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六章咱們要個孩子怎麼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六章咱們要個孩子怎麼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先吃幾枚解酒靈吧。本章^節由萬書ba更新」梅盼兒說著去大廳的櫃檯抽屜里找解酒靈了。

晚上的葉老大還真是醉了,也沒有施展開內勁化去一部分酒力。因為,晚上葉老大高興。

「吃什麼解酒靈,醉著玩才有味道。」葉老大往前一撲,惡虎撲羊一般一下子就抱住了梅盼兒的後面腰姿。

「唉……」梅盼兒嘆了口氣,順著這傢伙了。她轉過身來,伸手輕輕的在葉凡臉上摸了一下。

「還敢摸我,看老子怎麼治你1葉老大幹笑著,反手一轉,女在下男在上被狠狠壓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葉凡,我先洗一下怎麼樣?這吃飯吃得全身都是汗的。」梅盼兒趕緊說道,女人就是愛潔嘛!

「洗啥,我又沒嫌你臭。」葉老大真醉了,不管不顧,扒拉一下想解開梅盼兒的衣扣子。不過,這廝因為喝醉了,一分鐘了還沒解開某女的衣扣。

逗得梅盼兒臉紅紅的笑道:「真沒用,給你上都摸不到門道。」

「摸不到門是不是,老子就不用找門了。」葉老大雄氣高昂。手指頭一彈,滋啦幾聲有些刺耳的布帛撕裂聲傳來。

其中還夾雜著梅盼兒的驚呼聲『我的衣服』。自然,全被葉老大兇悍的撕裂開扔到大廳里,給阿姨拿去可以梆破抹布了。

「好像更大了一些。」葉老大興奮的在兩隻碩大上面游曳著,梅盼兒早就氣喘吁吁,不過,還沒忘了呸了一聲道:「你的手變小了,還大,那不成鍋蓋了。」

「成鍋蓋,我喜歡1葉老大粗莽的笑著,動作幅度很大。梅盼兒也因為喝了酒,這個,兩個酒醉的人『辦事』。自然動作都大。而且,平時不敢怎麼玩的新花招。今天晚上全盤上演了。

良久方停息了下來。

兩人又沖了鴛鴦浴裹上浴巾到了大廳重新坐下。

不過。晚上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以前跟梅盼兒一起時一般一次足矣。因為葉老大太剛猛,持續時間長。一般的女子都受不了。估計跟那太歲也不無關係。

不過。晚上有些特別。剛息火了不久,梅盼兒居然自己主動了起來。潮紅著臉向葉老大展開了進攻。結果,兩人又『二進宮』了。兩次后梅盼兒早癱軟了才停了下來。

「葉凡,他們講的是真的是不是?怎麼辦?」梅盼兒那臉上的紅潮剛退了一些,急著問道。

「別聽他當我梅盼兒是三歲小兒好騙。你只是把我這裡當成你臨時頭累了要休息的賓館罷了。」梅盼兒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爾後又講道,「其實,你也不必想太多。我就是你臨時頭休息的賓館。反正這輩子我是不打算嫁人了。要不這樣,我們生個孩子怎麼樣?」

「生孩子,絕對不行。盼兒,我倒不怕什麼,這樣會誤了你一輩子的。我看,你的年齡也差不多了,是不是得找個人了。這個,我不能給你一個完整的家。」葉老大臉上有些慚愧,面對如此吶人,葉老大心裡有愧。

「不怕,你們當官的不怕是扯鬼話。當官的不是最怕醜聞了,到時證據被人拿捏住,你的官途就完了。不過,你放心,這孩子我會放在香港去養。雖說放外國更好,比如加拿大。不過,我總是喜歡咱們自己國家。而香港就是最佳的地點了,想看孩子你就來看看怎麼樣?」梅盼兒有些楚楚的講道。

「還是不行,我真不願意看到你這樣做。如果到時你想嫁人了怎麼辦?人的思想都在隨時變化著,你這時覺得可以一輩子不嫁人。但是,過得幾年後,你也許改了主意。到時生了孩子,你自己不是掛了個拖油瓶,不好不好1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我都不怕你擔心什麼?你就是怕1梅盼兒不滿的嘟上嘴了。

「我怕個球!媽的,你沒嗎?你就是生下一個排也能擱哪裡養著。」葉老大被惹火了,狠狠一把把煙頭的掐滅了講道。

「咯咯咯……」梅盼兒笑得差點背過氣來,瞄了葉老大一眼,說道,「楚天閣我偷偷去過,養一個排,就是養半個營也沒問題。

你葉老大是不是想仿效古代還搞什麼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的。你那楚天閣倒是合適。

至少有幾十個房間。不過嘛,喬大小姐這個女主人可能會打翻醋瓶子一把燒了楚天閣了。到時別說養孩子,就是一個都不成。」

「你去過了,開始偵察了是不是?」葉老大淡淡笑道,看了梅盼兒一眼,說道,「不過,你講的也是真的。」

「偵察你個頭,我梅盼兒才沒那閑心。是那次你叫天傑辦事,我送他過去的,所以才曉得了你有楚天閣這個老窩。姓葉的,你隱藏得夠深的。」梅盼兒有些怨怨的講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抓住桌上茶几上的煙又是點上。

「別抽了,對孩子影響不好。」梅盼兒一把奪去了葉老大嘴上叼的香煙。

「孩子,哪來的孩子?」葉凡一臉訝然的看著梅盼兒。

「現在是沒有,也許,從今晚上開始就有了。」梅盼兒臉又開始漲潮紅了。

「嘿嘿,我不播種了,俺還要到段老哥那裡去打秋風,就不奉陪了。」葉老大身子一震,趕緊站起換衣服就想溜人了。

「咯咯咯……」梅盼兒笑得燦爛,葉老大換衣服她也沒阻攔,而是看著他換好。

「我走了,去祝賀一下段老哥高升。」葉凡說道。

「去吧,反正已經種下了。」梅盼兒一句話出來,剛走到大廳玻璃門的葉老大迅速轉身,盯著梅盼兒發矇了。

半晌,這貨才講道,「不可能,你可是當作我面吃的那葯。那種特效藥是外國貨,聽說一吃絕不會懷孕的。而且,還是本人喂你吃下的。盼兒,別忽悠我了。這樣,這種話,沒有營養。」

「在這裡。」梅盼兒手突然伸開了,葉老大頓時就蒙了,失聲叫道,「怎麼可能,我不是親眼見你吞下去的?難道你又另外去買了,常備著。」

「姓葉的,你個混蛋,我常備著這個幹什麼?每次不都是你自已帶來的。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太讓我傷心了。我梅盼兒是個生意人,見識結交的人也不少。有多少老闆,商界巨頭,政界知名人士都想打我主意。不過,我梅盼兒都守住了。你……你這是不信任我……」梅盼兒突然生氣了,指著葉老大要罵人。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葉凡嘆了口氣,走過來輕輕的攬著梅盼兒的腰,說道,「我曉得你的意思,而且,在感情一塊,你很看中。」

「其實,我早就想要個孩子了,是你跟我的孩子。為此,我還特地託人去請教過有些專業人士。

有人告訴我用這種方法先吞了,其實沒吞下去,而是夾在舌根底下的。爾後趁你不注意給吐了出來。

那葯一下子也不可能融化太多,一點藥性起不到避孕作用的。而且,今天晚上我算過,好像懷孕機率很大。

希望老天能送給我梅盼兒一個孩子,如果是龍鳳胎的話,我梅盼兒會捐贈一個寺廟出去。」梅盼兒講道。

「我說怎麼回事,平時我要第二次你就會嚇得推拒。今晚上居然主動了,我還以為你是酒醉倒致的,想不到居然是這個原因。唉,盼兒,算啦,我走了……」葉老大再次看了梅盼兒一眼,嘆了口氣,這次是真走了。

「不會真懷孕吧……」走到外邊,葉老大還自言自語了一句,「好像,生個孩子也不錯。不過,就是有些麻煩,不過,就兩次,不會這麼厲害的就種下了吧……」

晚上10點了,段海天家裡還坐著相當多的人。像陳嘯天的老婆以及陳軍一家人都在,其它的都是段海天的朋友,以及省城水州的下屬相當的多。

因為葉凡一回到水州連楚天閣都沒回去,所以,陳軍一家人並不曉得葉凡已經回到水州了。

段海天倒是去電話給葉凡聊過,不過,他也清楚葉凡最近的處境不大好。所以,也不好意思打擾他了。而且,年底葉凡還得回中辦向領導彙報這次江都的事,是不可能趕回水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