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七章喬報國眼紅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喬報國眼紅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年當時小劉同志就分開了陳千和的地方被塞到什麼偏遠地方當副縣長去了。 《%%7而陳千和又換了秘書了。

小劉副縣長自然鬱悶著,本來是再想跟著陳千和一年,先把級別提到正處然後再下去,至少弄個縣委書記噹噹還是沒成績的。

想不到也不知哪裡出了病,怎樣滴一下子就被陳副部長給發配到了這個地方當一個副縣長。

當然,小劉是遭了池魚之殃,是葉老大跟陳副部長掰手段的犧牲品罷了。

不久,風一秀回來了。

「既然邱主任下拔了50萬,我們年底也還有節餘的錢。狼局的100萬打回去還給他們算啦。」葉凡說道,狼破天的錢可是有些燙手,早點扔掉為好。不然,不斷拽著可是會燙傷手的。剛才只是借用一下敲打一下陳震東。

「我馬上安排財務室的同志去辦理。」風一秀打了個電話給財務室。不久,那邊來電話了,風一秀接了當時嗯啊了一陣子后一臉訝然的沖葉凡講道:「葉主任,我們只還了50萬。」

「只還了50萬,不是借的100萬嗎?是不是狼局見我們經濟緊張,特別捐贈50萬給我們督查室過年?」葉凡真有些訝然了,問道。心裡也覺得即使是狼破天跟本人關係再鐵,也不能夠如此乾的。

那樣做可是會落人口失的。由於,狼破天先前有講明這筆錢是保護地方指導安全的活動經費的,並不是其它方面的開支,那個,項目不一樣,意義可是大不一樣的。

更何況,狼破天知道本人有的是錢。不要講幾十萬,就是一個億也拿得出來。何必去內衛團虎口奪食?<說是不久前,財務室的陳震東主任有指示直接下拔了50萬給警衛局。說是聽說督查室那邊錢緊張向警衛局借了錢,而如今廳里財務室那邊擠了一些出來,所以,先替督查室給還了50萬。」風一秀講道,葉老大一聽,差點暗點笑出聲來。

知道本人聯手風一秀搞的敲詐50萬活動成功了。陳震東想來想去,估量還是覺得不妥當,最後,又白送了50萬。

當然,為了遮醜,這老傢伙擺了個名頭說是先替督查室還賬了。這個,當然也是陳震東在向本人發出最後的信號。也就是講,他最後給50萬。剩下的50萬要督查室給還了。

「那我得感激一下陳主任了,真是得感激埃多好的陳主任,為我們督查室想得真周到。」葉老大自語了一句,笑呵呵的打了電話給陳震東,表示感激。

當然,陳震東那邊正在咯血了。

「感激個屁!你丫的根本就是個詐騙份子。混蛋一個1一擱下電話,陳震東是怒不可息,衝進衛生間大大的吼了幾聲。

老傢伙甩了幾條巾,馬上又沖了個涼水澡才感覺好了一些。奇異的是往常陳主任都很怕冷,想不到在零下10度左右的狀況下本人明天居然敢沖涼水澡。

就是陳主任自個兒也被自個兒的瘋狂舉動給嚇了一大跳。從衛生間出來,這貨還心不足悸的看了看那冷冰冰的噴頭。

下午四點,葉老大才忙完了一切。走出中辦,這廝不由得長吐了口吻,一身總算是輕鬆了上去。

早晨要到喬家大院吃飯,本打算是回老家古川縣吃年夜飯的。不過,看來是趕不上了。不過,葉凡訂了晚班飛機,吃完飯後帶著喬圓圓回家過年。

五點,葉凡從紅葉堡出來,直奔喬家大院而去。

早晨的天氣很好,倒是沒有下雪。不過,院牆周圍還披著昨天還沒有完全消融的雪。

門口站崗的兩個武警一見葉凡都笑著『葉主任』的打著招呼了。

「每人一包,過大年。」葉凡笑著,從皮包里掏出兩包特供香煙扔給了兩個看門的武警。

「謝謝葉主任。」武警也是笑呵呵的講道。由於,葉主任從來大方,兩個武警也打心眼裡佩服他。

「有沒其它人來?」反正也混熟了,葉凡隨口問道。當然是想打聽一下早晨喬家大院都有什麼人回來吃年夜飯了。

別看一個看門的,混熟了能從他那裡得到很多重要信息的。比如,早晨能否有貴客,喬家人都有什麼回家,還有什麼生疏主人等等。

「除了喬委員跟喬部長以外,他們的妹妹喬雅麗女士回來了,還有她的一家人。其它的人沒有。」一個武警說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進了喬家大院。

發現大廳的太師椅上都坐著人,喬遠山跟喬橫山分左右坐在地方的主人椅兩側。主人椅上坐著的是喬家老爺子喬軍峰以及他的老婆蔡如秀。

喬軍峰很少出現,只在逢年過節時才會出如今大廳。往常都是溜溜鳥什麼的。而且,喬老爺子一輩子也只不過到縣長地位上退上去了,級別並不高。

而他的老婆蔡如秀是一名普通教員,即使喬軍峰當了縣長,他也沒讓老婆改行了。蔡如秀就是教了一輩子的書。兩老口恩愛了一輩子,而且,一輩子也甘於平淡。

左側第二張太師椅上坐著二喬的妹妹喬雅麗和他的老公曾水興。曾水興在國企業任副總,參照級別也是副廳級幹部。

在這裡,葉凡倒是發現了一個不測的人。此人就是二喬的隔代堂弟喬空成,當時跟葉凡也在地方黨校學習過。

而葉凡任副班長,喬空成任地方黨校提高班組織委員,此人如今浦海市任副市長。浦海市是直轄市,副市長也是副省級幹部。

再下去就是喬家的一幫小輩了,像領軍人物喬世豪和喬報國。還有喬青陽,喬圓圓,以及喬世豪的妹妹喬娟。

當然,能有資歷坐這裡的都是喬家有著相當份量的人物。而且,是最親的親戚。

見葉凡出去,倒是喬空成首先一臉熱情的笑著上前來打著招呼道:「葉主任來了。」

喬空成並不是這一系的喬家直系,所以,跟葉凡相比,他跟二喬的關係又遠了一些。

所以,在喬家,雖然他曾經是副部級幹部了。是除了二喬外級別最高的喬家人了。

但是,在喬家,喬空成做人卻是很低調。他心裡清楚,沒有二喬,他喬空成什麼也不是。

「呵呵,我們是老同窗。」葉凡也笑眯眯的伸手跟喬空成握了握了。當初在地方黨校提高班時喬空成不知道葉凡跟喬家的關係。所以,對葉凡的態度是不冷不熱。

後來即使是知道了,但是,那個時分葉凡不過是粵東一個副廳級幹部。

所以,也沒怎樣放在心上。如今可是大不一樣了,人家葉凡坐上的地位是令許多幹部都眼紅的地方。喬空成自然放低了身姿。

兩人閑談了幾句,葉凡上前向老爺子跟二喬打了聲招呼。爾後就想坐在後頭去,不過,喬世豪卻是拍著他身旁前面的一把椅子笑道:「葉凡,過去過去1

在喬家,葉凡跟圓圓的堂哥喬世豪最談得來了。而喬圓圓的親哥哥喬報國跟葉凡倒不怎樣樣?兩人以前還掰過手段,後來雖說解開了。

但是,如今兩人也在暗中較勁頭。喬報國如今南福省南嶺地區任專員,也是個窮得掉渣的地方。

跟葉凡的如今中辦的地位相比,那可是有著天壤雲泥之別。所以,喬報國的心思很複雜,跟老婆蘇香嶺坐在一同只是看了葉凡一眼,連個笑臉都沒有。

而且,見喬世豪挪了一下屁股往下坐了一把椅子,把本人的椅子讓給了葉凡。

喬報國還皺了下眉頭。這個雖說只是個小動作,卻是有著不同尋常的『滋味』。

敢情是喬世豪把葉凡推舉到了比本人還要重要的地位上,雖說在家裡坐較隨意。

但是,老一輩跟小一輩都知道。其實,在家裡的地位也有個級別高低輩份高低之分的。葉凡再次初初一掃,發現還真是按輩份跟級別坐的椅子。

「世豪,你下面坐得好好的坐上去幹嘛,我這包都沒地兒擱了。」喬報國看了喬世豪一眼,忍不住出嘴了。

由於,他本來是坐在喬世豪下邊的。而且兩人中間還空了一把椅子。椅子上放著喬報國的一個小皮包。

而喬世豪要坐上去把本人的椅子讓給葉凡,所以,隨手就把喬報國的小皮包擱到了喬報國膝蓋上。

「報國,我給你掛上。」喬報國的老婆蘇香玲趕緊站起來講著就要伸手去拿皮包。

「你多什麼事?」喬報國臉一沉,沒有遞皮包的意思。

葉凡一看,明白了。敢情是喬報國看到堂哥喬世豪如此的推崇本人,還自動讓椅子。這廝心裡嘛,發酸了眼紅了。

也難怪,如今葉凡是堂堂的中辦督查室主任,辦室副主任。而喬報國還在南福省南嶺那旮旯地區混著一個專員。連個地委書記都沒混上,當然心裡不舒適了。

「呵呵,我給你掛去。」喬世豪一看,也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笑著伸過手去。

「一個小皮包,我怎樣敢費事你堂堂的喬大師長。」喬報國以挖苦的口吻講了一句,爾後把皮包遞給了老婆蘇香玲,表示她先擱房間里去。

葉凡裝著沒看見喬報國的小動作,一屁股就坐在了喬世豪讓出來的椅子上,而且,翹上了二郎腿。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