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五十九章你不進去就要我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你不進去就要我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你不出來就要我出來

「古董,算不上,只能講是一破廟。 《%%》7很小,連個和尚都沒有,倒住著一帶髮修行的道姑。唉,真是不幸,一個人住在那破廟裡,差點還被隋唐好漢『神拳太保』那神拳給打出了破廟。」李昌海還真不是普通的鬼扯。不直接講老勾的親戚『秦叔寶』。而是繞了個彎彎搞出『別號』來。

「神拳太保……」勾鎮南念叨了一句,突然身子一震,心說神拳太保不是秦叔寶嗎,我那親戚不正叫這名,難道老李是在指我這親戚幹了什麼,麻木的,這兔崽子是不是又惹費事了……

由於,老勾同志曾經為秦大少擦過多次屁股。這個,作為親戚,也是沒辦法的事,由於,太親了。

「對對,呵呵,神拳太保,神拳無敵。」李昌海居然呵呵的笑了兩聲,聽在勾鎮南耳里卻是特別的刺耳。

勾鎮南本想馬上停下電話去問問這件事,不過,人家李書記沒擱電話,本人也不好先擱了電話。

而且,勾鎮南覺得本人那親戚一定有事,所以,也想掏出李昌海的底牌來。

「隋唐排名很高嘛,當然兇猛了。」勾鎮南也在裝傻。

「不過,現代社會,拳頭再大也頂不過槍械是不是?而且,有的時分,神拳也會砸上鐵板滴。老勾,不閑扯了,我接個電話。你也要休息了是不是?」李昌海掛了電話,自然是給勾鎮南打聽狀況的工夫了。

勾鎮南快步下了樓,見老婆秦芳正在看電話,不由得問道:「叔寶呢?」秦叔寶其實是勾鎮南舅子的兒子。

「他在洗澡。」秦芳隨口說道。

「叫他出來,馬上1勾鎮南那臉一沉,差點是喊出來的。<」秦芳看了老公一眼,略顯不滿的哼道。

「馬上出來,兔崽子的,盡給老子帶費事1勾鎮南火大了,隨手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

秦芳一看,知道有事了,也不敢頂嘴了,趕緊上樓把外甥秦大少叫了出來。

「姑父,啥事,嘿嘿。」秦大少頂著條浴巾就出來了。

「啥事,你個小兔崽子,本人幹了啥事還要我問你嗎?」勾鎮南臉臭臭的哼道。

「我……我沒幹啥呢?」秦叔寶其實有些心虛了。

「你還敢嘴硬,最近是不是去古川了?」勾鎮南又啪地一聲拍了桌子,震得茶杯瑟瑟直抖。

「鎮南,你知道了?不就是一點大事,何必沖叔寶這樣,你可別嚇壞了他。」秦芳說道。

「快點講1勾鎮南凶道。

「姑……姑父……」秦叔寶還真是怵這個姑父,畢竟,人家老勾同志干公安工作都一輩子了,那臉臭著時嚇壞了多少壞人。

所以,秦大少雖然在外威風著,但在老勾同志面前猶如老鼠見了凶貓普通的溫順著,自然,這貨一下子有些『口吃』,拉扯了半天也沒講清楚一句話來。

「算了,我告訴你吧……」秦芳乾脆把話說了一遍,倒也沒隱瞞什麼。最後還補了一句話說道:「不過一件大事罷了,又沒真打了那道姑。再說了,叔寶他們還被那惡道姑給打了。我還沒找他們算賬,她們難道還敢挑事。老勾,我們老秦家也不是軟蛋了任人拿捏是不是?」

「這事是你交待的?」勾鎮南兇巴巴的看著老婆。

「不是跟你講了,一點大事,你凶什麼?」秦芳可也有些生氣了,聲響大了不少。

由於,秦家可是不缺錢。勾鎮南能坐到明天這個地位,也跟秦家出了大把子力氣有關係滴。《%%》.

「大事,大事個屁1勾鎮南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沉默了一陣子,嘆了口吻,說道,「如今這事不小了,都鬧騰到李昌海那裡了。你說,叫我怎樣處理?」

「李書記1秦芳那臉果真有點變了,咂了咂嘴,說道,「李書記也真是,這麼點大事還來管?」

「你懂個屁1勾鎮南罵了一句,上樓進了書房,揣摩了一陣子,也是跟李昌海差不多狀況,電話拿起又擱下,來回了n次后終於拔了過去。

說道:「李書記,我罵了叔寶了,這小兔崽子子,太不象話了。怎樣無能這事。不就是一塊墓地,他們秦家人信仰這個,瞧中了那塊地盤。你放心,我會處理好。」

「嗯,能處理好就好。不過,這事,我也不好說礙…」李昌海又玩起欲擒故縱的法門來了。

「這事,李書記,你說,能有多大的事?」勾鎮南心裡悄然有些惱了,心說就屁點大的事,你『小李子』難道還要拿這事來整我勾鎮南。

「事嘛,倒真不大,不過,關鍵是要看針對誰了。鎮南,不是我李昌海硬要怎樣樣?只是,這事,我也難辦。」李昌海持續他的障眼法把戲。

自然是要讓老勾同志答應點什麼了,能抓住這事把壞事故壞事,是官場中高手最喜歡玩的把戲。本來這事對李昌海來講一定會受影響的,不過,能應用這事讓勾鎮南欠下本人一個大人情,那可就是壞事故壞事了。

「難辦……」勾鎮南心裡一動,念叨了一句,問道,「這事,李書記,不知怎樣個說法?」

「呵呵,算啦,一件大事,我們不談了。老勾,既然聊開了,我們還是聊聊蒼海市公安局那邊的成績。這成績前次沒聊好,我們接著聊,工夫不等人啊,我們這些當指導的,都得照看著,真是難啊1

由於,蒼海市公安局正缺了一個副局長。李昌海當然想推本人的心腹下馬,而勾鎮南也巴望著蒼海市了。由於,蒼海市是副省級城市,又是特區,誰都想片面掌控蒼海市公安局了。

你個小李子,這個節骨眼上跟我聊人事,這不明擺著敲詐我老勾。勾鎮南差點抓狂了,不過,不聊不行,只好跟李昌海聊了起來,結果,自然是退步了。

最後,還是問道:「李書記,這事,我一定嚴肅處理。」

「嚴肅不嚴肅那還不是掌握在我們手中,這個,說起來就是件大事罷了。

不過,老勾,不是我李昌海要怎樣樣。只是,那個道姑的事居然扯上了中辦的葉主任。

那天叔寶正好被葉主任撞上了,葉主任不斷在追著這事,你看,我也不益處理。

所以,還是得做做樣子嚴肅一下才行。不然……」李昌海丟了半句話出來。

「葉主任,就是古川那個葉主任?」勾鎮南果真心裡一震,問道。

「不是他還有誰?這事葉主任盯得緊,你也知道他的才能。我們自家人就不說兩家話了。葉主任講初四早晨前要處理掉,你看呢?」李昌海成心的問道。

「一定處理。」勾鎮南臉臭臭的,擱了電話后差點把電話給砸了了。老傢伙直接衝下大廳,指著秦叔寶罵道:「你給老子滾,滾!搞了事還到家裡來住著,我說你怎樣那麼好意居然在家裡一呆就是幾天,往年沒事時能見到你人影嗎?」

「老勾,這事,到底怎樣了,是不是李書記硬要處理?」秦芳有些不滿了。

「你懂什麼,這事,那天,叔寶打人時是不是正好有個年青人站旁邊瞧見了?」勾鎮南兇巴巴問道。

「這個……」秦芳還想打馬虎眼。

「這個時分了,你還不講假話,難道真要我勾鎮南送叔寶進大牢。你呀你,就是你這個姑姑太寵著他了。寵壞了他了,你知道什麼?那個年青人是我們南福省名人,古川縣出來的葉凡。」勾鎮南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葉凡,沒聽說過,怎樣了?」秦芳搖了搖頭一臉,問道。

「你……你……」勾鎮南給氣著了,指著老婆瞪大了眼。半晌,才說道,「算啦,你也的確不知道他。人家如今調到國度辦公廳任督查室主任了,還是唐辦公室的副主任。

你說說,我勾鎮南有幾個腦袋去跟他頂牛去。要是這事不處理,人家是督查室主任,上去一督查,我勾鎮南這帽子還能戴穩妥嗎?

你看,老李不是站出來了,為了什麼?你還不明白?」

「這……我不知道那個葉主任那麼兇猛。當時聽古川縣公安局的韋局長講不就一個主任,誰知道他是中辦什麼主任?這個,鎮南,那怎樣辦?」秦芳可是有些怕了。

這個,關係到本人老公頭上的烏紗帽子,可是大意不得了。在帽子面前,什麼親戚都得先撇開了,沒有了帽子,親戚還有什麼用?

「叔寶,你馬上趕回古川縣。對了,把當初一同打人的都叫上回古川縣公安局投案自首。態度一定要誠懇,要深入反省,你就是在公安局哭也得哭出來。對方要錢要賺禮道歉什麼你一概要去干。不過,你放心,你不會怎樣樣。我會關注著。」勾鎮志說道,拍了拍外甥肩膀,說道,「去吧,在外頭呆上十幾天沒事,我會打點好。他們會照顧你的。」

「姑父,還真去啊,那可是坐牢!姑姑,你快給講講,聽說外頭很!我不去1秦大少嚇得臉都變了,連聲響都發著美聲顫慄,別看這小子往常人模狗樣的,真聽說坐牢就怕了。

「鎮南,就沒別的辦法了,或許,我們去跟葉主任求求情。」秦芳一臉不幸相說道。

「不要講了,這事人家不鬆口了。假設叔寶再不去,那就惹出更大的事,真到葉主任來督辦時,你叫我這個姑父怎樣講話。而且,叔寶躲我們家,那要是葉主任提出來,我們倆都脫不了干係,這叫什麼,包庇罪,你老公都得出來了。」勾鎮南當然把事講嚴重些。

早晨母親煮了點心,是湯圓。母親說是每年元宵由於葉凡忙都不著家,所以,提早元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