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六章不給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不給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你沒遺憾,我有……」葉老大嘆了口吻,直到玉嬌龍的身影完全消逝在有些模糊的傍晚。 聖堂.

「有遺憾就追上去。」這時,一道聲響響起,是從樹下響起的。葉老大趕緊轉身,不是喬圓圓還有誰?

「圓圓……我……這個,只是偶遇。以前……」葉老大感覺又口吃了,這下子,真是越描越黑了,估量,怎樣也難講清楚了。

「我知道1喬圓圓很仔細的點了點頭,不過,葉老大心裡越發有些發。女人這個東西,到此刻還鎮定著,那假設迸發出來就是龐大的火山,會燒死人滴。

「對不起,她是我妹子的。以前來過我家裡,你彷彿見過。我也好幾年沒見到她了。」葉凡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舊情復燃是不是?」喬圓圓還是很平淡的口吻講道。

「沒……沒有舊情,你想多了。她說想讓我最後吻她一次。」葉凡說道。

「那證明你以前常常吻過她是不是?」喬圓圓呼吸重了一些,葉老大真是難死了,這可是女人行將發飆的先兆。

這貨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以前,就吻過一次。這一次,是最後一次,也是第二次。這個,只是年少輕狂。好了,我們不談這個了,回家吧。」

「但願吧1喬圓圓淡淡說道,不再問了。

「圓圓1葉老大心裡無愧,突然長身而起。一把抱起喬圓圓,一個縱身,腳在牆上一掂騰身而起,虎鷹功發揮開來,起起落落,喬圓圓只感覺到了耳旁呼呼的風聲,葉老大越跑越快。能發現他的人全以為本人是不是撞鬼了。

足足跑了十幾分鐘到了一山坡地里,兩人翻騰在了草地上。葉老大抱得很緊,兩人在傍晚下,終於,又末尾唇舌交兵的遊戲了。<不過,在某君那頑強的毅志力下終於叩開唇門。兩人狠狠地糾纏在了一同。喬大小姐由不開門到不迎全到小自動直到後頭的大自動。

葉老大都感覺到了喬大小姐的力度,似乎要把本人的舌根子一把全纏斷了。

良久,兩人躺在了草地上。

「其實,那沒什麼?你以前談過冤家也正常。只不過,希望你今後再想干這事時別讓我看到。」喬圓圓有些幽幽的講道。

「我絕不會再幹了。」葉凡說道,態度堅決。

「狗,能改掉吃屎嗎?」喬圓圓斜了這貨一眼,冷冷哼道。

「如今的狗就不吃屎了,全吃好東西。」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我是說正派的,你是高手。你的眼睛和耳朵比別人靈敏。怎樣我站那邊你還沒發現。闡明,你太投入了。所以,當前你要留意著點。別讓我看見,女人,是會傷心……」喬圓圓悄然的講道。

「不會了,絕沒有下次。」葉老大說道,不過,葉老大打了潛伏的。這個絕沒有下次,是不讓喬圓圓發現沒有下次還是不去再吻其它的女人,那就由葉老大本人定義了。當然,葉老大也悶心自問過,本人能做到嗎——顯然不能!

置信喬大小姐心裡也明白這一點,不過,明白跟當面講出來又不一樣。這種事,只可隱晦而不能擺在檯面上。

不過,剛回到家裡。古川縣的劉一偉書記居然又來了,而且,身後還跟著縣政法委書記張峰新以及一個一級警督。

「葉主任,他是我們縣公安局的韋言志局長。他有急事向你彙報。」劉一偉臉有些美觀的講道。而張峰新也差不多樣子。

「韋局你說。」葉凡倒也客氣,招呼大家坐下后說道。<」韋局長一臉的尷尬,欲言又止樣子。

「沒事,你直說就是了。」葉凡說道,心裡也猜到了一點,估量是師母跟那個秦叔寶大少的事有關係了。內中,一定有變故。由於,葉凡知道,那個叔寶大少有些來頭的。

「葉主任,前天的事我們了解過了,的確是省城來的秦叔寶跟程小東幾人不對。

即使是他們有土地證房產證,但也不能如此的去欺負一個女流之輩。更何況,人家還是個帶髮修行的道姑。

秦叔寶和程小東做得太過份了。本來我們是想拘留他們幾天的,不過,剛才,唉……」韋局長嘆了口吻。

「噢,是不是上頭有人來電話了要求你們放人?」葉凡一猜一個準了,淡淡哼了一聲。

「這事,說句慚愧的話,是我工作上的失誤。」韋局長一臉愧講道。

「人呢?」葉凡口吻重了許多。

「曾經放了。」韋局長講這話時,聲響有些打顫。畢竟,葉凡是中辦的指導,韋局長一個科級幹部在面對如此高官面前還是相當怵滴。更何況,這事,葉凡還慎重交待過。

「放了,你們還真會辦事。呵呵,調戲娘家女的惡棍你們說放就放了。這難道就是法律的公平嗎?難道方外之人就不是共和國的公民了嗎?而何況,人家還是帶髮修行的,只是還沒完全入了世外之道?更何況,這些人還要特殊保護著,他們也是弱勢群體。」葉凡淡淡的哼道。

「葉主任,這事我曾經嚴峻批判韋局了。而且,我曾經下令他馬上把人抓回來。只不過,聽說幾人曾經快速跑回省城了。韋局長曾經派人直奔省城了。」劉一偉講道。

「抓回來啦?」葉凡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還沒有。」韋局長一臉死灰,腦袋耷拉著像只被打散架了的駝鳥。

「是難了,人家一定躲起來了,到哪裡去抓。」葉凡譏諷著笑了笑。

「不是,沒躲。」韋局長說道。

「沒躲,你們不敢抓是不是?」葉凡一聽就明白了,講道。

「哪外面我們進不去。」韋局長臉又漲紅了。

「龍潭虎是不是,說來聽聽?」葉凡倒也恢復了安靜,問道。

「倒沒那麼兇猛,只是,對我們來講也差不多。」韋局長說道。

「葉主任,秦叔寶就住在省廳的勾鎮南廳長家裡。聽說倆人還有親戚,這個,也著實令韋局他們難為了。」這時,張峰新在一旁解釋了一句。

「勾鎮南,南福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嗯1韋局點了點頭。

「倒真難為你們了,難怪秦大公子如此的囂張。不過,我想講的就是,他們的土地證戶產證什麼的一定是編造的。你們查過沒有?」葉凡說道。

「不是假的,是真的。」韋局長乾脆地答道。

「真的,韋局長,狼頭坡上那破廟至少有著二三百年歷史了。你敢講是真的,二三百年前秦大公子家裡就到我們古川這旮旯地方買下了那片地建了破廟,倒是怪了?以前,我可是沒發現這破廟還姓秦了。」葉老大譏諷著哼道。

「證的確是真的,不過,這外頭一定有貓膩了。」韋局長說道。

「知道有貓膩還不去查,你們這人民警察當得真還是人民警察了。」葉老大悄然有些生氣了,這個韋局長,也太怕事了。居然敢把本人的交待全給擱一邊了。省常務副廳長難道比本人這個中辦督查室主任份量還要重?

當然,葉老大也知道,這貨是縣官不如現官了。畢竟,在他心目中,勾鎮南的份量相對大過本人。

由於,勾鎮南能讓他陞官,但也能捋了他帽子。而本人雖說名頭大,但實踐上是一個空架子。人家真不鳥你時你還真沒輒。

「我們正在調查,葉主任,這調查也需求工夫是不是?再說,這大過年的,幹警們取消了休假也是很辛勞的。更何況,去勾廳長家裡抓人,說句假話,我真是沒這膽量。」韋局長爭辯道,而且,口吻在憤慨中也略重了一些出來。

「怎樣講話的老韋,跟指導彙報工作就是你這個態度是不是?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寫份反省給葉主任,寫不深入的話我還要批判你。」這時,劉一偉臉一板說道。

「劉書記,這大過年的,我並沒有錯是不是?一聽說了這事,我眼巴巴的馬上從外地趕了回來,連口熱水都來不及喝就末尾調查取證了。這樣子都不行,那還要不要全局幹警們活下去?」想不到韋言志居然有反嘴劉一偉的架勢。

「公安工作的特殊決議了你們就得這麼干,難道過年就不要保一方平案了。你還有理了是不是?言志同志,你也是老黨員了。怎樣連這點醒悟都沒有?」劉一偉臉更嚴肅,不過,葉凡看出一些端倪來了。

估量,這位韋局長同志有後台。即使是劉一偉這個縣委書記似乎都有些忌憚。

不然,韋言志哪敢如此對劉一偉講話,居然連本人這個中辦督查室主任的面子都不給了。

「醒悟,案子我們正在調查。在事沒調查清楚前誰都有能夠是嫌疑人。

就拿秦叔寶來講,人家有土地證產權證什麼證都完全。那個叫蘇留芳的道姑未經得人家贊同就侵佔了人家的房子,人家叫她搬走也正常。

即使是在其中有發生一點小摩擦也不能講秦叔寶他們就是調戲女。這個,需求調查取證的。

不能講誰說什麼就是什麼了是不是?我們辦案子重要證據,憑意測或一方說詞辦案,那是對另一方的不公高山。」韋言志居然有理了。

謝謝『王憬賢』『瑞雪寶寶』『漂泊者&』等兄弟們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