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八章正職壓副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八章正職壓副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昌海說道。

「唉,這事,不好說得。29那天我回家路過水州,正好碰到盧偉了,聽他說是省政法委最近調走了一個副書記。」葉凡這傢伙末尾談條件了。

「嗯,是走了一位同志。」李昌海一聽就明白了,心裡罵著這貪心的傢伙,居然瞧中了這個地位。

「呵呵,盧偉同志可是接的你的班。作為省城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完全夠資歷再兼職著省政法委副書記一職是不是?」葉老大幹脆挑明裡講了,反正跟李昌海也打了不少回交道了。

「嗯,可以思索。不過,這事,決議權在省委那頭,我雖說是政法委書記,但也沒權點頭這事是不是?」李昌海又想推了。

由於,太多同志盯上了這個地位。李昌海最近有些頭大。而盧偉的姑姑盧明珠又是省委組織部長。也早打過招呼了,只是,這事,李昌海有本人的想法。

在省政法委外頭關係也彼為複雜。如今正好趁著有人退休空出地位時假設能安排一個本人人進到政法委,那在閉會時舉手贊同的同志就多了一位。多一位總比少一位的好,本人也少點心不是?

「呵呵,也是,你講的也是實情。那我就不提了,反正也是正事,我先掛了。」葉凡乾笑了一聲就要掛電話,心說你丫的不張口,老子就跟你玩奧秘。

葉老大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發現李昌海沒吭聲,葉老大幹脆掛了電話。心裡明白,估量李昌海去打聽有關秦叔寶的案子了。

這種事,事前都要停止底。搞清楚了才好左右本人的決議。不然,胡下決議得罪了什麼『大神』都難說。

為官之路是很坎坷的,稍微一步不慎,也許,你一輩子就倒在一句話,或許一件事上。甚至,一個眼神都能讓你得到一個好時機,特別是李昌海這種身居高位的人。聖堂.

喜不怒於形才是最高境界。而且,該時要,不該時絕不能了。其實,當官,也有點像是在演人生的一齣戲。

高處不勝寒啊!處處如履薄冰。

果真,早晨七點鐘,李昌海坐不住了。又來了電話,直接講道:「葉主任,你先前的話還沒講清楚呢?」

「什麼話,剛才一忙我給忘了。也不知講到哪裡了。」葉凡成心裝傻了。

「剛才我打聽過了,盧偉的確符合條件,省政法委會思索給予引薦的。當然,點頭的事李某無能為力了。這個,是省委的事。」李昌海嘴裡講著,心裡差點罵娘了。

「這事只需你們肯引薦,到時省常委會討論時李書記支持一下盧部長就行了。」葉凡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才講道,「還得你提示一下,先前我講到哪裡了?」

自然,葉老大是要揣著明白裝懵懂嘛!這事既然講忘了就要真的忘了,假設你一下子嘎出下邊的事來,那豈不是講你先前講的話是在蒙李昌海。即使李昌海知道你在蒙他,你也得裝著真不是蒙的樣子。

「講到你為什麼要狗拿耗子去管那道姑的事。」李昌海也真是『絕』,心裡有氣不好發泄,乾脆趁機也涮了葉老大一把。

把葉老大的『狗拿耗子』拿出來比喻一下某人是那個啥的了。而且,講得天衣無縫。

由於,這是葉凡自個兒講的。並不是李昌海在罵葉凡,所以,葉凡在心裡直罵著狡詐的『老李頭』,這貨嘴裡不聲,說道,「對對,就是到這裡。」

微一停頓,葉凡講道:「要講我為什麼要去管這事,由於,我打聽到了一個秘密。」

「你說。」李昌海貌似安靜,其實,早不安靜上。真想上前煽『小葉子』一耳刮子叫他快講出來。

「那個帶髮修行的道姑並不是真的出家了,只是她子較平和喜歡安靜罷了。聖堂最新章節.

我們國度不是有許多喜歡吃齋的人,她們並不是修行的道姑,而是一個月中吃上幾天的齋飯,對於身體的調理也有益處。

那個女子人叫蘇留芳,這個你估量也知道了。她本身倒沒什麼,不過,她的夫家可是有些來頭。我是有些擔心這個……」葉凡又停了上去。

「來頭?」李昌海差點抓狂了,不過,口吻還是較安靜的問道。只是,李昌海在瞬間也明白了。能在葉凡嘴裡講出『有來頭』這三個字那對方相對是有些份量。

一工夫,李昌海心裡有股涼意涌下去了。這為官者,最怕的就是在不經意間得罪了某位有實力的同志給本人的仕途帶來不必要的費事。所以,這官之道,是很慎重。

三思而先行用在這方面是最貼切的了。為什麼諱莫如深者,脾氣火爆者都難得很重用,就是由於他們在『思』字一塊功夫沒到家。

幹什麼事時耐不住去『思』一下能不無能,怎樣樣干?結果,就由於一張嘴,或莽撞行為得罪了指導。

今後想得到選拔,人家指導心裡長了疙瘩還怎樣能夠重用你。自然,這批人跟選拔就無緣了。

除非是你有著深沉的家底子硬撐上去那也無話可講了。不過,對於大多數同志來講,只能靠本人還要是留意言行。

「嗯,夫家姓費。」葉凡終於拋謎底了。

「姓費1李昌海果真聲響提高了八度,葉凡不知道的是,老李同志整個人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房間踱開了步子了。

由於,這個『費』字太讓老李同志猜忌了,南福省一號人物就是費滿天。這不是姓費嗎?葉凡一個『費字』出嘴,自然不得不讓人揣摩開了。

「葉主任,別賣關子了,我老李都快被你埋汰死了。你就直接拋出來就是了,不然,真得憋死我老李了。」李昌海終於憋不住了,直接問話了。

這個,也是由於他跟葉凡打了多次交道了。而且,交往工夫也接近10年了。所以,才會如此直白地問話了。

「聽說她老公在費家排行老三,傳說他老公跟上頭那位是親兄弟。我們省里的那位同志還得叫他一聲哥。」葉凡說道,停了一會兒又說道,「唉,要是這事傳出去就費事了。

所以,我不斷壓著的。不過,這事得雖然處理掉。只是,秦叔寶在勾廳長家裡,這事難處理埃

而且,我初五能夠要走了。事太多,這事,我走後就不管了。有些事,管太多也是費事下身是不是?

不過,給我撞上了,李書記,我們什麼關係是不是?總不能眼見,什麼是不是?」

葉凡這是在告訴李昌海,要處理就在明天初四這天處理了。過了這天我是不管了,意思是有能夠捅事上去了。而且,這貨是賣盡了人情。李昌海自然知曉這貨的意思了。

「一定要嚴肅處理,太不象話了。居然連道姑,不,連女同志都欺負,還敢勾搭公安局的某些份子來。這事,一定要一查到底,給受益者一個公平的交待。」李昌海一臉嚴肅的講著,掛了電話后那臉有些黑沉沉。

不過,轉爾,老李臉上的烏雲散開了。而且,臉上居然掛上了淡淡的淺笑。

老李坐椅子上旋轉了幾圈上去,揣摩了一陣子后拿起了電話,不過,又放下了。就這樣,來回了好幾次還是拿起了電話,直接拔給了省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

老李說道:「鎮南,還沒休息?」

「沒有,我們都是安逸命,哪有那般好命到點就休息。李書記你不是一樣的嗎?」勾鎮南口吻很輕鬆。

「呵呵,也是,一個省這麼大,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這費事事也不少。」李昌海嘮叨了一句后沉默了一陣子,才講道,「鎮南,古川可是個好地方,你去過沒有?」

勾鎮南一聽,登時來了感覺,心說老李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古川縣發生了什麼大事。

不過,勾鎮南可是老油子,口吻安靜,隨口說道:「還沒去過,聽闡明朝時我們南福王曾經在古川縣有個私生子。為此南福王還在古川縣為他的小嬌娘建了座小行宮。不過,聽說在清朝時也給毀了,不然,我倒真想去瞧瞧。」

「呵呵,無時機去走走也好。行宮雖說沒有了,但古廟小山,比如,狼頭坡還是挺風趣的。」李昌海扯來扯去就扯到了蘇留芳住的破廟那地兒上去了,由於,破廟就建在狼頭坡。置信勾鎮南一聽就會明白滴。

這個時分,狼頭坡應該是較敏感的字眼兒,不過,令老李鬱悶的事,這事,估量勾鎮南還不知道,只聽勾鎮南講道:「狼頭坡,我倒真沒聽說過。李書記,那裡不會南福王在古川行宮的所在地吧?」

「不是不是,你想多了。」李昌海一聽,揣摩開了。這勾鎮南到底是在裝傻還是什麼,不過,又不像。

所以,李昌海決議再多點,於是講道,「聽說那個地方有一舊廟,曾經有二三百年歷史了。」

「舊廟,二三百年歷史了,還真是個古董貨了。」勾鎮南語氣平和的說道,不過,老勾異樣是疑不已。

這老李早晨盡扯這些不相關的話題幹什麼?只是,老勾同志置信,老李絕不會無地放矢的,就等著他底了。

感激『漂泊者&』兄弟打賞,各位兄弟,時下訂閱可得支持一下埃希望看盜版的兄弟能回來些支持狗哥了,不然,飯碗打了還怎樣有肉體頭碼字?

而且,狗哥相當鬱悶,幾天了,都沒發現『狗子之光』有人持續支付,闡明這幾天都沒有新謄全部訂閱支持狗子。

狗哥也難,一點引薦都沒有,榜上又無名,就指望著一個月票榜了。可是又快掉出前50名了。假設連這個都沒了,狗哥真的傷心了。何去何從,狗哥有些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