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七章秦家出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七章秦家出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五十七章秦家出手了

「本人親眼見到的還不是人證嗎?」葉凡淡淡哼道,口氣重了不少。

「葉主任當然是人證,但是,我們不正要調查嗎?」韋言志說道。

「你的意思是懷疑我講的真實性是不是?」葉凡居然詭異的笑了笑。

「這個,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韋言志居然堅持著說道。

「那片光碟怎麼解釋?」葉凡問道。

「光碟,這個,不好意思。我剛回來正想查看光碟的事,不過,發現光碟居然壞了。這個,是我的責任。手下沒有保護好光碟,不小心給壓碎了。」韋言志又開始面顯慚愧了,葉凡早明白了。

這傢伙估計早被秦家人買通了。也許,勾鎮南還許過什麼好處給這傢伙。人家有底氣了,自然不把劉一偉放眼中。

「壓碎,你們還真壓碎得及時埃」葉凡讚歎道。突然,臉一板,很嚴肅的沖劉一偉,說道,「一偉同志,我建議你們古川縣委立即停了公安局長韋言志的一切職務、另外挑選合適人選繼續調查秦叔寶事件。」

「建議,你憑什麼如此建議?」韋言志差點是喊出來的,這傢伙差點抓狂了。

「憑什麼,你說呢?」葉凡掃了韋言志一眼,淡淡哼道。

「葉主任,我們古川縣委會慎重考慮你的建議的。」劉一偉終於舉起了屠刀。

他看了韋言志一眼,說道,「鑒於你在秦叔寶案件中的不當表現,你暫時先停職接受組織調查。縣公安局的工作由張峰新同志暫時主持。」

「哼,我要向上級反應。」韋言志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了。

張新峰這個政法委書記其實難色也不好看,以前他是做夢都想兼著縣公安局長一職。

沒有局長位置的政法委書記猶如被拔了牙的老虎,其實權還不如一個公安局長。

有時,遇上公安局長不鳥你也沒辦法。當然,那種人是指有後台的同志了。

不過,此時此刻張新峰卻是不願意臨時頭來主持縣公安局工作。因為,秦叔寶的事太扎手了。搞不好招惹了勾鎮南掉了帽子都有可能。

不過,劉一偉壓著,葉凡在盯著。張峰新苦澀的點了點頭。不過,他還是堅定的表了態一定要追查到底。而且,想辦法把秦叔寶引出勾家再抓捕什麼的。

葉凡當然曉得他只是出嘴巴罷了,對於下邊公安機關的同志來講。哪個有這個膽子如此的做,那不是不當勾鎮南這個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一盤菜嗎?

「呵呵,不用了,你把去省城的同志叫回來吧。」葉凡擺了擺手。

「這事,怎麼行。秦叔寶不歸案,沒辦法調查呀?」張書記說道。

「沒事,秦叔寶自已會歸案的。放心,明天下午他肯定主動回到古川縣公安局報道。」葉老大一臉的自信,一臉的神秘。弄得張峰新心裡直犯嘀咕。

就是劉一偉同志都有些不信,即便你是中辦督查室主任,那也不可能太嚇著勾鎮南了。能坐到他這個位置的同志,哪個在背後沒有靠山?

從葉凡家出來,張峰新問道:「劉書記,你看,這事怎麼處理。去省城的同志要不要抽調回來?」

「不抽回來有用嗎?老張,你我還打什麼馬虎眼。這個,裝樣子給葉主任看的東西,難道真能瞞過葉主任。人家是給台階給咱們下,抽回來吧,不然,白呆著還要報銷吃住費用。這事,唉……」劉一偉說道。

「這個韋局啊,也著實過份了一些。」張峰新說道,其實,他跟韋言志從來就不和。

「過份,根本就是胡來。」劉一偉哼聲道。

「不過,光碟給搞碎了沒有了證據,這案子還真不好調查。勾廳長估計也曉得這事了。

昨天早上,市公安局的楊通明局長也親自打個招呼了。搞得我一個早上都沒消停過,連接了十幾個電話,全是講情的。

那個秦公子還真是門臉兒廣,從省里到市裡再到縣裡都有人來電話。

而且,部門相當的多,省財政廳、廣電局等,亂七八糟的,不管有沒用全來招呼了。真把咱們古川縣當自家菜園子了。」張峰新說道。

「其實,這事也沒什麼難辦的。」劉一偉看了張峰新一眼。

「還不難辦?這頭是葉主任在盯著,那頭是勾廳長,叫我們一個小縣的公安局能怎麼樣?兩頭人物,咱們都招惹不起。葉主任不滿意了,人家可以下來督查。勾廳長不滿意了,人家更可以直接打我們板子,麻煩1張峰新皺緊了眉頭。

「呵呵,你還是沒看透其中關節。」劉一偉倒是表情輕鬆了起來。

「老劉,咱們還藏著,私下裡我可是叫你老劉的。」張峰新一愣之後問道。

「沒事,叫老劉更親切。」劉一偉伸手拍了拍張峰新肩膀,才說道,「你仔細想想葉主任剛才講的話,琢磨一下,是不是有點味道出來了。」

張峰新一聽,倒真的沉默下來回想了。

不久,張峰新眼睛一亮,說道:「語含玄機啊!好好,這事,只要秦大少肯主動回到縣公安局,那是不是說明葉主任在那頭動手了。不然,秦大公子怎麼可能主動回來。」

「呵呵,秦大少肯回來。說明什麼,說明肯定是勾廳長授意的。連勾廳長都低頭了,這說明什麼?」劉一偉神秘的笑了笑。

「那咱們拭目以待,看看是上風壓倒下風還是下風翹了上風。不管哪陣風颳得厲害,對咱們來講都有利。如果明天下午秦大少不回來,那說明葉凡沒輒了。哪咱們只能繼續裝樣了,唉,這事,不是咱們不作為,是真難辦啊劉書記。」張峰新講道。

「我覺得,這事,估計,八成葉主任會贏。」劉一偉說道,看了張峰新一眼又講道,「不能不作為,即便是明天秦大公子不回來,咱們也要繼續查案下去。至於抓擁他,那是他應該受的。」

「按理講應該是這樣,不然,葉主任怎麼講得那麼堅決。不過,也講不定有變數。事物都在發展變化嘛1張峰新跟劉一偉都表情輕鬆的閑聊著走了回去。張峰新也曉得劉書記是在裝樣子。真叫劉書記去戳勾廳長的門臉兒,他絕對沒那膽量。

一回到家裡,葉凡馬上拔通了南福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昌海的電話。說道:「李書記,我是葉凡,給你拜個年。」

「你好葉主任,我也給你拜年了。呵呵。」李昌海心情不錯,講話很客氣,「葉主任回家了吧?」

「嗯,初一才到家。不過,倒是給我碰上一事兒。」葉凡直接就拋出話題了。

「什麼事?」李昌海心裡一動,知道又有事來了。不由得在心裡大嘆衰氣。

「是這樣的,在我們古川縣……」葉凡把秦叔寶的事講了一遍。

「噢,這事,既然古川縣公安局接手了,我會督促他們儘快把案子辦理下來。」李昌海答應了,不過,葉凡能感覺到他在拖。

估計,也是有些為難。畢竟,這事牽扯到勾廳長,他可是省公安廳的二號人物。就是李昌海也是不願意跟他直面衝突的。這個,影響內部團結是不是?

「辦理,怎麼辦理?秦叔寶在勾廳長家住著。」葉凡哼道。

「這個,我了解一下再說。」李昌海被逼,只好這樣說了。不過,這種話還是在推,了解只是一個說法,也是領導慣用的『拖或推』的辦法。一天是了解,十天也是,一年也可以講還沒了解清楚。

這事,只要沒了解清楚就可以不處理。當官的藝術就是模糊藝術,能把『模糊』用得爐火純青之輩,那就深諳官場之道了。

「那行,這事就麻煩李書記了解一下了。不過嘛……」葉凡故意留了個尾巴。

果然,李昌海忍不住問道:「還有什麼原因嗎?葉主任,打從林泉鎮開始咱們就認識了。也是老朋友了是不是?你看看,將近十年了,咱們可是越來越熟絡啊,所以,有什麼就別藏著了,呵呵呵……」李昌海貌似在開玩笑樣子講著話,實則想探底子。

「呵呵,李書記,你可能有些怪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吧?」葉凡笑了笑講道。

「不不不,你有正義感。雖說對方只是個道姑,但道姑也是共和國的居民。她們也是婦女同志,受了欺負,咱們更應該保護嘛1李昌海話講得冠冕堂皇的,不過,葉老大在心裡鄙視罷了。

你丫的肯主持正義了怎麼還會如此的『拖下去』,擺明了不想得罪勾鎮南嘛!

「李書記講得好啊,其實,我葉凡也沒那麼偉大。那個秦大少一看就曉得是有些來頭的人。

講話如此的囂張,做事如此的胡扯蛋。連土地證產權證都能從建設等單位搞假搞來,此人能量肯定了得。

不過,我為什麼要一直盯著。唉,不盯著不行了。」葉老大在繼續釣李昌海味口。

這貨,有目標。不管什麼事,只要能連帶著撈回點利益的,當領導的都會去做的。

一箭不要說三雕,有十雕就更好了。領導經常會把一件事瓜分開拿來賣多方面人情,這其實也是在拓展人脈。因為,領導賣的人情經后都期望有回報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