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八章喬遠山的字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八章喬遠山的字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世豪,獵豹那邊特訓完了。 《%%7你們紅劍師團是不是整裝完備了?」葉凡隨口笑問道。

「整裝倒是整裝了,只是人員裝備很難一下子完全。而且,有些高端人才難找埃」喬世豪嘆了口吻。

「有大伯在,什麼成績不益處理。」葉凡問道。

「他,有些事也不好下手。比如,我們去挖人,人家也有意見。更何況,你我都清楚。人事方面,各方都糾結著。有時並不是人才緊缺,而是人家面子成績擋著不放罷了。」喬世豪講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江都的事查得怎樣樣了?」

「查了個大概,詳細的得等明年了。」葉凡說道。

「也是,幾個億的大樹立,哪有那麼容易查的。」喬世豪點了點頭。轉爾小聲問道,「你沒挨批?」

「沒有。」葉凡搖了搖頭。

「倒是怪了。」喬世豪有些莫名樣子。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是怎樣搞定那位姓張的同志的?」

「搞定,搞個屁,人家是國務委員,總理助理,我小小的一個督查室主任能搞定他。要是圓圓的爸爸出手估量還行,我,是絕不能夠的地。」葉凡當然不會漏出某些陰暗的事滴。

「別跟我演戲了,這事,二叔沒出手。那這事就是你本人搞定的,要不然,姓張的那麼好說話,絕不能夠。」喬世豪根本就不信,拿眼盯著葉凡。

「我真沒辦法搞定這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說說,叫你搞定能搞定嗎?」葉凡反問道。

「你我當然不行,不過,楓葉灣的費家一定有這能量。在費家這顆大樹面前,張委員也得放低身姿。」喬世豪淡淡哼道。《%%

「絕沒這回來,費家,我良久沒去過了。」葉凡非常一搖頭。喬世豪知道他講的是真話,這貨臉上更疑不解了。

不久,這貨漏出一句話來差點讓葉老大被噎住了。喬世豪湊葉凡耳旁小聲嘀咕道:「是不是鳳家那丫頭忍不住出手了,這事,千萬別給圓圓知道,不然,有得你這傢伙受的了。」

「你……全胡扯蛋,我跟她好幾年沒見過面了。如今長什麼樣都記不起來了。」葉凡一幅瞠目結舌樣子看了喬世豪一眼。

「是么?」喬世豪根本就不信,不過,葉老大也有些發虛。鳳傾那絕世的風姿又閃顯在了眼前,這貨在心裡嘆道:「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啊1

「葉凡,這是配製好的參茶,你多喝點。」這時,喬圓圓雙手小心的棒著一個不透明像瓦罐樣的杯子過去了。

望著那熱騰騰噴著一股子濃郁參香味的茶,葉凡心裡有些感動,正想伸手接過時眼前卻是出現了另一隻手。一把拿過了茶杯,哼道:「哥口渴了,先借給我喝一口。」

自然,此人是喬報國了。

「哥,你怎樣隨意搶人家的茶喝?」喬圓圓有些惱了,瞪了喬報價國一眼。

「哼,哥喝你一杯茶你這麼有意見是不是?還親妹子,這麼摳門?」喬報國那臉一圬,哼道。

「報國,這茶是人家泡給葉凡的。」這時,蘇香玲看不過去了,在旁講了一句。

「是嗎?」喬報國裝著訝然樣子問了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呵呵,還給你。」講著就遞了過去,葉凡正伸手,地一聲,茶杯居然摔在了地下,由於厚實,居然沒有摔碎茶杯。那根拇指粗的長白山老山參王帶著鬍鬚倒是從茶杯里了出來躺在了地板上。

「哥,你幹什麼?」喬圓圓差點喊出聲來。

「不好意思,他沒拿穩。」喬報國倒打了一耙,指著葉凡說道,而這時,喬家一切人目光全盯了過去。《%%7

「報國,你幹什麼?」喬世豪也有些火了,喬報國二次找茬了。

「怪了,葉凡沒拿穩妥,你們問我幹什麼?」喬報國一臉正派,講道,彷彿真有這碼子事似的。

「好了,沒拿穩就沒拿穩,收拾一下就是了。」喬橫山笑了笑來和稀泥了,看了地下一眼,不由得講了句,「嗯,惋惜了一株50年的好山參。」

「50年,圓圓,你哪弄來的?」喬遠山眉頭一皺,問道。

「大伯給我的。」喬圓圓看了喬橫山一眼,隨口說道。

喬遠山一聽,轉頭看著大哥喬橫山。

「呵呵,哪裡是我送的,根本就是你家這個寶貝女兒硬搶的。前幾天到我書房轉悠了一圈了,居然給他發現了這年份好的長白山老山參王。

這是我一個在長白山寓居的老戰友送的。聽說為了挖到它,老戰友還被磕掉了一顆牙齒。

由於那地方很高,長在懸崖上地。人要綁上繩子才能上去的。挖參,很不好作。這下子倒好,全廢了,喂地板了,惋惜1喬橫山搖了搖頭,有些遺憾。

「看到沒,50年的,還磕掉了牙齒,人家多不容易。葉凡,你當前也要小心點,連一個茶杯都拿捏不住,太手腳了。

如今你工作的地方不一樣了,要是在辦公室泡茶也這個樣子,那可就不好了。

圓圓,你要勸勸他要多波動心才是。」喬報國一幅兄長經驗小弟的口吻,聽得一旁的喬世豪皺了下眉頭,心裡暗叫聲『估量要糟』。喬世豪正想和稀泥,不過,葉老大卻是出手了。

他蹲下撿起地下的老山參,看了看,說道:「50年份的,看,參須都這麼長了,還帶著紅,像鯉魚鬍子。這老山參,可是寶貝,不能糜費了。那就讓它發揮點餘熱吧。」

一講完話,葉凡走到喬報國跟前。

叭地一聲震響傳來,大家看見葉凡一巴掌拿著那老山參拍在了喬報國前面一張茶几上。

等葉凡發出手后,『礙…呀……』登時,幾個喬家人沒忍住,失聲叫出聲來了。

由於,拇指粗,曾經被喬圓圓燉得很軟的老山參帶著鬍鬚一同被葉凡一巴掌拍進了茶几外頭,彷彿鑲嵌在茶几外頭的一件詭異的參雕工藝品。

而且,那老山參一點損傷都沒有,連鬍鬚都散開鑲嵌在了茶几外頭。要知道,喬家大院里的茶几可是硬紅木古董貨,要讓這麼軟的人蔘鑲嵌進硬紅木外頭,這是個什麼概念,往常就是用鐵釘也很難敲出來的。

「送給你了喬報國專員,今後,你見到這人蔘,就像見到了我葉凡。人蔘人蔘,希望你走好本人的路,每一步都要拿捏得穩妥。不然,小心碎了。而這人生,在我手中,怎樣玩也不會碎的。」葉凡是一語雙關,用人蔘比擬人生。倒是經驗了喬報國一把。

「不勞你牽挂,你還是多關心下本人。我喬報國的人生,會越走越大越鋪越寬的。」喬報國反擊了葉凡,用的也是人蔘。

「好了,人生要靠本人走。拿捏人生要走大道,大道才是人生,算啦,不說了,吃飯吧。」這時,不斷沒啟齒的喬老爺子喬軍峰睜開他有些老昏的眼,居然淡淡的啟齒了。

不過,廳里一切人都在回味著喬老爺子的這句話。彷彿在正告喬報國,人生要走『大道』,而不是搞些小動作摔個茶杯就能了事。

彷彿也是在提示葉凡,光是武力也處理不了人生的。這只是手腕中的一種小用法罷了。而現代人的人生要用腦子而不是拳頭。那是粗野的行為。

飯桌上大家飯吃得很規矩,只是偶然會聽到喬家二喬聊些有關痛癢的大事。其他小輩們都沒再講話。

吃完飯後喬遠山一邊用巾抹嘴,直接在桌上沖葉凡講道:「到我書房來一下,你馬上得趕飛機,我們如今就上去。」

進了書房,喬圓圓泡好茶后就退了出去。

望了望喬遠山背椅后牆壁,葉凡詫異的發現。喬遠山背景所掛的字居然換成了「嚴肅」兩個字。

『嚴肅』,這代表什麼意思?

葉老大在心裡揣摩開了,見葉凡雙眼盯著牆壁愣,喬遠山居然沒吭聲,估量是想給葉凡一定的緩衝工夫。

足足二分鐘當時,喬遠山了喝口茶問道:「看懂了沒有?」

「不懂?」葉凡老實的搖了搖頭。

「呵呵,正常1喬遠山悄然點了點頭。

正常,啥意思?難道我看不懂就正常了,老喬同志還真會故弄玄虛礙…葉老大在心腹誹了老喬同志一句。

「江都的事嚴肅嗎?」喬遠山貌似很隨意,突然啟齒問道。

「嚴肅1葉凡點頭講道。

「既然很嚴肅,你本人嚴肅過嗎?」喬遠山那目光有些灼灼的盯著葉凡,令得這傢伙心裡有些發了。彷彿,老喬同志的目光能洞穿本人的心思普通。

「我不斷很嚴肅,不過,有些事,身不由已。」葉凡想到了齊家的事,隨口答道。

「彈琴1喬遠山突然一擺手,差點把手中夾著的香煙給拋了出去。

看來,老喬同志力度用得很大。這闡明,他心裡有些失控了。擺到葉凡身上,那就是他對葉凡處理江都的事很不稱心了。

葉凡沒吭聲,等著老喬同志解釋一下。

「不要再玩小聰明了,這世上,並不光是你葉凡一個人很聰明。在我們華夏,在體制中,比你聰明的人大有人在。

比閱歷,你不如那些老人,比才能,你也只能算是中上之選,還達不到優秀。

比鬥智,你更遜了一些,比脾氣,這一點你倒是可以大聲的沖人家喊道,我就是這牛脾氣!你們來吧,我不怕。」喬遠山一段話上去,差點搞蒙了葉老大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