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七十五章李老拜見錢風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李老拜見錢風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那次在洞中昏了當時醒轉過去后本人身上就拋著這麼一條手帕,這下子可以一定,一定是這個紅衣女子留下的,當時還以為人家不心給落下了。 「域名請大家熟知」

而且,洞中那個巧妙的夢難道就是本人跟這個女子完成的,那就可以解釋開來這個紅衣女子不斷在暗中協助本人的緣由。不過,葉老大不明白,這女子為什麼不斷不肯以真面目與本人相見。那夢中的紅衣女子可是美得冒泡。

「們走吧1武仙峰手一揮,看了兒子一眼,道,「把江大發的屍體給他們1

「不必了,我們走1葉凡手一揮,背上陳嘯峰,幾人相互扶著快速分開了。

出了武家大門,紅衣女子突然朝著葉凡哼了一聲道:「明知不敵而偏要行,那是莽夫行為!今後,好自為知。武仙峰,這事不會就此了卻的。提高功力才是硬道理!不然,下次,沒這般好運了。」

「姑娘,這次感激了……」葉老大僅僅只講出半句話,那姑娘最後再次看了葉老大一眼,幾個起落轉過一條坡不見了人影。

「唉,老子又欠了她人情。」葉老大m了m腦瓜,有些甜蜜的嘀咕了一句。

進到車裡,齊天不由得問道:「老大,那姑娘是誰,應該看法吧?」

「看法個屁!人家都門g著臉,怎樣看法?」葉老大火氣特別的大,沒好氣的哼聲道。

「本人不是講又欠了她人情,這個,可不是頭次了。依次類推嘛!當然有幾次了。」王仁磅在一旁乾笑了一聲嘀咕道,彷彿在自言自語滴。

「……」葉老大被噎住了,瞪了王仁磅一眼。

「還有那血色的手帕,怪了,彷彿武仙峰那老傢伙有些怵那手帕似的。」藍存鈞ch話道。

「當然有點怵了。」葉凡信口開河。

「老大知道那手帕來歷?」齊天雙眼放彩,這貨肋骨都斷了三根居然還是興緻昂然,彷彿沒事人似的。

「想知道么,沒門1葉凡一聲哼別轉過臉去不吭聲了。

這邊,陳嘯天他們雖肋骨也斷了幾根。但對於這些身體狀況特別好的傢伙來講,接上骨后估量不用幾天就差不多了。一個個在大車裡斜躺著倒也沒什麼。

「不講就算啦,哼,有啥了不起,不就是一個女滴,沒準兒還是丑得很1齊天哼聲道。

「呵呵,也有能夠是美得冒泡。」王仁磅乾笑了一聲,看了藍存鈞一眼,道,「麻木的,武仙峰那老傢伙太兇猛了,估量十段了吧?」

「十段,應該沒有,九段頂階吧。不然,我跟那紅衣女子聯手也不會是他幾回之敵的。更們可我們全累著了,假設是氣力鼎盛時期倒也能跟他戰上一段工夫的。」葉凡搖了搖頭道。

「那紅衣女子到底是什麼人,手帕怎樣回事?還有,她功底子估量比高上一籌吧?」藍存鈞借著話又來了,幾個傢伙不問明這事一個個都不死心。

「算啦,告訴們吧,不然得煩死了。」葉老大擺了擺手,看了大家一眼,道,「紅衣女子估量跟我差不多,也許,還差我一階。不過,她的身法太靈敏了,再加上剛來,體力充沛,所以能跟武仙峰圍旋上一陣子。

而我早就沒力氣了,不然,也不會幾招就輸了。假設是體力鼎盛時期,至少可以跟武仙峰鬥上幾十個回合吧。

不過,輸的一定是我。畢竟,階位相差太多。而且,那老傢伙功底子比我們深沉得多。

至於那女子到底是什麼人,我著實不清楚。彷彿在夢中見過她似的,不過,醒來后才發現是場夢。」葉老大剛講到這裡,車裡登時哈哈哈笑開了。

齊天笑得最歡了,不過,不久就皺起了眉頭。由於,狂笑要扯動著胸肌,肋骨斷了自然笑痛本人了。

「老大,不會真做夢吧。真是lng漫,chn夢了無痕,夢中會情人,醒來后情人不見了,理想中又見到了,亦真亦幻,亦夢亦真,真假不分了。」藍存鈞同志差點搖頭晃胸成老夫子了。

「夢個屁1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地。

「那手帕怎樣回事?」陳嘯天居然ch嘴問了一句,看來,關於那手帕,就是老陳同志也興緻得很。

這個,探秘是一切人的特點,並不再於年齡的大。

「呵呵,我們華夏六尊之上一輩人高手中有『五極』,太極張無塵是五極中的第一人。

第二極稱之為『紅極』燕雙雙。為什麼稱之為紅極,此女一來喜歡身披紅衣。

就是剛才見到的那情形,而以往她們殺人時都會旋轉出一手帕來,當時的武林人士稱這手帕為『血梅帕』,而華夏人又有人稱之為『死亡貼子』。

聽紅極姑娘善使一把白色的長鞭子。一鞭chu下,就是水牛大的頑石也會chu成兩半。

想想,要是這鞭子chu到人身體上會是個什麼樣?不過,明天有些奇異,怎樣改成用飄帶了。

那鞭子去什麼地方了?飄帶太柔,怎樣能扛過鞭子?」葉老大有些疑惑的解釋著。

「血梅帕,真是那東西。武仙峰既然是陽極道順的兒子,他父親跟紅極並稱這五極之一。

對於五極的具有代表性的信物自然有些發怵了。由於,那女子一定是五極的傳人。

假設真把她給怎樣樣了,燕雙雙還不找上門來。當然,燕雙雙估量是死了,但燕雙雙還有徒弟,就像陽極道順有兒子武仙峰似的。

華夏五極,任何一極都不好惹。特別是太極張無塵,傳此人曾經打破後天大能者之境,這事也是傳了。」王仁磅道。

「傳就是傳,誰知道真假。」藍存鈞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道,「有點很奇異,武仙峰明明可以打敗葉哥跟紅衣女子聯手的,怎樣又放棄了,難道真是給血梅帕面子?這手帕,面子有如此之大?」

「不一定1葉凡想都沒想直接搖了搖頭,看了大家一眼,道,「剛才們聽見咚咚的鼓聲沒有?」

「沒聽見1藍存鈞等人想都沒想直接道。

「真沒聽見?」葉老大真實是困惑不解了,再次慎重的問大家道,不過,見大家非常一定的搖頭表示否了。

「怪了,難道是我產生了錯覺?」葉凡真疑惑本人的耳朵是不是出mo病了。

「大哥真聽見了?」齊天問道。

「我也不敢確定,彷彿先是聽見了三聲鼓響。而且,我察看得細,發現武仙峰皺了下眉頭。

不久,又來了三聲,接著就是六聲了。再來了六聲后武仙峰就趕我們走了。

而見武家人不放,紅衣女子才拿出了血梅帕。爾後我們出來了。我想,是不是那邊有高手以鼓聲相招武仙峰出去比斗或許什麼滴。

武仙峰沒辦法,他知道,只需他一分開,那些武家子弟是擋不住我們幾人攻擊的地。

畢竟,數量再多質量不好也沒用。就像原來我們幾個合一同也鬥不過武仙峰一樣的。

只需我跟紅衣女子聯手,加上各位兄弟拚了命了,完全可以掃平武家寨子了。」葉凡分析道。

「也有道理,不過,就是我們沒聽見那鼓聲,假設聽見了就好解釋了。」陳嘯天搖了搖頭,還是有些疑惑。

「算啦,也許是葉哥的耳朵特別的靈敏些,我們聽不見他能聽見。這事我們就不聊了,煩人。」王仁磅側轉過身去預備睡一覺了,太累了。

「齊天,剛才江大發自殺的場面拍上去沒有?」葉凡問道。

「tu拍了,我用的是國度最新成果的tu拍高清攝像頭。估量武仙峰也沒發現。」齊天偷笑了一聲道。

「那就好,置信有了這個為證,的事差不多可以落定了。」葉凡鬆了口吻。

「唉,各位哥哥,為了我一個人的事累及了大家。」齊天臉上掛著慚愧。

「累個屁,打得直爽才是。」王仁磅哼道地。

「沒錯,這一戰我們雖也是險象環生,但總算是熬過去了。並且,在生死格鬥中大家的武學閱歷也播種不少。這個,才是真正的死亡之戰,既刺j又爽勁1藍存鈞也點頭道。

共和國西園山即使是在料峭的冬天裡樹木也是翠綠一片,高達二三十米的巨樹散落於西園山。樹下座落著一座座外型古撲的別墅。

初七的上午9點。

一輛軍綠色的切諾基直接就開到了西園別墅的入口處,稍作停留馬上直接開了出來。

不久,車上上去的李嘯峰提著兩瓶古井前往共和界委員會副主席錢風雲家裡而去。

對於李老來拜訪,錢風雲當然不敢託大。錢風雲是知道李老底細為數不多的同志之一。

雖李老退了,但是,他在共和國的份量,還是相當重的。所以,錢風雲早就站在那陳舊別墅外邊等著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1錢風雲跨前幾步,老遠就伸出了手,念叨了一句后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手,跟李嘯峰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同樂同樂1李嘯峰也是笑哈哈的一邊跟錢風雲握著手一邊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