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七十六章亮底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亮底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老,就帶這麼兩瓶酒?就沒點別的,比如武夷大紅袍什麼滴?」錢風雲開著玩笑。 e^看

「我倒也想,只是那東西量產太少了,全國就一二斤極品東西。年前去主席辦公室坐坐的時分偶然間看到了。本想隨手『順走』兩包。結果,只弄走了一包。泡了兩次就好了,惋惜那一包沒拿來。」李嘯峰直嘆息。

「哈哈哈……」

倆人都握手大笑了起來。

「李老,請1錢風雲手一伸很是客氣,顯得相當的親近。其實,兩人以前偶然還會產生一點摩擦。

李嘯峰代表的是a組利益,而錢風雲代表的是軍界委員會。本來a組是屬於軍界委員會的,實踐上彷彿又不是全屬於軍界委員會。所以,這外頭關係就較亂了。

當然,摩擦歸摩擦,但大的方向國度利益絕不會撼動的。而且,這其中,也並沒有影響兩人正常的叫往。台下掰手段台上握手,這個也純屬正常。

兩人進了別墅大廳。

錢風雲不喜歡那種軟性的沙發,他還是喜歡華夏古式的硬紅木沙發。

按理講這大冬天的應該在沙發上墊些軟海綿之類的坐墊才舒適。不過,錢風雲沒讓放座墊,屁股底下還是的紅木。

用錢風雲的意思講那就是太軟會讓人沉淪,只要隨時讓硬板凳扎著屁股才能永遠讓本人保持清醒。

作為共和界的大腕,國際的國際的各方關係複雜的扯著,沒有一個能包納萬物、清醒分析各方狀況的大腦,怎樣能夠坐穩妥這個地位?

「老錢,這chn節過得舒坦著呢?」李嘯峰環顧了周圍一眼,笑道。

「李老不也一樣嗎?」錢風雲淡淡笑道,也有些莫明其妙,換作以前。那是極難見到李嘯峰登門拜訪的。

由於,李嘯峰也是個很乖僻的人。以往在任時很少出門,除了工作就是回家。

根本上沒有什麼社叫。就是本人家這大門,李嘯峰也是頭次來。所以,錢風雲頭腦中冒出了『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句話來。

「唉,我倒是tng舒坦的,只是苦了幾個娃娃。」李嘯峰蹙了下眉頭,看了錢風雲一眼道。

別看他脾氣乖僻,但在講話的切入這一點上火候那是拿捏得真是機遇。一語就引出了葉凡幾個娃娃來了。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

「幾個娃娃?這大過年的有什麼好苦的,娃娃們過年都有紅包新衣服穿著。

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什麼好辛勞的。看我,貌似生活過得舒坦,其實,哪天不想些事兒。

這腦袋都沒消停過,所以,這事,李老笑了吧?」錢風雲也感覺到了什麼,自然也會幫襯著李老把『話頭』給拋出來了。

不然,李老拋不出『話頭』不斷挨著也舒服,而本人也想弄明白李老來的意思而不得結果也心焦。由於,老錢同志心裡也有些想知道李老來的目的。

「看看這個,就是那些娃娃們弄來的。」李嘯峰不l聲色,把手中的一盒碟片樣東東悄然的放在了茶几上,手指一動,悄然的推到了錢風雲面前。

「噢,這是……」錢風雲看著那盒像碟片樣東西了半句話后看著李嘯峰。

「唉,老錢,看當時別傷悲就是了。有些事,過去就算啦。人嘛,總得往前看是不是?」李嘯峰道。

「不好意思,李老您先坐坐,我轉去看看了。」錢風雲著快步是了書房。二分鐘后出來了,神色有絲絲異常。

自然,這是葉凡叫齊天tu拍的江大發自殺的場面了。由於用的是a組的最新拍攝設備,所以,影像高清,聲響都非常明晰的錄了上去。當然,外頭像藍存鈞跟李強以及陳嘯天三人的影像跟聲響都給抹去了。像齊天、王仁磅和葉凡三人反正錢風雲都知道,也就顯示了。

「這些娃娃們的確辛勞了。」錢風雲重新坐下後點了點頭講道,看了李嘯峰一眼,道,「請喝茶。」

「老錢這不是要趕我走是不是?」李嘯峰突然笑道。

「李老,是錢某的貴客,請都請不來何敢言趕您老走?」錢風雲越發的客氣了。

先前稱呼『』,如今加了個『心』字底改成『您』了。可見這盒碟片的威力。

「端茶送客不是現代趨客之道嗎?」李嘯峰端起茶來一飲而盡,笑道,當然也是開玩笑了。

「好個李老,還將了我一軍。這可是hn淆視聽?」錢風雲笑了起來。

「怎樣?」李嘯峰看了錢風雲一眼,問道。

「關鍵在於一個『端』字下面。李老,看看,我能否有『端』茶,而請您喝茶,這個可是大有區別的。」錢風雲跟李嘯峰論起茶道來了。當然,李嘯峰一定懂的。錢風雲如此講也是取笑罷了。

「噢,還有此理?」李嘯峰裝得一臉的疑惑樣子。

「起來還有一個典故。據朱德裳《三十年見聞錄》記載:一個新上任的縣令於炎夏之時前去拜謁巡撫大人,按禮節不能帶扇子。

這位縣太爺卻手執摺扇進了巡撫衙門,並且那扇子不斷不停的扇動著,估量是天太熱的緣故,現代又沒有風扇空調之類的高科技東西。

不過,巡撫見他如此無禮,就借請他脫帽寬衣之機把茶杯端了起來。左右sh者見狀,立刻高呼「送客」。縣令一聽,趕緊一手拿著帽子,一手抓著衣服,很狼狽地退了出去。

這個故事來令人發笑,但同時也反映了清代官場上的盛行一時的風俗——『端茶送客』。

那個時分,下屬拜見下屬,下屬雖讓sh者泡茶相待,但大都是不喝的。當下屬舉起茶杯做y喝狀時,那就是下「逐客令」的表示,sh者會立刻高呼「送客」。

當然,清代官場上的客來時上茶,坐久了也是可以喝的,但須下屬舉手稱「請茶」,並且下屬先飲時,下屬才能端茶品飲。

喝茶的時分也有考究,要用手捂住碗蓋。假設像某些影視中表演的那樣,先將茶碗蓋在碗里拂幾下,再吹幾口才喝,是違犯禮節的。由於,這是向下屬表示茶未泡好的動作。

當然,現代社會大家就沒必要搞那些費事事了。喝茶端茶都隨意了許多,不然,我連茶都不敢端起來喝了。」

錢風雲笑道,由於,錢家用的並不是那種紫砂壺配著的茶杯。而是用的是茶碗。

也就是下面有一個蓋的茶碗,茶館里常常用的這種,主人喝茶時還得先動下蓋子把茶末刮一邊去。而要喝茶就得端起來才行。

「彼具哲理,有滋味。講起喝茶那幾個娃中的葉凡chn節也回老家過年了。聽他跟墨香市的謝書記關係不錯,曾經也在他手下工作過。也就到謝書記家拜年了,剛好遇上駐墨香市野戰一師的一個上校團長也到謝書記家裡拜年,也就隨機聊了起來。

才知道他們的師長曹軍義同志曾經調走了,葉凡一聽,就想去野戰一師走走。起來還跟葉凡還有點關係。

由於,葉凡有個乾娘叫葉金蓮,她的女兒葉若夢為了保護國度財產被全國通輯犯害死了。而她還有個哥哥叫葉豪,正在野戰一師外頭。

不過,也去了有幾年了,是從蘭西那邊調回來的,任少校營長。幾年上去了軍銜不斷沒得到提升,葉凡當時也想去問問野戰一師的政委到底怎樣回事。

不過,想了想就沒去了。曹軍義同志調走了,沒有了頭去了也白去。而剛好齊天跟他在一同。

這事,葉凡也就跟齊天打了聲招呼。不久,幾個娃就去藏西走了一趟,還真是風趣。

這大過年的不在家好好獃著,跑那冰寒的藏西去?」李嘯峰著實兇猛,不但把齊天的事雜在其中講了出來,就連葉豪都給帶點上了。假設錢風雲真要報恩的話,那估量,齊天佔大頭,葉豪也會沾點『雨l』了。

畢竟,有些事不稍微挑一下也不行。像錢風雲作為共和委副主席,每天要處理的事太多了,哪能事事都記得著?

「噢……」錢風雲點了點頭,悶頭喝了幾口茶,那碗蓋颳得相當的響亮,這代表著老錢同志正在揣摩事情。

不久,錢風雲抬起頭來,道:「墨香市野戰一師曹軍義同志是調走了,不過,年底前師長人選曾經確定了。」

「確定了?」李嘯峰一驚,抬眼看了錢風雲一眼,差點喊出來了。李嘯峰雖閱歷也是老道,但是,李嘯峰其人脾氣就是爽義,所以,表情較分明。

「嗯,這事,本來在沒宣布前我不該講的。既然葉凡有個乾弟弟在野戰一師了,要處理什麼也好去處理是不是?」錢風雲講道。

「呵呵,這事不重要。」李嘯峰擺了擺手,意思是告訴老錢,葉豪的事是次要的事,齊天的事才是次要的。不過,李嘯峰也知道錢風雲應該還有下文,也就輕鬆了起來。

「響虎師團李老聽過吧?」這時,錢風雲果真的拋出話題來了。

「聽是燕京軍區搞的多兵種融合新師,像粵州軍區的紅劍師團,嶺南軍區搞的a師。

這些都屬於多兵種分解師團。靠海的地方還包括陸海空三軍分解作戰。

這些師團前陣子可都瞧中了獵豹的訓練場,最後差點鬧騰出事來。不過嘛,獵豹畢竟是獵豹,是任何人也休想撼動滴。」李嘯峰語氣中居然隱含一絲得瑟地。

由於這個中有緣由的,當初軍委一些次要指導就瞧中了獵豹的訓練常不斷向上反應要求把獵豹的訓練場收歸總參謀部軍訓作訓部來管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