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七十七章少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七十七章少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七十七章少來

或者是軍訓部跟獵豹共同管理。結果這事不了了之,後來,總參把主意打到葉凡身上。

才給葉凡硬是按上了個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的頭銜,負責處理幾大軍區特種合成師團跟獵豹訓練場的關係。為此,葉凡跟獵豹的鄭方首長還掰過幾次手腕。

「嗯,就是同類型的部隊。這些部隊,全是各大軍區的棟樑部隊,是尖兵師。」錢風雲強調了這一點。

李嘯峰自然明白。意思是如果給齊天上位這種師團,那我錢風雲可是還全了你葉凡的人情了。今後別再拿這事說事了。

一碼歸一碼了。

「好部隊啊!想想人人都想坐上師長位置吧?」李嘯峰贊了一聲,不久就告辭而出了。

剛回到家裡,見葉凡正中兒子李龍聊得火熱。倆人聊的當然都是如何的打架,突破功底子的事。

「好小子,居然敢到我老李的家裡來要『帽子』是不是?膽子不小啊?」李嘯峰居然開起玩笑來了。

「不敢,那不是找抽嗎?」葉凡趕緊站起,乾笑了一聲,問道,「李老,情況怎麼樣?」

「還行,只是,墨香市野戰一師位置已經有人了。」李嘯峰說道。

「有人了,哪齊天去啥地方?」葉凡也不急,知道李老還有下文。

「他的意思估計是去駐紮在晉嶺省燕京軍區所屬的響虎師團。」李嘯峰講道。

「響虎師團。」葉凡愣了一下,想了想說道,「不錯的,好像還是新型合成師,只是,想回水州就有些遠了。」

「你小子懂什麼,水州有什麼好?雖說晉嶺省離水州遠,但離京城近埃難道齊天一輩子想呆在水州不成?人家可是想離京城近些都難,你倒好,倒想離京遠些,什麼邏輯?」李嘯峰哼道。

「哈哈哈……」葉凡突然大笑了起來。

「你小子有毛病是不是一直傻不啦嘰的笑什麼?」李嘯峰看了葉凡一眼,沒好氣的哼道。

「李老,當然可笑了。齊振濤同志不是去晉嶺省當省長了。齊天這下子如果真能去成,倒是可以父子團聚了。」葉凡笑道。

「呃,倒是不錯,不錯1李嘯峰臉上也沾滿了笑容,轉爾,李嘯峰突然臉色有些嚴肅了起來,想了想說道,「這裡頭,不會再生出什麼風波來吧?」

「還有什麼風波,老錢同志肯定會擺平滴。」葉凡倒是鎮定。

「但願吧。」李嘯峰搖了搖頭。

「唉,這次藏西一行可惜了。」葉凡嘆了口氣。

「什麼可惜不可惜?」李嘯峰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武家很有人才啊,本來想弄二個回來完成本人的任務,誰曉得咱們自個兒差點陷在裡頭了。可惜啊1葉凡嘆氣道。

「說來聽聽。」李嘯峰雙眼一閃,來了興趣。自然,藏西武家有人才,李嘯峰自然的想到了a組正缺人才了。

「武仙峰……」葉凡把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想不到武仙峰如此的了得,估計快趕上費青山了吧?」李嘯峰不由得嘆了口氣,臉色有些失望,說道,「要是武索旺真能加入a組就好了,六段頂階啊,一不小心就是七段了。咱們a組太需要這樣的人才了。40歲出頭,年富力強的也正好。這一突破,功底子又上了一層,咱們的力量不是又加強了。」

「武波帝可是跟王仁磅同階位的,更合適了。」葉凡說道。

「太老了一些,估計五十好幾快六十了吧,也幹不了幾年了。去徵招他會落人口失。

首先武仙峰那一關就難過去了,此人畢竟是咱們a組都惹不起的人物。

如果適當的話他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太過了就不好了。至於那個武琴弦的音波攻擊倒是不錯,只是年齡也太大了。

而且,聽說此人只是琴藝了得,體內並沒什麼內勁之氣。」李嘯峰講著,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有沒發現年輕一些的四段弟子?」

「不清楚,沒動過手。不過,四段左右的弟子應該有,不過,可能也不多。不然,我當時提出彩頭來武家人反應不會如此的大。只不過,武仙峰在那裡,這一切都是白搭了。」葉凡講道。

「不管有沒用,年過我三四月份我去走一趟。武家畢竟在華夏,並不是在外國。」李嘯峰擺了擺手講道。

「還是不要去了,武家人很討厭。要是鬧騰出什麼傷著你了不大好。」葉凡趕緊勸道。

「難道他們敢吃了我不成,我是代表國家去的。再說,武家就不在咱們華夏地盤上了嗎?笑話,凡是華夏公民,都有服兵役的義務和責任。這是他們應該乾的事兒,真要跟我們頂牛的話,咱們a組也不是軟蛋。別以為九段頂階就是頂層了,咱們的王家,呵呵……」李嘯峰冷哼道,突然又神秘的笑了。

「李老,藏西那個地方複雜著。要是那般容易解決,為什麼老錢同志不早下手了?」葉凡說道,看了李老一眼,又講道,「不過,李老。王家怎麼啦?

莫非王老也不是a組最終的王牌?我想,華夏大地如此之大,既然有六尊五極,全球有十大高手,咱們華夏是否隱藏得有更高品級的高人。

而咱們a組的底蘊不該這麼淺吧?相反,外國特勤隊估計也差不多是不是?

畢竟,國家這麼大嘛!哪能一點人才都沒有,讓幾個淺薄之輩就能收拾了?」

「他有他的顧慮,不過,我是為了國家徵招去的,不一樣。正當而行跟私人的事又不一樣。」李嘯峰態度堅決,摸了下鼻子,想了想又講道,「至於最終於王牌,呵呵呵,當年,你在那個層面上時是不是只曉得我就是最終於的王牌了?」

「是啊,當年聽說你就是最終於王牌了。後面又冒出一個更厲害的王牌王家谷王老。

難道a組還有更神秘更古老的王牌,比如李家壩子什麼的。不過,這個,也太玩神秘了。

前次死亡謎宮一戰,怎麼能眼見著王老跟我們在拚命,如果那位神秘王牌能早顯身,什麼八段九段那就不夠看了,老嚴同志也不會犧牲了。

可惜了,難道領導們的心是鐵心做的。太難令人費解。」葉凡略顯不滿的嘀咕道。

「你小子懂個屁1李嘯峰沒好氣的哼了葉凡一聲,講道,「你剛才不是講過,咱們有,別人也有,這是力量的對襯平衡。

如果咱們出,別人也出,那不將引出更大的事端出來。其實,雖說在戰場上大家都是敵人,殺得你死我活,有時還慘烈得很。

但是,各個國家的特勤領導都是有著自己的考量和規矩。還有國家有一定的平衡牽扯的。

不可能由著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簡單來講,現在好多國家都有原子彈,為什麼有些小國都敢到大國挑釁,咱們不如扔顆過去把他們全滅了不就結了。

不是這麼個打法,今天你扔這裡一顆,明天你扔那邊一顆,那整個地球不就差不多了。

所以,力量是用來維持平衡的。而地球,也需要我們共同的保護才行。各個大國都在剋制著。

而且,這些小國都跟各個大國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而原子彈是用來起威懾作用的。

而各組即便是有最威力的王牌,那也是起威懾作用的,跟原子彈的作用差不多。

更何況,能超過費青山他們的高人,其脾氣肯定古怪。在國家沒有遇上危亡之際,他們是不可能出手的。

一點小摩擦都要人家出馬,人家懶得管。」李嘯峰講道。

「嗯,也有道理理,不講這個沒用的了。如果李老您真要去,那好吧,要去的話最好是多帶些人。」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再不是聯繫上藏西省的某位領導同志一起去。」

「不能多帶人,帶太多人去給人家造成一種威逼的架勢。人啊,都有逆反心理的。像武家這樣的家庭,來硬的肯定不行。光是一個武仙峰就夠令人頭疼的了。」李嘯峰有自己的看法。

「也是,強來肯定不大好。」葉凡點了點頭,看了李嘯峰一眼,說道,「李老,如果真能弄到武家人入隊,能不能算我的名額?」

李嘯峰訝然轉頭,盯著葉老大,盯得這傢伙有些心裡發毛才說道:「你小子,這臉皮子比我老李厚得多埃一點功勞沒出,居然還要算你頭上。你給我少來,要算你名頭行,你自己去徵招,我老李給你當跟班提公文包怎麼樣?」

「人總是我發現的嘛,要不,你們也不曉得是不是?」葉凡嘀咕了一句。

「呵呵,這歪理更可笑。你總不能講你發現了月球那東西就是你的了,如果美國人上去你還要收租什麼滴?」李嘯峰給氣樂了,指著葉凡差點噎住了。

「那我們這苦白受了,差點回不來了。要不是我們以身試武,你們怎麼曉得武索旺有這般好身手?」葉凡反嘴道。

「葉凡同志,你可是a組副組長,雖說是挂名,但也不能只挂名屁事都不幹吧。

就發現了幾個人才還想搶功勞,大家都這樣子,還要不要幹事?更何況,你小子以為我不知道是不是?

偶爾之下你也會擺弄著a組一些隊員幹些私活。還有,你們身上穿的防彈衣,用的高科技武器哪些不是a組科能組專家們的成果嗎?這些,龔頭兒可是沒問你們討利息?」李嘯峰臉一板,一臉嚴肅的說道。

[email protected]#