你倒是整得他落下個處分最後還得提早退居二線。

這個,可是完全斷了他的後路。遭人嫉恨啊,而齊家,我是擔心他們會把這筆賬算你頭上的。

到時,齊振濤得勢了,就是他不『照顧』你,恐怕,今後也不能夠再像以前那樣對你親切了。

這個,可是你本人樹立的一個潛在敵人。也許,假設嚴重的話會遭來鳳系人馬的攻擊都有能夠。

由於,到時齊振濤走得更遠了,他在鳳系中的影響力當然也加劇了。

我看,這事,假設真要查,能小就小點,能弱就弱點,最好不要波及到齊放雄身上為好。」王朝勸道。

「王朝,你這想法好。不過,我葉凡就是這脾氣。總得為老百姓干點什麼?

你也知道我這臭脾氣,能讓江都的事拖到明年再處理就曾經算是不錯了。

想想那些國度拔了款子還沒有房子住的苦哈哈們,而這些錢卻是被那些所謂的指導們拿去圍著碟子轉圍著裙子轉了。

我心痛啊,做人,總得要有點良知是不是?而且,作為一名黨員,也應該時時辰刻想著老百姓。

我們讓本人過得舒適的同時,也別把他們都丟棄了。」葉凡態度堅決,看了王朝一眼,又交待道,「加緊查處力度,你們暗中把能搞到手的證據先弄到手頭上。我們等齊叔的事敲定后馬上秋後算賬。」

「那好吧。」王朝有些不甘願的又打起了電話,自然是綜合各方面的調查停頓狀況了。

下午兩點鐘,周凱來了電話。說道:「葉組,張宏亮被我秘密抓了,用了點小手腕這傢伙招了。說是這事是他們公司老總王國章交待辦的。他本人只是個跑腿的。至於說為了什麼要下藥,這傢伙不知道,他只執行王國章的交待。」

「王國章呢?」葉凡冷哼道。

「怕打草驚蛇,我想請示一下要不要抓?由於,王國章此人是個關鍵人物,抓了他很能夠會觸及到真正的幕後黑手。

就怕一抓他還沒問出事來,給他後頭人知道了,人家馬上會掐斷這條線。

即使是我們再查也只到王國章這裡了。官面上的人做事,特別是層次越高的人做事,往往都是出手掐斷一條線讓你查不下去。

他們轉了這麼多彎彎過去就為了干點下藥的大事。闡明此人真是心思慎密和小心過度了。

如此『小心』的人物,估量是條大魚。縮合葉組你先前的分析,此人級別相對不低。

由於,他是針對中辦督查室的同志。沒有這份膽量相對不敢幹這事。」周凱分析道。

「嗯,有道理。這樣,我馬上叫王朝過去,你配合他馬上抓了人馬上就審。一有結果馬上向我彙報。」葉凡講道。

「行!江原市飛往浦海的飛機估量二點多有一班,你抓緊點,我有交待人盯著王國章的。」周凱說道。

「嗯1一擱下電話後葉凡馬上交待王朝去辦理了。不過,據機場說是票曾經全部售出,葉凡只好給齊放雄打了個電話。

齊放雄馬上安排秘書去聯絡了機場,最後,齊省長的面子機場還得看的。

所以,王朝倒是加票上了飛機,跟乘務組的空組們一塊了。這傢伙,倒是落得屁顛了。

先前的調查是秘密,省廳魚冬廳長有下死命令。所以,葉凡一行人搶先到達並沒有先給雲風地區打交道。而這事停頓到一定程序後葉凡一行人才亮了出來,進奔地委而去。

雲風地區地委書記秦成,行署專員周月霞兩位巨頭帶著地委以及行署班子迎接了督查組一行人。由於這事曾經鬧騰開了,所以,葉老大在這個時分也沒必要低調了。

「歡迎葉主任一行到雲風地委督查巡視。」秦成書記一臉愁容講道。葉凡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心說你丫的估量恨不得砍了我吧,還歡迎個屁!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