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五章齊家鬧騰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五章齊家鬧騰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二十五章齊家鬧騰開了

不過,納蘭若峰百思也不得其解。《》網huaixiu.net老段又是憑什麼爬到自己頭上的?好像也沒聽說他找到什麼京城裡的大靠山,怎麼滴,是真實的爬自己頭上了。

而齊振濤自然在歡喜之中還有著憂慮,他調任到晉嶺省任省長。歡喜的是自己終於坐上了省長寶座。

雖說晉嶺省跟南福省相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但好歹級別上去了,職權上去了。更好的是也總算是沒有辜負鳳系一脈以及齊家的心愿。

老齊同志在笑的同時也有些苦澀,因為,他想到了葉凡的處境。明天就是年底了,葉凡的人馬估計也該打道回府了,他回到中辦該將如何向正虎視眈眈著的張向東這位國務委員、總理助理交待。

所以,晚上的慶功宴就擺在齊振濤家裡。除了親家梅家的梅盼兒,還有梅亦秋、梅天傑以及風清錄,齊放雄等最親的人趕過來湊了一桌,其它的同志齊振濤一個都沒請。

齊天也是坐在桌上盡跟桌上的酒對付開了,好像這酒跟他有仇似的。坐一旁的老婆梅亦秋勸了幾次都被他吼回去了。

倒是令得梅亦秋有些覺得反常。因為,齊天從來都較聽話的。說句不好聽的話,在家裡,梅亦秋才是老大,齊天只能屈居老二了。

不過,今天的齊天好像吃了槍子兒似的。居然敢朝著梅亦秋大吼。

因為齊振濤在坐,梅亦秋也不好直接不給老公面子,只好忍了。倒是梅盼兒有些不滿的朝著齊天哼道:「亦秋也是為你好。酒過量傷身的,你吼什麼?今天是親家的高升宴,你這樣子對著亦秋吼叫是為了什麼?莫名其妙1

「算啦,讓他吼幾下吧。」想不到齊振濤居然直接幫起兒子來了,他擺了擺手,略顯歉意的朝著梅盼兒講了這話。聖堂huaixiu.net

梅家人一聽,倒沒生氣。他們曉得,齊振濤個中肯定有原因的,絕不會無地放矢。

「爸,齊天是不是遇上什麼難事了。我是他老婆,他怎麼不肯跟我講,這光吼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是不是?有難事提出來,大家共同解決了。」梅亦秋小聲的問道。她是關心齊天,放不下心來。

「是不是姐夫的事還沒著落,所以鬱悶。要不這樣,姐夫,咱們倆連干三杯怎麼樣?」梅天傑摸了摸頭,倒想跟姐夫齊天來個同醉。聽說醉了的同志心裡不會那般鬱悶滴。不然,為什麼叫借酒消愁是不是?不過,也聽說借酒消愁愁更愁。

「唉,這事,有姓錢的在攔著,也著實不好辦。我哥也一直在想辦法,只是錢風雲太難說服了。而且,暫時也找不到能跟他直接對話的人。」梅盼兒也嘆了口氣,皺起了眉頭。她還以為齊天是為自己的事沒有著落而煩心了。

「他的事慢慢來,不急。這事跟那個沒關係。你們別亂猜,他是有其它事堵得慌。」齊振濤也嘆了口中氣。

「天傑,咱們一起喝,不醉不歸。」齊天大吼了一聲,舉起酒杯不等天傑有些反應,自個兒來咕嚕著干進去了三杯。

「你少喝點,前次受傷了身體還沒全部恢復。」梅亦秋又勸道,伸手想去搶齊天手中的酒杯。因為,這傢伙已經喝了不少了。臉都漲得通紅一片。

「男人的事你管什麼,給我坐一邊去,少來煩人。」齊天真是裝老大了,沖著老婆梅亦秋就去了。

「齊天,你這是講什麼話,給我小聲點。」這時,風清錄那臉一板,教訓起齊天這個小輩來了。風清錄是齊天母親的堂哥,齊天當然不敢反嘴了。

梅盼兒也皺緊了眉頭,不過沒吭聲。梅天傑有些尷尬,拿著個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網7*因為,姐夫叫喝,姐姐不讓,你叫梅天傑聽誰的。

「齊天,那就聽亦秋的,不要喝了。」齊振濤也發了話了。

「你們都痛快了是不是?爸高升了,當省長了。清錄大伯也高升了,到財政部任副部長了。大伯也沒事了,屁股還坐得穩當。我大哥呢?我大哥怎麼辦?怎麼過這個年?老齊家對得起他嗎?我齊天,吭死了大哥,我齊天不是人1齊天居然暴怒了,居然沖著老頭子發大火了。一邊吼著,一邊拚命的敲打著自己的腦袋,像是發瘋了似的。

「齊天,不是跟你講過,這事慢慢來。總是有機會的,你急什麼?」齊振濤也氣得吼了起來。

「不急,不急個屁!大哥馬上就要倒霉了,才到中辦就倒霉了,他是為了替咱們齊家背的黑鍋。」齊天不管不顧了,反正在坐的都是自家親戚,也不怕傳出去了。

直到現在,梅盼兒等人才明白過來。估計是葉凡的事跟齊家的事扯在了一起。好像葉凡為齊家背了什麼黑鍋的意思了。

一時,梅家三人也不吭聲了。心情有些複雜,特別是梅盼兒,頓時感覺心裡一陣子扎痛,忍沒忍住,看了齊天一眼,問道:「葉主任會受到什麼懲罰?」

「唉……」這時,齊放雄嘆了口氣,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江都省天順縣那邊出了問題,是張向東委員搞的三農惠民工程。下邊的同志全搞亂了。葉凡到中辦是被張向東逼著到江都的。年底前處理不好,張向東要問責葉凡。而其中,我這個省長當然得負領導責任。為了不讓振濤受到影響,葉凡把這事擔下去了。」

「嗯,他剛到中辦就遇上這事。是個大麻煩了。」風清錄臉色也不好看,因為,他那財政部副部長一職還是喬家給弄上去的。

而這其中,葉凡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吃水不忘挖井人,風清錄自然也有些難受。

「張向東,媽的,就是那老小子。我記起來了,當初我跟葉哥去梅家提親時,好像張向東也帶著他侄兒到了梅家。好像也是想為侄兒提親的。最後這事被大哥給攪黃了。自然,這老小子記恨在心了。想不到秋後算賬這麼快。現在大哥就落他手上了。***,老子恨不得拔槍斃了這老傢伙。」齊天憤憤然罵道。

「我們倆的大媒人是葉哥,這事,張向東肯定記掛著了,唉……」梅亦秋也嘆了口氣。

一時,現場又沉默開了。因為,張向東的威力太大了,就是在坐的所有同志都有種無力感。

「算啦,咱們喝吧。今天是振濤的好日子,咱們先不談別的。盡情的喝個痛快。齊天不是要喝酒嗎,我陪你喝了。」齊放雄居然開口了,首先舉起了杯子,大家跟著共飲了一杯。

放下杯子后齊放雄講道:「大家放心,年過後,振濤的事也穩了。我會自請處罰的。反正我也老了,提前退了吧。振濤,你好好的接著干。」

齊放雄的話語里充滿了悲愴和無奈。

「呵呵呵,這裡有酒喝,就是好啊1這時,院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是大哥!大哥來了1齊天這傢伙大叫著沖了出去,那速度可是快啊,梅亦秋只感覺眼前一花就不見了人。

心說齊天什麼時候功力這麼高了。而齊天當然是不管不顧,一見到葉凡就來了個熱情擁抱。

「你倆個啊,要是一男一女的話,肯定是一對了。」站葉凡身邊鐵托也是呵呵笑道,鐵托也是聽到消息后馬上從粵東那邊趕回來的。

剛好葉凡也回到水州,也就一起來了。葉凡當然也是聽到消息后特地轉道趕過來的。

「小子,別太親昵了,老子又不是玻璃?」葉老大沒好氣的推開了齊天,發現這傢伙居然眼圈都紅了。

「哈哈,你小子還哭,真沒出昔1葉老大笑開了,不久齊振濤跟齊放雄等人全出來迎接了。

「走走走,進屋,咱們喝個痛快。」齊振濤笑道。

大家又進了屋裡,葉凡就坐在了兩齊的中間。

「葉凡,你怎麼回水州了,那邊呢?」齊振濤忍不住還是問了這事。

「沒事,他們先回京了,我是轉道回來的,明天早上再回去。反正都過年了,也該輕鬆一下。」葉老大臉上一臉的輕鬆,不過,所有的同志都認為這貨是裝出來的。

「你這事,唉……」齊放雄欲言又止,講了一半。

「沒什麼事啊!放心,你們放一百二十個心,我絕對沒事。大家等著明天揭曉就是了。」葉老大自信得很。

「唉……」齊振濤嘆了口氣正想講些什麼,不過,被葉凡給擺手阻上了,說道,「別講了齊叔,咱們今天是專門來給你慶賀的,不要談其它的。喝酒怎麼樣?鐵書記,你說呢?」

「對對對,喝酒,不談其它的。」鐵托也是笑道。

在桌上閑聊了許多有趣的事。

八點鐘,葉凡也喝高了。

梅盼兒說是有車,叫葉凡一起去等下順路送他回去。葉老大也就屁顛著上車了。

「梅總,先到你家喝杯茶解解酒吧。」葉老大厚著臉皮講道。梅盼兒臉一紅,當然,這冤家最近要倒霉了,梅盼兒心裡也不忍,也不能拒絕。車子也就直奔梅盼兒的別墅而去了。

格盼兒又掏出電話來交待了一些什麼,只有葉老大曉得,她這是把別墅的阿姨支使走好方便自己。頓時,這廝那心又火熱了起來。

兩人互相扶著進到了梅家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