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三章政治豪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政治豪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政治豪賭

不久,那沙啞聲音講道:「嗯,是失蹤了。《網》網7*這一條線全被他們破了,唉,咱們苦心經營,小心辦事好不容易弄出的一條線,居然連線都給人家端了。鐵占雄好手段,是個強悍對手。不過,這事該怎麼處理?」

那沙啞聲音居然有些佩服口吻。

「他們是在逼我,既然知道我在阻攔調查組,那肯定是要置葉凡於死地了。

而咱們借的刀就是張向東,他們不把材料遞上去,無非是想逼我出手做通張向東的思想,爾後放葉凡一馬。

不過,估計他們也琢磨到了這個,即便是他們把材料遞上去,到時,只要我不承認,他們誰都甭想把事弄我頭上。我燕春來會那麼蠢蛋嗎?」燕春來冷冷哼道。

「總歸是不好,如果事擺到檯面上。這事是你的表弟乾的,即便是這事真跟你沒關係,但其它同志會怎麼樣想?而且,你在南福省又對葉凡下過手,這個,很讓中央的其他同志猜忌啊1那聲音講道。

「葉凡一夥算準了這一點他們才敢扎飛鏢的。唉……」燕春來感覺嘴有些發苦,一口把茶全飲了進去。

「我看這事不如咱們暫時放過他,張委員跟你關係也不錯,你就去說說情。

別以也許還會以為葉凡曾經是你的手下才如此的。等緩過神來,到時咱們督促江都省把下藥的案子提前給了結了。

就這點小事,有咱們暗中打通關節。相信黃藤跟張宏亮以及王國章,還有你表弟,問題都不是很大。

只不過下過葯罷了,又沒死人傷人。構不成大罪,最多進去呆上幾個月就能出來。

而且,他們都是沒有公職在身的人,坐牢就坐牢。聖堂最新章節.等他們一出來,他們就沒有了利用價值。

葉凡那邊也傷著廢了,咱們再想辦法出手,相信,如果在張向東面前再挑一些事兒就有得好瞧了。

要知道,張向東當初為侄兒做媒想迎娶梅家的梅亦秋小姐居然被葉凡破壞了。

這次張向東死咬住葉凡不放,而且下了重手。我想,他針對的目標無非就二個。

一個就是報葉凡當年壞了他侄兒好事的一出。另一出目標應該是直指齊放雄。

只要齊放雄被波及必將影響到齊振濤。聽說張委員那一系最近也推出了競爭者跟鳳系支持的齊振濤在暗爭著。

不過,這樣一來。你能否說動張委員,這個,可是有相當難度了。畢竟,跟他們那個集團利益相比,誰重誰輕張向東就怕他分得很清楚啊1沙啞聲音講道。

「嗯,如果沒遇上齊振濤的事我要做通張向東思想,那肯定能辦到。現在外帶著『大鳳系』的齊振濤跟『小鳳系』的林一新在競爭省長位置。張東向屬於『小鳳系』的核心人物之一,他總要顧及到集團的利益。還真是有些麻煩。」燕春來說著,在房間里轉起圈子來。

所謂的『大鳳系』其實指的是以前二任國家副主席鳳老鳳天遙為代表的京城鳳系集團。而以前任中紀委書記鳳寶山為首的派系集團稱為『小鳳系』。

這當然是權力圈內人士為了區別兩個『鳳』字都有份量的人物而叫出來的。張向東一直跟著的就是鳳寶山。

鳳天遙的影響力比鳳寶山要提前一些。而且份量也稍重一些,所以稱為『大鳳系』了。而鳳寶山只能屈居『小鳳』了。

想不到這次關於南福省省長之爭,居然出現了『大鳳』跟『小鳳』相鬥的兩鳳格局。《網》網.

當然,參與南福省省長一職競爭的並不光是大小兩個鳳系,其它國內政見集團都有參與。像費系,喬系都有意向。不過,其中,這兩個派系競爭得較厲害。

「不說服也得說服,不然,這事,對你的影響太壞了。到你這種層面,不需要證據,光是人們的意測就夠了。」沙啞聲音講道。

「唉……」燕春來嘆了口氣,擱了電話。

一天過去了,自從飛鏢送材料過後。好像京城的燕春來那邊並沒有什麼動靜。

葉老大左思右想之後心裡也沒底,於是,拿起電話打給了鐵占雄,講道:「鐵哥,怎麼燕春來一點動靜都沒有。莫不是這老傢伙打算跟我硬扛到底,魚死網破。」

「不會,像他這種層次的官員,最再乎的就是名聲了。雖說你沒有直接拿到燕春來幕後策劃的證據。

但光是他表弟一項就夠人們猜忌的了。而最近燕春來也不知怎麼回事倒了大霉,這霉運當頭時還敢有此動作,自然令人瑕想無邊了。這個節骨眼上,除非燕春來決定不要大好前程,一輩子的官路就止步於教育部副部長一職。

不然,只要有他野心還想往上爬,就得顧及名聲影響。更何況,既然有人出手貶謫了他,在燕雲這個大當家面前還有人出手,這出手之人,肯定級別比燕雲還要高。

這樣的高人,達到這種層面高人,絕對是咱們國內政壇上的巨腕。我估計,應該是九常之一某位出手了。

或者說是某些比燕系還要強大的政治派別出手了。如果真能抓住燕春來的把柄,人家也不介意再補上一腳讓他永世不得超身。」鐵占雄分析道。

「也是,燕春來是燕雲的親弟弟。燕春來倒霉了,燕雲面上絕對無光,而且也將失去一大助力。即便是站在燕雲的離場上,也絕不願意見到弟弟再倒霉。所對,這事,只要燕春來冒出一點意思來,估計,燕雲首先就要顧及燕家的名聲而制止這件事的發生了。」葉凡講道。

「講得太對了,燕家二燕不可能失之一燕的。就像你岳父掌舵的喬家二喬,隨便失去一喬對喬家來講都是一大損失。

你看到沒,喬橫山自從退出軍委一席之地后,喬家在上層的話語權可是大打折扣了。

雖說這種不能擺在檯面上來講,但隱晦的影響不是我們用眼能看到的。憑著以前喬橫山軍委委員這頭銜,喬家在軍界那可是大腕級人物。

再加上喬遠山這個執中組部牛耳的大人物。兩兄弟一個軍界一個政界,兩相配合,很令國內其它的政治派別相當頭痛的。

因為,人家軍界有人,政界也有人。兩面都可以操作是不是?當然,後來國家上層也考慮到了這一點的弊端。

所以,及時調整了方向。一個家族,不會讓你同時出現兩個在政界跟軍界都有著決定性實力的人物的。而燕春來沒動靜也可以這樣解釋。

這事,畢竟是上不得檯面的事。即便是燕春來正在做通張向東的工作,那也得給人家時間。

再說,退一萬步講,就是做通了,那也不能表現出來,你叫他們怎麼樣表現。

總不可能是張向東委員出面對中辦督查室的人講,你們別查了,年底了,可以回來休息了。

所以,他們那邊沒動靜,並不等於真沒動靜。我的估計是燕春來的燕家應該已經活動起來了。」鐵占雄講道。

「我也琢磨到了這一點,所以,心裡才安定了一些。不過,不管燕春來怎麼著?我已經決定,至少,在齊叔的事定局之前我不會把江都十三農』問題翻出來的。齊叔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輸不起。而我,還有機會。再說了,還不是有我那岳父。難道張向東一點忌憚都沒有,我想,那是不可能的。」葉凡講道。

「唉,你這個叫我怎麼說你。我知道你的秉性,為了兄弟,你葉凡可以拚命。

你是絕不願意看到齊振濤受到其哥哥齊放雄的影響的。所以,你選擇了認了這件倒霉事。

不過,我還是認為這事,你還是以自身為重。雖說你還年輕,你還有喬家。

但有的事,年輕雖說是本錢,但如果一旦被上層盯上,你被『污染』了。

那你想翻身,這輩子很難。即便是喬家大院,有些事也不可能事事擺平的。

畢竟,中央並不一個喬家大院。還有費家莊、鎮家、唐家、丁家等以九常為核心,這些處於共和國權力圈最頂層的派系。

哪一家拿出來都比喬家更『豐滿』。他們才是真正的共和國巨無霸。喬家跟他們相比,還是較弱。」鐵占雄勸道。

「鐵哥,你別勸我了。你說我葉凡是個可以為兄弟拚命的人。其實,齊天何嘗不是個能為我賣命的兄弟。所以,我絕不會做出對不起齊叔的事。我也左右衡量過,這事對齊叔的傷害絕對比我的大。」葉凡態度堅決的講道。

「唉,真羨慕你們兄弟埃好了,我不勸你了。兄弟只能一世,不可能萬世。一世能稱兄弟,也不白活人生一世,這事,你自已拿主意吧。」鐵占雄嘆了口氣。

「鐵哥,你別羨慕我了。咱們倆不是兄弟嗎?你為什麼會到中央黨校當一教官,那還不是因為我的事牽連著了。而且,多次明曉得會得罪大人物,可是你還是出手了。」葉凡說道。

「講得好!咱們都是兄弟。」鐵占雄突然也來了豪興。

「其實,我也不是沒考慮過這許多。我是在賭燕春來肯定不敢冒著政治生命結束的危險跟我在這件事上再硬扛下去。我賭燕春來肯定會去做通張向東的工作暫時壓下這事來。估計,即便是有後手,也要等到黃藤的事了結后再另作他圖了。」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