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七章假孔明噴血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七章假孔明噴血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六十七章假孔明噴血記

過次骨頭斷裂的聲音非常的明顯。小五爺的手腕整隻斷了,當然只是骨頭斷了,並沒有離開身體。藍存鈞才不管他,你對老子狠,老子也當然不客氣。

像甩麻包一般往外以十成力氣一甩,小五爺真像個裝滿了鋸粉的麻袋被拋得直往牆上砸去。

眼見這傢伙就要撞牆了。

滋……

眼前黑影一閃,小五爺硬被一團黑影給扯得離石牆十幾厘米距離時停住了身子撲倒在黑影懷裡。

「早跟你講過放他們進來,你不聽,現在曉得厲害了是不是?也好,讓你受點教訓也好。這天下啊,並不光只有你小五。」黑影嘴裡講著停下了車子。

葉凡等人瞧去,發現此人臉形跟小五爺有三分相。不過,小五是粗壯,而此人骨架卻是很小很瘦。

很難相信估計120斤左右的瘦子能把重達200斤的小五給扯回來,還要加上慣性。那此人的力勁也著實有些驚人了。

「本人武波帝,小五的二哥。閣下好身手,要不咱們玩幾手?」武波帝把小五給了後面跟上來的幾個弟子,雙手一抱拳,顯得相當的有禮貌,沖藍存鈞講道。

「呵呵,他累了,我跟你玩玩。」王仁磅跨前一步,也是雙拳一抱說道。

這個,當然也是葉老大安排的。從剛才武波帝接人扯人的氣機看,此人有著八段身手。不過,應該不會高過王仁磅,最多持平。兩人格鬥,有著五五之數的勝負。

不過,到現在,葉老大心裡有些震憾了。這五極之一的陽極『道順武一飛』的家族的確是功底了深厚,一下子居然冒出這麼多高手來。那個看門的武多吉有著四段身手。

而手腕被藍存鈞扭斷的武索旺五爺有著六段頂階身手。而現在又冒出一個二哥武波帝,至少有著八段一二層次身手。

那先前發話的老大武什麼滴肯定比兩個弟弟功底子不要高。如果老大達到九段身手,那今天幾人要全身而退有些難了。葉老大感覺到壓力空前的大起來。

這五極之家,的確不同凡想。跟整個a組相比,估計也有著a組的四成實力了。難怪就連華夏軍界委員會的副主席錢風雲這樣的霸主式人物都不敢輕易動武家。

明曉得殺父仇人江大發就在武家居然而不動手。當然,錢風雲從大局出發,作為身居要職的軍界高官,他有顧忌也正常。

「你……想好了?」武波帝瞄了王仁磅一眼,問道。

「想好了。」王仁磅想都沒想,說道。

「裡面請,在這門口比試也沒什麼意思。」武波帝說道。

葉凡等人跟著進到了武家,直奔後院而去。

果然,這武家內寨里的確舒服。跟外邊的冰天雪地相比簡單是另一塊天地似的。

葉老大甚至懷疑是不是武家老祖宗施了法術自成洞天了。這院子里估計溫度達到了三四度。這在藏西省大冬天平均氣溫不下零下五度的情況下是很罕見的。

特別是曲拉地區,冬天平均氣溫在零下10度左右。而這武家寨內寨溫度達到三四度,的確是個好地方。

隨著走動,發現內寨花草居然都有,樹木相當的多。只不過跟武家寨子那高達七八層的樓房相比這些樹木略顯得有些低矮了一些。

想想也正常,在內寨,越往上估計氣溫越低了。就是樹木想長高都有難度了。

後院背靠一座小山坡,上邊有著積雪還沒化去。下邊綠樹環繞之下有一塊很大的綠草坪,大冬天裡草坪里的草並沒有枯黃,顯得生機昂然。

葉凡等人過來時發現草坪上早站滿人了,而三十幾把狼皮交椅擺在了草坪上,上頭都坐上了人。外邊看熱鬧的武家人圍成了一個圈,估計不下二百人。

而在狼皮椅子兩邊分別排站著二十來個一身藏服,一身壯碩,個個英武的武家弟子。

估計,這些就是武家的生力軍了。至於段位,葉老大估計這些傢伙最多二段左右。

就是三段估計也不會很多的。不然,獵豹倒是可以到武家來逛逛,弄些人走。不過,武家的情況a組應該掌握了一些。

為什麼沒來逼著要人?

當然,也是有顧慮了。武家跟少林武當青城羅浮這些大派相比並不遜色於他們。

因為他們的老祖宗陽極道順是跟武當的張有塵同層次的高手。比一般的門派祖宗的名頭更響亮一些。所以,即便是a組也不敢來輕捋虎鬚滴。

「搬椅子來請客人坐。」這時,坐在主座位上一個身著藏家民族服飾,衣邊著古代王爺圖案的虯髯老者大手一揮,說道。此人估計就是武仙峰的大兒子武瑪峰。

葉凡不由得打量起此人,歲數聽說六十左右。頜下留著長達一尺左右的黑白相雜的鬍鬚。

不過,此人那皺巴的臉上有一條長達十幾厘米的破相刀疤,也不曉得是哪個人給下的刀子。看其人的臉,很有『內容』,也就是人生閱歷估計彼為豐富。

不過,看他的架勢,卻是淡定自若並不顯得很霸道樣子,倒像個普通老頭差不多。

越是高手越顯得普通,因為,大梵谷手的內氣都能做到內斂。而英氣逼露的傢伙是不懂得收斂內氣,架勢看上去很嚇人,其實不然。

這就是所謂的武者的返樸歸真了。

就拿葉凡來講吧,也初步的摸到了這方面門道。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跟一白面書生差不多。

往往他這種外相的相貌會迷惑住一大批輕敵的高手。從而造成葉老大最後來個扮豬吃虎了。

「是1幾個弟子齊聲的叫了一聲,一抱拳,不久,搬來了幾把狗皮椅子一字排開了。

「坐1武瑪峰指著椅子淡淡說道。

葉凡皺了下眉頭,也是淺淺的哼道:「我們喜歡站,坐就不必了。」

「年輕人,咱們家大爺請你坐那是看得起你。這世上,已經沒有幾個人能當得起大爺如此的客氣了。就是曲拉地區書記到咱們武家大爺也最多這口氣。」這時,一個個頭中矮的老頭略顯自得的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你就是江大發?」葉凡瞄了他一眼,淡淡問道。

「你知道也正常,今天估計你們就是沖我而來吧。」江大發抬眼看了葉凡一眼,表情平靜中夾著傲氣。

「沒錯,今天的彩頭就是你。」葉老大伸手一指,故意顯得很張揚樣子說道。

「沒事,只要你有本事拿去,本人這條命隨時奉上。」江大發瞄了葉凡一眼,不屑的講道。

「你這個彩頭,我葉凡今天拿定了。」葉凡臉一板,哼道。

「年輕人,風大會閃了舌頭滴。」這時,武家老二武琴弦看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

傳說此人彈得一手的古琴,自己經常比擬為諸葛再世。葉凡定睛一看,果然,這傢伙面前還擺著一把有些焦黑的古琴,而且,旁邊桌上還放著一把羽毛扇子。

就你這熊樣也自詡諸葛孔明,笑話,葉老大在心裡腹誹了某位同志一聲。

「呵呵,我這舌頭,一向硬朗。武家的風再大,恐怕也閃不了。」葉凡回之以一語,態度也是空前的強硬。

「那就辜切聽老夫一曲迎客來1武琴弦一講完話,沒等別人同意,那手在琴上一拂,頓時,咚咚的琴音響起。

不久,『十面埋伏』那雄渾、殺伐之音在武家寨內後院鏗鏘響起。不過,琴音顯得好像很雜亂有些無章法。

給人的感覺很刺耳,很難聽。一些武家的普通人全都受不了啦,紛紛掏出紙來把耳朵給塞住了。

反觀李強、藍存鈞等人,早就皺起了眉頭。

好手段,居然想以雜音殺伐來擾亂咱們的心。大梵谷手最怕的是心境被擾,等你心亂了想恢復平靜就難了。等下在比斗時自然先輸了一著,人家全身心攻擊你,而你還要恢復靜心,那就得分心,實力自然大打折扣了。

葉凡心裡一動,突然施展開化音迷術嘴裡大聲的誦吟道:「怒髮衝冠,憑欄

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1

隨著葉凡那高亢的《滿江紅》響起,武琴弦額角上漸漸的冒出小汗來。

葉凡鷹眼下發現,這傢伙嘴角抽搐了幾下,不過,還在賣力的拔動著琴弦,而且,曲調越來越刺耳高亢,彷彿要跟自己對抗到底似的。

老傢伙,跟老子玩高音,那就玩個痛快。葉老大心裡想著,突然收縮曲調,嘴一合攏,一股音爆束成細線如鋼針般從嘴裡噴出直擊武琴弦而去。

……

武琴弦突然瘋了似的,手上好像是力度拿捏不穩當。連續幾聲刺耳的聲音傳來后,琴弦,自然連續著斷了。

「我的琴1武琴弦控制不住自己了,站了起來,掄起他那仿冒的焦尾琴,地一聲巨響,心愛的琴被他自個兒摔斷成了兩截。

哧一聲。

武琴弦嘴裡噴出一口鮮血人往地下倒了下去,旁邊的人趕緊扶住了他。

[email protected]#

~--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