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到車開到離村子還有一里之地時,范春香說是下邊景緻不錯,走走。全文字無廣告三人也就下了車子,不過,冬天,這天氣還是較寒的。走了幾步,發現范春香一直在縮身子,知道她冷。

葉凡不由得心裡一酸,伸手把她攬到了側面跟自己擠挨著一起取暖。因為,一個女子,要撐著一個大家庭,而且,還能開出如此大的一個酒店,也不容易。

「葉大哥,我也冷。」這時,右側的范妍兒一臉楚楚的看著葉凡講道。

「你也來吧。」葉凡一伸右手,隨勢就把范妍兒也攬了過來。三人幾乎側擠在一起慢慢的向村子里走去。三人都沒講話,就這樣默默的走著。

范春香姐妹兩那碩大的『兇器』緊貼在葉老大左右側旁。隨著她們倆姐妹的呼吸聲一收一縮的,走了不遠,葉老大下邊居然有反應了。這廝頓時有些尷尬了,不過,手因為攬在兩姐妹腰姿旁,所以,也不宜有其它動作。

不過,再走了上百米之後。葉老大發現范氏姐妹倆那呼吸聲居然粗重了起來。

而且,姐妹倆的臉都微微有些紅了。因為,雖說月光很弱,但葉老大有鷹眼。

葉老大趕緊用餘光往下斜瞄了一眼,頓時傻了。

因為,自己下邊那啥的東東居然自個兒就勇往朝前,像一個等著拚殺的將軍凶視著前方。

雖說冬天還有秋褲穿著,但是,因為葉老大身體素質好。這秋褲並不厚,根本就阻隔不住小葉凡的雄起。

而時,隨著走路。范氏姐妹倆的雙腿不時會磨蹭到小葉凡身上。所以,這樣一走一磨蹭,小葉凡自然更……。

葉凡乾脆放眼看了看范氏姐妹倆,兩人被葉凡一看,那頭微微下垂著,這個時候,葉凡才發現。倆姐妹那耳根子都紅透了。

兩枚熟透了的草莓在朦朧的月色下招搖得很,場景旖旎極了。葉老大不是神,他也不是柳下惠再世。

這貨是理智被**所感染,雙手一動,往下一摟。居然,同時把范氏姐妹給摟在了身上。

這貨一聲悶哼,居然施展開了費家的虎鷹之術,幾個滑落就到了范春香的老屋。

發現老屋已經拆除了,代替它的是一座佔地達幾十畝的農家別墅。全文字無廣告農村地不值錢,要做到這一點,倒是容易得很。

進到大廳放下姐妹倆,發現空調居然都開著,廳里非常的溫暖。

「這裡平時是我嬸子在打理,不過,晚上她回家了。」范春香發出了信號彈。

「我……」葉凡想走,不過,那話可是講不出來。

「哥,讓妹子給你搓搓吧。」范春香臉紅紅的,小聲講道。伸手很自然的去給葉老大脫外邊的披風大衣。

「春香,這個……」葉凡沒動衣服的意思。看了姐妹倆一眼。

「一個大男人,難道你想讓我姐妹倆永遠守著。」這時,范妍兒生氣了,朝著葉老大就哼了過去。

「妍兒,別這樣,你們姐妹倆今後還要嫁人的。」葉凡感覺講這話時嘴裡有些發苦。

當然,這種事男人都是處於矛摹<仁怯閿胄貧枷氳茫但是,自己負不起責任時又很難處理,心情彼為複雜著。因為,不能給她們名份,也不能誤了她們一輩子。

「嫁人,我肯定要嫁。不過,晚上我先嫁給你。葉大哥,你敢不敢在晚上娶了我。放心,我們姐妹倆都不會纏著你。因為,你是范家的大恩人,哼哼1范妍兒像吃了槍子兒,盯著葉老大,連哼出聲了。

這個『大恩人』三個字特別的刺耳,肯定是范妍兒故意如此的。

「老子有什麼不敢1葉老大果然生氣了,雙手一動,大衣自然滑落了。他看了看姐妹倆,伸手在倆人臉蛋上勾了一下,霸氣十足的哼道,「你們倆個,搓背去。」

大廳里就剩下習嗦著的衣服脫下的聲音。

進到浴室,發現居然特別的大。而且,用的還是一個很大的木桶。

「這是用香樟木做的,我請一個老阿公箍的,很舒服。」范春香小聲講著,用手試了試水溫。

……

一匹狼二隻羊進了香樟木桶中。

范春香的吻很淡卻令人回味悠長,范妍兒的吻很純很硬梆。因為,范妍兒估計還是初吻,她沒經驗。在葉老大的調教下總算是摸到了一點門道。

葉老大在香樟桶里當然是大大快朵頤,上下其手,人生如此,呼復何求了……

估計,范春香事先有交待范妍兒什麼。所以,姐妹倆配合起來,不久,三條人魚從浴桶里直接跳到了大廳。就在大廳的寬大沙發上,葉老大是個將軍,揮戈進擊。

范妍兒是初夜,所以,葉老大懂得憐香惜玉。這貨現在經驗也是驚人的。在那雙大手撩拔之下,范妍兒這個嘴皮子硬朗。實際上,在人倫之道上並沒有任何經驗的雛兒那經得起某經驗男的衝擊。

還沒真刀真槍上陣時范妍兒早就喘氣如雨,溪水漏漏,那一股特殊的芬芳——處子之芳。

在沒開苞的情況下,范妍兒居然先濕身n次了。給老子耍嘴皮,讓你曉得『勞資』的厲害。葉老大在『操作』之時還不忘了自念幾句。

這時,范春香通紅著臉,用嘴呶了呶范妍兒身子。暗示葉凡可以操刀上陣了……

曲徑通幽之處還真是窄得難行,就是某經驗男也感覺到了那種緊逼著的壓迫感。似乎自己在開荒,在一片茅草樣的羊皮腸道路上前進著,相當的艱難。

「麻的,還有我葉老大攻不破的『城門』?」某君發狠了,一咬牙,揮戈一擊……

礙…

范妍兒一聲慘叫,這代表什麼,各位,自己想去,回味嘛,才會悠長……

良久,范氏姐妹癱軟如泥。像兩隻被拔了毛的肥羊歪斜著貼著葉凡躺在了沙發上。不過,在姐妹倆那瘋狂的配合中,某群也差點直接上『西天取經』去了……

「唉,我錯了,我不該這樣對你們倆。我的意志太薄弱了,我是不是真有點挾恩圖報?我是一頭畜牲……」葉老大嘆了口氣自責著,伸手愛憐地在兩姐妹那白晰的後背上滑動著地。

「你不是畜牲,你是狼,不過,我范妍兒喜歡狼!咯咯……」范妍兒居然從沙發上起來了。一下子撲在了某君身上,說道,「葉大哥,你真厲害。剛才,是不是在做夢?」

「似夢似真吧。」葉凡說道,伸手在妍兒屁股上拍了一下,一臉猥瑣的大叔樣子,說道,「想不想再次圓夢?」

「不行1范妍兒好像一隻突然被踩中了尾巴的老鼠,一下子從葉老大身上跳了起來。不過,轉眼,哎喲一聲慘叫著又坐了下來。

哈哈……咯咯……

葉范都笑得燦爛。

「妹子,剛破瓜,動作幅度別太大,很痛滴。」范春香居然也開起妹妹玩笑來了。

「姐,你不早說,害得我白痛了。」范妍兒不滿的嘟上了嘴。猛然間看到沙發上那白布上的點點斑紅。沖姐姐叫道,「姐,你趕緊把這個換了拿去燒了,真煩人。」

「煩,煩什麼,姐故意叫嬸子披上去的。你拿回去好好保存著,這個,對女人來講,是最珍貴的。等你老時再看看這個,你會想到很多的。」范春香一臉正經講道,葉老大在一旁有些羞澀。

因為,自己就這樣奪去了人家最珍貴的而又不能給人家名份。葉老大,還是有廉恥之心滴。

「不要不要,噁心死了,這個留著幹嘛?」范妍兒羞得直擺手,雙腳亂踢著。

不過,最後,范妍兒還是小心的收起了那斑斑『梅花圖』。

「凡仔,要注意身體。年青時身體好也不能胡來。到老時就能感覺到,什麼事都不能過度。」凌晨六點多鐘,葉老大趁著還有些夜色剛回到老宮中。想不到乾娘葉金蓮那雙眼睛卻是灼灼的盯著自己。

「乾娘,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葉凡有些尷尬,趕緊想轉移話題。知道乾娘也已經猜到了些什麼。

「我從來就是這麼早,你昨晚上沒回來,我在等你。這廟門關上了總要有人開是不是?」葉金蓮也沒再嗦。

「乾娘……」葉凡感覺聲音有些顫慄,他有些動情了。想不到乾娘為了等自己回來,居然一夜沒睡。

「你是我兒子,好了,我去端水給擦巴臉一下。累了是不是,要不洗過後再去補睡。」乾娘真是好,關切著。

「不要了,等下我要去墨香一趟,先把葉豪的事敲定下來。乾娘就等著抱孫子吧。」葉凡呵呵傻笑,他覺得在乾娘面前,自己總是長不大的孩子。顯得幼稚,可愛。

「唉,昨晚上葉豪接到電話了。」這時,葉金蓮嘆了口氣,臉色有些不好看。

「怎麼了,是不是趙琴芳打來的?」葉凡身了一轉,盯著乾娘問道。

「嗯。」葉金蓮點了點頭。

「她怎麼說?」葉凡問道,這個,如果女方變心了,那就沒有爭取的必要了。

強扭的瓜不甜!

「琴芳是個好孩子,她哭了。說是明天是初三,對方會來人。她叫葉豪趕緊找些能講話有些份量的人一起去她家裡。」葉金蓮一臉憂色,講道。

感謝盟主『磅哥』的飄紅,感謝『瑞雪寶寶』打賞。

[email protected]#

~--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