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二章葉主任是何許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二章葉主任是何許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破壞軍婚,葉豪跟琴芳領了卻婚證啦?他們訂婚啦?笑話!年輕人,不要在這裡危言聳聽,我趙向力不是嚇大的。 聖堂.要講破壞,正好是你們。這事,我會向你們一師的指導反映的,太不象話了。走吧,走吧。」趙向力口吻嚴峻,以帽子壓人了。

「估量這樁婚事是趙向力的干擾最大了吧,此人為了討好姜副省長,居然連侄女的幸福都不顧了。這臉皮,還真不是普通的厚。」葉老大淡淡的小哼了一聲。

「沒事,等下我們出來就砸了他這厚鍋底臉皮子。」范剛倒是一臉的興奮,由於,這貨感覺明天有看頭了。

「別來,有話好好磋商是不是?畢竟,趙向力是琴芳的親叔,鬧僵了總歸不大好是不是葉主任?親戚嘛,當前總要走的。」謝國忠可不想把事鬧騰得太僵了,趕緊在一旁吹小風道。

「別的不說了,琴芳,你說,你愛葉豪嗎?」這時,姜然了過去。

「琴芳,你要想好了。葉家的親事我趙邁達是絕不會答應的。假設你真要鬧騰,那我趙邁達就等於沒這個女兒。」趙邁達也了過去。他知道,本人這個女兒很孝敬,相對不會跟家裡人斷絕關係的。這就是趙琴芳的軟肋。

「我……我……」趙琴芳喃喃著就是講不出話來,她雙眼含淚。一會兒看看葉豪,一會兒看看父母……

「好了,沉默表示拒絕,也就是琴芳心裡根本就沒有葉豪了。好了好了,走吧葉豪,別在這裡再添了。」這時,趙向力居然找出個這種勞啥子的正了解釋來。

「沉默表示拒絕,老子頭一遭聽說這事了。」范剛冷冷哼道。<這就叫強權實際,威望嘛,總是掌握在多數人手中滴。他們講一加一等於三照樣子有人捧場,你說一加一等於二人家講你這是正理。」葉凡淡淡的說道。

「琴芳,你說一聲,你愛不愛我葉豪?」葉豪生氣了,沖著趙琴芳喊道。

「我……我……葉豪哥,我……這個……」趙琴芳喃喃著就要講出來時,就聽到錢一雄突然嘴裡滿是譏諷味兒說道,「姓葉的,你這破酒拿走,這種假貨也拿得出來。看到沒,窖藏茅台,這是國賓用酒,普通的國賓還喝不到,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就是偶然能遇上別人送的拿來買,那價錢,也不是你一個窮兵蛋子能買得起的。」

「拿走,又送假酒,這破貨老子喝了頭痛1啪地一聲刺耳聲傳來,趙邁達見女兒被疑動了,那是馬上接著錢一雄的話題,隨手就把葉豪送的茅台跟茶葉給扔這過去。

自然,葉豪沒接,那茅台砸在地下碎成了花兒,一股濃郁的酒香飄了過去。

葉凡眼眉一豎,幾步就跨了過去站在了大廳門口。臉上卻是掛著詭異的淺笑,問道:「葉豪,是誰把我送給乾娘的茅台給砸了。」

「我砸的,年青人,怎樣樣了。這種假酒你也敢拿來送人,真是禍患了。」發現是個濃眉大眼傢伙在發話,見他邊上還站著一中年人,估量此貨就是趙邁達了。

「老謝,你也來了。」這時,謝國忠剛出去,姜副省長倒是先點頭打起了招呼。

「姜省長,你好。」謝國忠也趕緊打了聲招呼。

「謝書記,請坐。」趙向力趕去挪椅子。

「葉主任,你先坐吧。」謝國忠沒坐,轉頭沖葉凡講道。廳里人一聽,登時臉一僵。

全都盯向了葉凡這個年輕人,由於,連謝國忠這個墨香市第一號人物都叫著『葉主任』,那這位葉主任一定不會是市裡的。聖堂最新章節.

不是市裡的至少得是省里的。省里能稱得上號的葉主任又有幾個。比如,什麼辦公室主任就不要講了。發改委主任彷彿也不姓葉,廳里人大腦在快速運轉了起來搜找著有關信息。

特別是姜副省長更細心一些。他發現謝國忠貌似對葉凡還略顯敬樣子。這就太令人有些吃驚了。就是省委發改委主任也不能令謝國忠如此吧。

更何況,姜副省長知道葉凡不可是省里某位主任了。除非是辦公室主任,不過,那是不能夠的。

「那好,我先坐了。」葉凡居然沒有矯情,一屁股坐了上去。范剛可是勤快了。趕緊上前從皮包里掏出了一盒雪茄給葉凡點上了一支。

「謝書記要不要來一支?」葉凡吐了個煙圈,問謝國忠道。這個,既然趙家和錢家要顯擺,那葉老大代表著葉家,當然更得耍大牌了。要顯擺的話就得比趙錢兩家更『顯擺』才行。所以,葉凡才會顯得如此的大條。就是做給他們看滴。

「不要了,謝謝,我煙量少。」謝國忠其實有些想抽,他也識貨,知道這是高檔貨,估量市面上沒得賣的那種。不過,他見葉凡沒鳥姜然這個副省長,指導都沒有煙抽了,謝國忠自然不敢抽了。

「你是誰?這是趙家,年青人,怎樣這麼大條,滾開。不知道姜省長在這裡嗎?」這時,錢一雄旁邊一個年青人又末尾耍大牌了。自然,他是想壓過葉老大的勢頭。此人叫陳勇,在省城也是太子爺之流。

叭地一聲洪亮的耳光聲傳來,大家發現,人影一晃。錢一雄旁邊陳勇臉上著實的挨了一耳刮子。

由於,陳勇臉上曾經浮現出了五根明晰的指印,顯紫青的。自然是血淤積所致了,這是范剛的好手筆。葉豪跟他冤家沈副團長自然在心裡大呼過癮。

「麻木的,我大哥講話啥時輪到你這小丑來放屁了!給老子老實一點,不然,再嘗嘗老子的巴掌是不是鐵板搞滴。」范剛破口就罵開了。自然是為了給葉豪出氣了。

「你是誰,給老子報上名來……」陳勇憤怒得嘴唇都在抖動著,指著范剛就在衝上去。

不過,顯然,剛才范剛那動作太快了。錢一雄也不是蠢驢,知道範剛估量是一練家子。

這種人跟他對壘拳頭那是絕不明智的。所以,錢一雄一把抓住了好友陳勇的手不讓他過去。

「好了,聽我講一個故事。」葉凡突然眉頭一皺,臉一板,一雙凌厲的眼神在錢一雄跟陳勇臉上掃過。

這兩貨感覺彷彿突然被刀子颳了一下似的。條件反般的了本人的面頰,發現沒冒血了才一臉錯愕的看著葉凡。心說這傢伙那眼神,太可怕了。

葉凡如今是九段,把內勁於眼睛中再發出去,當然那眼神就凌厲了。聽說後天高手的眼神能傷人,當然,這個只是個傳說。

奇異的是廳里人全都不講話了,姜副省長也感覺到了什麼,在一旁當看客。姜副省長跟錢家並不是本家,姜然跟錢一雄的父親錢流生是乾哥兄弟。

剛才謝國忠的一聲『葉主任』曾經讓姜然心裡起了漣漪。不斷在揣摩著姓葉的主任,搜找著有關信息。

只是,姓葉的主任在華夏可不在多數,再說,姜然也不敢把葉凡這個年青人跟唐辦公室的副主任葉凡同志聯絡起來。

由於,葉凡的年青讓姜然同志不敢如此的想。在姜然心中,那個葉凡至少也得是40歲以上的人物了。跟這個姓葉的主任,根本就掛不上勾滴。

「這酒啊,是我送給乾娘葉金蓮的。葉金蓮是誰?她就是葉豪的母親。而我跟葉豪的關係就不用講了。明天葉豪來這裡走親家,所以,我把這兩瓶收藏了幾個月的茅台叫葉豪帶上了。想不到啊,我真實想不到。」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賣了個關子,弄得全廳人都感覺有些莫明其妙。

「葉主任,有什麼你挑明了說,我趙邁達不懂這些彎彎道道的。」趙邁達熊著個臉講道。

要不是剛才謝國忠對葉凡的態度如此,趙邁達早把葉凡這個年青人給趕出趙家了,哪容得這小子在這裡賣弄。

「挑明了說,行,親家,哪我就挑明了說了。明天來這裡,本來相請謝書記來是給葉豪作大媒的。

想不到一來就碰上了這事,好好的兩瓶茅台成了假酒。我在疑心啊,這茅台難道真是假的。

這茅台是幾個月前我回到水州從段書記家裡『順來』的。想不到段書記家裡的茅台也有假的。

不對啊,聽段書記講這茅台是京城裡的老指導送給他的。難道京城裡的老指導……」葉凡講了一半,見趙家人有些茫然樣子看著本人。當然,知道趙家人不知道這個段書記是什麼人了。

「葉主任講的是段海天書記嗎?」謝國忠這傢伙還真會挑時機,馬上找了個時機就下嘴,自然是幫著葉凡了。

「呵呵,不是他還有誰?相當年,我還是他的手下,在紅蓮區工作了一段工夫。」葉老淡然的一笑,這一笑對趙家人跟錢家人都不打緊。

由於,他們還是不知道葉凡是何許人。就是段海天他們也不怎樣明白。不過,趙向力那臉可是有些變了。

自然,在體制內的官員,像趙向力這種級別的,不能夠不知道現任的省委三號人物——段海天了。

所以,這老小子嘴巴有些乾澀,臉皮有些發紫了。由於,老傢伙想到了嚴重的結果。

顯然,從這位葉主任的嘴裡可以知道。他跟段海天關係不錯,不然,怎樣能夠到他家裡去『順酒喝』。能『順』的人,那關係比上下級更是親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