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四十六章春香大酒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四十六章春香大酒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老大也沒虧待他,給了他一頂市長帽子……當然,羅峰也是個有才能的同志。 葉老大隻是作了個順水人情罷了,這是后話暫時不提了。

「春香大酒店1站在范春香開的酒店面前,望著那高昂起頭的13層大樓,再看了看停車場上的停著的寶馬奧迪,還有喝得紅光滿面的華夏那些幹部同志們或大款們,葉老大不由得有些唏噓。

葉凡悄然進了酒店,要了幾個菜,一瓶天水壩子集團產的本地米酒,坐在二樓餐廳那一個角落處小喝了起來。

不過,並沒有見到范春香。如今她曾經是春香集團的董事長了,如今估量在本人的辦公室里取暖著了。

就在這時分,一個熟習的身影,挽著個一身粉紅旗袍的美麗女子走了出去。此人就是李宣石的堂弟李牛。雖說都分開天水壩子五六年了,不過,李牛並沒有變化多少。

以前葉凡在天不壩子時李牛二十多歲,如今也達三十了。歲月並沒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痕。當年的李牛可是氣沖斗牛,儼然一股子混混霸頭的架勢。

唯逐一點變化較分明的就是李牛那肚皮往外凸了許多。也許是這些年上去發財了,有錢了也懶得動拳頭,所以,身體發福了。

「大夥都聽一下啊,明天半夜,我們天水壩子集團保安部部長李牛先生跟肖彩雲大小姐訂婚宴會就安排在二樓大廳了。

李部長講了,由於暫時頭看日子決議的。所以,對不住大家了。凡是在二樓用餐的主人們,你們明天半夜不管吃喝多少都由李部長一併給付了。

不過,有一點得費事大家一下,由於是暫時頭決議的事。《%%》7所以,二樓得全部騰出來給李牛部長搞訂婚宴會。

先前在這裡用餐的各位先生女士們,父老同鄉們都請到二樓右側的豪華包間用餐。

一切費用,李部長一併算。而且,明天是李部長喜慶之日,每人還有個不小的紅包。

所以,請大家敏捷點到包間去,自有服務員過去打理一切。」這時,一個老成的中年人一臉怒氣的大聲講道。

中年人話音一落地,原先用餐的主人們都一臉怒氣的自動站起交往豪華包間而去。這個,不花錢還有紅包拿,而且,成就別人的美事,這樣子的壞事何樂而不為。

與人方便就是與已方便嘛,林泉人民的醒悟還是很高滴。

不過,就葉老大這位林泉區的創始者卻是沒這個醒悟。大家都走了,就他還在自斟自飲著。

不過,幸而這時李家單方出去的主人都湧進了大廳,所以,倒也沒人留意到角落處的葉凡同志了。

「想不到李牛居然跟肖彩雲湊成一對了。」葉老大不由得感覺有些好笑,相當年,肖彩雲可是林泉三霸老大肖虎石的親妹子。當年還開了個『藍月亮歌舞廳』。

肖彩雲仗著哥哥的霸頭之名在林泉也是囂張得很。不過,後來遇上葉老大也倒霉了。葉老大當年那是好好的抑制了一下肖彩雲的。弄得肖虎石著妹紙向葉老大認錯。由於,霸頭就是信仰拳頭滴。葉老大不但是官面上人,而且,人家拳頭大,當然得瑟了。

<葉凡正喝著,剛才發話的中年人走了下去。

他打量了葉凡一眼,很有禮貌的講道:「這位先生,很對不起。我是春香大酒店大堂經理范世仁。主人有什麼需求請雖然吩咐,不過,還得請主人到豪華包間用餐了。一切費用都記李牛部長賬上了。」

「范世仁……」葉凡嘴裡念叨了一句,才記起來,彷彿此君就是范春香的叔叔之類了。以前去她家裡時有見過一面,只是記不起來了。

不過,葉凡也發現。此刻走近了,范世仁突然身子一震,雙眼瞳孔猛地睜大了。中年人有些發矇了,居然還了眼,又盯著葉凡看了幾眼,嘴裡咂巴了一下,不過,沒發出聲響來。

「不用猜了,我就是葉凡。」葉凡淡淡一笑,知道範世仁同志在猜本人的身份,又講道,「不過,我就在這裡小坐一下,你別驚擾任何人,就由我看著他們訂婚吧,唉,訂婚,很浪漫的東西……」

「礙…」范世仁經理沒忍住小叫了一聲,這貨趕緊捂住了本人的嘴巴,發現並沒惹起人留意才沖葉凡小聲講道,「是葉鎮長。」

葉凡含笑點了點頭。

「那好,您請慢用。」范經理小聲講著輕腳走了,不過,葉凡還叮囑了一聲,不讓他把本人講出去。

范經理也點頭了,不過,不久,年輕美麗的服務員小姐給葉老大的桌子擺滿了菜。從那一個個的銀壺銀碟來看,估量都是春香酒店的招牌菜了。

「哥們,你這桌很豐盛埃春香酒樓的八大招牌菜全給你上了,奇異了,我這一桌怎樣不一樣?怪事?」這時,一個哥們笑著從旁邊一桌挪到葉凡的桌子上了。這貨還以為葉凡也是來祝賀的賓客。

肖家跟李家都是大戶,再加上李家財大氣粗,來的主人可是不少。不久,李牛拉著肖彩雲快步迎了出去,葉凡發現,現任林泉區區委書記,墨香市市委常委段海同志帶著一幫官員出去了。在李牛等人眾星拱月之下走向了地方那張能坐二十來人的大桌子。

不過,葉凡沒聽見。在天水壩子的路上,一輛寶馬外頭,李宣石正在臭罵著兒子李小虎,哼道:「你個小兔崽子,連你葉叔都認不出來了。你是不是我李宣石的兒子?」

「不是你老李的兒子是誰的種?倒是奇了怪了。」李小虎反嘴道,他才不怕李宣石呢。

「混賬小子,居然敢置疑你家老頭子我。」李小虎轉眼間就挨了李宣石一個暴栗,看了兒子一眼,講道,「你小子,本人整出的費事事還要老子來擦屁股。明天是你李牛叔的大喜之日。居然弄得我都沒法子去了。」

「老傢伙,你本人不是一聽說葉叔回來了一下子高興得差點把辦公桌給拍散架了。本人還猴急著說要回到老宮中去守株待兔呢?這下子還怨我,要不是我傳了音訊給你,你還被蒙在鼓裡。這下子還怪我了,李叔的破酒有啥好喝的。一個破保安滴,要不然,我叫張叔送我回去,你就不用回家了。」李小虎可是鐵嘴鋼牙,李宣石被他駁斥得差點被噎住了。

這貨瞪大了眼,直愣愣的看了兒子一眼,差點把車了開到水溝里去了。

「兔崽子的,你看看,咱倆差點到溝里喂王八了。」李宣石又想給兒子來一下,不過,被李小虎矯捷的閃過了。

「唉,你葉叔變了沒有?」李宣石嘆了口吻,也是良久沒見到葉凡了。

「以前我又沒見過,哪知道他變了沒有。不過嘛,如今的葉叔,倒是高大威武,長得太帥了。老傢伙,聽說葉叔當大官了。」李小虎瞄了老爹一眼,哼道。

「當然當大官了,聽說到地方任當大官了。你小子,等下見到你葉叔嘴要甜些。保不其有你小子益處滴,你葉叔從來是個大方人。只需弄來一點就夠你小子受用無量滴。」李宣石交待道。

「葉叔不是那種人,我看葉叔做人很低調。不像有些大官,一上去就前呼後擁的。葉叔是一個人悄然回來的,估量就是回來看乾娘了。要是他哼一聲,估量林泉區一切幹部群眾都得自動排隊迎接了。」李小虎有些得瑟的講道。

「那當然,不要說林泉區,就是南福省的指導也得上去捧場了。你葉叔是什麼,地方的大官啊!不過,唉,你小子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埃好好的一玉雕居然便宜了小瘦子。你這目光怎樣會差到如此地步,真不像我李宣石的種啊?」李宣石又末尾嘮叨了,當然,也吹得過頭了。

「別嗦了,開快點,趕緊回去弄些野味熬上一鍋湯,聽說葉叔叔好這一口子。」李小虎居然指使起李宣石來。

「倒也是,到時把我們天水壩子旅遊分公司的美麗旅遊小姐都找來,給你葉叔斟酒去。你葉叔,就好這口子1李宣石哈哈大笑開了,滿臉的猥瑣,一踩油門,唰地一聲,寶馬竄了出去。要是給葉凡看見,鐵定給這傢伙一拳。和著我葉凡同志就這般的那啥的……

「這車不錯,提速快,開起來就是夠帶勁頭地。」李宣石不由得感嘆道,看了兒子一眼又講道,「成幾何時我李宣石做夢也不敢想能開上寶馬。小虎子,這車可是接近150萬埃看到沒,都快150里了還這麼顛簸,爽啊!以前,就大三輪是坐駕,如今,老子也開四個輪子的了,三個輪子,滾蛋去吧1

「那是150千米,不是里,你算反了。要是和著你這樣演算法,開個七八十公里顛簸著就是普通拖延機也能顛簸著,還算寶馬個屁!不過嘛,要不是葉叔當年整下了這寬達10幾米的好路子,你這寶馬一竄,估量,你就得下黃泉。」李小虎可是盡挪喻他家老頭子了。<』『王憬賢』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