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一章匯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一章匯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倒霉,給人下藥了。我差點拉死這肚子了。」於貴發同志差點罵娘了,幸好反應過來對方是自己領導才收住了嘴。

「把情況給我講講。」陳千和好像很關切樣子問道。

於是,於貴發把情況講了一遍。

「你是說他們抓住了下藥的人,那人叫什麼,現在怎麼樣了?」於貴發感覺陳副部長的聲音有點急促,好像很關心這事似的。這貨還以為陳副部長關心自己,心裡頓時一股暖流暖了全身。

趕緊講道:「這事我不清楚,當時是由江都省**廳的魚廳長抓的人,而且親自帶到了賓館。是由葉凡親自去審問的,當時他沒叫我去。」

「你趕緊打聽一下,太不象話了,居然敢對督查組下藥,難道要反天了。這事,等葉主任上報過來后,一定要嚴肅處理。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定要一查到底。」陳副部長口氣很嚴肅。

不過,於貴發早就摸透了這傢伙的脾氣。知道他只是嘴裡講講罷了,他怎麼可能用心支持葉凡的工作?那才是怪了。

半夜,王朝來了電話,講道:「大哥,釣到大魚了。」

「大魚,是誰說,快點講來。」葉凡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一到浦海跟周凱聯繫上后馬上就抓捕了興昌的老總王國章。王國章畢竟是生意人,被我踢了幾腳他胯下那根玩意兒就嚇壞了,這傢伙,還真怕被我閹了。所以,招出這事是他的好友蔡平支使他乾的。而他跟蔡平還有生意上的往來。」王朝言語中充滿了喜氣。

「蔡平是什麼人?」葉凡問道。

「蔡平是燕京『左木集團』業務部經理,我馬上趕到燕京,鐵哥跟我一起出手制服了蔡平。

一審,終於冒出大魚,想不到蔡平就是京城燕氏家族燕春來的表弟。開始這老小子抵死不講,不過,本人現在這分筋錯骨手因為功力提高了。一個月也能施展兩三次了。

所以,在此手段下蔡平全招了。供出了這事是他表哥燕春來交待著去辦的。

果然是這老匹夫乾的好事。我跟鐵哥把人證物證等證據全都收集齊全了。如果找上燕春來。這老小子至少逃不掉一個幕後策劃者角色。這事。具體怎麼處理,還是你來決定。」王朝講道。

「先收集起來。把人押回江都來。剛好鐵哥派來的人馬也在這邊。跟江都省並在一起處理了。」葉凡講道。

剛擱下電話又接到了鐵占雄電話,問道:「老弟,王朝跟你彙報過了吧?」

「我也剛曉得這事。」葉凡講道。

「老弟打算怎麼樣干?」鐵占雄問道。

「光憑這個想搬倒燕春來是不可能的,給這老小子頭疼一還不是有的。不過,齊叔正在節骨眼上,咱們不能把事往大的方面鬧騰。

如果真把燕春來糾了出來,燕春來最多落個處分。不過,這事肯定會被燕雲記掛上的。

到時,張向東不找我麻煩。估計燕雲也不會放過我。如果硬要逼著辦理江都三農案件,那就不得不波及到齊放雄。

所以,我想,這事,咱們重拿輕放。讓燕春來曉得這事已經漏底了。這老小子自然會去跟燕雲講。

到時,燕雲一想透個中厲害,估計會跟張向東通口氣。他那邊不逼我了,江都的事咱們就拖到明年,等齊叔的事塵埃落定之後再出手。」葉凡講道。

「老弟成熟很多了。」鐵占雄誇讚似講著,想了想又講道,「如果問題不是很大,我看江都的事就算啦。

只要他們能把虧空的建設錢款補足回去就是了。我相信,只要你肯敲山震虎,他們不但會忙著補足三農問題的建設錢款,估計還會追加。

到時,農民們得了實惠,比你處理他們還要來得好。主要是不利於你繞爰搖

畢竟,齊振濤待你不保而齊放雄這輩子沒什麼希望了,也能讓他圓滿謝幕。

真要處理的話齊放雄一輩子估計都會落下遺憾。」鐵占雄勸道。

「完全不處理恐怕不行,畢竟,就是張向東那面子也過不去。總不能人家拍桌子了而了無結果。

所以,等齊叔的事出來后再處理一些小兵小蝦米的還是應該的。而且,對於這些真正的國家蛀蟲,我葉凡不處理他們,心裡難咽這口氣。

他們也太逍遙了,拿著國家的錢享受著,最後虧空出來補足的錢還是國家的。

這世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至於齊家理不理解,我也只能如此了。不過,我相信齊叔會相通的。」葉凡態度還是很堅決。

「唉,由著你去辦吧。不過,還是要控制一定的度。這個度的掌握,相信老弟你清楚,我也不多說了。」鐵占雄嘆了口氣,知道葉凡的倔脾氣又上來了,想扭轉過來,那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督查組繼續調查取證。

不過,晚上各隊人馬回來后彙報的情況不怎麼樂觀。

「泥草房改造只是做個樣子,不過,他們現在完全串通一氣了。咱們根本就拿不到有力的證據。」崔紅燕有些憤然,講道。

「既然沒改造,說明泥草房還是泥草房,怎麼可能拿不到證據,這原來的泥草房就是鐵的證據。」葉凡哼了一聲道。

「就拿羊兒坡改革試點村來講,該村共計有200戶人家,人口接近1000人。

而當時張委員下來時發現全村有九成的房屋都是土牆上頂著茅草的泥草房。

不過,經過兩年的發展,有三成的群眾蓋了磚房,脫離了泥草房的範疇。

而這增加二成左右磚房戶並沒有得到天順縣那筆錢的任何支助。只是,我們下去走訪要證據時,那些鎮幹部就把我們帶到磚房戶面前。說這些房子就是那批扶貧資金改建的。而有的泥草房乾脆被他們撤了,現在就剩下個地基。

不過,剛灌了水泥。估計是匆忙搞的。而他們給的說詞就是,比如張三,他們已經下拔了2萬塊給他。

只是張三家裡突然遭了變故,或者是家裡人病了。這撤了的房子一時沒錢建了,因為,那二萬塊被張三拿去治病了。

你說說,咱們有什麼辦法,難道還叫人不要去治玻而他們的證明材料什麼的都有,估計也是指示醫院搞的假東西。」崔紅燕講道。

「這倒怪了,既然磚房是村裡人自建的,並沒有拿到政府一分錢援建。那房東怎麼肯為別人證明?」葉凡問道。

「估計是恩威並施了。」崔紅燕講著,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這邊,比如,臨時頭政府給每個磚房戶幾千塊錢補貼。看在錢的份頭上,磚房戶自然願意作這假戈證了。臨時頭把房子讓出來講這是李四的房子。因為李四是在泥草房改戈造範疇內的名單上的。」崔紅燕講道。

「既然他們膽大包天到這種地步,現在又搞『串連』。哪咱們就釜底抽薪。」葉老大冷冷一哼。

不過,見崔紅燕看著自己,葉老大才恍過神來知道崔紅燕並沒明白自己所講的,於是說道,「既然磚房戶們甘願把房子讓給別人證明,那咱們就『坐實』他們的證明怎麼樣?」

「坐實,怎麼個坐實話。葉主任,還請你講清楚些。」崔紅燕副司長來了興趣,盯著葉老大問道。

「農村人建房,一般來講都沒辦理房產證。因為辦理房產證要收錢的,比如准建證辦理要錢,房產證要錢。

所以,越是偏僻的村子越是如此,而鎮里也管不了。因為,攤子太大了。

所以,你下去查也查不出什麼來。不過,只要咱們放出風戈聲,說是這次調查跟辦理房產證相結合。

一旦誰證明這房子是他的,縣裡房管所的同志就在現場馬上辦公,特事特辦,這房子一旦辦了房產證,到時就成別人的了。」葉凡詭異的笑了。

「妙計啊1鍾勇副司長在旁一聽,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膝蓋,笑了起來。

「嗯,是妙!相信這法子一使,還有哪個磚房戶敢把房子讓給名單里的困難房作證明。而且,咱們勒令天順縣建設局要配合咱們。就要搞得跟真的似的。」崔紅燕也點了點頭。眼中一絲佩服一閃而逝。

「嗯,就是辦理房產證的費用咱們這次特事特辦給減免了。那些沒有辦理房產證的農民肯定會急著來辦了。這樣一來,誰真誰假,一目了然。我就不信他們真能支手蓋天不成?」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崔紅燕一眼,問道,「縣城東邊棚戶區改造情況調查得怎麼樣了?」

「還沒來得及去,今天就下鄉了。」崔紅燕講道,「明天去。」

「鍾司長,你那邊調查的教育援建校以及農村沼氣池項目實施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援建了五所小學五所中學,我初初的走了一遭下來。發現問題還是較大的。

問題主要出在援建得不到位。比如給天順一中援建了一座實研樓。實研樓是建起來了,不過,原計劃五層現在只建設到二層。

他們給的說法是因為雷雨天氣太多,建建停停的,再加上老房拆除遇上了麻煩什麼。

反正羅列了一大堆理由把沒有建設上去的說成了老天和人為原因無法一下子建設上去。並不是他們不建設,而是速度跟不上去。」鍾勇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