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四章葉老大幹那敲詐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葉老大幹那敲詐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那往年的錢哪來的?」葉凡不由得有些不滿了,心說難道又有人要搞我,擺蛾子了。 往年有發補貼獎金什麼的,往年一到我手頭上連正常的報銷都沒錢報了,那不是抽我這個中辦督查室主任的臉子嗎?

「是辦公廳財務室支付的,不過,前幾天方主任到財務室去催錢時。那裡的同志說是往年辦公廳用度超標了,所以,年底了賬面上也沒什麼錢了。」風一秀講道。

「鬼話1這時,督查室副主任趙玉冷哼了一聲。引得大家都盯上她了,葉老大也一樣,看了她一眼。

「相對是扯鬼話,我明明看見辦公廳其它廳室的同志昨天就高高興興的領了年終的福利獎金什麼。

而且,秘書局的同志領的最豐盛。那一床加厚的羽絲被就要七八百塊。還有一箱箱的蘋果、鴨梨、以及等等年貨。

他們一個個都搬不動了,後來,合起來雇了搬家公司的來搬,用大車裝的。一家家送去的,人家好福氣。」趙玉略顯憤慨,講道。

「有這事?」葉老大口吻重了不少,直接問風一秀道。

「是有這事,秘書局的領得最多。像老乾局還有送名家字畫掛歷等。那一幅名家親手寫的字畫掛歷,估量沒有二三千塊是拿不上去的。不過,輪到我們督查室去問款子財務室同志居然講沒錢了。後來,我親身跑了一趟,找到了財務室的陳震東主任。

陳主任也是一臉為難,後來被我磨得沒辦法了,叫我們想辦法先挪一些對付過去。年當時等廳里有錢了再還給我們。」%7

「挪,去啥地方挪去。這個,年年都有,憑什麼叫我們挪去,這不是欺負我們督查室沒人嗎?」這時,於貴發主任居然氣呼呼講道。葉凡知道,這老傢伙沒安什麼好意滴。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當然,葉主任剛來,真實不行就先挪一挪了。真實挪不開的話我提個建議,葉主任聽說還要回老家過年,不能太擔擱著他了。乾脆這些就推明年怎樣樣?」

老傢伙貌似好意為葉凡解難,實則這話一出,大家都心知肚明。無非是講你葉主任沒本事,剛來就受人欺負罷了。最後,連帶著大家都跟著受這窩囊氣了。

「呵呵,來不及了,我打個電話問問陳主任。」葉凡一臉淡定的還笑了笑,直接掏出手機拔給了中辦財務室的陳震東主任,問道:「陳主任,我是督查室的葉凡。聽說財務室沒錢了要我們督查室本人先挪錢過年是不是?」

葉老大的聲響很柔很平和滴,畢竟,是問中辦的財神爺要錢嘛。

「嗯,往年前期用度過大,搞得如今是青黃不接。葉主任,對不起了。賬面上真沒閑錢了,不然,我壓著幹什麼?」陳震東安靜的講道。

「閑錢,那是不是講賬面上還有錢,那些不是閑錢罷了?」葉凡一聽倒聽出一些門道來了,陳震東這傢伙明明是話里有鬼了。並沒講沒錢,而是沒有閑錢。這幾個字之差,其中貓膩可就多了。

「當然,不能夠中辦的賬面上一分錢都沒有。要是攤上某個指導有事招待,難道叫人家喝東南風?

這些錢都是事前曾經定了的,非擱在哪裡不可,相對是不能動的。即使是指導暫時不用,我們也不敢挪出來。

當然,假設葉主任真要動這些錢,我可以先挪來用用。」陳震東貌似關心葉凡的講著,轉爾講道,「不過嘛,要是指導等著急需時一時拿不出來,不知葉主任到時我們想要時馬上就能拿出來?」

老傢伙,還真是陰險,想搞我,葉老大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哼道:「你們本來就該拔給我們督查室錢的,怎樣還要還。聖堂

要還的話也是你這個主任的事。年底了,總不能讓督查室的同志眼巴巴看著別的廳室領高高興興領年貨,我們兩手空空回去過年。

而且,有的同志下去辦事,連車旅費住宿費都沒辦法報銷吧?這是正常的工作開支,並不是報是不是?」

葉凡的口吻漸漸的強硬了起來。

「這個,假設你不能及時還的話,我是沒辦法了。那些錢相對不能動。還是這句話,你們先去挪挪,年當時我想辦法給你們補上。」陳震東態度很『鐵』埃

「那行啊,要挪就挪吧。」葉凡淡淡一哼掛了電話。此刻,當然全體同志都盯著葉老大了。有些同志當然眼中會閃過一絲興哉樂禍了。自然,見葉老大『撞牆』某些同志心裡直樂了。

「呵呵,陳主任講沒錢了,要我們自已挪,那隻能這樣了。賬務室也有困難嘛!我們都是同一個廳室的同志,都是中辦同事,同志們要相互體諒是不是?」葉老大看了大家一眼,淡淡笑道。不過,估量,在坐的十幾位同志中有一大半在鄙視這貨連遮羞布都不懂得找一塊遮遮一下。

「葉主任,真實不行我十幾天前出差的報銷方面就先緩一緩了。大家都是同一個部門的,應該相互體諒。至於年貨,我看就不用發了。我的那份就不要了。」這時,黨委紀檢書記吳昌林同志顯得很是大度樣子講道。

「是的是的,我的暫時也不用報了。等年當時有錢了再報,作為下屬,為指導分憂也是應該的。」於貴發同志也是跟上了吳昌林的腳步。聽他倆那麼一同哄,其它的同志自然全都表態了等年當時再說了。

「同志們很了解嘛!我代表督查室謝謝大家了。」葉凡一臉淺笑著表示感激,突然,話鋒一轉,講道,「當然,年底了,別的廳室有的,我們也不能落下。

都辛勞一年了,不能缺了這些。這年貨,雖說不大不小的但總歸是發個意思。

大家當然不能夠眼愁著這幾個錢或年貨是不是。我懂大家的心思,不過,年底了,拿些年貨沖紅一下還是要的。

所以嘛!這年貨,不但要發,還要發得紅火才行。來年嘛,大家都有個好運氣。風風火火過猴年嘛是不是?」

不過,葉老大一講完,大家全都盯著了本人。

葉老大也不矯情,又講道:「那天剛到任時就看法了警衛局的狼局長,很不錯的一位同志。而且,跟狼局長也聊了幾句,別人很豪爽!而且,聽說警衛局的經費較寬裕,那我就去他那邊暫時先挪挪了。」

一講完,沒等大家有反應,葉老大按響了辦公桌上的電話,而且,用的還是免提,一接通,講道:「狼局長,我是督查室的葉凡埃」

「你好葉主任,聽說你們從江都回來了。查清楚了吧?這大過年的,都不讓人消停,你們還真是命苦,呵呵。」狼破天問道,笑了兩聲。

「還沒,事太多,一時不能夠查清楚。這事,次要是攤子太大了。不過,陳千和部長指示我們明年三四月份持續調查。指導還是很體諒我們下邊辛勞同志的,我倒是很欣喜。」葉凡說道。

「也是,什麼破事兒這麼多。」狼破天哼聲道。

「狼局長,能不能打個磋商?」葉老大末尾拋出話題了。

「磋商,磋商什麼?」狼破天直白地成績。其實,葉凡早就發了簡訊給這傢伙,告訴他本人在辦公會議上用的是免提,此刻,兩人自然是配合在一同搞演戲的花招子了。

「是這樣的,賬務室的陳主任……」葉凡把狀況具實講了一遍。

「噢……」狼破天沉了一會兒才講道,「葉主任,我們警衛局是有些錢,不過,那都是擔任指導安全方面的專項費用。」

「擔任指導安全的款了,那可是專項款子啊,不能動的。那就算啦,狼局長,這話當我沒說了,不過,還得謝謝你了。」葉老大表現得一臉的訝然,趕緊說道。

「這樣吧,我擠一些給你們先湊和著把年過了吧。反正到年底了,外事活動等都比較少了。這筆錢暫時還沒什麼用,真急用時我再打電話給你。」狼破天講道。

「那謝謝了!不過,我們得付你利息才對,這個,你們也不容易嘛,是擠出來的。」葉凡表示感激。

「利息,就不必了。都是中辦的同志,相互協助,應該的。」想不到狼破天居然很客氣,又令得中辦督查室的同志在心裡揣摩開了。

僅僅幾分鐘當時,中辦警衛局財務處的同志來電話告訴說是曾經把100萬打進了中辦督查室財務室賬號里。

「好了好了,錢借來了。風主任,就照秘書局的發放標準發吧。」葉凡一臉淺笑著講道。

「什麼,從狼破天那邊借錢了?」陳震東在中辦督查室自然也有眼線的,不到幾分鐘就接到了電話,這貨嚇得一嗦,才發現手心全是汗了。

「嗯,千真萬確。督查室的風主任曾經安排去置辦年貨了。叫大家稍等一下,估量半個小時就能置辦好了。」電話里一個女子聲響講道。

「媽的1陳震東忍不住罵了一句娘,轉爾有些疑,說道,「狼破天從來是獨來獨往,怎樣能夠接給葉凡錢。這筆錢有沒高額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