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一章離奇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一章離奇身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六十一章新奇身世

「估量這師長地位有人盯得緊沒下落了吧?」喬圓圓可是聰明得很,有時葉老大都感覺得到,她一定在好多事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在裝傻。 並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在給本人留面子。

「算是吧,齊天撞人家槍眼上了。」葉凡隨口講道。

「這個,軍隊幹部選拔方面爸也插不上手。他是政府這一攤子上的事,軍隊系統有本人**的組織部門。像師長的任命估量都得經軍界委員會同意。」喬圓圓縮了縮臉,說道。

「這事是這個狀況,地方部隊師長的任命要主席親筆簽字。估量,要經過任命的話軍界委員會都得討論經過才行。這外頭的角逐很劇烈,而且,比賽的層次性很高。畢竟,雖說我們共和人也不少,但師長可是軍中中層幹部的頂樑柱子。這些人才是真正的軍界層面的主幹,所以,換作誰也不敢馬虎。」葉凡講道。

「算啦,我不拖你後腿了。不過,你小心點就是了。我知道,你要去乾的事都是大事,我只是希望你能平安全安就是了。千萬別傷著本人,我會擔心的。」喬圓圓楚楚得很,悄然的窩進了葉老大懷裡。伸嘴在葉老大臉蛋上悄然的來了那麼一下。

「我的吻甜還是玉嬌龍的甜?」

「你又來了,我的老天,睡覺……」某男一聲吼,唰啦一聲鑽被窩子里了,那速度,跟火箭出膛差不多。

唉,不幸的狗子!!

初五早上。

母親林秀芝一大早就起了床,本來早上是煮稀飯的。不過,明天早上有些特別,林秀芝煮了滿滿的一桌菜,吃的是乾飯。

大家都正派的坐在了桌上,由於,大家都感覺到了什麼。

「明天早上大家都到了,以前凡仔不吃稀飯,都是上街吃拌面清湯麵或許肉包子配豆漿。所以,早上我是懶得弄乾飯,弄乾飯還要弄菜。

而且,太早沒菜買,昨天的菜明天就不新穎了。而且很費事。不過,明天弄了這一桌子。估量你們也感覺到了什麼。

沒錯,昨天你們都想弄清楚子奇的事。昨早晨我跟你父親磋商了很久,覺得也沒必要再瞞著你們兄妹了。

子奇,這就是你獨一的身份證明。你拿去好美觀看,當前,就交給你保存了。」林秀芝說著,拿出一個紙盒子遞給了葉子奇。

葉子奇有些顫慄著雙手借過了紙盒子。

「打開吧,讓大家都看看。你們都是兄妹,多個人知道就多條線索。」父親葉辰西這時啟齒說道。

葉子奇手抖得兇猛,盒子上用一條紅繩結的『繩結』他居然解了半天都解不開,一定是太衝動了。

這時,宋倩倩伸手過去,悄然的幫他解開了紅頭結。葉子奇悄然的打開了盒子。

外頭是一個一塊布包裹著。打開布包裹,發現是一塊顯得有些粗糙,僅比細麻袋細膩一些的布。

布絲條條分明,看上去很有藝術感覺。粗布上還繡得有兩隻水鳥在戲嬉,顯得很恩愛樣子。

這個,有點像是男女訂情之物了。不過,就是顯得有些粗罷了。當然,各人感覺不同。你要說它更無情調或更純樸也說得過去。

「這種布你們沒見過,由於,它是用手織的。其實,就是現代人手織的布。

不過,跟現代布匹相比又細膩得多。如今曾經找不到幾個人會這手藝了。

會的都是在什麼工藝作坊里工作的人了。要是在幾十年前,官方還有許多的人會這個的。不過,當時送子奇來時就是用的這片布包裹著的嬰兒。

你們看,上頭還有當時才一歲多的子奇拉的糞便和尿跡。」父親葉辰西剛講到這裡,葉紫衣忍不住哧一聲笑了。

「笑啥,你小時分拉得更兇猛更多。被子床單常常是每天換三回,有一次半夜大冬天的我跟你媽一早晨沒睡,由於,沒有被子了。只好到灶門口抱著你生火取暖。當時,可沒有尿不濕這種高檔東西,就是用紙給你們塞著拉下面了。」葉辰西不滿的瞪了葉紫衣一眼。葉紫衣趕緊吐了吐舌頭。

「子奇,這塊布上有三個字——董子奇。我想,這估量就是你父母親給你取的名字。由於我們家姓葉,前面兩個字沒變。怕惹起人疑心,我們給你取了葉子奇這個名字。假設真能遇上你的父母親,當前,你可以改回去。」葉辰西講道。

「我不會改的,我永遠姓葉。」葉子奇態度絕後的堅決,他看了父母一眼,講道,「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親身父母親是誰就是了,他們生下我后又丟棄了我。要不是爸媽養育著我,我早死了。其實,從他們丟棄我的那天起,董子奇曾經死了,取得重生的是葉子奇。這世上只要葉子奇而沒有董子奇。不過,爸,媽,這個,你們是怎樣得來的?」

「其實,子奇,算起來你應該有27歲了,比凡仔的月份小一點,兩人倒是同年的。

為了避人耳目,所以,我們走通了關係給你上戶口的歲數小了些。當年你才一歲時,那年的八月十五那天早晨,天上月亮很圓很大。

我在下邊的古西鎮教書,辰西局裡有義務也順道著上去跟我一同過中秋了。其實也沒過什麼中秋,只買了兩個小月餅,就拳頭大的兩個。

只是在那個年代經濟狀況都不怎樣好的狀況下我跟你爸當時也有些興緻,說是到望月寺去吃這兩個月餅。

不過,辰西講望月寺早晨一定摩肩接踵了,去沒意思。由於,古川人都喜歡去望月寺吃中秋月餅,每年那個時分人太多了。

你們兄妹不是每年也搶著要去望月寺吃月餅。由於,望月寺的月亮特別的圓,望著月亮吃著月餅覺得更無情調。不過,我們去的是天岩寺。

天岩寺你們也去過,就一個破敗的小寺廟,三四個和尚住著。不過,當時我們去的時分就剩下一個和尚了。

剛走到廟門口,就發現一個女子正跪著,哭著求那個叫『無語』的老和尚收容你。

由於,你當時就包裹在這布匹里的。不過,無語和尚說是連本人都養不活了,拒絕了那個女子的央求。

女子不斷在地下磕著頭,那額角都給廟門前的粗石板給叩破了,鮮血順著眉額流了上去,很不幸。

後來,我們倆默默的看了很久,見『無語』態度堅決,我跟你父親走過去把你接了過去。

女子沖我們磕了九個響頭,我們攔都攔不祝女子那額角全磕破了,然後小跑著走了,我們拉都拉不祝

不過,你父親眼尖,在女了小跑的時分發現了一個奇異現象。就是,那女子的小腿處彷彿受傷了,當時估量是隨手撕的什麼破布條綁上的。

結果她一跑,那血就溢出來了。你父親猜測說那女子是不是有什麼仇家,或許遭人暗算才暫時頭要把孩子送出去以保安全。

所以,我跟你父親也不敢久留,趕緊把你抱著往家裡走。由於怕費事,所以,還轉了好幾個地方才回到家裡。

不過,幸而,二十幾年過去了,你也長大成人了。當年那個時分我們也問過那女子關於你的來歷,她只是哭著搖頭不講。

我想,她一定有難言的東西。不過,就因此,要查到你的父母親那就難了。

只要這一塊布,還有你脖子上從小就掛著的小玉件,我跟辰西也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來。

那小玉件很普通,下面雕的是一座山。也不知是什麼地方。」林秀芝聲響有些嘶啞著講道。

「女子長什麼樣子,這個,也是線索之一?」葉凡問道。

「臉蛋長得跟子奇有二分相似,估量子奇長得像他爸,像媽的少一些。

當時那女子額角被撞破了,臉上都是血,所以,不怎樣好一下子記上去她的特徵。

本來我是留了個心眼想記上去的,不過,那女子的左眼上的眉毛彷彿一半短一半長。

由於差距太大,我當時又細心,所對,才發現了。不過,也不能一定這事,畢竟是早晨。」葉辰西講道。

「這樣吧爸,你講也講不清楚。等明天我叫個電腦畫像的高手來,你講給他聽。我們盡量完善一下女子的外貌。這是一條線索,還有我們國度姓董的人氏,不過,這個,就太多了。大海撈針,根本就查不到。」葉凡說道。

「哥,隨意查查就是了。查不到就算啦,這都過去幾十年了,一點線索都沒有怎樣查?也許,他們早就死了。」葉子奇說道。

「子奇,別講了,誰都想弄明白親生父母是誰?查一定要查,不過,你也不必達過於頑固在這事上。這事就交給我了,我的能量你還不清楚。公安方面很多冤家,倒是能幫上忙。」葉凡說道。

「那費事哥了。」葉子奇一臉感激,說道。

「我們是兄弟,講這話幹什麼?」葉凡臉一板口吻重了一些。

「我……我錯了。」葉子奇悄然低了低頭。

快到午飯時劉一偉書記笑眯眯的來了,一定要請葉凡全家到古川縣最好的樓子——青水閣吃飯。

最後,挨不過劉書記的熱情。葉辰西倆口子沒去,葉凡的兄妹由於有事都沒去。

這個,大家都明白。劉書記請的是葉凡,估量還有事談。所以,葉強和葉子奇他們都識相著沒去。只要葉凡跟喬圓圓倆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