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二十九章可以對他孩子下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二十九章可以對他孩子下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想的那麼奧秘,我們家的確出身於大理段家。 「域名請大家熟知」《7而且,我的祖上就擔任過大理世襲總管一職。

不過,由於大理的亡國跟高氏的叛亂有關係。所以,祖上不斷耿耿於懷於此事。

而且,當年祖上許多東西都給高氏霸佔了。而其中有種叫『佛蓮』的東西我如今才想起來。估量就可以拿來合y海天面色有些憂鬱的講道。

「佛蓮,什麼東西?」葉老大坐直了身子,來了興味。

「當年大理國因舉國尊崇佛教,又稱妙香國。所以,佛在當年的大理國非常的受人尊崇。由於崇拜佛,所以,先祖們曾經到過『西天』。」段海天剛講到這裡,葉老大忍不住偷笑了一聲。

不過,被段海天發現了。他瞪了葉老大一眼,哼道:「笑啥?」

「沒……沒笑。」葉老大恢復了神色,一臉正派的搖了搖頭。

「其實並沒什麼可笑的,在我國古時分真有『西天』一。現代人有一段工夫以為太陽是一個神物,每天都要執事。

才有東東方向的時分,太陽落西,成是在我們這裡執事查看完,去西天執事查看去了。

我們這裡天亮了,西天該是白天了。其實,這些都是現代人不懂天體運轉原理所想象出來的夢想般的理由,這些是沒有根據的。

就像現代人以為有神仙鬼怪一樣的道理。而我們國度現代人對印度的稱謂為『西天

由於印度古稱天

在中國東北方向,故略稱『西天』。

所謂『西天取經』即指去印度取經。而《西遊記》中的靈山其實就是在天竺國中。聖堂

而我的祖先就到過印度。而且,還為印度建了一座非常高大的佛院,叫『理蓮院』。

『理』代表大理,而蓮是由於當時印度高僧『紅邦』贈送了一株『佛蓮』給理蓮院而得名。

佛蓮只要『紅邦』高僧才有。至於佛蓮的祖根長在什麼地方,傳只要『紅邦』一人知道。

祖上把佛蓮移回了大理。聽佛蓮就具有提功提神延年養神之功效。當年祖上就曾經服食過。

只是,到如今我也沒搞清楚佛蓮長成什麼樣子。而且,也沒見過它。后因由於一些事,我們家這一系跟大伯那一系產生了茅盾。

所以,漸漸疏遠,直至如今曾經斷了聯絡。」段海天嘆了口吻,講道。

「那這事家裡人誰知道得較清楚?」葉凡問道。

「我大伯能夠知道,不過,我曾經跟大伯鬧翻了。」段海天講這話時有些甜蜜。

「老段,假設是一些不是很冒尖的恩怨我看就算啦。畢竟們都是一家人,血濃於水。」葉凡勸道,看了段海天一眼,又講道,「要不然把大伯的狀況給我講講,我去試試。我想,要解開結,總會想到辦法的。」

「這結就不用解了,反正幾十年都過去了,也無所謂了。至於我大伯的狀況,倒是可以跟講講。以個人名義去試試,或許有些播種吧。」段海天講道,看來,他還是難以放心的。

「那行。」葉凡點了點頭,知道段海天不情願談及他跟他大伯的恩怨,不如先了解一下狀況,從他大伯那邊著手也許還有些辦法。

「我大伯叫段一絕,往年也快80了。段家我們家這一脈就是他在掌舵。

其實,段家很大,不過,經過這麼多年流失,也衰落了。聖堂最新章節而且,到前面也分成了許多的支脈出來。

大伯他以前擔任過雲南省西雙版納泰族自治州任政協副主席,如今退休了就住在景洪市。」段海天講道。

其實,葉凡從老段的口吻中感覺到了他對大伯還是略顯得有一絲親切的。明,老段並沒有完全從這個家族中脫離出來。畢竟,血脈之親哪能分就分了。

「西雙版納,好地方。lng漫的潑水節,美麗的傣家女,太美了,有空一定去逛逛。」葉老大笑著,爾後看了段海天一眼,問道:「段大伯應該跟差不多,會武吧?」

「呵呵,見到他就知道了。」段海天奧秘一笑,不直接答覆,倒是搞得葉老大越發覺得段氏的奧秘了。

「不過,假設真想辦成事。估量他會提出許多苛刻條件的。」段海天居然興哉樂禍的笑了起來。

「沒什麼,佛蓮是名貴之物,還是從印度出口的,當然得付出一些了。」葉凡點了點頭。

「其實,我堂弟倒是可以打打他的主意。」這時,段海天又道。

「來聽聽?」葉老大盯著段海天。

「大伯雖年歲大,但他結婚得很晚。所以,他生的孩子比我還要。最大的堂弟段正秋也不過45歲。下邊還有二弟段正剛,三妹段秋。至於堂侄兒就相當的多了。反正有特殊手腕,可以查查的,一查就清楚了。在這麼多人外頭都找不到一點空檔可鑽,那葉凡就不是葉老大了。」段海天講道,呵呵笑開了。

「老段,還是跟我在打啞謎。直接告訴我不就得啦?」葉老大差點氣結,瞪了老段一眼。

「有些事,直接告訴也沒意思。更何況,我跟他們十幾年沒交往了,關於他們的詳細狀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到景洪市后多方打聽一下估量就會鬧明白了。而且,我置信的手腕很多。在打探音訊一塊比我有辦法。」段海天講道。

「那就這樣吧。」葉凡道,看了段海天一眼,講道,「段哥,現在職位重要了,可得抓緊點。今後,還有更上一層樓的時機。沒準兒還是我們這個圈子中第一個爬上正省部級高官的人。」

「難1段海天搖了搖頭,講道,「看老齊,有著雄厚的鳳系相助,也是差點脫了層皮。

結果,南福省這個好地方他還是沒時機呆著,只好去晉嶺了。不過,好歹級別跟職務先上去了。

老齊也算是功德圓滿了。不過,老齊雖歲數也不大,跟我差不多。他的潛力上升空間比我大得多。

人家曾經是省長了,我還只是個副書記。

而且是剛選拔上去的。至少還得等上三年五年才無時機。到那個時分我曾經五十四五了,時機,估量希望不大。」

「不一定,像們這個層次的幹部,五十五歲得到選拔為省長或書記太正常不過了。我們國度,六十五歲以及到七十歲左右的省委書記可不少。而要爬上省長地位,沒有50根本就甭想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最關鍵的是上頭要有『天線』。看看,我們這個圈子,只能寄希望於和鐵占雄頭上了。老鐵假設能坐上正部地位還能幫襯著一點。,也要扎把勁頭,爭取三年後坐上副省部地位,至於我,有這個分管黨群的副書記噹噹曾經滿足了。本來還不敢奢望的。這個願望,倒是完成的。」段海天講道。

「副省部級,太難了。三年後按周歲算的話我也才30。段哥,有這個能夠嗎?」葉凡心裡其實也沒底。

「對別人來講不能夠的事都有能夠發生在的身上,的爬升,根本就不能用官場體制的正常現象來解釋。

假設要論正常,如今只能當一個副處長的縣長還差不多。27歲,當正處的在我們國度都不多。

能擔任正處長的根本上都是些高貴家族,有著深沉底蘊的家族出來的子弟。我們稱他們為官二代三代或紅三代的,這些家族出來的子弟首先就很高。

從學校一出來,干過一二年就提為副科。再過得一二年就正科。畢業后五六年就是正處了。

要30歲以下爬到廳級的,即使是這些家族出來的人也不容易。看看,我們共和國,30歲以下的廳級幹部有幾個?

除了地方部委一些部門都是官三代占著的。副廳還較多,要論這樣的30歲以下的正廳,就一個,共和國找不出第二個來。

當然,並不是官三代富三代的。是實打實靠本人打拚出來的。就拿喬家來講,也並沒幫上多少忙。

不過,也不能無視喬家大院的輻射影響力。為什麼這麼講,雖喬家大院並沒有直接出手幫上多少忙。

但只需知道跟喬家大院關係的同志都會思索一下那方面的影響。在選拔的時分人家也會照及一點喬家面子是不是?

而且,人家要對下手,要動,也得思忖一下是不是?」段海天道,倒分析開了。

「嗯,這個我明白。的確沒見過30歲以下的正廳級幹部。就是權貴弟子,好多三十四五爬上正廳的,全都是打了折扣的正廳級幹部。像在企業呆著,參照的是正廳級別罷了。當然,那些官三代富三代的有一個優勢,就是他們家族的人脈底蘊豐富。

而且,先到某國企鍍鍍金,弄個參照廳級享用。前面一轉手到政府或國度正式的某個部門就是真正的廳級幹部了。

這個,也是他們慣用的一條走捷徑官場爬升的辦法。由於,在企業選拔得快。

人家也沒怎樣把廳級的國企老總當回事,所以,競爭力都相對政府部門來講會寬鬆一些。」葉凡點了點頭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