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三章一回來有人要整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一回來有人要整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姑娘是什麼人,怎樣這麼晚了還在街下游,要是遇上壞人怎樣辦?」葉凡想套這傢伙底子。 《%%

「壞人,有我牛仔在怕什麼壞人,老子就是壞人的祖宗。」牛仔這傢伙還不是普通的大條,信口開河。

「就你,不怎樣樣?」葉老大斜瞄了這傢伙一眼,譏諷樣子哼道。

「兄弟,你是高人。跟你當然沒得比了,你,練過吧。」牛仔來了興味,盯著葉老大像看一美女。看來,華夏人都有崇武情結了。

「你還沒答覆我呢?」葉凡哼道。

「想套你牛仔大爺的話,沒門兒。我們家老爺有交待,遇上壞人相對不能講話。

你牛大爺聰明著,別想著騙我們家小姐了。見我們小姐長得美麗,你們就想什麼滴了。

假話告訴你們,只需你們敢動我們家小姐一根汗,你牛大爺就要跟你們拚命。

還有,我們家小姐可是大戶人家小姐。老爺子打個噴嚏你們全得下大牢。就是滅了你們都有能夠滴。」牛仔一邊噴著煙霧一邊得意的講道。

「噢,你們家有來頭是不是?哪裡人,說來聽聽。不然,你小子準是在吹牛。」葉老大淡淡哼道。

「金陵大戶,你去問問,紅樓夢裡那個賈家,就是寫我們家滴1牛仔信口開河,轉爾想到什麼,那臉有些美觀了,盯著葉老大吼道,「你丫的,陰啊,敢套你牛大爺話,你這破煙,老子不抽了。」

牛仔生氣了,瞪了葉老大一眼,呸地一聲噴掉了雪茄。而且,還伸腳狠狠的踩了幾腳。彷彿這雪茄就是葉老大。

而且,轉爾,這傢伙一腳就踢向了葉老大。

<不過,牛仔此刻絕後的頑強,不要命的又回身撲了下去。

就這樣,來來回回被葉老大踢了回去近十七八回了。最後,牛仔終於被葉老大踢散架了,整個人撲倒在渣滓堆里再也動不了啦。當然,這些都是葉老大腳下留情了。葉老大也存著逗他的心思。

「賈府的小姐,難道是賈什麼滴,有意思。」葉老大嘴裡小哼了一句。

「小姐,你快跑吧,牛仔不行了,牛仔沒用1就在這時分,牛仔居然嘶啞著嗓子哭喊了起來。

「鬼叫什麼?他曾經答應送我回去了。」就在這時分,紅衣賈小姐指著王龍東講道。

「龍東,搞什麼?」葉老大略感不測,問王龍東道。

「這個,葉哥,我看,我們就花點工夫送她回去算啦。一個姑娘家,要是遇上壞人怎樣辦?我們就算是做一回壞事怎樣樣?」王龍東有些尷尬,講道。

「你小子,不會是看上她了吧。」葉老大信口開河,反觀了那姑娘一眼,發現身體臉蛋都是上上之選,還真不錯。不過,就是『辣味』重了一些。

「葉哥,這個,別這樣講,我哪……」王龍東看了那姑娘一眼,臉有些紅了。

「呵呵,要送你本人送,我得回家了。明天一大早還得趕飛機,龍東,我們就此拜拜……」葉老大朝王龍東擠了個眼球,轉身大步,幾下就得到了人影。至於後頭發生了什麼,葉老大不清楚。

「莫不是真對上眼了,龍東同志,加油吧。不過,那姑娘,像辣椒,龍東同志,你自求多福吧……」葉老大哼著

辣妹子嫁人怕不辣

吊一串辣椒碰嘴巴

辣妹子從來辣不怕

辣妹子生不怕辣

辣妹子出門怕不辣 葉凡回到了京城。

首先,葉凡一大早就整理好了有關材料直奔陳千和副部長辦公室而去。由於,他是本人的直接頂頭下屬。

陳千和副部長那大板頭梳得油光可鑒,他表情平淡,看不出什麼不一樣的狀況來。他指了指對面的轉椅子表示葉凡說道:「回來啦,坐吧。」

葉凡點了點頭一屁股坐了上去。看了陳千和一眼,說道:「陳部長,馬上就放假了。我是來向你彙報一下江都『三農』成績的初步調查狀況的。」

「這麼快就調查出結果了?」陳千和明知故問,看了葉凡一眼。

「哪有那麼快?才幾地利間,不能夠一下子就有結果的。只是初步的調查狀況,算是底了,由於過年了,所以向你彙報。這次我們一下去……」葉凡剛講了個掃尾,陳千和早就擺了擺手,講道,「既然都沒結果,才初初的調查狀況,就不必彙報了。等你們有了卻果,來年持續調查后再彙報吧。不然,聽了也沒多大意義。」

「那這事,假設不向你彙報。張委員那邊不知要不要聽彙報?」葉凡成心的遲鈍了一下,心裡明鏡似的。知道燕春來一定壓服了張向東了。

陳千和如此的做,無非是在給本人畫個圈圈圈祝到時,等黃藤那傢伙下的事公安那邊處理完,燕春來屁股擦乾淨后再用此事來要挾或整治標人罷了。

「張委員,這年關的最後一天,人家是國務委員,總理助理,哪有閑功夫來管這點大事。就這樣了,你回去吧,把同志們召集起來聊聊,布置一下明年督查室的義務或方案,回家過年吧。」陳千和擺了擺手,還是一臉的淡然,看不出愛好。

「這個,我是,張委員那邊不彙報一下。我是有些擔心啊?」葉老大看了陳千和一眼,成心的說道。

「你擔心什麼?」陳千和略顯不滿了,淡而無我簧。

「不是聽說張委員有指示,假設年底前處理不好要問責督查室的擔任人?所以,這事雖說還沒處理好,但總算是有些眉目了。我是想採取自動向張委員彙報這個狀況,以求得指導的支持和體諒。不然,這頓板子要拍上去就費事了。」葉凡成心的了過去。要的當然就是陳千和的一個承諾。

不然,陳千和這邊不聽彙報,而張委員到時舉起板子要拍人,那本人豈不是很冤。

有了陳千和的承諾,張委員到時真舉起板子,那本人也有說詞了。由於,是陳副部長不聽彙報的嘛!並不是我葉凡不向上彙報。

「不必了,不是跟你講過。張委員太忙,沒空聽你彙報。這事就這麼著了,暫時擱一下,等年關當時你們調查組持續調查。」陳千和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當然,也不能不讓同志們休息。我知道你們下去很辛勞,四處奔波。所以,好好的回家過年,養足肉體頭。等開年當時這邊的事處理好后再下去。」

「那詳細開年後什麼時分下去,還請陳部長給敲定一下?」葉凡成心的要試一下這老傢伙。

按燕春來的心思來講,一定得等黃藤的事了了后才會督查組加緊查案子。而黃藤的事沒有幾個月是不能夠了卻的。估量陳千和也拖一拖才會督查組下去的。

果真,陳千和聽了后,故作沉思狀,爾後才講道:「同志們都很辛勞,那就三四月份下去吧。

畢竟,督查室這邊的事也很多。你這個主任也忙不過去。而年當時剛末尾工作時大家心思都還在過年,一時收不下心來即使是下到江都也干不好工作。

還不如等大家都調整過去,把心思都放進工作中時再下去,這樣效率也高些。你們下去的工夫也短些。」

「那好,我就給同志們這樣講陳部長的指示了。」葉凡一臉正派的講道。

「你去吧。」陳千和擺了擺手。

葉凡一剛走,陳千和那臉立刻陰沉了上去,哼道:「想老子,你小子還嫩著……」

葉凡大步回到督查室會議室,把陳千和副部長的指示當場宣布了下去。而且交待辦公室主任風一秀作好了記載。

而江都調查組的全體同志都簽了字。這個,也代表著2004年1月份江都三農成績調查暫時告一段落。

「同志們,下午就放假了。我首先在這裡恭賀大家『猴年』不祥,萬事順心。來年,大家都更上一層樓。」葉老大雙手作抱拳狀,登時,會議室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待掌聲停息后,葉凡看了看辦公室主任風一秀一眼,問道:「春節到了,過年各個處室該發的福利獎金以及補貼都到位了沒有?」

這個,年終發些年貨給個小紅包也是各大處室年年都有的事。

「葉主任,我正想向你彙報這事。」風一秀站了起來,說道。

「坐著講吧,我們明天不是閉會,往常聊天一樣,大家提早開個春節茶話會吧。」葉凡伸手做了個動作,表示風主任坐下再聊。

「葉主任,我坐不住了。」風一秀沒有坐下,一臉的憂慮。

「有什麼事嗎?」葉凡心裡一動,也感覺到了不尋常。

「就是您剛才所講的福利獎金以及補貼,這些就不用講了。光是工作人員下到地方督查,比如車旅費、住宿,每天的伙食補貼,還有一些必要的開支明文可以報銷的費用都遇上困難了。」風一秀蹙了下眉頭,講道。

「賬上沒錢了是不是?」葉凡也皺了下眉頭問道,想不到又遇上經濟成績了。

「就剩下一萬多塊錢了,昨天本來是安排要去買些年貨分給大家過年的。當時我問了財務室的方春玉主任,她也是一臉的憂鬱。由於,賬面上的確是沒錢了。而主任您又在江都,我們不好意思再打擾您了。」風一秀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