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章葉子奇是撿來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章葉子奇是撿來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妹妹葉紫衣彷彿有些什麼事,她不斷用筷子戳著碗里的湯圓。 《%%》7葉凡不由得開玩笑道:「呵呵,我們葉家的大小姐是不是思春了。要不哥給你引見一個怎樣樣?」

「彷彿也不錯滴。」葉強在一旁嘎嘎笑了兩聲,瞄了葉紫衣一眼。

「我看紫衣也差不多了,往年都25歲的人了。再上去就是大姑娘了,有適宜的引見一個先談著也不錯。」母親林秀芝看了女兒一眼,說道。

「這事不用你們心,我同窗都快結婚了。」葉紫衣大有深意的瞄了葉凡跟喬圓圓一眼,哼聲道。

「你同窗,是不是下午來的那個玉姑娘?這姑娘不錯,拿了這麼多的土特產。人挺好的,又長得美麗。」林秀芝說道。

「嗯,她說她要嫁人了。今後有了老公就很少有工夫像如今這樣自在著來看我了。」葉紫衣心情有些低落。

以前,葉紫衣很中意玉嬌龍當本人的嫂子的。想不到這個願望卻是由於喬圓圓而落空了。所以,不斷以來,葉紫衣心裡都有個小疙瘩在。

「呵呵,也差不多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葉老大面上貌似安靜的講著,其實,這貨心裡酸得快掉牙了。

「某些人,言不由衷吧?」而喬圓圓卻是一臉淺淺的笑講著,她不斷在察看著葉凡的表情。不過,葉老大如今也老油子了。近10年官場生涯也讓他這臉皮鍛練得差不多了。

喬圓圓,自然瞧不出什麼來了。

不過,喬圓圓心裡當然高興了。這個,玉嬌龍沒結婚對本人來講總是有點小要挾的。結婚了,那這心頭的大石頭就搬走了一塊。 「呵呵呵,看來他們的醒悟提高了嘛1葉老大淡淡笑道。

「弟媳,這個某些人指誰呢?」葉凡跟玉嬌龍的事全家都知道,所以,葉強好不容易抓住了把柄,成心的斜瞄了二弟葉凡一眼,有些陰陽怪氣的講道。

聽他那麼一講,全家人目光全盯了過去。

「看我幹嘛,我臉上又沒畫花兒。圓圓,吃湯圓,這湯圓真甜埃還是爸媽本人拿糯米高梁去磨來自已做的。純鄉土的,好吃,多吃點。」葉老大趕緊想轉移話題。

這貨他瞄了妹妹葉紫衣一眼,說道,「是啊,媽剛才講得有道理。你都25了。也該找個人了,假設你有中意的,就帶回來給我們看看。要不,叫你嫂子圓圓給你引見一個京城大戶家的。」

「我才不要,京城人就了不起啦,我們鄉下人還不是活得好好的。你看,嫂子不就下嫁我們鄉下人了。闡明,京城人也嚮往鄉下人生活嘛1葉紫衣成心的刺激喬圓圓。

那知喬圓圓根本就不受騙,淺笑著說道:「妹妹講得對,京城人也算不了什麼?

跟古川相比,空氣污染更重了一些,堵車時有發生,上下班更費事了一些。

鋼筋水泥那樣的盒子樓更多了一些罷了。要論空氣,論寓居的舒適,我還是喜歡古川。

京城人也沒什麼好炫耀的,只是由於首都在,那是老一輩們定上去的事。」

「不對啊1這時,葉子奇突然叫了起來。

「什麼對跟不對的,湯圓吃得好生生的,我看你發神經了是不是?」葉子奇的女冤家宋倩倩沒好氣的伸手扭了老公胳膊一下,小聲的說道。<對不對?」葉子奇彷彿糾結在這歲數上了。

「嗯,紫衣的身份證應該是24歲。而我往年不過27周歲,中間還隔著生了一個弟弟葉子奇25歲多,媽剛才講紫衣都25了。一定是忘了,一時講錯了是不是?媽你說是不是?呵呵。」葉凡隨口笑說道。

不過,大家分明的發現父親葉辰西跟母親林秀芝倆人的表情有些怪異。

林秀芝點頭講道:「看我,這歲數一大,居然連孩子的歲數都給弄忘了。沒錯,紫衣是24歲,其實還不到24歲一點,只是身分證做大了一些。子奇25歲,葉凡27歲,葉強都快30了。」

「不對,媽,你沒講假話。」這時,葉子奇不斷盯著林秀芝。

「子奇,你沒發燒吧?媽沒講假話,那你不能夠27歲吧,那葉凡怎樣生出來的。紫衣也不能夠25歲多了。那樣,你怎樣生出來的。別胡扯了,吃湯圓。」葉強臉一板顯擺起大哥威風來了。

「媽,難道我是撿來的?」葉子奇突然漏出一句話來,登時在葉家人心裡如默默無聞普通震得大家心頭都起了漣漪。

「你……這孩子,怎樣講話的,你怎樣能夠是撿來的。別瞎想了,吃湯圓,吃湯圓1林秀芝趕緊說道,不過,那表情的怪異還是給大家感覺到了。而且,就連手都悄然有些顫慄。

「媽,你給你講實情吧,我挺得祝其實,從前年末尾我就留意到了這個。

你講紫衣25歲多了還不止這一回。去年你有意中也漏了一次。那次紫衣不聽話,你氣了,罵了一句,說是都快24歲的大姑娘家了還這樣瘋,當前找婆家都費事了。

誰還敢要她什麼的話。前年快24歲,往年不正好是25歲多接近26了。而二哥一定是27周歲。

中間只相隔了一年,雖說也可以生的,但在當時那個年代,家裡曾經夠嗆了,生孩子不能夠這麼頻繁的。

後來我就察看著幾個兄妹的面相,越察看越起了懷疑。我的面相跟大哥二哥跟小妹的長相差異非常的大。

像紫衣像媽,大哥像爸,而二哥居於其中。大部分像爸,小部分像媽。而我面謀救聳筆親罌從銥矗怎樣滴也看不出我像誰來。既不像媽也不像爸,而且這身體也差得太大了一些。不管怎樣說,按遺傳說來講總得像一點是不是?

後來我還不信,還自已拍了錄像來看,發現,從長相身體方面看,真不像爸媽。

所以,這個疑問我老早就有了。只是沒找到時機提出來。明天既然都到這個份上了。

爸,媽,你就告訴我吧。由於,我打聽過,當年也有知青下鄉到我們古川。

我,是不是撿來的,或許是他們的後代?」葉子奇說道,看了父母一眼,雙講道,「不過,不管怎樣樣,葉家永遠是我的家。媽爸,哥,妹,永遠是我葉子奇最親的人。不過,我只是想知道本人的親身父母是誰?認不認都無所謂,我只想知道。」

葉子奇講到後頭,眼眶曾經有淚了。

全家沉默。

此刻,廳外頭就聽見了空調那呼呼的散熱聲響。

……

一聲脆響,葉子奇跑到父母面前給跪下了。

「爸,媽,我只想知道真相。」葉子奇聲響有些嘶啞了。

「唉……」林秀芝圈一紅,突然跑到樓上去了,葉辰西叫了一聲秀芝也追了上去。

「子奇,別他們太緊,你總得給他們一定的緩衝工夫。我置信,假設真有這事,他們會告訴你的。你總得給他們工夫是不是?畢竟,他們把你拉扯大,不容易。」葉凡悄然的走到葉子奇面前,伸手去扶他。而葉強跟葉紫衣都圍了過去,勸著葉子奇。

「對不起,我傷著爸媽了。我不想傷他們,我太急了。我漸漸等吧,當前我不再這樣講了。」葉子奇有些嗚咽著講道,人也站了起來。

一個湯圓點心晚餐就這樣搞得全家各懷心事的回屋睡了。

「葉凡,你說這事是不是真的?」回到房間后喬圓圓坐床邊上小聲問道。

「有八成能夠,你沒發現,子奇的確太不象我們了。再加上母親說漏了嘴,這外頭就複雜了。難道子奇還真是撿來的?費事了。」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嗯,撿來的也正常。人人世這樣的事並不少,關鍵看子奇能不能經受得住這打擊。剛才雖說他話講得難聽,但假設真的講出來證明后能否挺得住就難說了。」喬圓圓點了點頭,有些擔心的講道。

「這個,也難怪他有些失態。換作你我或任何一個人估量都差不多。親身父母,這個,對一個人來講,的確是很大的一件事。」葉凡嘆了口吻坐在床邊有些發獃了。

想了想說道,「圓圓,你什麼時分回家。」

「想趕我走去跟玉嬌龍吻別是不是?」喬圓圓哼聲道。

「不是,我還有些事要去辦,我難道你還不置信嗎?人家都快結婚了,我就是再渾蛋也不會去干這種缺德事的是不是?你老公的人品你還是要置信滴,何況,我還是黨員。」葉凡一臉正派,講道。

「鬼才信呢?」喬圓圓一句話塞過去,葉老大差點被本人的口水給嗆死了。

「呵呵,真有事,是齊天的事。」葉凡說道。

「齊天,他不是轉業回地方部隊了?」喬圓圓問道。

「轉業是轉了,a組指導也批了。就是這落地之處到如今還沒下落。齊天是以大校身份轉業的,而且,不降銜到地方部隊。這是a組對正式隊員的一種優先待遇,不同於其它部隊的同志轉業要求。這個,也是委員會默許了的事。所以,按他的級別完全可以勝任地方部隊的某師師長一職了。」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