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一章有事捅給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一章有事捅給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兩人都是有一定背景的人。 15聖堂最新章節鍾輪當了幾年局長了,本來以為在前年的調整中能坐上政法委書記寶座外帶兼著這個市公安局長一職。

想不到,撲騰來撲騰去的,倒是讓外省調來的許志蠻橫ch一扛子奪走了政法委書記之位。

鍾輪不但級別上不去,而且,在蒼海也丟盡了臉。自然,鍾輪以為一個外來戶益處理。

所以,許志強一到蒼海,鍾輪就展開了大面積的攻擊。想一舉讓『許』丟盡面子滾蛋走。

不過,鍾輪沒想到的就是這其中還有糾葛。許志強的後台相當扎手,居然搬出了南福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昌海這個南福省政法委中最大的頭頭來問責鍾輪。」賀海緯一臉嚴肅的講道。

賀海緯以前沒到省紀委時人還是較開朗的。如今到省紀委了,也許是工作需求,所以,那臉,十天中有九天都是板著的,像有點黑麵包公的架勢。估量,只要這樣,下去才能鎮住那些貪官吧。

「嗯,前年12月,我也是剛到蒼海市不久。很倒霉的就是碰上事了。蒼海市不是發生了兩起地下煙花廠爆炸事情,炸死了四個人。

到時鐘輪想掩蓋過去,不過,估量是許志強下的手。不久,上頭就查了上去,而且,省委督察室的同志都來過了。

一查,原來是虛報不實數字。自然,鍾輪跟我都被打了屁股。而當時許志強正好去學習了,他倒是懂得應用時機開脫責任。

也許是許志強跟李昌海搭成了什麼叫易?李昌海親身到了蒼海,鍾輪的桌子都差點被他拍塌了。

鍾輪知道,這個,是許志強在暗中整他。不過,許志強當時臉上一轉身就掛著陰笑。

由於,許志強也知道。《本人剛到蒼海市時鐘輪耍了許多手腕。這個,只是反擊末尾罷了。

而我就倒霉了,他們倆每爭鬥一次,不管誰勝誰敗。總有一個要倒霉。

而我就是那個倒霉蛋的陪葬品。媽的,這都什麼事。我們倆個要斗就斗嘛,乾脆要看扯上我老於。

老子又不是以前的陪葬丫頭,什麼破事兒。4∴⑧05」於建臣越講越火大,那碗差點被他敲炸了。

「許志強既然有一定背景,他又是鍾輪的頂頭下屬,李昌海都給他拉出來施壓了。怎樣,都一年多了還制服不了一個正廳級的公安局長。那許志強的御人才能可是值得琢磨了。」葉凡淡淡在一旁哼了一句。

「是,假設塵埃落定。比如是許志強壓住了鍾輪,或許是鍾輪趕跑了許志強。隨意那一方大勝,估量於局的日子還會好過些。不過,葉哥講得有理,許志強有著這麼多優勢,怎樣能夠壓不住鍾輪?」陳軍也是提出了本人的疑惑,希望於建臣這個暫時頭的教員給解惑一下。

「們不在蒼海,當然不明白這內中一些事了。鍾輪是土生土長的南福人,而他的家離蒼海市就不遠。

以前沒有劃歸蒼海管,如今重新規劃后也屬於蒼海市管了。而且,鍾輪的父親鍾明九是曾經的蒼海市常務副市長。

雖不是市長書記這種一二把手份量級別的,但也為鍾輪在蒼海本市打天下打下了一根底。

鍾輪是屬於強硬的本地派,而在省里,鍾明九也有一定的人在支持他。鍾明九如今退休了,而他在退休前就為兒子鋪好路了。

所以,在省委,也有指導支持著鍾輪。不然,鍾輪估量早被許志強一腳踢出蒼海市了。

而我就舒服了,們也知道,我一無背景而又是個副手。人家倆人不拿開刀問誰開刀?這年月,麻木的,全是欺軟怕強之輩。《7」於建臣乾脆也挑明了講了,反正這臉都丟了,也是丟給在坐的兄弟們看的。沒準兒還能牽來支持的。

「於哥,既然鍾輪跟許志強常常搞事要折騰。那就各找一件能讓他們都頭大的事出來。到時安排一下,捅到上頭來,我就有辦法了。」葉凡冷冷哼道。

「沒錯,到時,這個中辦督查室主任可以上去督辦了。找幾個由頭,左邊甩許志強這個書記一巴掌。左邊又煽鍾輪這個局長一耳刮子。看他們倆還敢囂張個屁!治不了他倆個傢伙了。」齊天差點興高采烈了,笑得很大聲。

「最後,成心的l上那麼一點。兩人一打聽,才知道於局跟的關係。到時,沒準兒兩人都去求於局了。今後,他們知道了於局有這層關係,還敢往於局身上招呼嗎?至少,有益處時還會想到於局的。」盧偉也點了點頭以為此法可行。

「甩他們巴掌,不容易。許志強也是副省級幹部。而且,人家有後台。要甩他巴掌,一定得找出充分理由才行。

不然,反倒搞得讓他知道了這事跟於局有牽連的話,那葉凡一走,於局的日子更不好過了。

到時,兩個傢伙變本加厲,於局還有好日子過嗎?這年月,縣官不如現管。

畢竟,他倆個是於局的頂頭指導,要麼一整到底,讓他們頭痛。產生忌憚,當前再不敢有所動作。

要麼就不要干,以免到時更蹩腳。」賀海緯有本人的看法,表情比較凝重,講話比較嚴肅。

「還有一點要留意,於局,找的事情相對要跟沒關係的才行。不然,即使是葉哥上去打屁股。那不是照樣要挨打,有些事,人家盯得緊,葉哥不打屁股都不行了。真這樣子,那可就是搬起石頭砸本人的腳了

「要除掉這個條件,那這事就難找了。像發生在許志強或鍾輪身上的事,普通要扯都得扯上我。由於,我是蒼海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局長和分管政法的指導都挨了板子,我怎樣能夠置身事外?假設不是公安局的事,那還怎樣整許跟鍾?他們倆的s事也輪不到中辦督查室來管了。」於建臣也緊皺起了眉頭,這個,倒真難為他了。

「於哥,漸漸找。假設真實找不到,就抓重放輕。比如,次要板子打在許志強和鍾輪身上的事情就較好了。

只是細微的受了點牽連。到時作一下就沒事了。當前我上去,次要目的是敲打這兩個人,而不是真要把他們倆個扳倒,那豈不是便宜了別人。

於哥到蒼海市才一年多不工夫,局長地位再怎樣也難輪到是不是?

假設能輪到了,我就是下陰手砸也得把鍾輪給砸下去了。」葉凡的口吻很冷,於建臣有些感動了,舉起杯子講道,「謝謝各位兄弟了,建臣自干三杯相謝。」

「自干就沒必要了,大家都是兄弟,一同同干三杯怎樣樣?」葉凡巡了大家一眼,提議道。

「好哇好哇1齊天首先照應,王龍東也有些興奮著。

……

同干下三大杯紅酒後,大家的臉都漲得有些紅了。

「葉哥,這位老同窗龍東同志聽在青牛市任市委書記。多長工夫了?」齊天問道。

「不到一年工夫。」王龍東倒是道。

「唉,工夫太短了。不然,叫葉哥想點輒把弄回省城。我們喝酒時也多個伴。」齊天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沒事,龍東在青牛呆得還不錯。作為青牛市來講,也是個鍛練人的好地方。龍東好好的鍛練上幾年,無時機時就要往上看了。至少,也得弄個副廳級的副市長擔任一下。級別先上去,至於詳細的,今後再了

「謝謝。」王龍東講著,看了葉凡一眼,道,「還是葉主任想得周到,青牛市雖只是一縣級市,但在海東的影響力卻是很大。假設能把青牛的工作干好,今後也就有了選拔的根底。到時我自然會找上葉主任的。不然,工作干不好,我也沒臉來找葉主任了。」

「王書記,是個真實人,很好1賀海緯居然板著個臉誇獎了王龍東一句。

下邊,大家又聊扯了些局外話題,見工夫也差不多了也就散場了。

王龍東一早晨很少發言,根本上是一聽眾。不過,聽葉老大等人談起找事整堂堂的蒼海市政法委書記的事時也是j動不已。

想不到葉系的圈子如此厚實。雖在坐的級別都不是很高,但大家都還年青,都還有很高的潛力提升空間。

經過這一早晨,更堅決了王龍東同志跟著葉凡一同打拚的立常

「龍東,怎樣樣,我的幾個兄弟都不錯吧?」由於吃太飽了,葉老大提議走走。於是,王龍東就下車跟他一同逛街了。

在冰冷的冬夜裡,顯得有些怪異。假設是一男一女人家自願挨凍還有點道理。兩個爺們逛街,而街上除了偶然駛過的的士之外很少看見車了。自然顯得有些奇異了。

「太不錯了,當今這個社會,利字當頭一把刀,狗ru冤家的很多。有福可以同享,真正遇上難時就不見了人影。

獸性本s,這個也無可厚非。不過,今早晨讓我大開眼界了,想不到如今這個時代了,居然還存有這樣濃濃的沒有血緣的兄弟情。

我看得出,大家都是真心想協助於局長。而大家講話也很放得開,由於,大家相互不設防,只要真正的兄弟才能做到這一點。

這是一個勾搭,很有凝聚力的擁有中心的生機圈子。老同窗,能不能引見我也參加。」王龍東乾脆順竿子就提出了這個要求來。

「呵呵。」葉凡詭異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