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二章公安部插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公安部插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公安部手<窗戶沒有裝上去,外面連內牆的初刷都沒上去。

建了兩年就建成這樣子,那個,誰信是老天形成的。我們要查他們的資金成績,他們就末尾支支唔唔了。

什麼包頭出遠門了,由於工程沒完,跟包頭的結算還沒末尾。一時無法停止計算,要等包頭回來先測算一下才能計算出來,反正就是在推。」跟鍾勇同一組的一位督查室的年青同志講道。

「給他們講明,昨天半夜之前拿不出來就要處理了。真是睜眼說假話了。簡直把我們督查室的同志當傻瓜了是不是?」葉老大冷冷哼道,下了命令。

鍾勇也講沼氣池的事要等明天調查了。

而問於貴發,老傢伙一臉憤慨的說道:「這些傢伙太不象話了,居然說是賬本被火燒了。

什麼電線短路等緣由形成的。如今要重新補賬,還要重新驗證,包括開支等,至少得幾個月工夫才能補回來。

還搞得煞有架勢樣子把我們帶到放賬本的財務室。那個,自然早被他們點了一把火燒成那樣子了。」

「同志們,困難重重啊!你們看到沒有,他們設置的困難是層出不窮。我這邊更兇猛了,居然連孤寡老人,五保戶的錢搞民政的同志都敢吞出來。

還有村道的改造方面,那能叫經過改造了的嗎?本來設計是五米村道,用碎石子鋪平整。

而我們見到的就是我們坐的越野車都無法開到村子的破路。最大的坑暫時頭用泥巴填了一下,村道里石頭個頭大的比我人還要粗。

這哪裡是鋪路,根本就是搬石頭擋路。我們測算過,10米長的道路外頭石頭還不到100粒。

<在下面行車,那是相當的不安全,搞不好就翻車了。」葉凡講道。

「估量那建道路的錢全給包頭吞了,而包頭又給了回扣給分管發包的擔任人。

由下至上構成一個送錢的網路。本來一公里8萬塊的鋪路費估量實踐上就用了1萬來塊。

八成被他們合夥吞併了。也許還有一個疑點,那就是在發包里就只給了包頭一公里4萬塊而剋扣下了一半。

而在這僅剩下的4萬塊錢里包頭還要送禮包紅包。而包頭還要本人賺錢,自然,這路就鋪成這個樣子了。

我疑心是不是隨意搞些石子挖一下填出來稍微的敲壓一下就成了鋪路。簡直是荒唐。」督查室三組組長杜長德跟葉老大同組的,也是一臉嚴肅的講道。

「好,我們明天持續。」葉凡說道。

「葉主任,按這種速度,就剩下幾天了,怎樣能夠把這事完全處理掉?」三組組長杜長德有些心急了。

「是啊,就是底也不全的。畢竟,攤子太大了。就我們這十幾個人怎樣能夠完全查清楚還要處理上去。

比如,還有農民思想上所講的『換腦』,其實就是轉變思想的調查。這方面就是屬於看法形狀的調查了。

這種調查最難搞了。假設他們早預備好了,說是某年某月某日有上去講課搞研討,只需農民承認,他們再提供一些假材料,我們就查不出來了。

假設有多餘些的工夫我們漸漸來,總會各個擊破。」一個老督查專員講道。

「葉主任,關於這事,是不是以督查調研組個人決議方式往上反應一下。

明天一過就剩下三天了。實踐上就剩下兩天了,我們總得回京向下面彙報一下這次上去督查的狀況。<三地利間,不能夠能弄出什麼結果的。

我們不向上申訴都不行了,至少,工夫得推延到明年上半年差不多。」就連於貴發這老傢伙都急了起來。

由於他是常務副組長。葉凡挨八十大板,估量落他於貴發身上也得挨上五十大板。牽扯到本身利益,於貴發自然發急了。

「行,有沒不贊同見的。」葉凡正好收網,放眼巡了全體隊員一眼問道。

見大家都舉手表示要向下面申訴,於是葉老大一揮手,點頭了這事。決議明天早晨向上頭申訴。由於,到明天早晨,估量燕春來那邊也有反應了。

深夜。

燕春來還坐在家裡書房的真皮轉椅子上轉來轉去的,督查組下去后也牽動著他的神經。

據中辦副主任陳千和最近得到的音訊,聽說下的黃藤曾經被抓了,燕春來自然是睡不著了。當然,黃藤此人就是陳千和也不知道的。

想了想,燕春來拿起了電話打了出去,說道:「黃藤關什麼地方?」

外頭一個女子有些嘶啞的聲響講道:「如今江都省省廳的看守所里關著。

不過,據最新剛得到的音訊。看守所里有公安部派下去的同志在一同看著的。

由於,前幾天調查組被下后。葉凡這個主任思索到調查組一切成員的人身安全成績。

所以,直接向公安部借了些人馬下去。不算是正式借用,是憑他跟鐵占雄的關係借的。」

「一個茅坑裡的一雙臭石頭罷了。」燕春來知曉鐵占雄跟葉凡的關係,冷哼了一聲后講道,「估量,調查組下去葉凡本就想請公安部的同志協助一同調查。

有公安在一同調查起來就更有力度一些。這年月,雖說早就不是槍竿子出政權的時代了。

但是,槍相對大過拳頭的。公安部那些傢伙下去,無非就是充當葉凡的打手罷了。

而這下子正好了,黃藤被他們抓了,他們就來勁頭了。對了,黃藤牢靠嗎?」

「相對牢靠,此人在圈內人稱『飛天鼠』。不光是講他會辦事,身手矯劍

更有一點就是他是個硬漢子,那嘴比什麼都嚴實。置信即使是黃藤落網了,最多就是落個下的罪名。

這種罪名我們只需隱晦出手相幫一下,吃上幾個月牢飯就可以出來了。

置信黃藤不會傻鳥到自動招供的地步。而且,公安部的人又怎樣樣?只需黃藤裝啞巴堅持下去。

年底馬上就到,等張向東一揮刀,葉凡一定倒霉。到那個時分,他也沒心境去管黃藤的事了。

而抓黃藤的次要單位卻是江都省公安廳。等督查組一走,江都省還不容易走通關係嗎?」中年女子聲響有些張揚。

「有些東西你也不要太過於自信,為什麼有陰溝裡翻船這句話。這就是對那些過於自信的人的正告。

葉凡這個人雖說複雜,但是,鐵占雄以前擔任過水州獵豹的團長。聽說獵豹是只奧秘部隊,全是些高手。

鐵占雄作為團長,那身手一定不低。算起來他們也算是武林江湖那邊的人馬了。

黃藤身手了得,但人家也不差。獵豹在對付硬把子一頭一定有心得的。

不對了,你得馬上查一下跟黃藤聯絡的人如今能否還安全。不然,這事就有些大了。」燕春來有些擔心了起來。

「我馬上查查。」那人說著掛了電話。

燕春來去了趟廁所,總覺得心裡有事,一時也睡不著。又泡了杯濃茶喝了起來地。

就在這時分,突然傳來『』地一聲扎耳聲響。燕春來遁聲看去,登時嚇得『隘地一聲小叫了出來。

「老頭子,深更半夜的在書房鬼叫什麼?還不休息,真是吵人。」燕春來老婆沈念英一邊輕敲著門一邊問道。

「念英,你先睡吧,我正處理一些文件。吵著你了。」燕春來瞬間恢復了安靜,把老婆指使走了后。

拿眼定定的瞧著辦公桌上那邊帶有紅布的飛鏢。這飛鏢手指頭粗大,人身泛顯著黑光,冷冰冰的扎在了桌上。

不過,居然還外帶著一個小文件袋子。燕春來也不知道那小文件袋子里裝著什麼。

常常在電視中聽到什麼毒氣文件袋子,或許什麼能讓人感染的包裹等。

不過,燕春來想了想覺得袋子里應該沒有這些。由於,扎飛鏢的人假設要本人老命,人家一鏢就可以扎死本人了。何必還搞出文件袋子里裝細菌毒品等東東。

所以,燕春來找來了老婆洗衣服的手套戴上后小心的拔出了飛鏢。爾後打開了文件袋子。

不過,一邊翻著,燕春來同志那臉是越來越美觀。看完后這老小子把文件狠狠地砸在了桌上,罵道:「要挾,這是要挾1

正在罵著時電話又響了,傳來先前那人嘶啞的聲響說道:「狀況不好,跟黃藤聯絡的張宏亮失蹤了,連帶著跟張宏亮聯絡的王國章也不見了。」

「哼,你不是講黃藤有用嗎?有用個屁!人家早把材料用飛刀扎我桌上了。這是誰幹的,你給老子講講?」燕春來生氣了,差點又大嚷了起來。

「江都省公安廳的幹警有這能耐也沒這膽量在你的辦公桌上扎飛鏢。這事,一定是鐵占雄一夥指使人乾的。我想,除了鐵占雄,沒人有這膽量了。不過,他們不把材料遞上去,這樣子干是為了什麼?而且,既然飛鏢都扎你桌上了,那他們一定掌握了一定的證據,吃定了我們才敢如此的干。」那人冷冷哼道。

「我估量,我表弟也失蹤了,不信你查查。」燕春來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