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章一下去就整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章一下去就整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周月霞專員四十幾歲,剪著齊耳的短髮,一身樸素的衣裝,倒是臉上沒有愁容,很正派的跟葉凡握了握手。

「葉主任,晚飯我們就安排在了雲風山莊。是不是先吃完晚飯休息一陣子。」周月霞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不必了,我看,還是在招待所隨意對付一餐吧。」葉凡擺了擺手講道。

一聽雲風山莊,估量就是個高消費的地方。上去調查,最好不要落人口實。在當前這種狀況下,只需能讓督查組的成員『墮落』的法子他們一定都會使出來。

不過,既然都亮明了上去。那也不好不吃人家這餐晚飯。

「那行,就在市委招待所了。」秦成點頭著說道。

晚飯雖說是在招待所吃的,但菜肴卻是相當的豐盛,桌子上野味相當的多。

由於雲風地區很偏遠,所以,山林的覆蓋率很高。所以,像野豬山雞黃鼠狼之類山貨還是能常常發現的。

不過,當周市長提議說是上酒時卻被葉凡給堅決的阻止了。

「明天還要展開工作,酒就不必了。」葉凡喝了口湯,放下湯勺,擺了擺手講道,他看了兩巨頭一眼,說道,「這次中辦督查組上去調查,主是要想搞清楚前年張向東委員巡視你們天順縣時弄的『三農』樹立狀況如何。

年關將近,工夫緊,所以,明天早上8點鐘督查組需求你們有關這方面的擔任人集中在會議室開個會。

而且,要提供相關的材料。擔任人都得向督查組的同志陳述清楚有關的狀況。」

反正督查組估量幾地利間也查不出什麼東西來,而且也只是個明面上的幌子。所以,葉老大倒是敞開了來講。

那邊。自然有王朝等人在暗中停止著。而且,為了齊振濤,葉老大隻能在這裡先裝裝樣子,也不能夠勒令督查組成員馬上就查清楚這事。

吃過晚飯後。葉凡謝絕了其它任何文娛活動,帶著督查室成員住進了地委招待所就地休息。

葉凡把常務副組長於貴發、發改委的鐘勇副司長,國務院扶貧辦的崔紅燕三人召集到了房間里就地開個戰前小會。

「葉主任,明天都16號了,就剩下五天了。」於貴發這老小子首先坐不住了,有些著急的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越是近年關,我們越要鎮定才是。不然,自了陣腳。到時完不成義務,我們四個,都得挨板子。早晨我們分工一下,最好是兵分四路,每人帶幾位同志到相關部門調查取證。這樣調查的速度也會快不少。」葉凡看了於貴發一眼。皺了下眉頭哼聲道。

「一定要這樣了,不然,大家都堆在一同,還能查出什麼來。我們一同算計一下,看看都要從什麼部門動手。

爾後我們分配一下,把組員也合理的安排一下,明天一大早就出發。不能再拖了,這個。在省城又擔誤了兩天。

我們的對手不是普通的狡詐。而且,敢對我們下手,看來。對手曾經坐不住要狗急跳牆了。」鍾勇副司長一臉凝重,講道。

「我是擔任扶貧一塊工作的,我們對口扶貧的是天順縣鄉村泥草房改造以及縣城的棚戶區改造兩個工程。明天我就到實地去調查一下,看看棚戶區能否拆了再建起來沒有。他們有沒按張委員在時點頭的改造方案停止樹立。有沒偷工減料,有衰敗實到位。」崔紅燕首先講道。

「嗯,崔司長對這方面較熟習。也符合你的對口工程,那這兩塊就由你去了。不過,我得給你提個醒。也許。當你見到的現象時一定要先辯別一下是不是前年張委員點頭的方案中的工程。比如,地點、還有改造狀況,數目等都要核實一下。」葉凡講道,由於事前得到范剛彙報過。

天順縣鄉村泥草房改造方面全是故弄玄虛,或許以次充好。而棚戶區的改造成績更粗了。不但地點換了,而且。大部分資金都給挪用了。

由於,本來張委員指定的地點那個地方在天順縣所處的地理地位很好。如今曾經被天順縣的指導買給了一個開發商建起了商廈。

「我會小心調查的。」崔紅燕說道,看了葉凡一眼。不過,葉凡知道。這女人心裡對本人有些不滿。估量是覺得本人太借題發揮了,有些輕視她的意思。

「我就督查教育方面和鄉村沼氣池項目了。」鍾勇講道。

「於主任就專項反省資金的落實到位狀況,能否被擠占挪用,能否……」葉老大安排到。

「唉,三農成績從來就是我們國度的一個大成績。什麼叫『三農』,其實就是鄉村、農民、農業合稱為三農成績。也有人把『三農』成績概括為『農民真苦、真窮』。其實,歸根結底,我看,就是一個『窮』字在作祟。假設農民生活都富了,全奔小康了,還有多少『三農』成績需求我們上去督辦?」鍾勇講道。

「『三農成績』的農民成績,表現為農民支出低,增收難,城鄉居民貧富差距大,本質表現為農民權益得不到保障。

而在鄉村成績一塊上集中表現為鄉村相貌落後,經濟不發達,基礎建設不足等。

籠統比喻為我們華夏的城市像歐洲,鄉村像非洲。這種差距,不用看,直接就可以想象出來了。

異樣一個大華夏,為什麼貧富差距如此的大。非洲是個什麼狀況,歐洲又是個什麼狀況。這種現象,自然,明擺著,農民們生活得太苦了。

而『農業成績』集中表現為農民種田不賺錢,產業化程度低。」崔紅燕也講道。

「我也在鄉村呆過,當年畢業后就到了魚陽縣的林泉鎮。去的地方叫天水壩子。

就拿林泉鎮跟天水壩子來比較。鎮里人的生活跟天水壩子人的生活那真是要差了幾個級數。

天水壩子人一年也難得吃上幾回肉,他們管吃肉叫開洋葷。那可是95年了,並不是五幾年大饑饉時代。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得了獎金,就把這二千多塊錢拿來買了幾頭豬叫人運回天水壩子,讓全村人都吃上了一頓肉。村裡人把我當活菩薩了。

那個時分,誰家有人結婚建新房子都得辦酒席,而端上桌子的一大塊肥得冒油的豬肉是村民們最愛吃的。

那豬肉,全是肥肉,一點瘦肉都沒有。而且沒有全切開,搞得碗那麼大,用刀切成四四方方的但又不全切斷,肉下邊堆的是鄉村的菜乾。香還是挺香的,就是太肥了。

我當時看見鄉村那些漢子吃得滿嘴油膩而且還在搶肉吃,心裡真不是個滋味。

當時同桌好意的村幹部搶了一大塊給我,不斷叫我吃,我哪吃得下。不過,人家還以為我們是客氣,裝文雅而不敢吃。

真是可笑。

而林泉鎮的鎮民生活就好多了,至少,二三天還有餐肉吃。這就是明擺著的差距。」葉凡結合實踐聊了起來。

「唉……」於貴發居然也嘆了口吻,看了大家一眼,講道,「其實,並不是國度不作為,不想讓農民們都過上好日子。

只是,我們華夏太大了,10幾億人口有近億的農民。這個,攤子太大想在短期內就處理這些一切成績是不能夠的。

不過,隨著國度政策在轉向,對三農成績的越加註重。置信農民們過上好日子的時機一定會離開的。

不過,當然也得有個漸進的進程。一口想吃成個瘦子那是不能夠的。」

「嗯,像張委員所指示的項目樹立就是針對農民的。目前農民太多,國度不能夠大面積撒網提高他們的生活程度。

這是國力成績,而要提高他們的生活程度,地方才是主力軍。而上頭上去也只能是東敲一鋃頭西扒拉一鋤頭的。

處理不了次要成績,只能講是如虎添翼。比如,張委員的規劃是兩個多億,兩個多億又無能出多少事來?

而且,假設全國每個縣都弄上兩個億,那國度也承受不起。更何況,像這種扶貧對農民本質上的生活提高意義不是很大。

當前要真正從本質上處理這個成績,那就得從思想上束縛他們,讓他們打開思緒,活絡腦子,自給自足,本人讓本人富起來。

你看,農民中也不缺乏富人,為什麼異樣的農民,這些人會先富起來。我看,大部分緣由應該歸結為這部分人腦子活,思緒廣。

當然,他們中本身有上輩人有賺錢的路子帶過去,或許說有資金在墊底著,後代人中發展也較快。

當然,也有許多白手起家的。所以,思緒活,給以一定的政策導向也相當的關鍵。」葉凡講道。這種言論可是有點批判張向東委員的小意思地。

意思是這傢伙在作秀。所以,鍾勇跟崔紅燕以及於貴發三位同志都不敢針對葉老大的這次發言發表什麼看法。

就怕發表點什麼看法傳人家張委員耳里那不就等著倒霉了。由於,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見三位同志在裝傻,葉老大心裡嘆息了一聲。擺了擺手講道:「我看工夫也不早了,今早晨就開到這裡吧,明天大家早點起來分頭舉動。」

鍾勇三人走了。

於貴發剛回到房間電話就響了,一看號碼知道是陳千和副部長打來的,趕緊接通了,就聽見陳千和問道:「貴發,聽說你們督查組下去后就整出事來了?」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