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三十九章太重感情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太重感情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恢復了安靜,搖了搖頭。

「沒玩,你的軟肋就是太重感情,明白了沒有?」喬遠山冷冷哼道。

「嗯,這一點我認同。我的確是個重感情的人,爸想講的就是江都跟齊家的事吧?」葉凡此刻也總算是鬧明白了。

「你想想,假設你只顧著齊家而忘了本人。幸而這次你還沒事,假設真有事,張向東早舉起了大刀。

你能經得起幾刀,你本人說說。也許,一刀就能讓你前面幾年的努力全泡湯了。

葉凡,做什麼事,都一定要三思而慎行。思才是行的前奏曲,不思而行,那是蠢蛋行為。

思了而行那是明智的選擇。孔老夫子不是講過,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置信不用我解釋,你這個大學的高材生應該懂它的意思。

古人尚且明白這個道理,而特別是在關乎人生大事時,你不能感情用事。感情用事那是你衝動而不思的結果。

在體制中,你看到彷彿很多事都很冷血。比如,拿你跟費家的關係來講吧,你們彷彿還行。

可是費滿天幹了什麼?你為他打拚,最後,在燕春來舉起屠刀時他沉默了。

而我們喬家也保持了沉默,你當時一定在心裡罵過我一千片,以為我喬遠山沒有親戚情,喬家全冷血。

其實,你站在我的角度,用平衡思想去想一想。假設是由於你的事而要影響到喬家一大家族,我一定選擇沉默。

「這是大局跟小局的區別罷了,你是講我在處理江都的事上沒有站在一個正常的觀念之上,太重齊家的感情而疏忽了本身的利益?」葉凡說道。

「你說是不是?」喬遠山淡淡說道。

「我也知道這樣不對,既然齊家都寧願冒著我被張向東打入冷宮的風險而做了些什麼。但我不能如他們一樣的對待齊家。由於,我葉凡跟他們不一樣,我重兄弟情。比如報國來講,他不斷對我有意見。你看,我什麼時分放在心裡過。由於,他是圓圓的哥。不管報國怎樣樣待我,我絕不會往他身上招呼的。」葉凡講道。

「算啦,不談這個了,我知道也做通不了你的工作。不過,希望今後遇上這種事時,關乎到你的前程的大事時一定要慎重處理。」喬遠山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

他講道,「中辦的工作鍛煉對你來講很重要,你更要留意一言一行。

不過,講到報國,說句假話。他的心胸不如你,我不斷也在批判提示他。他,太眼熱你的成就了。其實,人的一輩子既要有勇爭激流的雄心,但也需求一顆往常心才行。

事事都與人比,最後享福的往往是本人。比如官場體制中,就一個。假設每位同志都由於當不了而鬱悶的話,那不得鬱悶死了。

所以,知足常樂有時也應該有這方面心思才行。但知足並不是滿足於現狀。人生時時都在奮鬥,這樣的人生才是大人生。

不過,你的缺陷就是太感情用事。也許,這是你的秉。不過,不管怎樣樣,報國是你的大舅哥。

他如今南嶺地區過得並不怎樣如意。而在南福省省委那一頭,他關係搞得更是很僵。有些事,不能事事我們下面來出手。

會給人落下一個靠著父輩蔭及才能活下去的不良印象。《%%7可以說,體制中的指導,沒有一個喜歡如此庸才之人。」喬遠山拋出了主題。

「爸的意思是想叫我去疏浚一下?不過,齊叔如今分開南福到晉嶺省了。而以前的鐵托又到粵東了。

在南福省委那邊,剛才你也講了,費滿天對我是不冷不熱,見我倒霉也是保持沉默。

而新來的省長我不看法。我曾經沒有了很親近的人。而我分開南福也有一段工夫了,我在那個地方的人脈跟關係都在走下坡路。甚至可以說已丟失得差不多了。」葉凡自然在推了,真實是不想再幫喬報國了。由於,這傢伙太不識相,葉老大心裡不爽!

「段海天呢?」喬遠山淡淡哼道。

「他……」葉凡應了一聲,頭有些大。知道這個早在人家老喬同志的算計之中的。

「報國的下一步就是到某市或地區任書記,他在南嶺擔任專員一職只是打根底。

不能夠永遠呆在那裡的,而南福省下屬的地區及市的一把手南福省省委組織部就可以敲定這事而不用經過中組部。

當然,觸及地市一把手也得在中組部報備的。所以,中組織不能直接干涉下邊地市一把手的任命。

而我也不想強行手,由於,報國是我的兒子。假設他是個外人,在需求時我倒是可以出手。親者要留意避嫌。」喬遠山講道。

「盧明珠跟段海天一個是詳細的人事調整執行者,一個是分管人事的省委主管指導。兩人配合在一同,當然,對於某個方面的人事調整一定有一定的話語權。不過,他們倆個並不是同一條心的。所以,聯手的可不大。不然,我倒是可以試試再跟明珠部長聊聊報國的事。」葉凡講道。

「他們倆是不能夠同條心,但是,你這個中間人至關重要。你跟盧偉,齊天不是三兄弟嗎?而段海天的女婿陳軍是你的鐵竿跟班。所以嘛,為了報國的事,你完全可以調和段海天跟盧明珠。至少,在同一件事情上他們可以構成合力。而這促使他們結合的誘因就是你了。」喬遠山進一步了過去。

「那不一樣,我跟盧偉陳軍的關係那是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就像某人跟報國關係再好,你也未必會放在眼中。這個,一碼歸一碼,不一樣。」葉凡堅持著不肯幫喬報國。

「是么?」喬報國貌似在自問,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段海天怎樣回事?」

「不知岳父想問我什麼?段海天怎樣回事我哪知道?」葉老大想裝傻矇混過去。

「哼,把我當三歲小孩了是不是?」喬遠山突然冷冷的哼了一聲。

「我真不明白岳父這話什麼意思?」葉凡裝得一臉訝然。

「中組部是我在執掌,觸及一省第三號地位的人事調整。上頭,是不能夠直接下指示的。而且,有些事,只需從某些言語中就可以揣摩出什麼來。你說說,段海天是誰拉他上去的?」喬遠山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段書記沒講,這個,我也不好肉是人家的秘密。」葉老大還在裝,顯得一臉淡定樣子。

「呵呵,有人閑談時對我講過一句話。他說啊,你們喬家的女婿有出息了。在南福,還有同志跟他關係不錯嘛。你這女婿,不複雜嘛1喬遠山居然笑了笑噴話了。

葉凡登時一愣,瞬間一想,終於明白了。這個『有人』就很值得琢磨了。

當初本人拿段海天的事可是跟a組總頭兒龔開河同志作的買賣。應該不會是龔開河出來講這話的。

難道是唐,彷彿也不能夠。作為,不能夠講這種話的。不過,應該是『有心人』傳的這話什麼意思了?

「你明白沒有……」喬遠山淡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所以,這次報國的事你牽一下線,就是一報還一報吧,也得給還了。」

喬遠山這句話出來,葉凡是徹底明白了。敢情是上頭有人跟岳父閑談時有提到本人引薦段海天的事。那上頭人自然聰明,這邊給足了本人人情,貌似段海天是本人給搞上去的。

實則不然,而上頭又換了個說話讓喬遠山知道。也讓喬遠山明白,是我給你女婿面子的。

而這份面子,還是有一部分是看在你喬家頭上的。這樣一來,段海天不得又欠了喬遠山一個天大人情。喬遠山如此的講話,就是要求段海天還喬家一個人情。

「我明白了,我會叫他還的。」葉凡生氣了,冷冷的哼道。他看了喬遠山一眼,哼道,「你想講的就是省委副書記換個地委書記,我們划算!不過,僅此一次!爸,我要趕飛機,就先走了。」

望著葉凡的背影下樓,喬遠山淡淡哼道:「脾氣還不小?上頭那潭水,你也敢去攪?幾斤幾量,先稱稱再去試水,不然,會淹死的。」

不過,喬遠山沒想到,葉老大有靈敏的蝠耳通,即使是喬遠山很纖細的自語,也給葉老大聽清楚了,他一邊走著一邊在心裡冷哼道:「我會游泳!中園海的水,能深過太平洋嗎?太平洋,老子坐神龍m2號也下潛到過接近三千米的深度,中園海的事『水』,不會超過百米吧。」

半夜回到了水州楚天閣.葉府。一問才知道妹妹葉紫衣早就回古川了過年了。此刻的葉府外頭就陳嘯天一家人在,倒也沒有落得個空院子的慘狀。

第二天早上,葉凡自已開車往古川而去。

在初一的半夜前終於趕回到了古川,不過,一路有美女喬大小姐相陪,葉老大倒也自得其樂。偶然還會停下車來溜溜。

在路過墨香時葉凡本想去看看本人的紙廠,不過,想想喬圓圓在身旁多有不便,也就沒去了。

狗哥感激『大城大事誠誠』『四火』『漂泊者&』『長江之間』打賞,謝謝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