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五章此生無遺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此生無遺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此生無遺憾

全國又有幾個女省長副省長的,又有幾個女部長,女副總理?當然,這一切都要逐漸改善,不能夠一口吃成一個瘦子。

所以,陳月青會傾向庄寧芳也是一種偶然罷了。

倒也並不是針對謝國忠。再,從實踐方面出發,三陽地區當然更需求得到國務院的扶持了。省里也是思索到了這些大局,才傾向了三陽地區。

不過,這事由於年底到了,還處於再議階段。只不過曾經有了傾向性,想改變過去的話謝國忠自感回天乏術了。

想不到居然從劉一偉處知曉了葉凡回家的事,自然,老謝同志把希望全砸葉凡頭上了。

不然,葉凡一招呼,老謝就屁顛著來了。即使是葉老大的職位有些雷人,但也沒有讓老謝同志甘願當跟班的份頭上。畢竟,人家是一市的書記。

是葉老大不斷眼紅都沒辦法轉正真正的坐上的地位。主席辦公室副主任那地位是很讓人眼熱。而真正想爬上高位的幹部都得到下邊先去鍛練才行。

像市委書記這個閱歷就非常的關鍵了。連一個地級市都管不好,何能坐上一省書記的封疆大吏地位?上頭是有所疑心滴。所以,葉凡如今的地位只是一個過渡階段罷了。

「呵呵,謝書記,難道一個同盟主都沒有。有的話我們的力氣也會增強一些是不是?

都這個節骨眼上了,就別藏著了。不然,雖段書記跟我關係還行,但是,他要面對的是省長陳月青,常務副省長庄寧芳,還有個省委副書記納蘭若峰。

段納兩人的恩怨一定清楚的。在這件事上,只需段書記出手,納蘭若峰一定死心相抗。

想把天安科技區搞上去,難1葉凡成心的皺緊了眉頭,其實,這貨早有打算了。

這個打算白了,就是借喬家之手行本人之事。由於,喬報國在南嶺地區任行署專員。

而南嶺地區跟三陽地區相比在全省的排名也僅僅高上一位。而且,三陽地區咬得很緊。

假設三陽地區的『永和科技區』真能敲定上去,得到國務院大筆資金扶持,再加上南福省的扶持。

那在『永和』的快速拉動下,三陽地區趕上南嶺地區完全有能夠的。作為喬報國,一定不情願看到前面的地區爬本人頭上。

這事,只需葉老大悄然往喬家一漏,不要葉凡講。喬遠山為了兒子,一定雷霆出手把這事攪黃了。

而墨香市就是最大的漁翁了。置信喬遠山的手腕就是南福省的陳月青省長也得惦量惦量了。

葉凡胸中早有腹稿,所以,如今跟謝國忠只是在閑扯吧了。而且,減輕了此事的困難性,當然,到時辦成了。

謝國忠欠本人的人情也會更大了。由於,弟弟葉子奇還在古川,還有等謝國忠的直面照顧著。

到時要選拔什麼的,謝國忠還能不還之以人情。就是眼前,還古川的劉一偉書記的人情方面葉老大也得把天安科技區的事扯重些了。

「唉,有是有,不過,份量太輕。這個,是在省委常委會上討論的,他們都講不上話。」謝國忠著實有些懊喪了。

本人堂堂的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居然背後一個省委常委靠山都沒有。給葉凡這麼一問,老謝倒不氣葉凡太直。而是恨自已沒用。更是加劇了老謝同志心裡的危機感。

葉老大知道他講的是實情,不然,像這種時分了。每個人都會抬出本人光鮮的一面的。哪會把本人貶成這個樣子,那不是給別人看輕了。

「那這事,難度絕後加大了。假設有個同盟,到時,他跟段書記配合,這事,也許還有轉機。沒有同盟,段書記估量也是獨木難撐了。」葉凡那眉頭皺得相當的帥滴。

「葉主任,這事,唉……」謝國忠又嘆了幾口吻,看了葉凡一眼,道,「還得出面了,我真有種黔驢技窮的感覺。畢竟,在主席身邊工作。要論面子,大過我謝國忠。省里指導,應該會看點這方面的是不是?」

見老謝也給整得差不多了,葉凡鬆了松眉頭,道:「這事,我試試吧。」

「謝謝1謝國忠居然不心著就站了起來,可見他心裡的『急』。轉爾,謝國忠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笑著又坐了下去。

「謝書記,劉一偉同志不錯。初一時到我家裡來走走,一見到我就談起了們的天安科技區。我懂他的意思,這同志不錯。能在大過年之時還能想到替指導分憂,呵呵。」葉凡隨口就誇了起來。

「嗯,一偉同志的確是個好同志。他在古川也呆了好幾年了。二心又撲在古川的事業上。這大過年的連家都不肯回了。市裡指導都看在了眼中。」謝國忠表態了,這個『眼中』就很值得琢磨了。

轉爾,謝國忠看了葉凡一眼,又道:「葉主任,市財政局最近也正缺人。

我看葉子奇同志是個干財經的好料子。幹個副局長完全有這才能。人家又是財政部上去的,在財務管理,管人方面都有一套。

看,古川縣財政局人家打理得很彆扭。我也常常聽劉一偉同志以及市財政局的同志提起該同志。」

投桃報李,來得還真是快。葉凡在心裡暗笑了一聲,知道謝國忠急著表態地。就是為了減輕本人出手爭取天安科技區的力度。

「不急,該同志我也知道。太年輕了,再讓他鍛練上一年更妥當一些。年輕人嘛,總是在磨練中才能成長的。」葉凡擺了擺手,道。自然,謝國忠一聽就明白了。

早晨,葉凡回到了古川縣。

不過,在過道外頭卻是發現了一個熟習的身影正站在一老房子的屋檐下邊。

一身紫色長披風,外頭淡白色毛衣,腳蹬一雙白色皮靴。也許是天冷,她連跺了幾次腳。

玉嬌龍……

葉凡腦海里浮現出了幾年前跟她的過往,那個開著法拉利衝撞水果攤的刁蠻女,那個不可一世的家碧玉般女子。

雖兩人並沒有更進一步的親昵。當時居然同床睡過覺,但葉老大隻是摸捏了一下,拿走了她的初吻。而且,當時玉嬌龍是為了救她的父親而獻身的。

當然,雖兩人當初一見面就是鬥嘴。不過,懵懵懂懂中葉凡總感覺這女子對本人不是有一定的心情的。

不是冤家不碰頭,玉嬌龍,其實是個很心愛的女子。不過,自從到麻川縣任職后,幾年沒見到她了。

見葉凡走過去,玉嬌龍反倒是趕緊別轉過身了來。葉凡成心裝著沒看見她,緩步走了過去。

不過,背後餘光發現。玉嬌龍在獃獃的望著本人。而且,不時的往前跟了幾步,不過,想了想了又退了回去。

驀然,玉嬌龍詫異的發現。本人僅僅是低了下頭,在距離本人僅僅一米之遙的地方,居然站著那個含笑盯著本人的冤家——葉老大。

「真是1葉凡淡淡笑道。

「……還記得我……」玉嬌龍臉兒一紅,紅皮靴悄然的蹭著地面,估量有些難為情。

「的刁蠻讓我很難忘了。」葉老大很直白的講道。

「唉,那個時分我很年輕,不懂事,不好意思……」玉嬌龍脖子都紅出來了,人面更是賽過五月的桃花。

人面桃花兩相映,葉老大在心裡不由得感嘆了一句。嘴裡道:「進屋坐坐?」

「不了,我是來看看老同窗的。」玉嬌龍道,葉老大恍然了。由於,妹妹葉紫衣就是玉嬌龍的大學同窗。不過,玉嬌龍不斷不肯走。就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詭異了,心難道她有事找我?

「見過紫衣了?」葉凡問道。

「見過了,我正預備回家了。」玉嬌龍講道,不過,她又看了看葉凡。

「有事?」葉凡問道。

「沒……沒事……我只是想見見,向告別的。」玉嬌龍道。

「告別,要出遠門了,或許到國外?」葉凡有些訝然了。

「不是。」玉嬌龍搖了搖頭。

「那是……」葉凡盯著她。

「能不能?」玉嬌龍神色更紅了。

「什麼能不能?」葉凡真給她搞懵懂了。

「最後吻我一次。」玉嬌龍彷彿下了很大勇氣,終於出口了。

「為……為什麼?」葉老大居然有些口吃,這種事倒真沒遇上過。遇上了口吃也正常,要知道玉嬌龍可並不是,而是一冰清玉潔的刁蠻女子。

「我走了……」玉嬌龍一轉身就要走人。

「嬌龍。」葉老大突然感覺有些心酸,往前一挪步子,一把就把玉嬌龍摟入了懷裡。葉老大身子一轉,兩人擠貼在了人家的屋檐下。

「唉……」玉嬌龍嘆了口吻,她悄然半眯上了眼。那嘴唇悄然翕動著,當然是暗示某人可以下嘴了。

入嘴輕滑,兩條舌頭終於打起架來。翻雲倒海,極盡糾纏。這一吻長達兩分鐘。兩人,簡直是貼在了一同。而且,不是葉老大在自動,而是玉嬌龍。

她用那細細的手臂緊緊的箍住了葉老大的腰,死命的往本人身上扯去,彷彿,要倆人消融在一同似的。

葉老大感覺到兩隻中號的白兔在本人胸膛上坎坷得兇猛,那劇烈的心跳,葉老大明晰的感覺得到。

「此生,我沒有遺憾了……」玉嬌龍喃喃了一聲,最後看了葉老大一眼,她走了,如一片落葉,自自然然,就那樣走了。而且,再沒回過頭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