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四十九章范氏雙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四十九章范氏雙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四十九章范氏雙姝

「唉,凡仔,這事。說起來,我還真沒辦法了,對方條件太好了,咱們家葉豪就一窮山村出來的,能比什麼?」葉金蓮嘆了口氣,臉色不好看了。

「什麼對方條件,乾娘,你把話挑明了講。」葉凡問道。

「葉豪哥的媳婦快被人搶走了。」這時,二芽子又插了一句話出來。李宣石正在架大鐵鍋燉山豬肉。隨手把一柴片往石頭架起的臨時灶坑裡一塞罵道,「是真的嗎?哪個敢搶我們天水壩子人媳婦,老子鬮了他個***1

「是不是葉豪的婚事上遇上麻煩了,乾娘你快點講。別真的讓媳婦兒跑了,葉豪可是死腦筋,到時不再娶那葉家可就麻煩了。」葉凡心裡一動,把事故意整得嚴重些。

葉金蓮一聽,果然上當,急了。

說道:「可不是嘛!葉豪去年認識了一個。叫趙琴芳,在墨香師院教書,人長得真是漂亮,又文靜又懂事。葉豪還帶回來給我瞧過,而姑娘父親叫趙邁達,家裡有錢,聽說有幾千萬。開的是什麼『馬』的車子。」

「那叫寶馬,宣石叔開的那種,聽說一輛要幾百萬。」二芽子插嘴解釋道。

「對對,就是寶馬。本來都談好了的想在年底先把事訂下來。不過,二個月前,我請了村裡的菊花嫂去趙家。

不過,人家一下子全變臉了。嫌咱們是農村人,問咱們家有沒剩下幾百萬,在省城有沒別墅,家裡什麼做官沒有?

反正就是問了一大堆。咱們農村人,哪買得起別墅。當官,葉豪父親死得早,就剩下咱們娘倆了,當什麼官?這事,就這樣黃了。」葉金蓮一邊講著,眼圈都有些紅了。

「趙琴芳姑娘什麼態度?」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

「姑娘還不錯,聽說也沒答應那頭的事。」葉金蓮講道,「只不過,葉豪找她時倆人都偷著見面的。

姑娘很老實,要求葉豪做通她父母親工作才肯答應這邊的事。葉豪沒辦法,只好厚著臉皮提著東西再次登門。

結果,凡仔拿回來的茅台洋酒都給他們給扔在了門外,說全是假貨他們不要。」

「假貨,我葉凡的東西什麼時候送過假貨了。」葉老大一聲冷哼,一股怒意騰騰而冒起了,看了乾娘一眼,問道,「不就是有幾個錢,那也算不上什麼。不過,估計趙家還有人做官吧。而且,級別不低,不然,他們不會那樣子講。」

「嗯,趙邁達的弟弟叫趙向力。聽說還是什麼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反正這些官名我也搞不清楚,只是,聽說比咱們林泉區的段海書記還要大。」葉金蓮講道。

「沒錯,趙向力,墨香市常務副市長。此人一向強勢,難怪他會橫插一扛子。」李宣石久經商場,也曉得市裡的幾個頭面人物。

「趙向力,我記住了。不過,既然趙家突然變卦,那說明有其他家看上了趙琴芳姑娘。那一家又是什麼人?」葉凡刨根問底了。

「那一家,聽說姓錢。是省城水州人,聽說在省里很有勢力。家裡有人在省里當官。別的我也不清楚,也是葉豪偶然間聽趙琴芳講的。」葉金蓮講道。

「葉豪,你真喜歡趙琴芳,非她不娶是不是?」葉凡突然盯著葉豪問道。這個,當然得先確定一下。現在的男女,思想變化快。常常會被什麼迷花了眼。

「這輩子非琴芳不娶,她也跟我講過了,非我不嫁。」葉豪儘管有些難為情,但在大事面前,他還是豁出去了。

因為,他曉得自己這個義弟的能量滴。有他出馬,成功的希望很大。

「那好,明天一大早,你帶些土特產,還有我剛才帶回來的茅台和西湖龍井。咱們一起去趙家拜年去。我倒,咱們的親家還敢不敢說我葉凡送的茅台是假貨。」葉凡口氣很重,哼道。

二個小時后,野豬湯搞成了。

幾人關上了廟的大門正準備大吃野豬肉,不過,廟門被人敲響了。老遠就聽到妖棍范剛那破鑼嗓門在大喊道:「大哥,有野豬可別忘了小弟我。這野豬,真是香啊,隔這麼遠都聞到了。肯定是宣石大哥的手藝。厲害,長進了……」

范剛在外邊哩嗦了一大堆,二芽子趕緊跑過去開門了。厚重的大門打開了。

廟門前站著三個人,最前面的雙姝讓人眼前一亮,不是范春香跟范妍兒姐妹倆還有誰?

姐妹倆都是穿著的是鑲著花邊的手工製作的高檔旗袍,范春香是粉紅色的,范妍兒的是純紫色的。

這樣一紅一紫,再加上姐妹倆都是屬於那種胸脯前那『兇器』超大,特別嚇人的性感身材,再加上挺翹的圓臀,這一切一切的美妙組合在一起,不讓人凸眼球都不行了。

范剛同志站在兩個姐妹後頭像個門神樣子,手中提著的禮品盒子都快把他整個人淹沒了。

「是春老闆,噢,妍兒也回來過年了,好好,快進來,正好了,野豬肉才開鍋,正好。」李宣石笑著講道。

不過,在范春香姐妹倆那有些灼灼的略顯隱晦的目光下,葉老大還是感覺頭皮有些發麻。以前范春香可是講過她們姐妹倆要同候葉凡的,讓他享受到帝王般的舒坦。

說實話,葉老大當然也心動過。男人嘛,那個不希望過這種生活。不過,最終於理智戰勝了瘋狂。

這個,也是這次他躲著范春香不見的原因了。因為,葉老大曉得,范妍兒回來過年了。到時,遇上有些尷尬。

不久,大碗肉搞了上來。幾人還在大殿天井處架上了柴火取暖,這邊吃著大塊肉,喝著淡淡甜味的自釀的米酒,人生,快活如此了。

其實,大殿里就葉凡、葉豪、李宣石以及范剛三姐弟妹。

葉凡跟范春香的關係在場的最明白的肯定非范氏兄妹莫屬了。至於李宣石只是在猜測,不過,八成也曉得這兩人肯定有事。

不然,葉凡會那般的關注著范春香,而且,走前反覆有交待自己照顧著春香酒樓。至於葉豪,當然也不會是傻瓜,也瞧出一點門道來了。

「范剛,女朋友帶回來沒有?」葉凡一邊咬扯著肉一邊問道。

「這個,葉哥,女朋友還在丈母娘肚裡。」范剛乾笑了一聲,聳了聳肩,有些不好意思。

「葉鎮長,你就幫他介紹一個。馬上就到30的人了,再爬上去就成大齡男了。到時真要找對象想找好的就麻煩了。我們范家就他一根獨苗。」范春香脫口而出,連『葉鎮長』都叫出來了。

看來,她對那個職位印象很深。不過,在這裡,大家也沒注意到這個。倒是葉鎮長叫來彼合大家口味兒。

「這個,春香,別擔心。就憑范剛的才品還怕找不到中意的?不到三十歲,也是副處級幹部了是不是?明年再用把勁頭就到正處了。」葉凡倒是一臉輕鬆,笑道。

「正處,聽說副的好當,想坐上正處位置估計難度很高。你看范剛,到現在還只是代著海東市國安局常務副局長一職,那個『代』字可是還沒去掉。聽說常務副局長就是正處級別的了。葉鎮長,要不,你想些辦法,把他『轉正』了。」范妍兒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調皮的講道。

范妍兒這朵花已經到了盛開的季節,花開得正旺,正是等著人採摘的時候了。她比范春香人更顯得活躍一些,看上去人更聰慧。

范春香趨向的是農村姑娘的純樸,而范妍兒卻是脫去了農村姑娘的那層皮,不過,又不完全像城裡姑娘,所以,她是融合了農村跟城市的特殊產品。既有城裡姑娘的聰明,也有農村姑娘的質樸。

「轉正,這個,不用找我。有個人比我更有用。」葉凡神秘一笑。

「誰呀葉大哥?」范妍兒有些撒嬌味兒摻雜在其中問道。

「陳軍,現任獵豹師團副師長。他跟國安那邊有些關係,反正范剛也認識他。到時自己去找他就是了,范剛也到了回到省廳的時候了,這海東再呆著也沒什麼意思。一轉正就回來。」葉凡說道。

「陳軍,他真能行?」范剛有些不信樣子盯著葉凡。因為,獵豹跟國安的關係范剛可是不清楚的。

不過,這方面葉凡最清楚了。這邊幾個省的國安部門都跟獵豹有直接的關係。雖說獵豹無權直接調動他們。

但是,有一點要害之外。那就是南邊幾個省的國安廳長的任命時首先要徵得獵豹首長的同意才行。

因為,獵豹的背後是核心第八組。徵求獵豹首長同意,實際上就是徵求核心第八組組長鄭方同意罷了。

而陳軍是核心第八組常委會委員,當然也有一定的話語權的。這些方面,南邊幾個省的國安廳長都曉得其中厲害之處。

所以,陳軍出面,那些傢伙應該會給一些面子的。又不是廳級幹部,只不過一個處級幹部罷了。

「叫你去你就去,嗦什麼?」葉老大那臉一板,訓叱起范剛來。

「年過後我就去。」范剛說道,知道葉老大不明說,其中肯定有瓜葛。

不過,范剛在國安也呆了幾年了,也懂得其中的一些秘密。不該問的不要問,不能打聽的別瞎打聽。

吃完飯後李宣石先告辭走了,而葉豪也講有些事要處理去村子里了。不過,這兩貨估計都聞到了什麼味道,故意如此的。

「葉鎮長,我們回家了。」范春香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因為,她們老家離天水壩子並不遠。

現在路修好了,就20來分鐘車程。就在這時候,范剛電話響了。這貨一接通電話嗯啊了幾句說是老同學在林泉等著,匆匆開車也溜人了。

「葉大哥,你不會叫我們姐妹倆走路回去吧。這深更半夜的,都不怕野豬吃了我們。」范妍兒看了葉凡一眼,挪喻道。

「我……我送你們回去。」葉老大隻好硬著頭皮,講道。三人上了車子,葉凡當車夫。

[email protected]#

~--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