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七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七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二十七章幾家歡欣幾家愁

由於段海天不喜歡那種鋼筋水泥搞的套房,所以,省委常委樓他也沒去祝

倒是自個兒買下了一個老宅子住著的。這老宅子也是經過修繕的,倒也融全了現代元素。只是沒有葉老大的楚天閣.葉府地盤那麼大罷了。

大凡有武功在身的高手都喜歡這種地盤相當大的老宅子,宅子周圍有樹有花有草的,宅子里也相當的大,往常活動幾下拳腳還是相當不錯的。

假設你住在什麼小區,跑小區下邊的空地去打拳,一定會被人當成稀罕貨盯著的。

由於,你的拳腳是真功夫。練拳腳時帶動的風勢氣勢跟那些老頭老太太練的健身拳是完全不同的。就是傻子也能聞出其中的氣概來。

見院門還開著,外面還傳來了歡笑聲。

葉老大往裡瞅了瞅,發現人相當的多。簡直一大半本人都看法,由於,本人也曾經在水州市委呆過。

還是陳軍眼尖,馬上叫道:「是葉哥來了。」

段海天正被大家眾星拱月般的圍著閑談,一聽這話。那是騰地一聲就站了起來大步往外走來。給外人的感覺就是彷彿段書記是在小跑而不是用走。估量,只要地方指導到了時老段才有這種表現的。

「葉主任能來段某的小院,真是蓬蓽生輝啊1段海天一邊樂呵呵的伸出雙手握了過去,一邊笑道。而其它的南福省幹部們馬上也站了起來跟了過去。一時,大門口全給堵了。《%%7

「不好意思,回來晚了些。」葉凡說道。

像盧明珠李昌海都淺笑著站在段海天兩邊,葉凡分別跟他們握了手。

眾人又進了小院子。

而這下子中心又由段海天身上轉到了葉老大身上,畢竟,唐辦公室副主任這個頭銜太雷人了。

能在身邊工作,那對於這些在坐的幹部官員來講,那都是今生的一個夢想。

「葉主任,幾年不見,想不到你都高升到身邊工作了。」衛初婧一臉淺笑著,滿臉羨慕樣子講道。

「呵呵,只是工作質不同罷了。」葉老大謙遜的笑了,看了衛初婧一眼,說道,「聽說最近紅蓮區搞得很好啊,曾經申報了國務院的『經濟發展樣板區』。假設真能取得經過,下一步將作為樣板在全國鋪開來。」

「只是申報,到如今也不知國務院的意思?葉主任可也是紅蓮區出來的幹部,能不能給打聽一下。」衛初婧順竿子就爬了,居然馬上找起關係來了。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說道,「我是在中辦工作,搞的是督查一塊。假設是有人對紅蓮區採取了一些不妥當的做法,我倒是可以上去督查一下。至於央求樣板區的成績,那是國務院指導才能點頭的事。說起來,我到京城也有幾天了,國務院我還沒出來過。至於外面的指導,我是一個不熟習。恐怕連大門都進不去了。」

「葉主任說笑了,你都進不去,誰還能進得去?」盧明珠也笑了起來。

當然,大家也知道。如今段海天分開省城任省委專職副書記了。假設段海天還在,憑著他跟葉主任的交情,請動葉主任給跑跑腿還是有能夠的。<全國共選出了六個經濟發展形式都較前衛的區出來。而其中最後點頭的只要一個。這年月,誰都相當榜樣讓別人學習著。

而且,這次國務院對樣板區也很注重,假設真能審批上去,紅蓮區將取得一大批的資金投入的。

這個義務,自然要落在新任紅蓮區區委書記和省城水州市委書記和市長三人頭上了。這三個人葉凡都不熟習,雖說衛初婧想推紅蓮區上去。

但她上頭的三個指導跟葉凡並沒有什麼交道。而且,要把樣板區弄上去,那就得壓服國務院的相關指導。

這個,估量會觸及到國務院某位副總理,至少也得是國務委員類型的的大腕了。

所以,即使是葉老大也不敢有此奢望。自然,不能在外人面前大嘴巴胡出口了。要是分管指導是燕雲,那不正撞槍上。

11點多,知道段海天跟葉凡有事要談,主人們都識相的先後告辭走了。

院子里就剩下段海天跟陳軍以及葉凡三人了,陳軍走過去悄然的打開了院門,三人進到了大廳。

「聽說張向東要為難你?」段海天頭句話就是這個,如今既然曾經答應參加葉系了,那葉凡這個中心人物的遭遇也將牽動著葉系每位成員的心。

「為難倒是想為難,以前由於齊天的事跟他有點舊怨。不過,我如今曾經有辦法了,不必擔心什麼地。這個,就不談了。」葉凡說道,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南福省這次變動相當的大,彷彿除了費書記和你以及納蘭若峰,盧明珠、李昌海以及胡司令六個人還在,其它的同志都調整了。」

「嗯,就剩下我們幾個了。燕春來回教育部地、陳月青從中宣部上去任省長。齊振濤高升到晉嶺省任省長,我接替了他的地位。而納蘭若峰沒有變動。噢,還有個常務副省長庄寧芳也沒動,應該是七個都還在。鐵托調走後紀委書記高林來才不久如今居然又調整走了。」段海天講道。

「嗯,才半年工夫。也不知上頭是什麼想法,抑或是高林在南福省不得力。

在這段工夫,彷彿南福省很太平,省紀委沒幹出一件微稍有份量的事。

地方當然不置信下邊的同志全『乾淨』了,那就是南福省紀委不得力了。

這個,也許是換了高林同志的緣由吧。不過,賀海緯不斷也在冬眠著。

海緯以前是鐵托的得力幹將。聽說跟高林並不怎樣合拍。自然也不肯為高林做事了。」葉凡講道。

「高林太強勢了,什麼事都喜歡指手劃腳的。作為省紀委書記,你抓大放小就是了。

有時人家下邊同志辦案,他本人不懂,突然出去就瞎指揮一翻不說,你不聽他的指揮他還要發脾氣。

這個樣子,事辦砸了不說,誰也受不了。最近半年南福省紀委的工作狀況有些低。

也許,地方高聽到什麼風聲了。高林灰溜溜的回京也是一個緣由吧。」段海天講道。

「不談高林了,走就走吧,跟我們關係不大。」葉凡講到這裡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只是,下邊來的是什麼人,如今還沒敲定上去。我是擔心老賀在這裡不斷沒作為的話也不行。鐵托去年走的時分推他坐上了常務副書記職務。假設一真沒有作為對他的出路來講也不利。」葉凡說道。

「嗯1段海天點了點頭,講道,「這活,我想幫也幫不上。賀海緯同志曾經是正廳級幹部了。我雖說在省里分管黨群,但只能是針對南福省省內正廳級及以下級別的幹部才有些話語權。賀海緯同志再上一步就是副部了。那是中組部和國度紀委的範疇了,我是無能為他鋪路了。不過,你有法子。」

「難埃」葉老大搖了搖頭。

「是難,不過,我很奇異,你是怎樣樣把我的事辦成的。而且,實踐上到手的職位遠遠超過了我的希冀值。

本來我以為能擔任南福省常務副省長就不錯了,想不到居然坐上了老齊的地位。

真他娘的直爽,直爽著啊,你沒看見。那天中組部的同志來宣布完這預先。

納蘭若峰那臉說有多美觀就有多美觀。我老段,也總算是出了口惡氣。

納蘭又怎樣樣,以前他取笑,如今也是風水輪番轉,輪到我老段踩他的工夫了,哈哈哈……」段海天神采飛揚。

「呵呵,其實,我也真實是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本來找人說時不過是讓你更上一層樓罷了。也就是你講的常務副省長地位。這事,真是,就是我也給搞得有些懵懂了。」葉凡一臉正派,講道。

「你找誰了,這個,我很獵奇。當然,不能講就不要講了。」段海天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你我都知根知底的。我們除了是官員外,都有著一身的好本事。估量你也聽陳軍講過了,以前我看法了一位老長輩,跟我關係相當的親。所以,他能配製那種丸。可以協助人提功。不過,就是配製丸的材太難找了。」葉凡說道。

「是不是我的事居然是你用丸換來的?應該不能夠?」老段同志並不笨,這話講出來就是令他本人都有些不信。所以,講完后還搖了搖頭,以為有些荒唐。

「你以為荒唐是不是?」葉凡詭異的一笑,看著段海天。

「莫非是真的?」段海天瞳孔突然睜大,真實是不敢置信真有這種荒唐事。

「其實並不荒唐,每個國度都有一些特殊的部門,擔負著一些特殊的義務。

像前次陳軍被抽調走,就是去執行國度的特殊義務了。而這些義務需求身手矯捷的高手去才能辦到。」葉凡講到這裡看了段海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