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三章姜省長服軟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三章姜省長服軟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來,得罪了葉主任人家去段海天家裡嘮叨一陣子,估量,今後,本人想選拔,就有難度了。 聖堂.

由於,省委黨群書記就是管全省人事的。對於趙向力這個副廳級幹部的升遷來講具有著相當大的殺傷力作用的。

此刻,趙向力隱晦的看了看姜然,覺得姜然也不怎樣滴了。趙向力懊悔了,這下子,大樹不抱反倒去抱一顆小樹了。這虧可是吃得有些大了。

「哩嗦的幹什麼,不就是段海天嗎,算什麼?快點講,講完了滾蛋1錢一雄這傢伙還真是無知,在商業圈中也混了不少日子了,居然不知道段海天。當然,這個,也純屬正常。

由於,錢大少家裡的一切都是他老子錢流生在打棱傢伙就懂得吃喝玩樂搞女人了。當初到墨香市偶然間一見到趙琴芳,登時驚為天人。

由於趙琴芳是師院教員,自然有一股子自然的氣質在的。錢一雄玩膩了紅塵中的女子,突然見到一個清秀的,自然想換換口味兒了。不過,錢一雄對范剛有些怵,就怕這渾小子氣起來給本人也來一巴掌。所以,講話雖然氣盛,但不敢如前面那般『吊』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嘛!

對於范剛,這仇一定記下了。回家后再找人來修繕他了。

「你給我住嘴1就在錢一雄得瑟著時,他的干叔叔姜然副省長突然出口了,一臉的嚴峻,簡直是在喝叱錢一雄這個侄兒。

「叔,我……」錢一雄一臉驚詫了,盯著姜然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當作這麼多人面喝叱本人,這個現象太反常了。

「給葉主任道歉1姜副省長指著錢一雄說道。《%%》7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這位姓姜的同志想起本人是誰來著了。

「道謙,為什麼?」錢一雄有些憤怒,小聲問道。不過,在姜然面前他沒有憤怒的資本。

由於,錢家今後還得靠著這位干叔叔呢。給錢一雄十個膽子也不敢反嘴姜然的。回家哪還不被老頭子打斷了腿。

「不聽我的話了是不是?不聽可以,今後,你不用到我家裡了。」姜然眉一豎,居然下了斷親令。

錢一雄一聽,那臉登時就黑了。這貨略一猶疑,這胳膊肘兒還是扭不過大腿的。最後,這貨漲紅了臉沖著葉凡說道:「對不起葉主任,我剛才失言了。」

「呵呵,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葉老大彷彿一假道學,悄然的擺了擺手,斜瞄了錢一雄一眼,完全是以長輩的口吻經驗著說道,「年輕人,中意的姑娘天下很多。

既然琴芳姑娘跟葉豪預備訂婚了,你還橫一扛子幹什麼?這種行為可是要不得滴,要不得滴!

話我也不多說了,今後,你要留意著點。我希望,從如今起,你就不要再糾纏著琴芳姑娘了。

由於,從明天起,她跟葉豪就將是一對了。明天訂婚,過段工夫就結婚了。

假設你真還要糾纏下去,我這位兄弟那拳頭可就相當大了。聽說他一腳下去能讓薄條石斷成兩截。置信你這小身板並不會比條石硬吧?」

葉老大是軟硬都來,錢一雄雖然臉美觀,但也只能是看了看干叔叔姜然了。

「想不到明天是琴芳姑娘跟李豪少校的好日子,我姜然沒什麼可賀喜的。《%%》.這一對小玉雕是前年去雲南時一個老友送的。和田玉是和田玉,不過,也不值什麼錢。就送給這一對新人聊表本人一點心意了。」姜副省長那臉皮還不是普通的厚,馬上就有動作了。

見葉豪一臉菜不想接那一對小玉雕,葉凡倒是伸手接過了,樂呵呵笑道:「那我替葉豪感激姜省長的小心意了。要不,半夜大家一同吃頓便飯,葉豪跟琴芳的事就這麼定上去了。至於聘禮,我想,趙董家並不缺錢,趙董,你說是不是?」葉凡成心的看了趙邁達一眼,問道。

「當然,趙家雖不敢說大富,但也能拿出幾個錢的。我這女兒,出嫁之間,我們趙家會風風光光讓她出去的。只需她中意,我們不要一分錢。」趙邁達講起話來又恢復了財團的架子。

不過,跟剛才所講的話卻是一模一樣了。由於,趙邁達並不笨。這位葉主任,能順走段海天的茅台酒,又能讓謝國忠來當大媒,此人,一定級別不低。

這樣的親家找來,對趙家來講相對是壞事。而且,就連姜然這個副省長似乎都有拍馬屁的嫌疑。

不然,他怎樣能夠送賀禮,雖說只是一對小掛件。但卻是傳遞了一個信息,他讓出了婚事之爭,明擺著就是服軟了。他都『軟』了,趙邁達憑什麼能『硬』。

當然,後頭的話風風光光什麼的當然也是趙邁達掙回點面子之話罷了。

「那好,我就送親家一幅字。算是我葉凡代葉豪送的聘禮了。」葉老大笑著,一表示。范剛去車裡拿來了字。

不過,大家又覺得有些不測。由於,不是寫在紙上的,而是刻在玉石上的。

一塊寬達30厘米,長達一米。周圍雕著花鳥蟲魚邊框,翠得能滴綠染的玉石片擺在了桌面上。周圍的邊框是那些玉雕大師早雕好的,只要中間那幾個字才是葉凡的手筆——紫氣東來。

下邊落款:葉凡。

不過,只要范剛猛地瞪大了眼。由於,這廝在著著就瞳孔增大了不少。葉凡知道,這傢伙發現秘密了。

由於,這幾個字是葉老大用內勁之氣於手指頭上書寫上去的。不過,葉凡搞得很大氣,但也有些粗糙,其目的自然是不想讓人發現。只要行家才能發現這個。

假設你用手指頭去,有武學功底子的四段高手就會發現端倪了。假設光用眼看,七段高手也會發現其中秘密滴。

「好個紫氣東來,呵呵呵……葉主任好蒼勁的筆力1姜然忍不住讚賞道。自然,葉凡知道這傢伙在胡扯蛋。老傢伙自然看不出其中的絕竅。

「是啊,貌似粗糙,實則於粗中見細膩,好字一幅。而且,這玉。」謝國忠講到這裡,看了趙邁達一眼,說道,「趙董是識貨之人,這玉看出什麼明堂沒有?」

「綠如翠羽,通體透明,澤平均,全體同一度,好玉。假設趙某沒猜錯的話,光是這一塊玉壁就要五十來萬了。親家,我可有猜錯?」趙邁達那臉皮子也不薄,馬上改葉主任為親家了。當然是為了進一步拉近關係了。

趙邁達這雙眼老辣得很,既然連姜副省長跟謝書記都有拍馬嫌疑了,那此位葉主任更是讓趙邁達感覺到了奧秘之處。

「呵呵,當年去雲南,有意中淘來的。想不到能值這個數,看來,葉豪是有福之人。」葉凡笑著,范剛雙手遞上了玉字。

趙邁達樂呵呵的雙手接過了,這個,就代表著老趙同志贊同了這門親事。

最高興的莫過於葉豪跟趙琴芳兩他,此刻倆人居然都默默傳情末尾了。而最鬱悶的莫過於錢一雄那伙人了。

「半夜訂婚宴的地點由謝書記這個大媒人來定怎樣樣?到時,我把李書記也叫來大家湊一塊喝幾杯。」講到這裡,葉凡成心的看了趙邁達兄弟一眼,問道,「你看呢趙董,還有趙市長?」

李書記其實就是以前的魚陽縣委書記李洪陽,後來此人到了市裡,這幾年又東山再起,如今居然坐上了墨香市市委副書記寶座。而且,葉凡每次回到古川都會去看他,兩人私交還不錯。

以前雖說李洪陽有應用葉凡的嫌疑,但人與人之間,說大點,都是在相互應用,葉凡也看開了。

「葉主任,對不起了,我有急事要趕回省城。這頓訂婚酒我是吃不了啦。不過,我在這裡祝願兩位新人天長地久,百頭偕老。」姜然放下電話后,對葉凡表示歉意著,爾後,匆匆走了。

葉凡當然知道,這老傢伙再皮厚也賣不下這張老臉皮坐上去喝酒。和著你為錢一雄來提親,倒頭來反倒喝起對頭的訂婚酒來了。所以,姜然選擇了提早撤了。

走出趙家后坐進了車裡,錢一雄不由得問道:「姜叔,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別小子小子的,雖說在車子,給他聽見不好。」姜然一臉嚴肅的說道。

「姜省長,那人很有來頭是不是?」陳勇在一旁問道。

「中辦來的,你說有沒來頭?此人以前在我們省城紅蓮區擔任過區委書記一職,是段海天書記的鐵竿手下。不過,人家運氣好,如今調到地方辦公廳任督查室主任去了。」姜然有些唏噓。

「他才多大?」錢一雄忍不住哼道。

「多大,人家就有這個本事。」姜然哼了一聲,看了這個干侄兒一眼,說道,「趙家的事就算啦,今後,別去纏著趙琴芳了。要是你當前還要去,那姜叔就不管你了。到時,可別說我事前沒跟你講清楚。不要講他,就是一個段海天也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錢一雄和陳勇都點了點頭,不過,姜然知道,一時想壓服這兩人那也是不能夠的。有些事,管不了太多也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