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二章無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二章無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聽說賈老闆來自江南之地的蘇州,據他吹噓說是祖上還給皇上搞過蘇菜。

這個,當然也無法考證了。多半是吹牛,假設真有這本事,何必跑古川這旮旯縣來辦這青水閣,人家早到大城市淘金去了。

當然,青水閣生意也著實不錯。賈老闆說是喜歡古川這地兒,所以來做生意。就是墨香市的主人也有人來嘗嘗賈老闆的手藝。

特別是那荷葉叫化雞整得的確是荷香飄飄,而且,其中還夾雜有一股子泥土的芬芳,滋味獨特,倒是為賈老闆的腰包塞進了不少的鈔票。

古川縣一號人物來店裡吃飯賈老闆當然看法了,接到劉書記秘書電話后。

賈老闆是用盡腦子把原來一號包房的主人給轉移到了6號,把一號騰出來了等著劉書記駕到。

進到包間,葉凡才發現外頭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得問道:「就我們三個?」

「人不在多,有酒則靈。」劉書記興緻很高,笑道。

三人坐了上去。

第一盤上的就是荷花叫花雞,喬圓圓嘗了幾口,感覺還不錯。不由得講道:「葉凡,不如把這叫花雞學來,到時我弄給你吃。」

「呵呵,這是人家青水閣的招牌菜,被你學去了人家早關門大吉了。像這種祖傳的玩意兒,又是吃飯的傢伙,是絕不能夠外傳的。你呀,就死了這份心吧。」葉凡笑著說道。

「要不我去問問,沒準兒還能說動賈老闆。」劉書記笑道。

「算啦,這叫花雞製造工藝一定很費事。《%%》7要是在家裡搞,弄一隻出來就夠累人的了。真想吃時打包寄來就是了。」葉凡擺了擺手,這貨心裡卻是在偷笑,心說老子搞的叫化雞才叫叫化雞,這狗屁的『叫花雞』的貨跟北山一樵子陰無刀搞的滋味相比差多了。

「葉主任,秦叔寶和程小東曾經承認了全部的事。你看看,這事該怎樣樣處理?」劉一偉是來請示的。

「噢……」葉凡看了劉一偉一眼,倒想聽聽說詞,於是問道,「他們怎樣講?」

「他們說看中了狼坡那塊地盤,說是環境美,請風水先生看過,說是好墓地。由於,秦家家裡人也特別姓這個。

其實,這事也正常。在官方很注重墓地,就是我們這些當官的,哪個不希望祖宗護著能更上一層樓?

商人當然就希望發財了,各人所求不同罷了。所以,才想出了這餿主意想趕人走。

那土地證什麼的當然是叫人搞的。而且,他們認錯態度很好。說是情願拿出50萬來擺平這事。你看怎樣樣葉主任?」劉一偉說道。

葉老大一看,也揣摩出劉一偉的一點心思來了。早晨這餐飯,估量是劉一偉承受了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的委託來當說客的。

從劉一偉的立場出發,最好是單方都不得罪。畢竟,勾鎮南他得罪不起,而葉凡這個國度辦公廳督查室的主任他更得罪不起。當然是想當和事佬了。

「呵呵,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葉凡詭異的一笑,不過,轉爾講道,「既然秦家如此的有誠意了,那這樣,錢嘛,50萬……」

葉凡剛講到這裡,劉一偉又講道:「秦家說是假設不稱心還可以多給些,這事,錢方面好磋商。」

「不必了,錢,呵呵,人家蘇姑娘家有的是。《%%》7真要比錢的話她家的錢拿出來會砸死幾十個秦家的。這樣吧,叫秦叔寶一伙人當面向蘇小姐道個歉認錯。經濟方面,給個十萬八萬的就是了。」葉凡講道。當然,真跟勾鎮南掰手段也沒必要。更何況一點大事,葉老大當然也不會把這事做絕的。更何況,勾鎮南人家既然能坐上如今這個地位,一定也是有一定實力的。

「那好1劉一偉點了點頭,轉爾有些慚愧的講道,「葉主任,想必你也揣摩到了什麼。沒錯,我也是沒辦法。你也知道,我一個正處級的幹部不能夠跟勾廳長這樣的高級幹部相比是不是?還請葉主任體諒,我在這裡自罰三杯,對不起了。」

劉一偉一講完,延續著干出來了三杯紅酒,葉凡也沒攔著,這是劉一偉當說客應該付出的代價。自然,也是小小的敲打一下這傢伙了。

「這事就了啦,當前就不要再提了。不過,我希望秦叔寶他們要安份一些。

今後再找蘇小姐費事的話,我絕不手軟。雖說蘇小姐跟我並沒什麼關係,但是,既然給我碰上了,我就要管到底。」葉凡講這話時一臉的嚴肅。

就是劉一偉見了心裡也暗暗心驚,覺得葉主任的眼神彷彿太犀利了,見了都能讓人顫慄。

「相對不會了,假設他們真敢如此,就是葉主任不出手,我劉一偉就是擱著這帽子不要也絕不再姑息他們。」劉一偉也是立場堅決的表了態。

他知道,對於本人當說客,這位葉主任心裡估量會落下點疙瘩了。劉一偉心裡鬱悶,但也沒辦法。這個說客其實是勾鎮南給著當的,不當也得當。

「好了,不談這個了。」葉凡擺了擺手,看了劉一偉一眼,笑道,「劉書記,你的事怎樣樣了?」

「哎喲,把大事給忘了。這事,我先敬葉主任三杯,你一杯,我三杯。」劉一偉顯得有些愣愕,人站了起來舉著酒杯。

「這話什麼意思?」葉老大成心裝傻,估量謝國忠曾經有提點劉一偉什麼滴了。

「昨天早晨我到市裡去走了一趟,李洪陽副書記有跟我聊起這事兒。」劉一偉也沒藏著了,直接說了。

「那就好,我先祝賀劉書記了。」葉老大哈哈大笑開了。

「同喜同喜。」劉一偉也是樂得呵呵直笑,這貨當然開心了,他看了葉凡一眼,悄然挪了下茶杯,說道,「葉主任,子奇就交給我吧。只需有我劉一偉在墨香的一天,我會時辰關注著他的。」

劉一偉直接表態了,其實有跟隨葉凡的意思了。

「關注可以,不過,不能太過於照顧他了。年青人,更應該給他加擔子,讓他多鍛練。拐杖這東西會越磨越亮的。」葉凡淺笑著講道,當然沒有立刻表態就接納劉一偉了。

這個,想進入葉系圈子,那還得做出奉獻才行。劉一偉,倒也是個可以調查的目的了。

當然,像劉一偉這種層次的幹部不能可進入葉系圈子中心。當第二層圈內人還行,比如,可經把他引見段海天,作為段海天那個二層圈內人。有事時只需跟段海天打個招呼就行了。

「我會留意這些的。」劉一偉說道。

「嗯,過段工夫有空了也許我還會回省里一趟。到那個時分,有空會叫你來一同坐坐。隨意跟幾個冤家一同看法一下。」葉凡說道,劉一偉一聽,登時大喜,整個人都站了起來,一臉恭敬,說道,「我很是期盼著這一天的早日到來。」

當然,葉凡也是給了劉一偉一個希望。自然,有了希望就有了奔頭。

下午,葉家兄妹幾人到了天岩寺。發現寺廟曾經破敗得快倒了,就一座寺廟。

走出來發現範圍還是挺大的。廟前一個池塘,外頭有幾隻青的魚兒在游著。周遭全是些雜草,連渣滓都沒清算掉,估量是沒人住了。

「那個狠心的無語老禿驢估量早死了吧,當時不是聽媽說那和尚看上去都六七十歲了。按理講翹鞭子了也正常,該死的老禿驢。」葉弱小著嘴巴罵了起來。這貨對『無語』那老和尚心裡不滿,連『禿驢』都給罵出來了,自然是愛屋及烏了。

「應該是完蛋了,死了更好,以免見了噁心人。」宋倩倩對於無語當初不收容本人老公當然也不滿了,哼聲道。

其實,她也不想想,當初假設是無語收容的董子奇,那也不能夠輪到宋倩倩嫁給他了。

這個就是怎樣說來著,「一啄一飲,莫非前定」。人世萬物,凡牽場,就有偶然的。

葉子奇的命該如此,當然,無語沒收容他,對葉子奇來講也許是好緣。假設無語收容了他,也許,世上將多出一個正在化緣的『子奇大師』了。

「各位施主好,貧僧『無語』有禮了。」就在這時分,一個枯瘦如柴,臉上比松樹皮還要折皺的老和尚從側門出去了。沖著葉凡等人就打了個喏,而且,口齒相當清楚。

葉凡幾兄妹相互看了一眼,差點要笑出聲來了。剛講到這傢伙應該死了,想不到人家就活生生的站在了大家面前。而且,看上去雖說瘦,但肉體頭還在,不是那麼容易死滴。

不過,在鷹眼下,葉凡詭異的發現『無語』居然在隱晦的察看著弟弟葉子奇。

怪了,難道老和尚認出來了。不能夠吧,都幾十年過去了,當時子奇才一歲,如今的容顏跟以前比,天差地別,應該是我錯覺了,葉老大在心裡尋思開了。

「你就是『無語』?」葉紫衣朝著無語兇巴巴的問道,自然對這傢伙不感冒了。

「貧僧就是『無語』。」老和尚還是很安靜,並不為葉紫衣的凶而生絲毫之氣。彷彿老和尚曾經看破人世萬世普通,沒有驚起他的一絲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