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呼喊
小說:| 作者:| 類別:

呼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龍乾咳了一聲說道:「咳!我想我可以幫助你們,我可是一名魔法師哦1那個大一點的女孩撲通就給陳龍跪了下來,哭喊道:「法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你想要什麼都可以,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真的!求求您救救她吧1

「嗯!可能是天氣冷的原因吧,我多喝點水,到春天肯定就沒事兒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採取一些醫療手段,這個女人是不可能熬過這個冬天了。

陳龍這個幾乎可以載入史冊的名字,在紫荊帝國這裡可以說家喻戶曉了。晚上哄小孩子的時候只要提了陳龍這個名字,如果孩子還在哭那麼趕快趕快去找祭祀吧!這孩子一定是哪裡沒有發育好。據小道消息說把陳龍的畫像貼在床底下可以避邪,貼在床頭可以避孕,貼在內褲上男的可以壯陽,女的可以美容。

看著他訣別的眼神陳龍心裡不禁苦笑:「唉!看來黑暗法師的形象都被神殿妖魔化了,就連做個好事都會被人誤會,我要你的靈魂有個屁用啊1陳龍隨手一揮屋裡立即充滿了絲絲黑霧,手指輕輕在那女孩眉心一點,便聯通了那女孩的靈魂,在暗夜權杖幫助下,輕易的進入了那個女孩兒的意識。

陳龍正在鬱悶之中,明明還沒動手呢怎麼就賴上我了啊!很沒等他解釋另一個小男孩也跑了過來替陳龍解了圍。「瑪麗姐姐!不是這位大叔,是一輛豪華的履!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快點救救莎莎吧1

「傻蛋!你又上當啦!這東西最多十個銅幣一個,你卻花了二十買,竟然還買了五十個,你真是面面1打擊陳龍已經成了羅德曼目前最感興趣的事情之一。

那女人正想要說什麼卻被那男人拽住搶先說道:「大人!我們答應你,只要能救回孩子的性命,即使是付出靈魂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孩子們快捂住眼睛,不許看1

陳龍沉思片刻對著那跪在地上的一家子說道:「我可以救你們的孩子,但是你們看到的一切和即將看到的一切必須徹底忘記,否則將付出的代價是你們不能夠承受的,明白?」

一轉眼就來到了一間最破的小木屋中,瑪麗一進屋就大喊:「爸爸爸爸!快出來啊!我找到莎莎了。」說完和陳龍一起把那受傷的女孩兒放在了一張破舊的木床上,小心的給她蓋上了一張破毯子。一個只有一條腿的中年男子拄著拐走了出來,一看此情形立刻警惕起來,剛想說些什麼,瑪麗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大概的說了一遍,中年男子立即回到裡屋翻箱倒櫃起來。

這時那個男人從屋裡出來了,雙手捧著一把劍跪在陳龍面前低聲懇求道:「尊敬的法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這把劍是家裡祖傳下來的,請收下它吧!如果不夠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能救我的孩子要我的命都可以啊!你們快給魔法師大人跪下。」兩個小孩子趕忙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了陳龍面前。

陳龍走到近前細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腦袋上有明顯的創口,流出的鮮血都已經乾涸了,身體非常的虛弱,不由得喜上眉梢道:「啊哈!驚喜啊!羅德曼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這個小女孩兒一定是被隆O衷謁的靈魂力量非常的微弱,如果置之不理的話最多幾個小時后靈魂就會消散,而她的身體受到的創傷我完全有把握治好。呵呵!用我們那裡的話說就是她會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植物人,永遠都不會醒來。哈哈!我們等的不就是這麼一個身體嗎?你準備怎麼謝我啊1

「那怎麼辦啊!嗚嗚-…莎莎你快醒過來啊!嗚嗚1兩個小孩子能有什麼辦法,只是一味的傻哭。

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下,黑紫色的光芒慢慢的散去,眼見傷口漸漸的癒合卻不見,那女孩也緩緩的醒了過來。「靈魂!她的靈魂太虛弱了,如果不趕快想辦法的話,就會和你說的一樣變成植物人啊1羅德曼焦急道。

陳龍沒想到自己名字的殺傷力這麼大,看著那一家人痴獃的表情,有些於心不忍,於是乾脆把斗篷也放了下來,看看自己的形象殺傷力有幾分。那個體弱的婦人直接暈倒,孩子們躲在父親身後嚇得渾身發抖連哭都不會了。那男人緊緊握著手中的劍,緊張的盯著陳龍的臉。別看他抓劍抓得緊陳龍相信只要自己大聲咳嗽一聲,他的劍就會掉下來。

那男人趕忙過去扶起女人一起跪在陳龍面前。「咳咳咳咳-…大人!咳咳咳-…」那女人看到躺在木床上滿身是血的女兒情緒太過激動,不但說不出話還咳出了血來。

雖然陳龍的心裡非常不爽,但還是輕撫前額瀟洒的一甩長發說道:「唉!阿多尼斯這個傢伙到底怎麼造的謠啊!讓你們怕我怕成這個樣子,其實我是很善良的,這不剛剛救了你們一命嗎?你們難道不相信?」

屋裡一個衰弱的婦女聲音傳了出來:「咳咳咳!這麼晚了翻騰什麼呢?咳咳咳咳-…孩子們回來了嗎?咳咳……」

隨即一絲絲精純的靈魂力量從眉心湧入了那女孩的體內,只是片刻功夫便醒了過來。一家人欣喜若狂,拚命的磕頭道謝,說什麼也要知道陳龍的名字好日後感謝。陳龍原本就不是什麼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既然人家問起了自然不會含糊:「陳龍!傳說中最厲害的聖魔導師就是我了1

陳龍瞄了一眼那把劍,發現那不過是一把普通的精鋼劍,雖然保養的很新,但是劍刃上布滿的豁口使這把劍已經不值什麼錢了。這時候「撲通1一聲從裡屋傳來。原來是那女人聽到了這裡的談話想要下床,由於身體虛弱竟然摔倒在地。

那男子溫柔的說道:「沒事兒,別管了。你的咳嗽又加重了,多喝點水啊1

那個虛弱的靈魂猛然醒來,發現自己置身一片虛無的黑霧之中,一個深沉的聲音響了起來:「孩子,本來你即將死去,但是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賜予你獲得第二次生命的機會,好好把握你的人生吧!現在敞開的你的心扉,接受這無上的榮光吧1

一向三八的羅德曼這個時候反倒猶豫起來:「嗯!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我們佔了人家的身體,她的家人一定會很傷心吧1

陳龍也不在意,和羅德曼鬥嘴都快成習慣了:「你懂什麼啊!你那是五十多年前的價格了,不興人家漲價啊!再說了這東西可是特產,回頭走了想吃可就吃不著了。」

「唉!把劍收起來吧1陳龍嘆著氣給那女人發了一個「墮落之光」陳龍放出的「墮落之光」可是連斷手斷腳都可以接上的,治癒個咳嗽還不是手到擒來。只見那女人瞬間被一股黑紫色的濃霧包裹住,那霧一邊繞著她旋轉一邊發出閃亮的紫色光芒,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那黑紫色的霧氣就融入到那女人體內消失不見。再看那女人彷彿年輕了十歲一般精神煥發,別說咳嗽了,就連臉上的雀斑都少了不少。雖然這個透支生命力的魔法至少會讓她少活五年,但比起直接死去還是要合算得多。

眾人小雞啄米似地拚命點頭,也不知是相信,還是不相信,還是不敢不相信。陳龍嘆著氣把身上僅剩的銀幣掏出來放在了桌子上說道:「其實我真是好人,好人大都是窮人不是嗎?這是我身上僅有的錢了,還是給你們吧!等身體好些了離開這個國家吧!因為當我再回來的時候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哦1說罷轉身離去。

「喂!這樣的機會可不是隨時都有的哦!再說了,人又不是我們撞的,再說她本來註定是要死去的,我們不過是物盡其用而已。喂!別給我裝好人,別給我說你不想哦!看你這意思我成了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咦1

想到這裡本來心如堅石的陳龍不禁猶豫起來。羅德曼的聲音也適時的響了起來:「陳龍!我想好了。即使以後再也遇不到合適的身體,我也不會後悔。這家人實在是太可憐了,我不能再奪走那麼家裡的希望啊!我輕易不求人,現在鄭重的請求你救救這個女孩吧1

正在鬥嘴的陳龍走到了一條偏僻的馬路上,發現路上有著好幾道嚴重的拖痕,思索片刻才明白這是馬車急剎車時車輪和馬蹄在地上留下的痕。不關自己的事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就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卻在一條衚衕的角落發現了一個人,確切的說是躺在角落的一個女孩子。深秋的夜晚已是十分的寒冷了,可是那女孩子卻只穿了一件大外套,兩條髒兮兮的小腿裸lou在外,腳上連鞋子都沒有穿。

陳龍心裡一陣得意:「把別人賣了人家還得說謝謝的感覺還真是不錯啊1嘴上卻說:「嗯!還是快點把她帶回家去,只有在安靜的地方我才能夠施法救人啊1兩個小孩連忙道謝,陳龍背起那個受傷的女孩,在她姐姐的帶領下左拐右拐,來到了一片破爛昏暗的貧民窟中。

孩子們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茫然的點頭答應,那對夫婦卻猜出了個大概,因為從沒有聽說過救人的時候會發出黑紫色的光芒,因該是神聖的白色光芒才對啊!既然是和白色對立的黑色那麼陳龍的身份怕也是呼之欲出了。

「特產個屁,老娘五十年前在金鷹帝國就吃過了。」

當人們吃虧的時候總是會給自己找n個理由平衡心態的,陳龍自然也不例外。「最起碼這東西頂飽啊!你聽這名字,肉便便!一聽就飽了……咦!奇怪。」

一個黑影飛速的沖陳龍沖了過來,被他閃身躲過。那黑影一聲大喝:「壞蛋!放開我妹妹1卻是另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此刻陳龍有了一種偷東西被人抓現行的感覺,尷尬的立在一旁沒有說話。那女孩兒也不理會陳龍,自顧自的趴在受傷女孩兒的身上哭了起來:「嗚嗚!莎莎你怎麼了啊!快點醒過來啊!嗚嗚……嗚嗚!你個壞人,把我妹妹怎麼了啊1

「原來光鮮城市的角落還有這麼貧窮的居住區,看來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差距啊1陳龍心裡一邊感嘆著一邊加快了腳步,因為羅德曼在一個勁的催陳龍快一點。

陳龍腦袋嗡的一下,想起了從前自己小的時候,一個垃圾站的老頭很是照顧自己,他就患有嚴重的肺病,總是咳嗽個不停。每當陳龍問起的時候,他也總是說:「喝點水,多喝點水就好了1可是水喝的再多也不是葯,最終那個特別關照自己的老頭還是沒能喝好。當時實在是太窮了,根本看不起醫生,聽說那老頭臨死的時候喝的是酒不是水,笑著離開了。

自己的病好了,那女人自然有所感覺,趕忙一邊給陳龍磕頭,一邊感激涕零的哭訴道:「大人!我的病沒事,喝點水就好了,別再給我治療了,快救救我的女兒吧1陳龍無奈的搖搖頭,隨手又給了那女孩一個「墮落之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