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一章提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提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1葉凡冷哼一聲,說道,「乾娘,你馬上把葉豪叫起來,我們如今就出發。 聖堂.趕到墨香也差不多9點左右,正好了。」

「豪仔等不及了,他先去了。估量快到林泉了。」葉金蓮講道。

「怎樣不早說,我馬上出發。」葉凡也急了,就怕葉豪受了刺激到那邊受了欺負。

到了林泉,范剛早就在等了。葉凡卸下了車夫地位坐在了副駕上。范剛開著猛車,葉凡打起了電話,說道:「謝書記,我是葉凡,先給你拜個年。」

這個謝書記自然是墨香市市委書記謝國忠。也是謝媚兒的叔叔。

「是葉主任啊,講反了。你是中辦指導,應該是我們下邊的同志來給你拜年才對。」謝國忠口吻關切,呵呵笑道。轉爾說道,「我正打算明天到古川,你在古川嗎?」

「我如今林泉過去了,估量8點多會到市裡。不過,有一件事想費事一下謝書記了。」葉凡說道。

「說什麼費事不費事的,你說,只需我謝國忠能辦到的。」謝國忠態度很誠懇,沒問事前答應上去了。

「這事你一定能辦到,謝遜能夠知道,我在天水壩子工作時認了個乾娘。

她叫葉金蓮。她女兒就是葉若夢,幾年前為了保護唐朝金馬被壞人殺了。而她還有一個兒子叫葉豪,也是我的乾哥了。

他如今墨香市野戰一師任少校營長。正跟『天鋼集團』趙邁達董事長的千金趙琴芳談冤家。

明天初三了,我正好回來了。乾娘的意思是能不能把這事給先辦上去了。聖堂最新章節.

所以,我也就跑一趟了。而且,我的工夫緊,初六就得走了。」葉凡複雜的講了一下。

「那敢情好,趙邁達我知道。他在我們墨香也是名人了。而且,他有個弟弟叫趙向力,跟我還是同事,擔任的是常務副市長一職。葉主任,不介意我來當個大媒吧?」謝國忠也揣摩出了葉凡一點意思,所以,乾脆挑明了講。

而且,這事謝國忠以為也沒什麼難度。難道趙邁達還敢不賣他這個市委書記面子?

更何況,能分解一樁婚事也是件美事。最次要的是,從此後,本人跟葉主任的關係不是更進一層了。

這種不費事而人情面子特別大的活謝國忠自然情願幹了。更何況,以前葉凡還幫過謝遜提親。

也是還一人情。謝國忠還自以為葉凡估量是要面子,本人出面作大媒那可是給足了天水壩子葉家人面子。

反過去,也給足了趙家的面子。這一箭幾雕的活計,謝國忠怎樣想也覺得划算得很。

「那敢情好,有你這個大書記當媒人,葉豪唄有面子了。」葉凡當然馬上就驢就下坡了,先把謝國忠綁上船再說。

聽說另外一家提親之家也有些實力,而且,還是省里來的。估量在省里也有些能量。到時,估量老謝同志知道了心裡會鬱悶的。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8點半到了墨香市,葉凡先到了謝國忠家裡。兩人打了聲招呼后見工夫也差不多了,兩部車直奔趙家而去。

趙家由於有錢,所以,住的是獨棟別墅。

葉凡的車子剛到趙家,發現曾經有兩輛奧迪停在了趙家別墅的門前。

「大哥,那是省的車牌,看來,我們的對手很微弱埃《%%》7就不知道是哪位了?」這時,范剛伸手指了指奧迪的車牌子講道。

「排名接近20號了,估量副省長或有實力的廳長之流了。」葉凡瞄了那車牌子一眼,隨口說道。

要是在省委排前10號的車牌,葉凡倒真有些頭痛了。至於省委常委之外的那些貨,葉老大倒是彼為自信能彈壓住他們的。南福省嘛,葉老大還有些實力的。

不過,謝國忠卻是雙眼有些發愣的看了看那車牌。不由得又隱晦了看了葉凡一眼。估量,這老傢伙也猜測到一點什麼了。明天本人來就是堵槍眼的。

老謝的目光不由得閃了幾閃,最終恢復了安靜,裝著沒事人似的,笑道:「看來趙家還不錯嘛,不知哪位指導駕到了?」

不過,老謝同志在心裡差點咬牙了。這過年過得好生生的怎樣就摻和在這外頭來了。不過,也是欲罷不能,只能往前沖了。

由於,這位中辦的葉主任可是萬萬不能得罪的。當然,老謝也從車牌中看到了一些端倪,應該不會是省委常委之流,老謝這封疆小吏也總算是鬆了口吻。

對付副省長之流,老謝自信還能頂擋一下。這些同志,最多就是今後給本人穿穿小鞋,真要拿本人也是沒輒的。跟葉凡這個中辦紅人相比,孰輕孰重老謝分得很清楚的。

「不清楚。」葉凡搖了搖頭,這貨,自然是持續裝傻了。要裝就要一裝到底,明知道穿幫了也得持續裝,這是面子成績。置信老謝也不會傻瓜到冒然戳穿的地步。

幾人緩步著往別墅走去。

不過,老遠就聽到趙家別墅的大廳里傳來葉豪那大聲而憤怒的呼性叔,你不能這樣。我跟琴芳是真心的。雖說我家並不富,出身天水壩子。但是,我葉豪自信今後還會得到選拔的。一定會讓琴芳過上好日子的。趙叔,你就看……」

葉凡停住了腳步,臉上無聲的冷笑著,倒想聽聽廳里人怎樣樣大發屁論。

而謝國忠臉也嚴肅了起來,他在急等著廳里指導發出聲響,也好在心裡先對付一下,搞清楚是哪位指導,過一下了怎樣樣把話講圓潤一些。

既要葉凡同志稱心,也不能過於得罪省里指導,真是難死老謝同志了。他那大腦在急速的運轉了起來。

「知道就好,一個窮旮旯村子出來的,居然也想娶琴芳。姓葉的,你也不撒泡照照本人,一幅熊樣。

還扯出軍銜來,就你那破少校拿到部門給老子提鞋都不配。還說要讓琴芳過好日子,我問你,你一個多少津貼?

千把塊錢也敢講讓琴芳過好日子。你有豪車別墅嗎,別把你那鄉村出來的破廟也當成別墅了。

野雞窩裡是飛不出金鳳凰滴。」這時,一道年青的女子聲響非常的『吊』,差點把葉豪這個少校營長給貶得一文不值了。

「哈哈哈……」這時,另一道聲響響起,說道,「錢少,你聽到沒有,一個破少校也拿出來顯擺,以為少校就牛了。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少校是不是,只需錢少發一句話,恐怕,到時,某位同志被軍隊掃地出門,到武裝部給人家看大門去吧。」

「部隊又不是你們錢家開的,有幾個錢就牛了,算個屁!人家琴芳小姐就是中意我們葉營長,要論長相,你看看你那熊樣子,也敢在這裡吹牛。信不信老子一聲喊,保准讓你走不出墨香。」這時,一道女子聲響也相當的囂張,估量是葉豪的部隊冤家了。

「沈副團長,你以為你是誰啊?一個副團長也顯擺什麼?就是你們師長在我姜叔面前也只剩下點頭哈腰的份頭。就更別說你了,姜叔您說是不是?」那道女子聲響說道。

「好了,年青人,回去吧。不要打擾了我侄兒一雄的好日子。這事,你剛才不是聽趙董事長講清楚了嗎?

而且,剛才趙市長也講得很明白了。年青人,做什麼事都得先揣摩一下。

有些事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辦到的。婚姻是大事,是很嚴肅的成績。人家父親都不贊同了你還要硬站這裡,這樣子可不好……」這時,叫姜叔的末尾講話了,而且,完全是以一幅高高在上經驗人的口吻在講話。

「姓姜的省里指導,你猜出是誰了嗎?」葉凡小聲問一旁的范剛道。

「他是姜然,才調來不久的副省長。」這時,謝國忠一臉嚴肅的解釋道。對老謝來講,明天還真不是好日子。

外頭不但有個副省長姜然,而且還有常務副市長趙向力。得罪了指導指導會找事給本人小鞋穿,得罪了趙向力,他雖說是下屬,但在常委會上可就得到了一票了。而且,趙向力在選擇方面,一定會選擇姜然這個副省長的。

「姜省長,我是不會走的。這是我跟琴芳的事,如今曾經是什麼社會了,婚姻法不都說了婚姻自主。趙叔雖說有這個意思,但是,琴芳可並沒點頭。總不能讓琴芳嫁給一個她不愛的人。我置信趙叔會想通的。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趙叔,你可得慎重些,別害了琴芳一輩子。」這時,葉豪又爭了起來。

「你知道琴芳就不愛一雄了?這是誰告訴你的。葉豪,你還是先回去吧,別在這添了。難道真要我趙邁達下逐客令,這樣,大家面子都不美觀。」趙邁達口吻很沖的講道。

「年青人,走吧。別在這丟人現眼了,回去另找一個過日子吧。強扭的瓜不甜,你不斷纏著一琴芳的話就達過份了。假設你再這樣,我趙向力將向你們指導反映這個狀況了。到時,真扯破臉皮不是更費事了。你們軍隊對這方面的事可是很注重的,年輕人,好自為之的好。」趙向力也在一旁冷哼道。

「那敢情好,你們破壞軍婚還敢說。我沈東明就不答應,到時,要吵就吵到部隊去。你們一個個都是指導,怎樣還頂著封建思想。如今什麼時代了,居然強娶強搶的。」過時,葉豪的同事沈東明副團長還真夠哥們,的頂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