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四章華夏四豬哈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四章華夏四豬哈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磅哥是真男兒,葉凡都有點怵我。 那闡明葉凡不如磅哥了,要不,磅哥跟葉凡來幾下試試誰更是真男兒。」這時,從廚房端著茶出來的喬圓圓冷冷哼道。

「呵呵,是嫂子。」王仁磅頭一縮,相當的尷尬,想不到開玩笑居然開出一母大蟲來。

「葉凡,你可是被人家講成妻管炎了,還不用拳頭證明一下你不是?我喬圓圓也不喜歡妻管炎,拿出你的女子漢來。」喬圓圓可是要狠k仁磅哥了。

「要不,小磅子,我們來幾拳,點到為止。」葉老大一聲乾笑,拳頭給捏得直響。

「俺還不如直接撞牆玩,跟你這個變態的玩拳。」王仁磅聳了聳肩趕緊二步到一椅子前坐下了。

「唉,嘴皮子不如拳頭大埃」藍存鈞笑了笑,喬圓圓也泡上茶後上樓去了。

「我說兄弟,這幾天就陪著這一隻母老虎?」王仁磅看了看樓上,問道。

「沒事,溫順的老虎,由於我是武松嘛1葉老大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王仁磅一眼,問道,「你跟肖十六妹的停頓如何了?」

「沒停頓,到如今,這麼久了都沒見過面。正好啊,總算是脫手了。」王仁磅略為一愣之後笑道。

「倒是怪了,她居然沒貼下去,這種好1葉凡點了點頭。

「唉,也沒好到啥地方。」王仁磅皺起眉頭嘆了口吻。

「怎樣說?」葉凡問道,三人都盯著王仁磅來了興味。

「來了幾個電話,真是煩死了。女人啊,一旦給她惦記上就費事了。這個,你問小藍子,一定煩。」王仁磅想轉移話題。

「我不煩,林兒很了解我的。不過,肖十六妹彷彿很溫順的嘛,不能夠是小辣椒型號的。」藍存鈞看了王仁磅一眼,有些不明白。

「她那個家族也很厭惡,太多人了。小娘皮不斷叫我到她家裡走一趟。不過,一想到她家那麼多七大姑八大姨的,老子雙腿都會打閃兒。」王仁磅苦瓜著臉了。

「不會吧,磅哥也會腿打閃兒,你可是八段位高手。聽說如今曾經到了第二個層次。十六妹會武功,估量她那個家族也會這方面。應該沒有像葉哥這樣的高手吧?」齊天問道,興味得很埃

「不知道,不過,我查過,她家裡人根本上不會武功。不過,她那個家族也挺陳舊的,規矩很多。至於十六妹,聽說從小是跟一鄰居學的武功,倒跟她家扯不上關係。」王仁磅講道。

「陳舊,跟水州盧家比如何?」葉凡問道。

「超過盧家,不如京城費家。」王仁磅說道。

「那不就得啦,你還怕什麼?只需抬出你們家來,什麼人什麼事擺不平?」藍存鈞有些疑惑。

「不是那樣演算法,我們家其實沒屁名望,幾個叔叔就懂得躲王家谷種種菜修修花。

而且,我叔中就一個會些武功,就是那位受傷的那個。其它的,也只是練了幾手健健身還行,拉出去打人,那是絕不行的。

他們,往常不干事,偶然還溜溜鳥。不信,你到京城有名的『萬鳥坪』去走一遭,一定會發現某人長得有點像我這籠統的。

就是如今,一切用度都是祖上留下的一些薄產,都快被他們耗盡了。

真到那個時分,我王仁磅都得去要飯了。」王仁磅說道,神色很正派,不像是開玩笑。

「那怎樣不去做點生意賺些錢,你們家彷彿也沒什麼人從政。不過,國度給王老的用度應該不少吧?」齊天忍不住問道。

「國度每年給一百萬,不過,我爺爺那怪脾氣,全沒要,那筆錢,一年建一座希望小學去了。」王仁磅說道。

「惋惜了,聽說前次到越南葉哥他們弄了一筆。惋惜的是你沒空去,不然,就那一筆也夠你花上幾十年了。」齊天搖了搖頭彼為遺憾。

「你們根本就不用為他擔心什麼,這傢伙那隨手牽羊的本事可不校到時沒錢了,劫富濟本人這個窮人還不容易。」葉凡在一旁譏諷著笑道。

「葉哥,你曲解我了。其實,干那事都是興手拈來,搞個玩笑罷了,我從來沒有從那邊賺過什麼錢滴。再說,我王家的操守還在。我也不能夠真干那下三流的事。當然,偶然湊湊興純屬玩樂。當然,有人惹著我了,我下些狠手弄死他是沒磋商的。不過,那錢,我相對一個子兒都不沾邊。」王仁磅一臉正派講道。

「我知道。」葉凡隨口講著點了點頭。

「知道你還污衊我?」王仁磅差點氣結了。

「像你講的那樣,我們都是高手,還怕賺不了幾個錢養家糊口。當年鐵哥剛到公安部里,由於老婆要買一個獨院,一時沒錢。為了錢,鐵哥還收了幾個富人家的公子少爺當徒弟。那也不失為一門生財之道。一年賺上幾十萬大事了。」葉凡笑道。

「倒是真的,那些富三代的懂個屁拳術。我們隨意漏點給他們就夠他們享用一輩子了。而且,我們也不能夠把真本事傳給這些紈讓他們去禍患人是不是?」齊天講道。

「嗯,當然了,我們是真正的國術大家,賺錢養家只是心甘情願。我們不能玷污了國術的高品格。」葉凡講道。

不久,李強也到了。

五人圍坐在了一同末尾算計了起來。

葉凡先是引見了藏西武家的事。

「假設真是陽極道順的家族,而且,武仙峰如此的兇猛,十幾年前此人就在長白山以一人之力打敗華夏六尊中的『大蒙好漢君若離,』和『藏狼惡狗洛飄飄』兩人聯手。

兩位雖說僅僅是剛入九段門檻,但畢竟是九段位高手。能打敗兩個九段位高手的人,那身手,我不敢想象得出他到底有多高了。

估量,葉哥跟他相比,有些懸了。」齊天很直白地講道,由於,這事是為了本人的事才費事大家的。齊天聽了后倒是打消了去藏西武家的念頭。就怕傷及各位兄長了。

「叫我去戰兩個剛入九段門檻的高手,的確很有難度。不過,勝負之數也在五五之間。

不過,武仙峰是在十幾年前打敗他們的,這又值得琢磨了。假設武仙峰到了九段的頂階階段,哪我們這些人全湊一團也是給他送菜去了。

只不過,我有些疑心這個。七八年前我還見過華夏六尊中的北山樵子陰無刀,據他說那個時分他還沒達到九段水準。

而陰無刀可是在華夏六尊中排名第二位的高手。所以,說君若離跟洛飄飄都達到了九段水準,我有些疑心他們倆個是不是那個時分是達到八段頂階,而並沒有打破到九段開源之階。

只不過這事也沒辦法考證,而陰無刀的說詞也值得琢磨。這個,我們就不再持續下去了。

不過,我師伯費青山就是這樣差一步就能跨進十段位超級高門檻的超級牛人。

他的身手,我想,就是我兩個綁一塊也不是他對手。不過,不管怎樣樣,我們總得去試試。

置信我們以武會友的方式去,先不言明江大發的事,他們最多傷我們而不敢置我們於死地。

畢竟,社會變了,時代變了。現代人處於現代社會中還是要恪違法律的是不是?不像現代,殺人還不是憑你愛好,想怎樣干就怎樣干?

再說,我們還有好幾個。一個人去恐怕是有些風險了。這些家族,什麼事干不出來。」葉凡也是一臉的慎重。

「那種層次的高手到底怎樣樣個兇猛法,葉哥能不能舉個例子說說,也讓我們提早有個心思預備著。」王仁磅其實是感覺到刺激,並沒一絲懼怕樣子。這貨倒是雙眼在閃著一種莫名的彩光,好鬥份子罷了。

「十段位高手聽說能踩波渡河,九段位頂階雖說也能做到踏波而行。不過,鞋子會濕了。而假設換作我的話,腳要下陷十幾厘米,也就是到小腿處了。這就是才能內息差異形成的。」葉凡打個比方說道,見大家還是有些不明白,不由得嘆了口吻,講道,「詳細的我也沒見過,師伯只是表演了一下踏波而行。其它的兇猛之外,我不清楚。」

「唉,奧秘的九段頂階,對我藍存鈞來講,那就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目的。」藍存鈞不由得嘆了口吻。

「江大發能否還在武家寨?」王仁磅問道。

「他不敢出來,估量也是感覺到了什麼風險。我有最牢靠的情報,不過,彷彿也沒發現有相似武仙峰那樣的高人出面。不過,即使是他沒出面,那也不能代表武仙峰並不在武家寨。武家寨有一千多號人寓居著,堡又那麼大,武仙峰隨意的往什麼地方一坐,我們也查不到。」葉凡說道。

「唉,我們還是短少頂尖高手,比如像葉哥這樣的。要是多來得幾個那就好辦了。」藍存鈞不由得嘆了口吻。

「多來幾個,你以為九段高手是蘿蔔青菜四處可拔的是不是?葉哥這樣的高手,我們全華夏也找不到四隻巴掌數目的。

那華夏六尊個個都是九段層次的。而年輕一輩人中的『華夏四豬』,估量沒一個達到九段。

五極就不用講了,那是更老一輩中的神化人物,到如今估量也死得差不多了。

實踐上的生力軍是以費青山領軍的華夏六尊為高層次人物。九段就是封頂了,我們誰見過十段位高手。就是我爺爺也說沒見過,就更別說我們了。」王仁磅淡淡哼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