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五章到藏西武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五章到藏西武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六十五章到藏西武家

「華夏四豬?哈哈哈……」齊天一念叨,把大家都給逗笑了。

「小磅同志,你太逗了,把人家揚名華夏國術界的四位年輕高手『華夏四秀』都給貶成豬了。真遇上他們時有得你受的。」藍存鈞一臉的興哉樂禍。

「那又怎麼樣,老子見一個打趴下一個。而且,我說得有錯嗎?他們還狂妄的自稱華夏四秀,秀哪裡去。

不要講葉哥,就是我王仁磅,跟他們年齡也差不多,他們有幾個層次達到我這個水平的,就更別說葉哥了。

四豬全湊一塊還經不起葉哥一拳頭。還稱什麼,浪得虛名罷了。」王仁磅極為鄙視樣子,講道。

「跟你們倆變態比當然沒法子活了,不過,相對低層次廣大的武者來講他們還真是年青一輩人中的翹楚。」李強倒是說道。

「咱們吃過飯後稍微休息后就要出發,先到水州爾後坐飛機到那邊。估計還得坐上半天的車子,很累人。」葉凡說道。

第二天下午二點才到了曲拉地區。

幾人養足了精神,休息了一晚上,初七早上到了藏西武家。

當見到那古樸大氣的武家角堡,大家都有些震憾。

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上,蹲著一座座的寶塔樣樓頂的房子。不過,這些房子全湊成一堆,並沒有分散開去這裡一座那裡一座的。

有點像是加了個塔頂的城市商業樓群。高高低低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錯落著,給人一種神聖,兇悍、神秘的感覺。

「我講得沒錯嗎?一塊突出峰岩的大岩石上蹲著的就是藏西武家。你們還沒進去,進到裡面裡頭就更大了,給人一種別有洞天的感覺。

藏西這邊的氣溫很低,外面是冰天雪地。不過,在武家寨子裡頭跟外邊相比,估計氣溫足足差了十幾度。

我在外邊要穿皮襖,在裡頭穿一件保暖內衣加一件外套就行了。而且,估計是因為溫度的差距,裡面居然開著許多的花花草草。跟外邊截然兩個天地似的。」齊天講道。

「這倒是奇怪了,到底什麼原因,難道是因為武家的建築座落有關。好像也沒按八卦或什麼方位搞的吧?並且,就是按這方式搞也不能讓環境熱起來是不是?」王仁磅也有些疑惑。

「如果要讓裡頭的溫度跟外邊相差十幾度,那除非是下邊有一座火山還差不多一直在熱著差不多。」這時,藍存鈞脫口而出寺。

「火山,有可能。難道武家下邊的山石下有古代的死火山。雖說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下來都沒噴發過了。但是,下邊總是蘊育著火熱資源。因此,那些熱源著岩石傳遞到了地面上,使得這一塊地盤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現象,那就是溫暖得多。」葉凡說道。

「而武家的老祖宗們正是看中了這一特點才把房子建這邊的,在藏西省,倒是個好地方。」齊天點了點頭。

「醜媳婦總要見家翁,咱們去拜碼頭吧。」葉凡說道,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心的。

就是齊天等人都感覺到了葉老大氣勢的變化。這個,也許就是戰前的一種氣勢吧。

還沒走到大門口就聽見傳來可怕的狗叫聲,二隻兇惡的藏獒正呲著牙朝著葉老大幾人嚎叫著。幸好脖子上還拴有一條鐵鏈子,不然,葉老大等人得準備出腿了。

當然,它們只能嚇唬普通老百姓,葉老大等人個個高手。倒也鎮定的走向了大門口。

「這裡不是旅遊景點,遊客請止步。」這時,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道。

葉凡等人抬頭看去,發現是個穿著白色皮襖的中年人。皮膚很黑,長相普通,臉部粗糙。臉皮子都翻了起來。

因為藏西省曲拉地區也有許多的古老建築,也時常有散來的遊客會被武家那酷似小布達拉宮的建築所迷惑住而朝這邊而來,無非是想參觀一下。

「我是齊天,幾個月前拜訪過你們武家。還跟江管家切磋過幾手,今天再次拜訪武家,還請通傳一下。」齊天擺了個武林人的抱拳禮,很有禮貌,講道。

「噢!你就是那個被打得屁滾尿流的狂妄年青人?現在又叫了幫手來,是不是來報仇的?」中年人掃了葉凡等人一眼,發現都是年青人。

這貨嘴裡也就鬆了口氣,略顯譏諷口吻,說道,「不過,我們武家現過年,哪有時間跟你們小年青的磨蹭。

真要挑戰的話,你們得先把這兩隻看門的狗給解決了。當然,我得先申明一下。

後果自負,咱們家的狗可能你們也聽說個,絕對是純種的藏獒,而且屬於那種我們武家特殊訓練出來的,到時被咬成什麼樣子,咱們醜話講在前頭,可別怪我武多吉沒有提醒你們。」

「不就三隻看門狗嗎?好解決。」王仁磅可是有些看不起武多吉那有些鄙視樣口吻,所以,這看門狗本來僅有兩隻。王仁磅這貨連武多吉這看門的中年人也加了進去叫成三隻狗了。

「年青人,多積點口舌。武多吉雖說在咱們家是負責保衛一職的。但是,我們武家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尊重他。你的人品,我武索旺看不起你。」這時,從門裡走來一個鼻子有點紅的中年人。

此人一身雪白的帶毛皮衣,估計是上好的貂皮製成的。一雙大皮靴,臉額上稜角分明,看上去很霸氣很豪壯。

「五爺你好,多吉給你請安了。」武多吉行了個躬身禮,顯得很恭敬樣子。

葉凡心裡一動,曉得此人就是現在的武家掌舵人之一,因為在武家排行老五,所以武多吉稱他為『五爺』。

這位爺可是武家核心族人了,因為,他是武仙峰的最小的兒子。今年估計四十歲左右,難怪武多吉對他如此的恭敬著。

「不用多禮多吉。」五爺武索旺擺了擺手,顯得很平和很大氣樣子。

「五爺,剛才既然有人罵我是狗。說是解決三隻狗很輕鬆,那我多吉就不禮貌一回了,我就當狗一回。跟門口的阿郎和阿青一起跟這個狂妄到沒邊的年青人玩幾手。還請五爺能准許。」武多吉說道。

至於阿郎跟阿青,肯定是指門口兩隻藏獒了。看來,武多吉也是被王仁磅大大給氣著了。居然自比為狗要決鬥。

「年青人,這話是你講的嗎?」明明武索旺已經聽見了,居然還要問一下,也不知是何居心。這時,聽到話聲,院子內又圍過來了十幾個武家人。

「當然,既然我講了,當然就不敢不承認。」王仁磅一臉淡定的說道,他不相信一個看門的段位能超過自己,加上兩隻狗,雖說是藏獒,那又怎麼滴。這人狗配都干不掉,那我王仁磅還不如買個豆腐自個兒撞死得!

「年輕人,這年月,耍嘴皮子是沒有用的,拿出你的真本事來才叫爺們。」武索旺淡淡的哼了一聲,根本就沒把王仁磅放在眼中。

「年輕嘛是本錢,總比你這個歲數能多活幾年。」王仁磅那嘴可是並不比武索旺差的,氣得武索旺眼睛一瞪,哼道,「費話少講,開始吧。」

「看我的五爺1武多吉冷笑一聲,四個晃身,唰啦一聲,兩條狗的鐵鏈子麻溜的解開了。

「阿郎阿青,咬他這裡……」武多吉居然用手比了比王仁磅的胯下,看來,是引導他的狗想咬掉王仁磅那根玩意兒了。

「老子最喜歡狗鞭湯了。」王仁磅可是生氣了,冷冷的盯著武多吉,說道,「還有你那條小鞭子一併拿來,你的就不用燉湯了,扔垃圾堆里還污染環境,乾脆喂狗了最好。」

汪汪……

兩條藏獒居然還懂得合擊之術,一左一右晃動著它們的狗身一竄就到了王仁磅面前。

還真它娘的聽話,阿青咬向了王仁磅胯下,阿郎咬向王仁磅喉管。而武多吉也不慢,緊跟在狗身後面一腳帶著剛猛的風勢直統統的捅向了王仁磅的小肚臍眼處。

三處受敵,如果命中的話,估計王仁磅這傢伙就差不多了。

不過,葉老大等人都很淡定的看著。因為,他有知道王仁磅有這個這實力。

「好好好1武家觀戰的全叫好了起來,有的還在拍掌。而五爺武索旺卻是一臉微笑看著場中。

「滾你媽的蛋去吧1王仁磅飛起一腳,腳到聲音到,汪地一聲慘叫。

阿青被王仁磅一腳踢得直接就撞在了那堅硬的花崗岩砌的圍牆上。牆上頓時濺出一片梅花樣的血片來。而阿青在地下翻了幾下,雙後腿之間一遍鮮血。

自然,它被王仁磅以五分力氣的一腳給踢成了狗太監。那根小狗鞭半截都飛了,剩下一點肉芽頭自然是鮮血淋淋滴好不嚇人,染得全身都是血了。

「阿郎1武多吉大叫了一聲,那一腳改踢向了王仁磅的下陰部。

「還沒輪到你,鬼叫什麼?」王仁磅一個側身閃過武多吉的下陰腿。反手一腳,十分穩當的踢在了『阿青』胯下。

汪汪汪……

阿青慘叫著步下了阿郎的後塵,也是在牆上猛撞了一下滾到了另一隻藏獒的身上,兩隻倒是湊成了一對。把正在給阿郎檢查的幾個武家人都撞得歪倒下去了。

「嗯!媽的,怎麼沒棍子?」王仁磅定睛一看,差點氣結了,因為,阿青是只母狗。

雙後肢間居然沒那玩意兒,不過,下邊還是血乎乎的。藏獒再凶哪經得起八段第二個層次高手那能踢斷青石板猛力的一腳。

「輪到你了1發現武索旺偷襲過來,王仁磅突然拔高近二米高度。一個180度的半迴環,腳背狠狠的踢在了武多吉的臉上。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