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四十八章有人欺負葉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四十八章有人欺負葉家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倒很會算錢啊?」葉老大不由得嘆了口吻瞄了李宣石一眼,這位以前樸素得連錢都不會賺的鄉村漢子,誰能想到才幾年工夫,他曾經是註冊資金達二個億的天水壩子集團公司董事長了。 《%%》.昔日的他是一身名牌悠閑服,頭髮梳得根根顯眼。儼然一幅大老闆氣度,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用在李宣石身上真是顯靈了。當然,不用三十年了。

「在我眼中,一切東西都可以變成錢。特別是我們天水壩子,自從聽了你的說詞搞了旅遊開發當前。

正是由於這裡老百姓的純樸,山的清純,水的純凈,樓房的古樸才吸引來了這麼多的四方遊客。

天水壩子是陳舊的意味。你能夠還不知道,特別是我們的龍墓,如今可是最繁華的景點之一了。

可以這樣說,除了老宮紀念館外就是龍墓了。這是我們的一大看點。奧秘的唐朝古墓,奧秘的李家人,盧氏宗族首領等,每年都為我們賺來了大筆的門票。

你再看看,如今家家戶戶都是農家旅舍。有條件的還搞農家樂,集餐飲住宿於一體。

他們都富了,我這個天水壩子村的村長也活絡了起來。不但是縣代表,還是市代表。

下屆要爭取省代表,全國人大代表。」李宣石咧開大嘴的笑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於有你提點才辦成的。

天水壩子集團由一台碎石機起家直到如今二個多億資產,當初要沒有你,估量,我們就是小富即安了。

如今不一樣了,天水壩子人眼界也開闊了,目光也高了。我們不但在衝出全省,而且還要發展到全國,甚至,衝破國門走向世界。」

「呵呵,我只是起了點小作用。你們本人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這一切,都是勤勞的天水壩子人本人爭取到的。當然,你這個天水壩子的帶頭人功不可沒。宣石,看到你們明天這日子過得,我真是羨慕啊1葉凡謙遜的講道。

「這一切都是你帶給大家的,羨慕什麼,你只需肯回來,大家保准把你當神一樣的借著。」李宣石開玩笑道。

「我不是神,呵呵,也當不了神。」葉凡搖了搖頭,其實,心裡彼為受用滴。

就在這時分,不知誰喊叫道:「葉鎮長回來了,葉鎮長回來了……」

登時,整個天水壩子驚動了。不久,就見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往老宮過去了。不過幾分鐘,老宮外邊擠滿了人,彷彿趕集一樣。由於過年,大家都在閑著。

「葉……葉鎮長,您回來了1一個老大爺拄著拐杖,顫巍著在人扶持下走向了葉凡。

「你好大爺,年過得好嗎?」葉凡趕緊跨前一步扶住了大爺,這貨一臉的親切笑著。

「好啊好啊!葉鎮長,大家都相念你埃大伙兒都說了,說是要把老宮改成葉凡紀念館。不過,你乾娘沒贊同。說是不吉利。也是,你還活得好好滴,搞什麼紀念是不是?」老大爺的話很純樸,葉凡眼眶都有些濕了。

說道:「沒錯,其實,我只是為大家做了一點大事。謝謝大家還記得著我葉凡。放心,天水壩子永遠是我葉凡的另一個家。只需有空,我都會回來看大家的。」

登時,掌聲如春般滾過。老宮外頭沸騰了。

「葉鎮長,明天早晨到我的農家菜館吃飯去。」一個大嫂笑道。這樣一講,有好幾十戶人都扯開了,全要請葉凡到家吃飯。《%%》.

「好了,大夥讓葉鎮長休息一下。他趕了這麼久路也累著了,這晚飯,我李宣石安排好了,你們就不用跟我搶了吧。當然,你們家有什麼好貨,比如山上的地里的好東西都可以拿到老宮來,金蓮姨會搞菜的,會讓葉鎮長嘗到你們的土產滴。」李宣石那破嗓門大聲喊道。

「好啊好啊,我們回去拿了。」一些答著轉身往家裡去了。

自然,沒人跟李宣石再爭了。

進到老宮,發現外頭還真是給李宣石搞得像模像樣的。當見到那次為了保護唐朝古墓文物時那場猛烈的雕像式戰役,葉凡不由得有些眼圈潮濕了。由於,他發現葉若夢飛身撲出來的姿態也給李宣石叫人雕塑了出來。

「唉……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如今,若夢的墓地里也天天有上千來號遊客來瞻仰,燒香。她曾經得到了華夏人民的認可。她是一個女英雄,而英雄媽媽葉金蓮如今曾經是老宮的解說員了。每個月能拿到三四千塊錢的工資。」李宣石輕拍了拍葉凡肩膀。

「乾娘,她能當解說員?」葉凡差點蒙住了。

「你太小看你乾娘了,她當起解說員來絕不會輸給那些正宗旅遊學校畢業的高材生。而且,她講得很投入。有好幾次把遊客都給講得淚下了。金蓮姨是個天生的解說員,很優秀的。」李宣石講道。

「唉,處身其中,感同身受。乾娘她是在講述本人的故事,當然感動人了。」葉凡嘆了口吻。

「凡仔,你回來了,我給你端水洗把臉去。」這時,老宮前面轉出葉金蓮來,還是那樣的慈朴,還是穿著那身老舊的衣服。第一句話還是那句——端水洗臉。

「媽,你別忙,我本人來,別累著你了。」葉凡一臉深情的上前扶住了葉金蓮。

「媽,你就讓葉哥本人到洗浴間去沖洗一下不是更舒適。一盆水能洗出什麼來?」這時,葉若夢的哥哥葉豪也轉了出來。當初葉凡把葉豪救出來后就安排進了墨香市野戰一師。

「葉豪,軍銜升了沒有?」葉凡很親切的拍了拍他肩膀,問道。

「沒有,他還是老樣子。肩上二個扛扛一顆星,真沒用?」這時,傳來二芽子那的挪喻般的笑聲道。

二芽子也長大成人了,個頭跟葉凡差不多了。而且,面相看上去還相當的陽光,帥氣。

「你以為那麼好升是不是?我回到野戰一師也不過才幾年嘛?」葉豪不滿的瞪了二芽了一眼。

「不是聽說二三年工夫你們的軍銜就能提一級,你怎樣還是個少校。葉豪,是不是野戰一師的指導欺負你了,給我講講,我李宣石找你們師長去。媽的,敢欺負咱天水壩子人,沒門1李宣石憤憤然哼道。

這傢伙,如今名望大了,講話的口吻也大了。還別說,在墨香市來講,李宣石這名頭還是好使的。

就是在市裡也能講上幾句話滴。隨著李宣石財力的增強,各方人脈交道也打得很深了。這個,當然也是做生意的根底了。

不過,要說他能壓著野戰一師的師長,那是言過其實了。恐怕,宣石老大連野戰一師大營都進不去的。由於,前任墨香市野戰一師師長叫曹軍義,京城曹家人。也就是曹飛兒的家裡人。

不過,曹軍義曾經敲定上去要上調回京了。不過,由於交接的同志還沒敲定。

所以,曹軍義目前還在擔任著師長一職。這個,也是葉凡看準了的目的,想為齊天弄到野戰一師去接曹軍義同志的班。不過,由於軍委副錢風雲的阻梗,此事,暫時擱淺了。

「乾娘,是不是真的葉豪被欺負了?」葉凡心裡也是一動,問道。由於,按常理葉豪也應該提中校了。由於,當初葉凡把他從蘭西那邊弄回來時曾經提了個少校了。

不過,這幾年上去葉老大很忙,倒是把葉豪給忘到一邊了。而葉凡知道,乾娘這個人很體諒本人。沒有遇上登天的費事時是不會自動來找本人的。

「沒有,豪仔過得好好的。他們首長也很看重他,你別多想。他過得好著。」葉金蓮趕緊說道。

「誰說的豪哥受重用了,有一次喝醉了。我明明聽見豪哥在罵他們師長狗屁不是?說什麼提個軍銜都要送禮走後門拉關係什麼滴。沒有靠山就不用想能到中校了。豪哥那天早晨喝醉了,都哭了。」這時,二芽子在一旁搶話講道。

「葉豪,怎樣回事,你給我講講。」葉凡一屁股坐在了老宮裡的那條長達七八米的凳子上,盯著葉豪問道。

「其實沒什麼,這個,也沒什麼好講的。都給人家奪走了,還講什麼?」葉豪有些懊喪樣子講道。

「你怎樣不早打我電話?都受這種鳥氣了你還憋得祝」葉老大眉都差點豎起來了。

由於葉若夢的緣由,愛屋及烏。對於天水壩子葉家人遭遭到的任何損傷,葉凡都是絕不允許的。

「這個……」葉豪隱晦的看了看母親葉金蓮,葉凡一看就明白了,問道,「乾娘,你怎樣不讓葉豪講是不是?我老早就講過,我們是一家人,有什麼事你雖然打電話找我。你看看,軍銜上不去,選拔也沒希望,這可是誤事了。而且,還會影響著今後的一些事。」

「凡仔,我們費事你的夠多了。葉豪如今過得很好,在我們村,我們葉家可是出的最大的官。聽說少校相當於縣裡的局長鎮長差不多。可以了。」葉金蓮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葉凡感覺到她話裡有話,不由得問道,「乾娘,軍銜的事我們當前再想辦法地。不過,我看你還有什麼事瞞著我是不是?可別再誤了葉豪了,他還年青,有希望就要上的。」

謝謝『luozi』兄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