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六十八章同樣狼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同樣狼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同樣狼狽

「二弟,沒事吧?」武瑪峰雙眼如狼一般的光芒爆然閃現,他狠狠的盯了葉凡一眼,哼道,「閣下好卑劣的手段,居然對一個普通人實施了音波攻擊。」

「陰險,陰險,咱們一起上幹了這小子1這時,武家某人大喊一聲,頓時,幾百武家人全激奮了,揮著手往葉凡幾人逼了過來。

「站住1葉凡以化音迷術一吼,武家人一愣之後倒是停住了腳步,葉老大哼道,「要論陰險,咱不如你們。

武瑪峰,你幹了什麼。普通人,你這二弟可是操琴之高手。想以琴亂來擾亂我們的心境,我葉凡講得可對。

還有,你這搬來的椅子,你們看看,跟你們自己坐的椅子相比,是不是小了一號。

這就是你們曲拉有『小武王』之稱的武家的待客之道?真是令葉某非常的失望。

堂堂五極之一的陽極道順之家居然一開始就路客人玩這個。格鬥可以,要正大光明。道順前輩如果看到後輩如此,估計會吐血的。」

「你也知道『陽極』?」武瑪峰真的震驚了,雙眼獃獃的看了葉凡一眼,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剛才的淡定之態再也不見了。既然這年青人曉得自己祖宗名號還敢來挑戰,那他們一夥也是有備而來了。不過,武瑪峰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年青人功底子能高過自己?

「道順武一飛,我說得可對。」葉凡恢復了平靜,說道。

「沒錯,就是咱們家先祖。」武波帝淡淡哼道。

「你們還曉得叫他先祖,丟臉啊1這時,王仁磅同志哼聲道,臉上全是鄙視。

「換椅子1武瑪峰一擺手,這時弟子又應著擺來了椅子。這次擺來的倒是跟武瑪峰等人坐的是一樣的狼皮椅子了。

「這還差不多1葉凡也沒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

「這位,咱們開始吧1武波帝抬手指了指王仁磅,幾個跨步到了場子中央,說道。

「你先請1王仁磅很大度,往場中央一戰,還掛著微笑說道。

武波帝覺得被輕視了,冷哼一聲,一腳賣力的踢出。不過,這老傢伙很詐的。

踢向的並不是王仁磅,而是腳下的草坪。頓時,泥土夾帶著雜草像箭一般的噴向了王仁磅。

「中啊,有花招1王仁磅倒是微微一愣之後依葫蘆畫瓢也是往地下狠踢了一腳,爾後身子往右側方急速的側轉了三個轉才堪堪躲過了武波帝的泥土攻擊。

不過,武波帝人也緊跟著到了。這老傢伙,掄起一拳像打沙袋一樣直擊王仁磅肚皮而去。那泥巴都給他激得揚起足有半尺多高。

「老傢伙1王仁磅生氣了,照準武波帝的拳頭上就去了一腳。

……

武波帝那拳頭還真是硬朗,居然硬生生的跟王仁磅對碰了一下。王仁磅感覺一股大力從腳底板傳來,腳底下頓時一麻。身子往後傾了傾差點摔倒。

「三爺威風,好1武家人全喊叫了起來,頓時,場面熱鬧了。

「威風個屁1王仁磅這貨吃了暗虧,臉子上有些掛不住了。狠狠地往地下一踮腳,騰起足有三米高。由上往下,撕裂開空氣,好像一腳從天而降似的就跺了下來。

武波帝的招術奇特,只見他先是往左側閃了一下。王仁磅正想換腿,不過,這老小子突然又插到了右側,飛起一腳就踢在了王仁磅的腳背上。

叭地一聲。

王仁磅給摔在了草地上,而且還是以正方面摔在地下的。

「哈哈哈……好好好1武家弟子興奮得又跳又拍掌又叫滴。

王仁磅面色黑了下來,唰啦一聲從腰間抽了一把黑色軟刀,往地下一掃砍向了武波帝的小腿上。

雙方先前有言明,除了槍之類的現代兵器,古代的冷兵器都可以用。所以,王仁磅如此的干也無可厚非。不過,武家一些弟子起鬨了,喊著『不要臉』之類的來刺激王仁磅。

「勝才是王道,麻滴1王仁磅那臉皮比豬皮還要厚,大吼一聲蓋過了所有武家人。

不過,武波帝也不慢,叮噹一聲,一條鐵鏈外面掛著個乒乓球大的玩意兒東東給他扔了出來。

當一聲刺耳聲傳來地。

鐵鏈球錘跟軟刀碰在了一起,不過,軟刀只是偏了一點。王仁磅趁勢而進。

軟刀滑過鐵鏈子掃砍向了武波帝的腰部。老小子也沒防到這一刀,趕緊鏈子在手中環了幾下想纏住軟刀。

不過,王仁磅這軟刀可不是普通的軟刀,是羅浮宮的鎮派兵器之一,叫柔極刀。

傳說這『柔極刀』並不是鋼鐵製成的,而是一種硬度相當高,韌性更好的海蛇之骨皮經過特殊的方法融制拉皮而製成的。

該刀軟時就跟你的真皮褲腰帶一樣的。在內勁鼓注之下堅硬時能塞過合金鋼,絕不遜於鑽石之硬。而且,居有不怕火不怕水,很難砍斷等特點。

這種刀即便是羅浮宮也不多見,就三把。王經天王老寵愛這個孫子,所以,給了王仁磅。

此刻就見效果了,滋啦一聲布帛撕裂的聲響傳來。武波帝頓時臉色呈鐵青色。

雖說沒有傷及皮肌,但肚皮下邊被王仁磅的柔極刀給拉出了一道長達半尺的口子。

整個肚臍眼不小心都露了出來。這個,對於武波帝來講,自然覺得丟大臉了。

噓……

武家人又起鬨了。

「好1葉凡幾人齊聲喊了一聲,頓時就把武家的噓聲給蓋了下去。

「再來一刀1王仁磅找回了頂點面子,得意了起來。柔極刀一迴轉,刀背突然又勒了過去。

那刀背上突然硬起的鋸齒是相當鋒利的。如果肚皮被割中,估計能見裡頭風景了。

「當……」

柔極刀被一物砸中偏轉了方向,整把刀突然折成了兩截樣子反彈向了王仁磅。

葉凡鷹眼下看得明白,知道是武波帝用一粒鋼丸打偏了柔極刀,反倒攻擊向了王仁磅。

當然,這貨不會讓自己的刀殺了自己滴。身子急速往後一個倒退退了三米遠。

那刀尖在王仁磅的鼻尖上晃動了一下猛地往前面扳著頭彈了回去。這就是柔極刀的彈性,著實驚人,有點像彈簧。

「著1這時,傳來武波帝那冷酷的聲音道。王仁磅發現那個乒乓球樣東西突然脫開鏈條像暗器一樣的飛砸了過來。

這貨趕緊把柔極刀舞得身外都是刀影,似乎水潑不進架勢。在外邊人眼裡,王仁磅其人不見了,就剩下一個冬瓜樣的刀影子在身周晃動著。

……

詭異的事發生了。

那鐵鏈前的鐵球在撞上刀影后突然爆開,一粒粒小如米粒大的帶刺的鐵丸像散彈一樣的炸開往刀影里攻擊而去。

「麻痹滴1傳來王仁磅一聲雜叫,這貨連退了十幾步,待得他站住一看,臉頓時漲得通紅。因為,他那件衣服已經千瘡百孔,漏出了裡面的肌肉來。

當然,這貨退得快也沒被傷著。這下子倒好,兩人半斤八兩,都差不多狼狽了。

兩人暫時都盯著對方沒有了動作,彷彿,時間在這一刻被凍固住了。觀戰的同志全都屏住了呼吸盯著場中央兩個對峙著的身影。

「破1就在王仁磅喊出這聲音后,那柔極刀突然伸展得筆直,此刻,它像一把厚背馬刀,硬實得讓人顫慄。

刀尖似乎都冒著氣,這個,當然是在葉老大的鷹眼下的感覺。因為,葉老大的鷹眼看見了刀尖上溢出的一絲絲內息之氣很是寒煞人。

這把軟刀,筆直的朝著武波帝腰間直刺而去。此刻的它又像是一枚出膛的子彈,凌厲,灼熱,空氣都給刀尖的摩擦得嚓嚓直震響,似乎隨時都會爆炸開似的。

而在同時,武波帝也喊出了一聲『纏』字!

隨著這聲『纏』字響起,他手中已經沒有了小圓球的光棍鐵鏈詭異的彎成了一個環狀,看上去像一把在太陽光下正刺人眼球的小呼拉圈。

那『呼啦圈』鐵鏈在空中旋轉著,以不規劃的軌跡前進著,有時還會勿上勿下的跳動,晃動著,貌似哪吒風火圈一般,只是不會冒煙火罷了。

柔極刀似一把晶亮的雪刀,而鐵鏈似一個閃光的白綵球。而兩人都跟在自己兵器的後面。

刀與環的碰撞會產生火花嗎?

答案是肯定的。

啷啷幾聲響。

彷彿正在焊接一般,環刀相撞產生了劇烈的高溫火花,每一粒火花炸在空中都會傳來喳喳的聲響。好像鍋里正在炒豆似的,此起彼伏著。

唰啦幾聲響。

刀穿過鏈環直接就狠擊在了武波帝的腰部,不過,刀因為被鏈環給打偏轉了。所以,只是刀背在武波帝的腰部勒了幾下。不過,武波帝很尷尬。

血冒了出來,這個倒沒什麼。尷尬什麼?那是因為武波帝的上衣全被那柔極刀給割成了一片片,有點像是布條了。就連武波帝同志那胸脯上的兩顆小黑乳暈都冒了出來。

不過,武波帝這時倒沒有趕緊找塊遮羞布遮醜,而是雙眼定定的看著王仁磅。

同樣的,那環鏈也是旋轉著在王仁磅的身上來了幾下。頓時,王仁磅那內部穿有防彈衣的衣服全被環鏈給像鋸刀一樣給晃碎了。片片布片像空中的黑色雪花一般的飄飛了出去。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