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四十章古川一號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四十章古川一號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

看見葉凡拎著許多袋子走進家門,母親林秀芝笑眯著搶步上前。 老遠就叫道:「是圓圓來了,哎喲,提這麼多東西,別累壞了。」

一邊講著還一邊急著去幫喬圓圓拿禮品袋子。喬圓圓出身京城大戶,母親林秀芝當然心疼了。其實,人類的等級觀念是一下子抹不掉的。

「媽,她沒那麼精貴。」葉凡看了喬圓圓一眼,不由得笑道。

「誰說你,凡仔,你看看。一個大老爺們,還讓圓圓幫著拿東西,也不怕累壞了你媳。你這身板不是聽說還練過,自已扛就是了。」葉老大馬上遭來母親的一頓數落。

我成挑夫了,葉老大鬱悶的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媽,我沒事,這點東西,不重。」喬圓圓略顯羞怯的叫了聲『媽』。

「還不重,七袋八袋的手都快拽不過去了。快拿過去,別勒壞手要好就費事了。」林秀芝抱怨道,葉老大有些鬱悶。

「回來啦?」這時,門外傳來一道聲響。自然是大哥,如今的盤帝集團老總葉強了。

這傢伙那是整得人模狗樣了,梳著個油亮亮的大板頭,一身厚重,珍貴的訂製西裝。高貴的勞力士腕錶不時在手段上亮亮相。

不過,葉凡發現,他身旁還站著一個女子。正宗的瓜了臉、秀鼻小嘴,略顯尖的圓潤下巴,再加上淡施的薄粉配上一身鑲花邊的白上衣和黑厚尼裙子,使得這個姑娘顯得相當的雅靚。不過,那幾分傲氣還是在臉上沒完全藏著。

見葉凡在打量著身旁的姑娘,葉強略顯得意的淺笑著,還伸手在那姑娘頭上輕拂了一下顯擺似的不作聲。

不過,葉凡打量了一下后就轉過頭去。葉強顯然絕望了,沖葉凡說道:「……」

「幹嘛,沖我來的是不是?」葉凡轉過頭來,看了葉強一眼,淡淡笑道。其實,剛才葉老大是成心如此的,就是要剎剎大哥的威風。

「我說凡仔,你眼力勁不會這麼差吧?」葉強瞄了葉老大一眼,不滿的嘟了一句。

「啥意思?」葉凡裝得一得一臉訝然,看了那姑娘一眼,問道。

「你不看法她?」葉強指著身側女子說道。

「不看法,全華夏這麼大,我哪能都看法過去?」葉凡安靜的搖了搖頭。

「你真不看法?」這時,門外傳來一道聲響,自然是一臉淺笑著的三弟葉子奇了。旁邊的是他的女冤家宋倩倩。

三弟葉子奇自從京城事情發生后就回到了地方工作。葉凡給他弄回了古川縣財政局。

而宋倩倩也跟著到了古川,倒是難為她一個京城大戶出生的女子了。古川縣跟京城相比,至少落後了20年。

「子奇,最近工作怎樣樣?」葉凡不答,反問道。

「連我都不看法,看來,葉強,你這個弟弟,應該是個歌盲。」這時,那女子生氣了,斜了葉凡一眼沖葉強講道。

「放肆,他是我弟弟,田苗,你怎樣講話的,連歌盲都出來了?」葉強那臉突然的一板,冷哼道。

「生那麼大氣幹嘛,我講錯了嗎。華夏有幾個人不知道我小天後田苗的。」那姑娘那嘴翹得能掛個油瓶了,而且,一臉鄙夷的看著葉老大。原來那姑娘叫田苗,在歌界被稱為『小天後』。

只是葉老大最近在忙於一些事,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不過,即使是知道,在葉老大眼中,什麼屁『小天後』的又算得了什麼?

「田苗是嗎,小有名望罷了。還什麼『小天後』,浪得虛名罷了。」這時,喬圓圓可是不樂意田苗以那種眼看葉老大了,忍不住出嘴哼了一聲。

「你是誰?」田苗生氣了,奔著喬圓圓衝口而出。

「我老婆,怎樣滴,你有意見?」葉凡本就看不順眼田苗,隨口而出,旋即,臉一沉,沖葉強講道,「大哥,別什麼人都往家裡帶?搞得七八糟的。」

由於,葉老大壓根兒就不希望大家娶個歌界的小歌星回來。由於,影視歌界的緋聞太多了,在經過導演、演唱公司那些大腕們的過濾之後,還能剩下幾個清純的所謂的什麼玉女歌星。

這個清純,都得打上引號才對。影視界的醜聞,太多了。像這種小天後,拿來玩玩可以,娶回家,相對不妥當。

「凡……凡仔,她不一樣。」葉強還真有些怵葉凡,講著話,趕緊伸手扯了扯田苗的手,表示她說道,「快叫聲二哥好。」

葉強被葉老大一哼,倒真有些了。按理要叫也得叫葉凡小叔子才對,反倒是叫上二哥了。

「我不叫?」田苗耍脾氣了。

「你叫不叫?」葉強那臉突然一板,兇巴巴的問道。

「不叫,一個歌盲,連我田苗都不知道的人,想叫我叫他,沒門1田苗持續耍脾氣耍大牌了。

「你給老子滾蛋1葉強的火爆脾氣爆了,指著田苗吼了起來。不要講別的,就是整個盤帝集團還是葉凡這個幕後大老闆的。

不過,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強知道葉凡是個大高手。而且,兩人兄弟情很重。

「你……你……好,葉強,你敢叫我滾,我走1田苗氣得哭了,抹了把鼻子往樓上跑去,估量是去收拾東西了。

「唉……」葉凡嘆了口吻,看了葉強一眼,說道,「大哥,歌星是美麗,不過,當老婆,不妥。當花瓶還行。而且,你是盤帝集團老總,要找個能持家有才能的,在事業上能幫襯著你的女子才行。」

「算啦,不說了。這事,我也沒定。」葉強心裡也有些燥,擺了擺手,幾兄弟又坐了上去。

……

那姑娘急速下樓,在葉老大等人的注視中快步小跑著走的。葉家人都沒阻攔,就是葉強也僅僅是皺了下眉頭,勸了幾句,田苗還哼了幾聲就出門而去。

「走了也好1這時,父親葉辰西淡淡的哼了一句。看來,家裡人都不怎樣喜歡這種翹皮的所謂的『小天後』。

大家洗了下坐上了桌子預備吃飯,不過,見葉強有些鬱悶。葉凡不由得笑道:「哥,你有錢,還怕找不到美麗的?」

「凡仔,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埃」葉強不滿的哼了一聲。

「噢,堂堂的盤帝總裁找不到美麗的,我才不信呢?」妹子葉紫衣在一旁哼了一聲。

「田苗就是歌聲很甜,大哥就是喜歡聽她的嗓子。」這時,宋倩倩了一句話。

「不如買套高保真,還可以聽別的歌星聲響。」葉紫衣的一句話,差點著葉總裁葉強同志了。

「那能等同嗎?」葉強哼道,嘆了口吻,說道,「其實,田苗並不像你們像想中那樣的。

她是我們南福省出去的歌星,我也看法了二年了。人也不錯,就是,那股子翹皮總是改不了。

而且,她也是個明哲保身的姑娘,所以,不斷以來,唱片公司並不怎樣買賬。

本來這次回來,我是想跟凡仔磋商一下。盤帝集團完全可以手唱片文娛甚至廣告業,可以跟梅家的江南傳媒結合搞一個公司。」

「所以,田苗就貼下去了。這種姑娘還純,純什麼?人家是看你能捧她,所以才貼上的。不然,你葉強假設是個窮鬼,看她田苗還會如此對你好不?」葉老大冷冷的哼了一聲。

「不一樣,當時她看法我時我並沒有暴身份。那段工夫不是傷著了嗎。

所以,閑得無聊就去街上逛。剛好遇上幾個牛氓想調戲她,我就出手了。

不斷以來,一年了我都沒顯身份。我們的交往也很正常。說句有些尷尬的話,我到如今,連她手都沒過。」葉強講這話時臉居然有些發燙。

哈哈哈……

葉家人全笑了起來地。

葉紫衣笑得站了起來直著腰,指著葉強說道:「哥,你也太沒用了。都兩年了連手都不敢。」

「紫衣,你不知道嗎?葉強在追女方面是低能滴。」葉子奇也調笑不已。

「你小子兇猛,連人家京城的姑娘都給搞到手了。」葉強不滿的瞪了弟弟一眼。

「我哪兇猛,二哥才算是真正的兇猛。看到沒,嫂子,喬家大院出來的,在整個京城都是排得上號的。」葉子奇調侃道。

「你小子能跟凡仔比嗎?你看看,到如今也不過一個正科級幹部。混得忒慘。整天還牛得不行了,什麼古川縣財政局局長,跟凡仔比,連給他提鞋都不配。」葉強總裁滿身怒氣不敢朝葉凡身上發,全朝著三弟葉子奇身上招呼了。當然,也帶著玩笑質的。

「噢……」葉凡倒是一愣,轉頭問葉子奇道,「你當財政局長了?」

「你才知道,凡仔,你也太不關心子奇了?」母親林秀芝看了葉凡跟葉子奇一眼,了一句,有些抱怨道。

「對不起,這一年多都很忙。」葉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哥,別放心上。我知道你很忙,而且,你的事都是大事,我也幫不上?」葉子奇知道葉凡被貶東貢的事,所以,臉有些美觀。

「沒啥,如今不都過去了。」葉凡笑了笑,講道,「不過,你這選拔也忒快埃我記得你上去才一年多吧,是以副科級別從財政部上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