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章大環境與小氣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章大環境與小氣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喊月票不行,喊了你們嫌我嗦,狗子,苦矣!

「這就是大環境跟小氣候的成績了,草根出身的官員想往上爬全得靠本人一步一個足跡的往上。 《%%而且,運氣好的同志能碰上『貴人』。這些貴人根本上都是官二代或紅二代出來的。沒有『貴人』相助,你想很有作為的爬上較高的地位,那簡直是天方夜譚,不理想罷了。」段海天看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

「唉,才能不如關係。關係不如出生時找個好老子,這個,沒辦法。社會如此,從古至今估量都這個樣子。

因此,在沒辦法改變出身,改變整個社會大氣候的狀況下,我們只能改變本人的小氣候。

以小氣候來順應社會的大環境。不過,我很難順應這種所謂的『大氣候』。所以,我常常遭人忌恨。也許是我許多事的處理不到位倒致的。

樹敵也較多,遭到的打壓也不少。不過,幸而都由於一些特殊緣由改變過去了。不然,我葉凡到如今,估量還只是個小科員。」葉凡講道。

「對了,陳軍這次可是交了好運。居然一舉進入獵豹,而且還擔任了副師一職,要論他的爬升速度,我段海天拍馬也跟不上。而且,這小子如今特愛顯擺,整天在杏兒面前也是牛哄哄的。找個時機,你得敲打一下他。」段海天話鋒一轉到了女婿陳軍身上,不過,那話語里卻是充滿著一股子欣喜跟得瑟。

「呵呵,你是他岳父,要論敲打,你出手是最好的了。這傢伙,有時頭腦易發熱,潑盆冷水讓他涼爽涼爽也好。」葉凡淡淡一笑。

「我沒用,這小子不聽我的。雖說我跟他講話他表面在聽,估量是一邊耳朵進一邊耳朵出了。<我也聽老齊跟明珠部長聊起過,一個個有時都在感嘆。

說你這個當大哥的比老子或姑姑講話都頂用。這血親不如外親,都什麼事給整滴。」段海天話語里居然參夾著一絲酸味兒。

葉老大感覺好笑,說道:「這個,也許是我年輕些,跟他們投緣罷了。並不能講我多有本事。這個,用現代術語講就是不同輩有『代溝』。代溝這個東西很難勾通。比如拿音樂來講,你們喜歡老歌,像什麼『黃土高坡』,什麼女人轆轤和井啊,而年輕人喜歡盛行曲調。什麼港台歌星歌帝歌后的。」葉凡說道。

「不不不1段海天擺了擺手,講道,「這個不一樣,我們都看得清楚。你是用你的人格魅力降服了他們。要論年齡,我們是你的雙倍了。但在閱人一塊上這雙老眼不昏。所以,我們都很放心把他們交給你。」段海天講著,看了葉凡一眼,口吻放得很輕,突然著問道,「聽說陳軍見過最高首長?」

「你說呢?」葉凡奧秘一笑,問老段道。

「我這是問你,你問我,我哪知道。沒準兒陳軍在吹牛皮,這傢伙如今也末尾不老實了,喜歡吹了。」段海天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葉老大隻乾笑了兩聲不答,就是要讓老段鬱悶。算是對他剛才對段家裝奧秘不答的報復了。

「老弟,中辦不好獃吧。」段海天反正也不問了,話頭轉移了。

「當然不好獃。」葉凡點了點頭,面一陰。

「看到沒,一講中辦你這臉面子都快下雨了。其實,我覺得也正常。中辦是為地方指導服務的,所以,你碰上的對手都是那個層面的。不是某部委的部級幹部,就是地方某機構的指導。對我們這些人來講,在京城廳級不如狗的那個高官雲集的地方。

廳級幹部的確很難有所作為。《%%7由於,部級幹部太多了。任何一個出來都可以對你瞪鼻子上眼的。

就拿你這督查室主任來講,你一個正廳級幹部去督查人家省部級幹部,你能督查出什麼來?

猶如現代的宰相想管皇帝,有這個能夠嗎?所以,你今後碰上的阻力將更大。

假設你是個圓潤的人,反正也就睜隻眼閉隻眼過去了。惋惜你不是,你的剛很強,不能夠能做到那些老油子般的圓潤。

唉,那個地方,也真是難為你了。不過,也許是指導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給你掛了個辦公室副主任職位。

可別小看這個頭銜,拿出去是可以震懾住一大批省部級大員的。人家心裡有顧忌,要訓叱你要批判你總得想想你就在身邊工作的。

要是真惹你了,你豁出去撕破臉皮子四處弄一齣戲出來,那也夠那些大員們頭疼的。

不過,這樣乾的後遺症就大了。還是少幹些,估量你幹了后當指導也不喜歡,那你在身邊工作的工夫就不會長遠了。」段海天講道。

「我也想了許多,反正,江山易改本難移。要移我就移一點吧,準繩的成績,我是不會移的。這就是我葉凡的秉,不喜歡我的話我就滾蛋到地方折騰去了。他總得給我個去處是不是?」葉老大倒也很『光棍』起來。

「呵呵呵……」段海天大笑開了。

深夜了,水州老王獸記湯店裡還有幾個傢伙正喝得正歡。

葉老大帶頭、下邊酒友分別有盧偉、齊天、陳軍、賀海緯、范剛、粟一宵、於建臣、王龍東。

這次把王龍東特別從海東叫回來,目的也是葉凡想讓大家看看人,為王龍東進入葉系圈子打好根底。

不過,這裡這麼多人中,王龍東同志顯得有些拘束。由於,除了范剛這個年輕的副處級幹部以外,聽葉凡引見說其他的同志全是副廳正廳級幹部。而齊天正在爭取師長一職,師長對應到那頭也是廳級幹部了。

葉凡這個同窗更是變態,就不必說了。像盧偉、賀海緯、粟一宵、於建臣都是南福省相當有實權的廳級幹部了。

盧偉是水州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賀海緯更兇猛,省紀委常務副書記、粟一宵也是省監察廳常務副廳長、於建臣到蒼海市任公安局任常務副局長。

蒼海市是副省級城市,該市政治委書記是市委副書記兼任的,也是副省級幹部。水漲船高了,而於建臣這個常務副局長也高配為正廳級幹部了。

「於哥,到蒼海還玩得轉吧?」葉凡看了於建臣一眼,一臉關心,笑道。

「剛到時玩不轉,不過,如今經過一年多的調和順應,還算行。」於建臣笑了笑說道。

表情輕鬆,不過,葉凡經過氣波探測,總感覺到於建臣心裡有事,由於,他的氣機相當的不穩妥。

於建臣是葉凡接交的第一個在公安部門有著份量的冤家,從墨香市直到如今,兩人的兄弟情是越來越深了。

雖說於建臣並沒像盧偉齊天陳軍那樣跟著葉老大四處打天下。跟葉老大走得也沒有那麼勤快。

但葉凡知道,於建臣很重感情,是個可交的冤家。而在這麼多人當中,於建臣的歲數也最大了。往年估量都快四十五六了。

「老於同志,你可是言不由衷啊?」這時,粟一宵看了於建臣一眼,臉有點怪異,淡笑道。

於建臣一聽,居然沒有反駁。倒是陳軍有些疑的看了兩人一眼,說道:「什麼意思,粟廳長,把話挑明點吧,在這裡打啞謎就沒意思了。」

「沒什麼,他鬧著玩的。」於建臣看了粟一宵一眼,說道。

「於哥,你心裡有事。講出來就是了,大家給你拿個主意。今早晨能坐在這張桌子上,全是兄弟。」葉老大突然啟齒了,盯上了於建臣。

「是啊,講吧。雖說大家幫不了大忙,但小忙也還行的是不是?」齊天也追著問道,由於這傢伙很八卦,最喜歡折騰事了。一聽說有事,那就來勁頭了。

「唉……」於建臣嘆了口吻,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蒼海市的許志強書記和市公安局的鐘輪局長兩位是什麼樣的人物,估量盧書記跟粟廳長都聽說過吧?」

「我也聽說過兩人的一些事,許志強是蒼海市分管政法的專職副書記,還兼著市政法委書記一職,也是高配為副省級幹部的同志之一。而鍾輪是市政法委副書記兼蒼海市公安局長。兩個都是要強之人,都想稱王稱霸。不過,一山難容二虎,自然,二虎湊一塊,一定天天打架了。」盧偉喝了口湯,淡淡哼道。

「不對啊,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於局夾在兩人中間,那不是漁翁得利了。只需游刃不足,估量,許志強跟鍾輪都要照看著你。而於局得落下的利益應該是最多的是不是?怎樣反倒,彷彿是於局不開心,難道是……」陳軍並不笨,信口開河。

「這個漁翁……」賀海緯突然出口了,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不好當1

「嗯,是不好當。由於,兩位直接指導都是滑得能流油的老油子。你想從他們那邊撈點益處很難,給你大棒還是容易的。聽說兩人為了鬥氣,常常會找到第三者出氣。」盧偉的話隱有所指,這個第三者自然就是於建臣同志了。

謝謝『大城大事誠誠』『阿輝121』『青春之哥哥』『kingjackli』等兄弟們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